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63、沿途旅程如歌蜕变

63、沿途旅程如歌蜕变

  半小时后,已经是陈素芬在开车了,白浩南靠坐在副驾驶艰难的扯开衬衫,发现凝血把伤口又扯开了,疼得有些牙抽抽:“你也没说找个医院给我先去弄弄!”

  陈素芬专心开车:“我们院里上学期几个男生跟人打架捅了刀子,警察回头第一件事就是通知各大医院急诊部注意伤员,走远点吧,只要离开这里够远就能随便找个小地方去缝针了。”

  听到要缝针,白浩南这五大三粗的前职业球员却有点退却:“那算了,就这么包着慢慢长,应该能长好吧,我又不用劲。”

  陈素芬柔声:“所以你才不能开车,我陪你过去,几天就回来了。”

  白浩南嘟哝两声,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真特么倒霉……”

  陈素芬像个姐姐:“呸三声!别触霉头好不好?”

  白浩南就笑了,真的自己在角落里呸呸呸的表示说错话。

  陈素芬其实脸上在发光:“我把你那群妞送回去的时候,她们简直崇拜,说从没看见这么有男人味的!”

  试着甩甩手的白浩南嗤笑:“一群哈婆娘,混得有头有面的人一个电话就能摆平,也就我这种烂贱才动手,喏,还搞成这样,警察怎么说?”

  陈素芬摇头:“我不知道,既然你把钥匙给我,一乱起来我肯定马上就把她们招呼着悄悄跑了,开出来一阵才看见警车过去,认识你的人越少越好,就算能顺着乔莹娜找到医科大去,估计那都是明天的事情了,你把那个王八蛋丢在外面了?”

  白浩南点头:“随便找了个警察局外面扔着,希望乔子能不被牵连到。”

  陈素芬哪怕在高速路上,还是飞快的侧眼看了看白浩南:“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已经跟那个麦导演主办方见到警察,很安全,但我叫她不要联系我们,就赶紧挂了电话。”

  白浩南看外面飞逝过去的偶尔一盏山野中农舍灯光,就像蓉都的一切都在这样消逝:“那就行了。”

  陈素芬似乎能读懂他的情绪,俏皮的笑:“那张电话卡本来就是买来悄悄联系你的,刚才在车上等你我就扯出来扔了,没人知道我跟她有关系,我聪明吧?”

  白浩南嗤之以鼻:“警察凶得很!安心找怎么都能找到你,但那会儿顾不了那么多,反正我所有身份都是假的,乔子前些日子就跟警察打过交道,只要咬定只是跟我合租不知道我是谁就没事了,就看那个赞助商还敢不敢找她麻烦。”

  陈素芬景仰:“我听乔莹娜电话里那个口气,恐怕是非你不嫁的意思,你这下收服人心了!”

  白浩南不屑一顾:“我收来做啥子?炒了下酒么,以后又没了往来,别人大把前程,不唱歌都能当大医生,我这些烂贱命,嘿嘿,你累就休息下,再不还是我来开,想起又要去个新地方跑路,老子就兴奋,你还是找个地方下道明天一早回去算了。”

  陈素芬不给他刹车的机会:“滚滚滚,老子也难得有个溜出来耍几天的机会,我还有点羡慕你这种无法无天的日子,干脆我就跟你跑路算了,自由自在的,就算混不下去了,我好歹也能在路边卖个艺赚点饭钱啊。”

  白浩南哈哈哈,一点没有身违法犯罪人员的危机感:“滚滚滚,老子一个人才自在……”说着想起什么的开始翻座位前面的手套箱,如愿找到早就准备好的剃须套装,就在高速行驶的车上吱吱的喷了剃须泡沫涂在脸上,然后慢慢开始单手刮胡须:“你看老子早就做好了准备,只要出事跑路就把胡子刮了,对,前面出了收费站把那副蓉都的车牌换了,就再也没人知道那个大胡子刘豪去哪里了,哈哈哈,这段时间老子还是搞爽了。”

  一脸的淫笑,仿佛在蓉都丢掉的那么多美好前程,还比不上那些泡妞打炮的经历重要,而且居然敢对着另一个姑娘说,看来真是当成兄弟伙了。

  陈素芬翻白眼,可那种溺爱孩子般的纵容,让她脸上也带着跟白浩南差不多的傻笑,直到白浩南都差不多把胡须刮完了,专注于开车的她才惊觉:“哎呀,你去牛儿那里,没这把胡子就容易被认出来啊,他好歹还在圈子里面混的!”

  白浩南也下意识的顿了顿,但翻下遮阳板上的镜子看看无奈:“刮都刮了,早晓得用剪刀剪短就是了……”不过这货没什么着急紧张的性格,有点自恋的摸着下巴嘿嘿笑:“不过你别说,这个蓄胡子的办法真是有效,我也是看了梅西蓄胡子以后的前后变化,才晓得络腮胡有这么大的外表差别,但刮了胡子,才能对比我那张偷的身份证啊。”

  陈素芬还不知道这茬儿,好奇的欣赏了那张身份证也嘿嘿嘿:“王建国……那你也是大学生了?我俩岁数都差不多了?”

  白浩南还不知道她的意思:“去去去,少来套近乎,别想啃老竹子,跟你那些小屁孩混去。”

  结果陈素芬有主意:“万一警察调查到你这手受伤了,那起码也得打理休息几天,才能不那么明显的过去,再说这胡子你不是说了长得快么,也蓄几天,我们就在这半路上随便找个不起眼的小地方景点什么的住几天,起码等风声过去了再过去牛儿那,怎么样?”

  白浩南在夜场之外的社会经验其实都是最近两个月积累起来的,摸着下巴琢磨:“好像还是有点道理,卧槽,这前面有什么地方,我只知道反正顺着这条高速路去桂西。”

  陈素芬鄙视:“手机上的地图你不会用?”

  白浩南不怕丢脸:“在队上那些年,你觉得我有看地图的必要?要不是到各地打客场泡个吧约个炮,我连导航都不会用。”

  陈素芬有种知识分子的优越感了,眼珠子偷偷转几下:“那先顺着开吧,起码先离开这个省,然后我们再找个小地方下道,起码得是资讯消息不发达的小地方,你这点破事应该不会被警察局上网追逃吧……”

  白浩南忽然想起那个高挑的制服诱惑来,摇摇头甩掉,跑路呢!

  不过别人跑路都是多么丢魂落魄的样子,自己还有个女司机,白浩南不禁把眼光放到驾驶座这边来。

  哪怕已经进入秋天了,陈素芬还是喜欢穿着露腿的高开叉运动短裤,现在这侧面看过去,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嘛。

  不过白浩南立刻就把头扭开了。

  外面夜已深,黑得仿佛墨汁染过一样,天边却有点隐约的亮光。

  就像未来的前方。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