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14、我活儿好
  这一下午,白浩南肯定把赌球博彩之类的糟心事忘了个一干二净,开开心心的在医科大学的足球场上玩到了天黑才离开。

  上课的那帮小子没踢多久,但还没下课这所大学里面的足球爱好者就陆陆续续开始来占场地踢野球了,技术水平比这帮上课的强了很多,但跟白浩南的水平差距依旧是从几粒米变成一把米来对比一桶米的程度,而且已经在场上玩得纵横驰骋的他俨然还以一种先来的主人翁姿态迎接了踢野球的,毫不客气的分配安排人手:“你,到对面去平衡下才好玩,你,旁边场地玩儿去,这基础水平太差……”

  这种毋庸置疑的气势和踢球的水准让大学生们没谁反对,被撵走的人也不生气,只是悻悻的退场站到边上看,舍不得走开。

  标准的你武功高,你说话。

  白浩南明显就是个开外挂的存在。

  以之前下课的那些男女学生为基础,后面陆续来踢球的、球场上散步的情侣、看台上端着饭碗的学生,几乎都把目光不由自主的集中到这片场地上,哪怕整个足球场横着能分出三块场地来,但现在所有人都肩并肩的围在这块场地周围看热闹。

  因为和所有学生穿着各种乱七八糟甚至还脏兮兮的球衣不同,白浩南银灰色的名牌T恤加水洗白牛仔裤,荧光绿配色的耐克气垫运动鞋,看着就是鹤立鸡群的经济条件优渥模样,和别人汗流浃背的模样也不同,他甚至都没多大喘气,一直闲庭信步的在场地中央往返移动,更多是吱声:“转身!”“左侧!”“赶紧出球!”

  但凡稍微踢过球的人都会有个误区,很多人在球场上跑动配合的时候不是喜欢叫同伴的名字,就是喂喂喂的显示自己存在,示意把球赶紧传给我,但偏偏这戴着浅蓝色简易口罩和眼镜的高大男生却是非常精准的给出指令,换位思考下就明白这中间有多大的区别了,带球的人往往全神贯注在脚下或者自己周围,耳中听得到处喊自己的名字或者不明所以的喂喂喂,鬼知道干嘛,白浩南这才是最简洁有效的信息传达。

  而且他的指令也只针对带球的人,所以拿了球的几乎下意识都会按照他说的做,于是所有人都能看见那球啊,三传两倒就会突然穿插到门前,有时候等在那拿球的前锋都不知道怎么会传到自己脚下的,喜笑颜开的一脚捅进去就好!

  行云流水的踢球方式谁都喜欢,进球的一方欢快,另一方也觉得惊奇,多来得两次就叫哥:“您这太偏心眼儿了,我们也试试……”

  白浩南就笑着把自己换到另一边,又带着这边玩,他纯粹就是在中场梳理下,不需要多大抢截跑动,也许他这种后腰指挥的方式在职业球场上司空见惯,不显山露水,但在这野球场上就太让大学生们高山仰止了,他自己也基本不射门不狂带过人,就是享受这种运筹帷幄的场控感觉,舒坦得很。

  感觉就是喜欢领兵打仗的人,没事儿把两群新兵拿出来操练着玩儿,还特别注意其中每个人各尽其责的调配,时不时的要求换个人换个位,哪怕是一群渣也可以在这个渣水准上基本平衡的玩得不亦乐乎,自己沉浸在其中可以忘掉所有烦恼。

  所以到得天色暗下来不得不收场的时候,这些素昧平生的大学生已经对白浩南很亲热客气了:“哥!哪个院校?肯定不是我们学院,是新招的特长生么?”

  “有空经常来玩啊,今天这球踢得我都觉得我涨球了,畅快!配合多爽!”

  这会儿白浩南其实还有点意犹未尽,但笑着摇摇头不多说:“还行,是可以经常来玩……”说着连口罩都没有摘,直接挥挥手走出足球场,带着不少人印象深刻的背影在场地边上了一辆白色两厢车走了。

  反正今天晚上男生宿舍那边到处都有人说球场上来了个高手,甚至连女生寝室都有人在说看见个帅哥,居然还有小姑娘说他侧身上那小白车的姿势挺帅,拜托,那只是入门级的买菜车好不好。

  不过虽然现在家用轿车已经有点普及,开车来上学的大学生也不是凤毛麟角,但起码经济条件算是很不错了,他那一身的穿着都有女生注意到可以卧谈的时候说道说道,还有女生煞有其事的说别看那种小白车不起眼,其实也有很贵的特殊型号,有些人就喜欢深藏不露的无形装逼!

  这特么都什么年代,什么价值观啊!

  哪怕是戴着口罩和眼镜,白浩南展现出来的那种成熟气质还是跟普通大学男生有很大区别,而且他灵活健硕的动作也显得很年轻,感觉是大学生跟走上社会的混合体,蛮容易成为女生话题的,有时候女人聊起男生来更夸张。

  同样这边乔莹娜也在跟陈素芬聊男人,本来她没准备说的,收拾停当准备出门的过程,几次经过外面客厅,都能看见陈素芬呆呆的坐在那可以替代饭桌的茶几边,除了沙发上一整套新的床褥就是茶几上的饭菜,虽然是打包拎回来的,但显然都已经冷了:“你没给他打电话?”

  陈素芬好像被惊醒似的:“啊?哦,打了,没接……”

  乔莹娜再看看室友脸上的表情确认下才下定决心:“小芬,我知道我很没有必要说这句话,但这个老南真的是个不思进取的花花公子,也许你很迷恋他,甚至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你不可能改变他,如果继续跟他纠缠下去,你一辈子都会吃亏在他身上。”说得很快,略微有点惊讶没有被打断。

  陈素芬慢慢的笑了下,之前的表情就化开来,一点不像她在白浩南面前那种傻不愣登的大大咧咧:“我知道,十二岁他就开始泡小学女生,十五岁开始跟体校搞田径的女生上床,到现在也许除了踢球,嗯,还有泡妞之外,其他所有事情他都一无是处,其实连踢球都毫无上进心,我爸已经骂了他二十年,我也从没想过改变他,我只想着他如果什么时候能收心,不再跟其他女人鬼混,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其他的,我努力读书就是想以后能养活他,他再怎么没上进心都行。”

  乔莹娜没想过自己一句话就能扭转室友的想法,但也有点吃惊陈素芬的溺爱程度:“你……有些男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收心,永远都是这样饥渴花心的。”

  陈素芬抬头看了医学院临床学科大四女生一眼,还是那种了然沉静的笑:“嗯,可那又能怎么办呢,从记事起,就是他把我照顾长大的,我们俩家挨着小平房,爹妈不是带队训练比赛出差就是打牌跳舞,我一直就是睡在他床上长大的,连初潮的时候还是他教我,然后从他那些女伴那里给我带卫生巾,套用现在那些宅男的说法,我就是他养成的小萝莉,只不过随着我长大上学,他开始踢职业足球,就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环境了,我知道他其实很疼我,也从来没把我当成那些回头就忘的女人,那就够了,他有他的心气儿,我知道他是为什么不上进,这就够了。”

  乔莹娜被这两个够了堵住嘴,只能无奈的耸耸肩:“行,那你当我没说过,你这一辈子就等着吃苦头吧。”

  陈素芬低头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室友:“其实有个值得吃苦头的人当成信仰,那就不是苦头了。”

  乔莹娜大吃惊的撇撇嘴没说话,结果出门正好看见白浩南兴冲冲的拎着一堆纸袋回来,抬头看见这白领丽人般的姑娘立刻献殷勤:“值夜班,对吧,需要我接送么,我有时间,下午还到医学院去转了一圈,你们那……”

  见习医生都有点佩服他的热情劲儿,笑着指没关上的门:“小芬一直等着你吃晚饭呢,回见!”

  白浩南很有风度的不死缠烂打,但体贴的拍手掌保持楼道的声控灯亮着,目送乔莹娜款款下楼后回头给他做个感谢的手势,才进屋埋怨:“你大爷的,也没说给我制造点机会!”

  陈素芬对上他又是那副冷嘲热讽的调调:“那要不要我帮你下药?”

  白浩南义正言辞:“我是个有品位的人,有那么下作吗?讲技术的!”

  陈素芬二话没说抓了桌上的筷子就抽丫的。

  真打!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