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四个小时前
  晚上20:30

  八岁以前,白浩南跟他老子练乒乓球,中国的国球,他老子白连军是江州市区一个少年体校的乒乓球教练,带儿子上路简直是理所当然的,特别是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状况,其实白浩南两三岁从记事起就在体校乒乓球训练室满地拣乒乓球了。

  但是走专业路子规矩很简单,天赋是绝对的先决条件,没有天赋什么都不是,哪怕白连军年轻的时候还拿过全国第几名,白浩南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被同年龄段的其他几个孩子打得找不到北,人家已经开始打江州市市级比赛,白浩南依旧看不到什么希望,他对精细到手腕抖动和旋转分寸的掌控缺乏让白连军死了心,乒乓球专业有再多关系都做不得假,所以迅速把儿子转到朋友带的足球队,白浩南从那时就跟着区体校的老陈了。

  所以只有老陈才知道白浩南的天赋在哪里。

  甚至都不能完全说是足球,白浩南的运动机能继承自都是运动员的父母,真的比绝大多数同龄人要好,又一直在体校系统长大,各方面营养、训练都是专业成长没走过弯路的。

  但在十二三岁开始参加各种省级全国青少年足球比赛的时候,和来自全国的几百个少年体校尖子聚会,白浩南再次见识过什么叫有足球天赋,他再一次知道纯粹比足球天赋,他还差点。

  不过那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特别之处在哪里了。

  白连军甚至一度想把儿子送去体校围棋或者国际象棋运动队的!

  因为白浩南还在打乒乓球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能复盘!

  复盘,这是个围棋术语,专业围棋手训练的时候大多数时间并不是和别人下棋,而是独自复盘,有按照著名棋谱重新走的,有按照自己下过的棋来一遍的,大多是靠谱子记录的顺序走,但有些高手就能凭空复盘,当然主要是指刚下过的棋,他能从第一步开始一步步几百粒黑白子恢复到最后见胜负,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探讨得失找寻经验教训,这是种非常好的提升办法。

  白浩南就是打乒乓球没什么成绩的时候,气急败坏的父亲会骂他怎么怎么回事,对方这么打你怎么都不会,有没有猪脑子的时候,他能委屈的从第一个球开始复盘,喏,他这么,我这么,我是这么想的,结果他那么打的,我够不到啊,第二分是……絮絮叨叨的能挨个儿说完整场球。

  可能当乒乓球教练的白连军开始真没注意到儿子这个特点,后来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浩南已经迷上了足球,从此就跟着老陈了。

  而且是从小开始他就一直为老陈复盘,在摄像机还是个昂贵玩意儿的时候,他这种复盘能力可以说给了老陈神奇的帮助,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区级少年体校教练带队接连在全国拿了两次十几岁年龄组的冠军!

  作为毫不出名的江州少年足球培训,从来都是远不如东北地区和南粤地区的,结果接连爆冷,又加上正好职业联赛开始运行,才让老陈正式走上职业教练的康庄大道。

  哪怕是现代教练已经大量引入了录像机技术,重视业务的教练基本上都会把看比赛录像带作为收集信息的重要途径时候,白浩南的这种复盘能力依旧拥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因为他是现场即时的。

  没读过多少书的白浩南,过去二十年基本上都浸淫在足球世界里,他已经习惯于看对方的十一个人举动,复盘的时候快速剥丝抽茧的总结出来些东西,然后悄悄汇报给老陈,再做出相应调整。

  没有摄像机反复看,有几个人能说清对方某位前锋半场突破了多少次?其中突破选择左右分别是多少次,对方整个队伍谁才是触球次数最多的,看起来差不多的触球次数中,谁的有效传球是最高的,看似三四个人的中场,谁才是核心所在,而这个人拿球以后的习惯动作是什么,抬头先看左边还是右边,对应的人是谁……

  白浩南的脑海里面就是能井井有条的表述出来,这其中超强记忆力是一方面,另外的恐怕就是某种独特的逻辑思维能力了。

  白浩南在简单复盘叙述的天赋上已经训练了二十年的增强版,就是把自己能复盘的内容快速整理出来得出结论,汇报给老陈。

  这才是他为什么永远上半场都在场下看戏的原因。

  这才是他为什么永远都不担心上不了场拿不到工资的原因。

  没有他就没有老陈。

  对他来说,人生就是这样轻而易举!

  把一个看似鸡肋的天赋用到极致的逍遥自在!

  但老陈对他是真的像儿子一样恨铁不成钢,明明这样的白浩南还可以走得更高啊!

  下半场开始十五分钟了,老陈从教练席上站起来,对这边热身的替补做了个握拳加牛耳的动作,另外两三名热身替补已经很熟悉:“南哥!老陈叫你上了!”

  因为白浩南就是十六号,从八岁开始就穿这个号码,和其他孩子当年最喜欢选择十号,到后来争抢九号,十一号,甚至七号都能红,白浩南打一开始就穿着替补号。

  白浩南叹口气,每年自己必须要起码替补上场十五次,才能拿全工资,外加跟主力队员一起平摊奖金,不然就要被扣掉不少,所以到他上场的时候,不是垃圾时间凑场数,就是今天这样,老陈希望自己去改变些什么。

  可今天他是真的不想上啊!

  虽然从来没有过这种临战怯阵的事情,白浩南还是过去借着脱外面训练衫低声:“感觉不舒服,能不能不上?”

  老陈是真没想到他敢这么说,猛提气,看那脸色在教练席上,在几万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就要发飙了:“我草你M……”

  白浩南连忙扔了训练衫跑:“好好好!我知道你跟白连军是连襟,没准儿我还是你儿子呢!”

  助理教练已经扑上来抱住了要踢打白浩南的暴怒教练,正好另一个教练已经把替补表给了第四官员,也正好场上有死球,白浩南赶紧上场躲避老陈的追杀。

  而且就跟以前的比赛一样,白浩南从进场开始就给经过的每个队友低语:“老陈说你要……”

  不一定能每个都说到,反正遇见谁就先给谁说,最后站到自己那个打了二十年的位置上。

  如果说白浩南的天赋能结合到球员本身,老陈煞费苦心的琢磨了好久,才在自己的队伍里给白浩南留下一个拦截型后腰的位置。

  无论哪种阵型比赛,只要白浩南上场,他必然就是打拦截型后腰,其他中场人员跟随他做相应的调整,具体怎么调,开始老陈还给不大丁点的少年白浩南解释,让他上去带话,等过了十四五岁,白浩南基本上都是自己上去发挥了,反正上场前跟老陈假装聚首叮嘱两句就好。

  裁判一声哨响,万年替补白浩南站在了自己雷打不动的位置上,可今天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踢!

  脑海里只是在盘旋,这场球的盘口水位到底在什么地方?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