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5、从容不迫的慌张

45、从容不迫的慌张

  其实小郭警察没有身上的制服那么严肃,往下走的时候并没有东张西望那些女声为主的尖叫,稍微转头小声:“你女朋友没来?”

  白浩南都快把自己当时撒那个谎忘记了,还楞了楞,女警赶紧解释:“就是患了绝症那位姑娘,我挺想看看她,很坚强。”她个头高,跟白浩南说话只需要稍微偏头就行,不用身体倾斜甚至踮脚,但在身后看起来就是两人在耳语,而且因为走的是那种看台小台阶,不但很窄两人碰了下肩,还很容易忽略身高,感觉就是普通的情侣亲近,尖叫声更多,听来应该是护士们在起哄。

  白浩南才被提醒到,他也绝,只顿了下就承认:“假的,就是单位上的护士,脑科的,车上有脑瘤诊断书多正常,当时不是酒驾被抓了嘛,肯定是想找点办法脱身才随口撒谎,不好意思啊,知道错了,下回不会犯。”

  女警没有笑,而是掩嘴吃惊:“这……都要撒谎?”这时候能发现她眼睛也挺大,眉毛竖起来,更显大气。

  白浩南觉得多正常:“酒驾抓了得拘留呢,能跑就跑嘛,这也是事后说说,好了,希望你别举报我,我去准备比赛了。”

  这段时间给白浩南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谎话得一串谎话来弥补,刘豪这个身份已经带来一连串真真假假的遮掩,烦死了,刚才瞬间他就觉得如果又要扯一个人出来掩盖自己的谎话,那就必然牵扯出更多假话,真把秀儿这种不确定性的姑娘拉进来当演员,那漏洞更是百出了。

  女警嗯一声,可能在消化这个谎话,随便的在第一排找了个空位坐了,白浩南看都不看她,放下鲜花摸了小哨子就跳上场,只是经过球员座位的时候,顺手就抓了谁的遮阳棒球帽戴上。

  八月底的天气,光线还是有点晒人,带帽不稀罕,白浩南当然是为了躲避看台上那几部长焦相机,虽然一个多月他那一把络腮胡已经浓密到经常能在泡妞时候制造情趣,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自信,所以上场以后基本不触球,当好教练兼裁判就是了。

  这场比赛有趣的地方就在于教练都是一个人,而且他还有随时调换球员的权力,感觉就是一个人左右手划拳。

  当然这种感受主要是白浩南,其他人,起码看台上的大多数人是看不出来什么的,好多人连球都看不懂,只是来凑热闹,而领导们眼里最多觉得有点新鲜,原来平日里那么稳重寡言的谁谁谁,在足球场上这么生猛彪悍,工作上那么精明强干又很有领导才能的,到了足球场上竟然一声不吭的就像个任劳任怨的清洁工,专注于清扫自家那片区域的事儿,别的什么都不管。

  护士们眼里和领导眼里看这些踢球的医师,肯定角度和意义都不同。

  但只要稍微懂点球的,就会看得出来这两支队踢得相当流畅。

  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所在,哪怕本身水平不高,两支破队也能踢得热火朝天,只要热爱足球就行,但要踢得流畅,那就真是需要点球技和阵型意识了,一帮生瓜蛋子怎么都不可能把球踢流畅,一群没有配合的球员,也没法让比赛流畅起来,因为这是十一个人的运动,很多野球队都是有那么两三个踢得很好的,其他一群凑人头的,打起来就很容易场面混乱,踢得好的不信任队友不爱传球,自己单干,踢得不好的惊慌紧张不敢担责任,拿到球就赶紧递出去,而且这种很容易被对手发现是薄弱环节,猛攻猛打,整个阵型就容易崩溃。

  如果野球队能做到整支队都比较均衡,没有明显漏洞薄弱,那就已经是上了个层面。

  起码这两支队,体现出来的都有这种气象,攻防有度,时不时有相当精妙好看的配合传递,失误以后也不惊慌,保持住自己的阵型应对,随时都能保证场上队员的相互关系,还都有队长之类的在不停叫喊指挥,白浩南就只是背着手叼着小哨子当裁判。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恐怕只有喜爱足球的人能看出来这两支业余队有什么变化,偏生以前场边能看出点感觉的大学生们都放假了,爱好踢球的职工都在场上,所以场下,特别是主席台上的人只是觉得好像还挺训练有素的,这个教练没白教,当白浩南第一次叫停比赛,就赶紧撤了,领导们呼啦啦的走了个干净,留下啦啦队还在尖叫。

  一般足球是上下半场各45分钟,白浩南打这种教学赛是二十分钟一节,准备先打两节,然后贯通了打个下半场,前两节主要就是边打再边微调的。

  青年医师们无论哪边都有点兴奋,毕竟过去一个月都是苦练,打练习赛也都是内部打,突然对外比,终于能检验很多练习的东西,感觉绝对是以前踢野球打十一人制不一样的,第一次叫停,生物酶带领大家对主席台行注目礼送领导离开后,赶紧热火朝天的一边喝水一边听教练讲解,白浩南也巴不得这些领导走:“现在感受一下身体极限,这种比赛通常十五分钟二十分钟就是生理极限,但经过训练以后是不是要好受点,关键是头脑,大局观是不是足够清晰?好,喝口水马上开始……”

  双方队员都赶紧回位,但有人就小声:“那警花一直看着你哦……”

  白浩南抽空不经意的回看了一眼,真的,小郭警察没走,翘着二郎腿坐在场边,一直看着,连警帽都没摘,然后顺着她身上的蓝黑色警服,还能发现看台高处,另外一排警察也没走,白浩南心里有点哀嚎,更不敢接触球,深怕这群警察有任何人对自己产生好奇心,随便查查刘豪是何许人,那就穿帮了。

  本来好端端的想检验下训练成果的,白浩南现在只想赶紧糊弄过去,所以接下来他更是一言不发,只当裁判推动比赛了。

  有点出人意料,附属一院最后以五比七输掉了这场教学赛,虽然球员们并不太在意这个比分,更多是在惊讶的审视自己比赛的感觉不一样了,但白浩南也没给他们点评,干净利落的宣布收工:“明天分别训练课上讲解吧,毕竟两支队的目的性都不一样。”

  医师们可能觉得今天实在是难得,除了少数还要赶着去值夜班的,还有四十来人呢,简单商量下邀约白浩南一起去吃饭聚聚,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哪怕给了钱,刘教练也辛苦了,大家踢得也开心,暑假连女朋友都回家了,还在这里孤身一人陪着大家,平时经常轮流叫白浩南一起吃晚饭,今天人特比多,很多专家请都请不到呢。

  这倒是正中白浩南的下怀,只要能摆脱这帮警察就行。

  但于情于理,都要给那位小郭警察说一声啊,白浩南汲取之前那句话的教训,不给选项了,假装喝水的时候淋了一脸的水过去汗流浃背样子:“虽然看台晒不到太阳,也辛苦了,不好意思,我这……跟他们去洗澡换衣服了,先走一步啊。”

  其实走近了看,女警脸上是有点怔怔的样子,其实注意力就没在白浩南身上,听到他说话才调整点表情,但还没说话呢,顺着看台那群警察就跳下来了,很高兴的样子:“刘教练!这个职工队的水平很高,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分局的队伍比一比?”

  怎么可能!

  白浩南对警察巴不得退避三舍:“最近我们在封闭训练……”

  不说还好,警察们连进几大步:“那能不能一起训练,没有什么机密吧,我们警察系统也是有各级队伍的,看得出来你带队很有一套,我们也取取经嘛,小郭,帮忙劝几句啊!”

  热情得好像已经把白浩南当成一家人了。

  浩南哥想哭!

  我不可能接近警察啊!

  早知道干脆不懂人情世故的跑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