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9、人至贱则无敌

19、人至贱则无敌

  有个词儿叫拔那什么无情来着,白浩南就是真实写照。

  乔莹娜发现自己真是想多了。

  大清早白浩南上了个厕所,就趴回自己沙发上继续酣睡不跟她纠缠了,早上既没得手以后的得意洋洋,也没泡妞的殷勤如潮,就是平淡无奇的点点头,甚至连乔莹娜到卫生间洗漱,他都没进来骚扰,就那么枕在沙发扶手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乔莹娜都是忍了忍才憋住叫他一块儿吃早饭的话,出门往学校去的时候都怀疑昨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个春梦。

  然后一整天照例是没音讯的,到得晚上跑场子的时候,乔莹娜非常怀疑这货还会不会来接自己下班,她是告诉自己不在意这个事情的,但那么清晰的身体感受,今天时不时的还能回味起一点,怎么可能不在意。

  好在半夜两点一过,那个熟悉的身影轮廓又出现在酒吧临街窗户外。

  不过女人的心思总是有点莫名其妙的,明明已经唱完了可以走人,今天乔莹娜磨蹭着再赠送几首,就是想看看外面那男人到底会不会等下去。

  换句话说,就是有点作。

  结果白浩南走倒是没走,却分明看见有个醉醺醺的苗条身子靠过去,那家伙毫不客气的跟个诡笑的保安一起扶着进了卫生间,过了一阵等乔莹娜气急败坏的收拾停当,这货也心满意足的抹着嘴提着皮带完事出来了。

  这就是俗称的捡尸,夜场里面半夜以后经常有这种神志不清的嘴边肉,无论是喝多了还是磕了药,又或者失恋伤心自暴自弃,不但不反抗有些还很主动,夜场密集的地方几乎每晚都有这种事情发生,白浩南只看脸和身材,只要过得去他还是不挑食的。

  居然被这种人渣得了手!

  乔莹娜这心情就可想而知,肯定是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埋着头一言不发的走,白浩南居然也不废话,还一步三摇呢,典型纨绔子弟提笼架鸟的那种步伐,有几个已经有点脸熟的保安看场子的还跟他露出那种你懂的猥琐表情。

  回到家里,乔莹娜用重重的关上卧室门表达自己的情绪,结果她在里面坐到噗嗤一笑,外面那家伙都没什么反应,对啊,不是自己要求他绝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么,跟这种没心没肺的家伙在意个屁啊!

  不过叫她再跟那家伙有身体接触,肯定有点疙瘩了,出去洗澡的时候看都不看白浩南,可等乔莹娜敷着面膜出来,客厅沙发上的男人已经带着不要脸的心满意足表情睡着了!

  给自己还做了多少心理建设的医科大女生终于有点想不过了,凭什么你可以这么爽,什么好处都占了还让老娘生气影响皱纹?气不打一处来的穿着拖鞋踢到白浩南的腰上:“去洗澡!也不怕得病,随便什么女人都敢上!”

  白浩南其实是个好脾气,睁开眼打呵欠起身:“我混了这么二十年,一鼻两眼三手指的技术还是有的,有没有问题不比你们医学院搞化验的差到哪里去。”

  乔莹娜哭笑不得:“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渣!那洗手台边上有瓶消毒液,记得用用……全身都用。”

  白浩南照办,而且是毫无顾忌的走进去就面对面全脱光,一点没有在陈素芬面前的遮挡:“你这是提醒我想干点什么?”

  乔莹娜翻白眼转身呸:“我说我昨天晚上也是猪油蒙了心!睡了,明天还有课。”

  关了门但没反锁,结果白浩南也没来摸门,又给乔莹娜一种老子今天打了野食不饿的感觉,姑娘睡了都有点牙痒痒。

  所以第二天一早用脚踢让白浩南送她去上学:“别跟我装!我知道你每天都在医学院周围鬼混,顺便送我!”

  白浩南嘟嘟哝哝的起身但还是照办了,全程还是没有半点得手以后肢体动作变得亲近些的感觉,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在狭窄卫生间里面交错而过的时候不但没了揩油的小动作,还很礼貌的避让。

  也许就是这种太没有两样的态度最招人恨。

  下楼吃早饭的时候乔莹娜忍不住刺激他:“最近怎么没看见你喝酒泡妞了,宁愿捡尸都不进酒吧泡妞,是不是没钱了?”

  白浩南只犹豫了一下点头:“嗯,花完了。”

  乔莹娜吃惊他的不遮掩:“你打算怎么办?”

  白浩南不发愁:“还能吃几天学生食堂,这两天有学生经常请吃饭。”堂堂七尺男儿,落到这种地步,他居然还不觉得羞耻,况且那可是两万多块,不需要发愁住宿费用,仅仅就是个吃饭,他可以在十天半个月不到挥霍掉,家境差点的穷学生估计读两年书都花不了这么多生活费!

  乔莹娜看着面前这脸上已经有了些络腮胡茬的帅气高大男人,慢慢的摇头:“这下我终于明白什么叫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了。”

  白浩南还鄙视:“别整这些酸不拉几的古诗来吓唬人,听不懂!”

  医科大女生凝视前职业球员好一阵,终于还是有点露水夫妻的觉悟:“我……拿一千块钱生活费给你,但没有别的意思……”

  没想到白浩南拒绝了:“没上床之前你给我,我说不定还要,就算是每天接送你的劳务费,这上了床还是算了,我约炮都从来是不给过夜费的,你这价码也忒低了点,我堂堂南哥一晚上才一千块?说出去丢不起这人,收你的钱,我还不如去当鸭子……咦?”

  乔莹娜从白浩南跃跃欲试的眼神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真是忍不住捂头:“你一点起码的道德价值观都没有?”

  白浩南嘿嘿笑:“道德?是什么东西,能吃么?这年头有钱有地位才是大爷,再有能力也是给有权有势的人做牛做马,别跟我谈什么理想道德,全特么假的。”

  乔莹娜无语,因为她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或者说她的内心深处觉得这话没错,只不过没有白浩南这么极端罢了,而且这位明显还是从幼少年时代就这么极端。

  所以直到坐在小白车上,她都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白浩南把车堵在车水马龙中,白浩南自己是很少这个点儿开车上路的,不太清楚这种省城上班高峰堵车的盛况,乔莹娜一般是步行这两站路,现在却也没什么着急的情绪,就那么看。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正好从挡风玻璃副驾驶一侧射进来,完美的照耀在白浩南脸上,哪怕现在已经有了络腮胡须,单手把着方向盘的前职业球员依旧面部轮廓分明,胸部肌肉发达,手臂结实有力,平光眼镜都压不住这种雄性魅力,感知到目光还转头又露出不要脸的邪魅笑容,也就是翘起一边嘴角露出点阳光般的灿烂那种:“帅不帅?想不想现在来一发?”

  一边说一边还示意自己的两腿之间。

  草!

  乔莹娜刚觉得浑身涌起来的那种燥热和悸动潮水般褪去,现在她明白这男人简直像个毒品:“你无敌了,我认输,人不要脸真的天下无敌!”

  白浩南还得意!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