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1、春风得意马蹄疾

31、春风得意马蹄疾

  足球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射门和过人,前者是成功的喜悦,后者就是美妙的过程。

  而过人的核心就是节奏变化,高速带球,突然急停,跟着跑的防守队员一个猝不及防的跟着艰难刹车的时候,再猛然提速,因为是有心算无心,防守队员再能跑,也很容易被这种节奏变化打乱。

  横着拨球,假意朝着一边做个动作,对方下意识的身体移动防护,突然转向另一边,自然就轻而易举的突破了,这也是节奏变化。

  以白浩南的职业水准,站在附属一院职工球队面前,稍微几个示范动作就让业余球员们明白差距到底在什么地方。

  哪怕是都明白这种节奏变化的原理了,同样的动作,白浩南能做到极致,把节奏变化里的反差尽可能拉大,大家么,急停一下可能连自己都能摔出去。

  既然拿了钱,当鸭子连臭脚丫子都能忍着去滋溜一下的白浩南,自然还是要先给队员们镇住,这点规矩他很懂。

  等二十五名以青年学者为主的队员集中以后,白浩南就先来了场自己一个人带球,跟二十五人对撞过人的游戏。

  成天骂得不亦乐乎的中国足球职业球员,放到这种场面的对抗中来,怎么形容呢。

  如果二十五个人站在中场圈里手牵手使劲推挤,该被抢走还是被抢走,但只要给了白浩南两三米的冲刺或者摇摆空间,那就是完爆!

  比如说,白浩南不用高速,平平常常的运动带球各位伸手都拉不住,为什么?他总是能选择在相对位置有利以及重心有利时起速,业余球员根本就没在拉人的最佳位置,当然拉不住。

  这就是区别,跟各位学者熟悉在什么血管上下刀微创,别人看见就胆战心惊的道理一样。

  感觉白浩南汗都没出,轻轻松松带着球从正规球场的一头就闲庭信步的到了另一边,留下一群高学历的专家学者在那狂吐舌头撑着膝盖喘气,还忙不迭的伸大拇指:“狗日的!豪哥,原来平时你打野球都没发力!”有两个是主动关门,被白浩南撞开的,这会儿在地上都不想起来了:“感觉力道不大啊,根本控制不住身体!”

  白浩南没多得意,依旧戴着眼镜过来挨个拉起身:“身材高大灵活快速是足球运动员最理想的体形特征,好比我这样儿的,但实际上这不过是标准模板,能选这种不出大错,但真正最顶尖儿的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模板,来吧,从热身活动开始,先跟着我来三组正规的热身。”

  这一群专家学者里自然是大半都对肌肉骨骼了若指掌,闭着眼都能用手指一根根清理开来,可白浩南展开的热身动作却让他们叫苦不迭,简单的说就是把自己拧得跟麻花儿似的,还要再打折弯腰侧身,平衡力稍微差点就直接往地上摔,白浩南自己投资买了个小哨,缠在手上背着手挨个纠正,遇见比较僵硬的还上手掰,把老胳膊老腿弄得一个个惨叫。

  但高学历就是这点好,不需要解释,人人都专心,因为他们知道这值得,无论是为了待会儿运动中不容易受伤,更重要是能真正带来对身体的柔韧性、耐力改变,如果说以前踢球只是为了兴趣,为了保持点心肺功能,现在是真的能从中受益,身体的受益。

  越是成功的人,越懂得保护延长自己的生命,医生更清楚这点,这个年龄他们不需要过去强劲的剧烈运动,需要的是锻炼,忙碌工作中的足够锻炼量,而且有兴趣。

  稍微烦点的地方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热身训练之后,喝水时一个个居然要刨根问底为什么这个动作要做到这样,能不能那样,因为那块肌肉实际上是那那样的,白浩南不想搭理这帮书呆子!

  他知道个屁,教练都是这么教的。

  还有就是有人竟然带了很高级的数码摄像机,方形镜头的那种,白浩南叫不出来型号,但是知道这种上面还带着海绵麦克风头的很贵,已经算是专业级了,到俱乐部采访的电视台之类专业记者才会带。

  所以看他们加脚架准备全程拍摄,被他拒绝了:“我这个不许拍,独家秘笈!”

  专家医生们好像能理解成知识产权,笑嘻嘻的收起东西来。

  那就开始对抗比赛吧,二十来个人分两队,先随便选位,白浩南当裁判,一直在中间游走,打了十五分钟就开始调位置,前锋换到后腰,中卫打前卫,边锋打边后卫的,这个队到那个队,不停的换,其实都有点熟悉他的做法,没人有惊奇抱怨,还有点新鲜,有些玩球十多二十年就从没打过的位置,打起来确实新鲜,但这一天的两个多小时训练完毕,白浩南也没提什么指点的注意事项,纯粹是敞放的随便打,他只是背着手在中间走,不停换人。

  还是体现出高级知识分子的修养,没人质疑私教偷懒,也没人废话被频频打断,还很积极。

  然后收工的时候白浩南就说明天直接先到健身中心集合了。

  这时候才有人提出刘教练您这是不是要因材施教,可是没看见您分别记录各位的情况啊,特别是那天见面您不是说了一堆关于折返跑、十二分钟跑,运动血红含量、脂肪含量、运动技能乳酸含量的专业术语么,怎么没看见分别做测试啊,医院有设备的,而且是比外面所谓的健身中心那些小儿科设备精准高级上千倍的医疗级装备,要不要去试试看,打个电话就成。

  那倒是,就连俱乐部里用的测试脂肪含量的玩意儿也不过巴掌大的便携式小仪器,这医学院里能搞出把人装进去的那种巨型设备来,白浩南都心动了瞬间,才虎着脸:“你教练我教练?看看你那肥油肚,需要测脂肪含量?拿根针都能刺出来!”

  不轻不重一句话,把吱声的怼得一脸红,其他人嘿嘿嘿的笑着捂嘴。

  这就是教练的威严,白浩南不懂治军者要有什么底气,但他就是知道做教练得镇住场上所有人,只要这帮孙猴子有一个敢翻浪的,就会如同瘟疫一样蔓延开来最后整支队伍都控制不住,那时候再说指哪打哪,就是废话了。

  是不是跟带兵打仗很像?

  反正南哥自己是没想过这么多的,他只知道自己从小就是这么体会的,哪怕是个职工队,既然给了钱,那就把客户伺候好。

  这才叫职业道德。

  不太意外的是,这俩小时完成,球场边已经人山人海了。

  好几天没看见豪哥带着人打野球,结果今天居然是带着一大帮成年师兄在训练,看着那些各系专业里面如雷贯耳叱咤风云的师兄老老实实的被豪哥操练,那些抱着球的大学生简直不敢打断,对豪哥的崇仰之情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然后更多的是其他附属单位的,本来足球爱好者就跟各自的专业水准不沾边,平时来踢球的各专业各年级段都有,既然有附属一院的,就有其他附属医院的,还有医学院下属五大学院,各种后勤保障单位,不能不允许救护车车队司机踢球吧,不能不允许那太平间推小车的玩儿吧,所以什么人都有,之前可能是看热闹,今天一打听,哟呵,最有钱的附属一院原来干脆包养了豪哥带队啊!

  这今年全市卫生系统足球比赛有得好看了,眼馋!

  因为以前不重视,医生们也忙,有时候就是以医科大的名义联合组队的,这一晚好多人相互打电话问问,能不能联合组队,都玩玩,雨露均沾啊!

  附属一院的学者专家们牛得一逼,对不起,报名表满了,下回请早!

  其实各院校之间大多都是师兄弟,还是有熟悉的建议:“豪哥人不错,问问他女朋友啊,临床系四年级那唱歌挺好的姑娘,看他愿不愿意累点上下午各带一队,不过按照上班时间来说,那就只有早上了!”

  本来是玩笑话。

  医院特么早上九点上班,要七点开始训练?

  那不就搞成了职业队员一样,疯了么?

  但偏偏对足球的热爱,有些人就是疯狂,回头一串联,虽然大家没附属一院那么家大业大,可其他各家凑起来也不比一院小了,联合组队,早训练的人随随便便就凑了三四十个,那就去开口问问?!

  对于成功人士来说,他们的人生是信奉积极争取的。

  主要是今天一院训练的那场面太让其他爱好者感到眼馋了!

  看着一身T恤短裤,缠着小哨背着手走在球场中间挥斥方遒的刘教练,这些足球爱好者知道也许这是他们一辈子中唯一一次能够得到专业教练指导的机会,踢不了职业比赛,享受一回专业培训还不行么?

  打电话,价钱照给,人多了再多给点都成!

  白浩南都想不到他的事业春天来得比健身房里的姑娘还要快!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