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9、天亮以后总是潦草收场

39、天亮以后总是潦草收场

  一边动手从毫无知觉的嘴里掏出舌头,白浩南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给护士打电话,他从来都不用电话里的通讯录,都是直接记电话号码:“小雯?我在天澜路,这边出了大车祸,六个伤员,赶紧叫急诊派救护车过来……不是我,我没事,我只是在旁边……”

  小雯就是急诊部的护士,话说这一个月白浩南已经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集齐了全院各大科室的护士,也基本搞懂了各自面对什么职责,起码这时候知道给谁打电话。

  正好今天小雯在值班,所以白浩南的电话就没有挂上,一直挟着电话在耳侧被那边的急救医生指导一个个检查抢救,有一个应该是腿部骨折的警察被白浩南扶着坐靠在警车边,看白浩南把另一辆警车发动倒过来挡在出事区域的后方,避免被后面过来的车辆再撞到,都没有力气说话了,只能艰难的抬手致谢。

  其实距离不算很远,几辆救护车呼啸而至的时候,白浩南甚至才开始检查调整第四个警察,小雯就跟好几位护士还有医生跳下来,娴熟的打开急救推车开始专业抢救,不过她的眼睛倒是注意到了白浩南手腕上那明晃晃耷拉着的手铐!

  瞅个机会靠近点小声询问行动自由的男人:“怎么了?”

  白浩南居然不隐瞒:“和秀儿出来喝了点酒,酒驾被逮住了,秀儿回去了,但她的车……喏,被个磕了药的家伙撞成那样,接着把警察撞了。”

  小雯眼珠子转转,无声无息的走开,过了一会儿拿了支东西过来递给白浩南:“赶紧喝了。”

  白浩南看她诡秘的动作就笑着打开喝了才问:“啥?”

  戴着口罩的护士咬牙切齿:“雌性激素,喝了包你不举,居然敢跟秀儿去约会!”

  白浩南这时候都还能调笑撩妹:“那不是坑了你自己?”

  护士只好踹他一脚忙碌去:“记得多喝水!”

  白浩南就全程跟着帮忙,随时拿着一瓶水在喝,他是听说过喝水能掩盖酒驾的浓度,但又有人说不可靠。

  但还是相信专业吧,白浩南这时候打算冒个险,他觉得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可以赌一把。

  五名警察三人重伤,胸腔撞击到重症监护室做抢救手术,其中就有白浩南第一个尝试营救的老警察,另外俩是小腿和大腿粉碎性骨折,戴了安全帽的那个酒驾大叔则被硬生生的碾断了锁骨,据说如果不是那安全帽垫了一下弹跳起并不重的小轿车,估计会直接碾压在头上再到胸腔腹部,必死无疑。

  到了急救中心,白浩南选择跟着那名腿部骨折,意识清醒的警察,对方也在看他,下定决心似的招招手,白浩南过去以后那警察摸出腰间的手铐钥匙给他解开:“你被抓住已经记录在案,所以待会儿就在这里抽血做个检查,我要去做手术,等我出来我亲眼监督吧。”

  白浩南眨巴两下眼睛,有点懵这句话的含义,他知道有含义。

  那个警察估计还是疼得厉害,有点不耐烦:“四个小时左右,除非烂醉,大多数查不出来了,去去去,多喝水多排尿!”

  急诊大门边已经开始出现好多警察的身影,白浩南再次犹豫下:“那辆车的车牌是蓉A34774,出事的时候,那个司机就是从我背后走过去开车门的,我看见不是喝了酒,就是嗑药,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就这样。”

  可能直到现在,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警察才恍然大悟:“是这样?”

  白浩南其实知道自己多这几句嘴,很有可能又把自己牵扯进去,可既然对方有刚才放自己一马的举动,他就想简简单单的还掉,这就是他的简单心态:“就这样,我铐在那个树下,那辆车停在旁边,蓝色,蓉A34774,改装过的三菱蓝瑟,很多玩儿车的都喜欢拿这个车来改装,开车的人高高瘦瘦,二十来岁刚到的样子,车里面音乐一起,就嗨爆了使劲甩头,启动车辆把前面停的车撞开出来,我看着他脸上根本没表情反应的,多半是嗑药吃了麻古……”

  警察有点激动起身,结果疼得伤处又倒吸凉气,使劲对远处的同事挥手,但职业习惯让他立刻审视白浩南:“你很熟悉嗑药?”

  白浩南苦笑:“待会儿不是要血检么,我最恨就是嗑药卖药的,经常在夜场玩,还是能看见不少这种事情的,知道那是害人的,留不得。”

  已经有一大堆警察围过来,白浩南这个时候想跑绝对是天方夜谭,而且其中好些还是全副武装的那种:“老于!怎么回事?”非常急切的语气,搭配他们身上好多对讲机里面都在询问。

  老于干脆指白浩南:“你帮我说,真的,那一刻我就听见马达声,下意识的站起来,车灯一照我什么都看不到,然后就被撞飞了。”有气无力的靠在那。

  白浩南再复述一遍,警察们骂着娘纷纷打电话、用对讲机联络,还有人跟白浩南握手致谢,因为另一个断腿的已经从手术室推出来,出来就指白浩南:“全靠他,不是他给老郭急救,准保出事,我是昏昏沉沉的都动不了,谢了!”

  于是这次又一串的警察都来跟他握手致谢。

  好像这跟白浩南以前印象中理解的警察不太一样,感觉说到底也就是跟自己这种球员差不多的特殊职业而已,其实还是一群干活儿的牲口。

  终于有人问他的身份:“你是……”

  老于进手术室之前强行解释:“这哥们儿跟女朋友喝了点酒被我们拦住了,铐在旁边等,女朋友脑癌……我说等我出来去抽点血看酒精浓度。”

  其他人就嘿嘿嘿的笑了,立刻拉了白浩南去抽血,说看看还剩多少浓度,精确掌控时间,顺便把目击笔录做了,然后早点回去陪女朋友,现在已经后半夜别耽搁了。

  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抽血以后的指标数据让警察们都莫名其妙:“你根本就没喝酒还是只沾了点?现在一点酒精含量都没有!”

  白浩南还能说什么,说那个小雯给自己喝的多半是什么解酒的医用药水,或者说昨天自己刚跟里面抽血的护士啪啪啪了么?

  通常这种抽血检查,都是警方指定的医院,今天不过是情况特殊,其实警察们都有意放水了,才会出现在这样其他场所抽检,但能遇见白浩南姘头的这种比例,也算是奇葩了,所以做完笔录,签字画押以后,留下联系电话就让他走了。

  得到消息的秀儿早就等在急诊部护士室,一看见白浩南出来,直接扑他怀里抽泣了。

  哎哎哎,说好不谈感情啊,这反而让白浩南有点坐蜡。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