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五个小时前
  (本来没想解释,但还是说几句,没错,这本书的主线是足球,也许有些读者就弃书了,足球我不看,运动我不看……呃,我得说,动不动什么都打上个简单的标签真不是好习惯,《舵爷》是写棒球的么,《叛徒》是写军事么,《草根石布衣》是写后宫么,一个故事总得有个主线,《老衲还年轻》没主线……嗯,总之建议这是本以足球为平台的小说,但不是说的足球,谢谢。)

  傍晚19:15

  平心而论,江州说是直辖市,其实在国内省会级城市里面就是个二三线,蓝风地产也不是江州本地最大的地产企业,赞助冠名球队的投入根本就不能和京沪浙等地相比,更不可能跟那些有国资背景的大牌球队比了,所以年年精打细算,全靠老陈这个本地主教练和俱乐部总经理苦心小本经营,才能每年都在惊涛骇浪中生存,前两年还降过一回级,但掉下去两年就回来了,和其他降级队很可能就散掉有很大的区别。

  所以这种颇有点平民草根气的球队很得本地球迷喜欢,哪怕降级那两年依旧有上万人的上座率。

  现在回到国内顶级联赛连续两年都保级徘徊在中下游,其实本地球迷已经很开心了,有时候没多大追求反而很容易得到满足,每年能保级,再偶尔赢场球大家开心下,那就很好了,冠军什么的从来都没奢望过。

  这就是江州蓝风队的气质定位,其实也有点类似白浩南给自己的定位。

  特么哪有那么多人生赢家,他对自己现在的一切都很满足了。

  今天的比赛依旧还是跟以往一样。

  在三外援政策的赛场上,各队都会把外援名额尽量用到最容易见成效的中前场,进球才是硬道理,而蓝风队买不起什么成名的外援,从来都是从东欧或者南美淘些从来都没听说过的便宜中后场,尽量把篱笆扎紧了,前面能蒙一个算一个,起码保证防守还比较稳。

  所以看蓝风队的比赛,球迷确实跟坐过山车似的很刺激,因为大多数联赛球队遇见蓝风队,都会波涛汹涌的一浪接一浪进攻,联赛排名前半截的球队经常都是在上演半场攻防,反正围着蓝风队的禁区攻啊攻,蓝风队就像个皮厚肉糙的胖子,**得欲死欲仙的受啊受,哦,是守啊守。

  如果站在球场外听声音,就能听出来那种球迷心惊肉跳的跌宕起伏节奏,突然安静,然后惊呼,接着数万人一起吁口气感叹,再惊喜的鼓掌表扬,可没一会儿,又紧张的数万人寂静一片看对方射门,然后惊呼,再鼓掌表扬……

  今天是排名一贯都在前五的一支球队,攻防演练打得更加热火朝天,所以安静、惊呼、鼓掌的频次就很高。

  身处大名单的白浩南依旧那身运动裤加卫衣,却没坐在替补席上,而是从二层主席台的一个出口处,站在那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看,旁边的工作人员肯定都熟悉他经常在这了,还问他吃点西瓜之类水果不,招待主席台领导的,今天剩了不少,最后白浩南要了支香蕉,却没有吃,只是横着凑在鼻子下面闻。

  但如果有人站在他正面端详他的眼神,会发现他今天有点心不在焉,就像他平时一贯展现出来的那种吊儿郎当一样。

  本来这是他可能唯一比较专注的时候。

  因为那个电话还是没有打通,而且用别人的手机拨打会留下痕迹,他很小心的尝试了两次就放弃了,然后再悄悄删除了记录,但据说电信局那边依旧会有记录。

  鬼使神差的白浩南居然因为一个臭婊子错过了只能单向接收的讯息!

  他真的有点无奈。

  该怎么办?

  这是上半场一直萦绕在白浩南脑海里面的一个问号,直到瞥见下面教练席频频回头的老陈,他才让自己专注些看场上情况。

  因为在三十二分钟时候,客队狂攻之下,终于由那个新外援打进一球,全场轰然沮丧,但接着涌起更强烈的加油声。

  江州蓝风队落后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得鼓励!

  裁判吹响中场休息哨声之前三五分钟,老陈就起身朝着更衣室里走过去,也许只有熟悉他的人才会注意到他又看了眼主席台,以为他是在看领导或者赞助商。

  白浩南已经悄悄的从出口处消失了。

  在所有队员回到更衣室的时候,看见的一如既往是老陈老僧坐定般靠在更衣室唯一的大班椅上闭目沉思,白浩南远远的坐在更衣室角落,在他那个仿佛永远都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换上球衣,今天温度不算很冷,但有点风,所以他在短袖球衣外面罩了件训练衫,然后斯条慢理的整理球鞋,标准的SG钢钉,和时髦的发型不同,白浩南选择的球鞋永远都是最普通的的款式,不算很便宜,但也绝对不是那些层出不穷的潮流新款,标标准准阿迪达斯的黑色世界杯款,八十年代风格的古板样式,看起来更像现在裁判穿的球鞋,而且别人差不多几场比赛加训练换一双的频率,在白浩南这里得几个月,反正包括训练,他一共就那么三四双一模一样的鞋慢慢消耗,工作成本倒是相当低。

  汗流浃背的主力队员们很习惯这种局面,大声嚷嚷讨论抱怨或者骂裁判跟对手,另外两三名除了替补守门员之外的替补队员过来悄悄的靠近白浩南旁边:“南哥要上了?”

  白浩南露出一脸茫然:“啊?还不是等老陈吩咐……”

  如果有谁去翻过国内联赛最近几年的出场表,就会发现,哪怕是降级到次一级联赛,白浩南这位从体校入行超过二十年的职业球员,自从进入老陈麾下的职业联赛队伍以后,就从来没有打过主力先发,而且就算是换人,也永远都是下半场,所以在绝大多数职业球员或者教练的印象中,他都是个边缘球员,体力不好不足以支撑全场的那种替补。

  而且替补登场以后,也很少有人能想起几场跟他有关的惊艳比赛,几乎没有过进球,也没出现过多少让人印象深刻的失误,感觉就是平庸到普通,但又比落选职业队的那些球员好那么一丢丢的样子。

  也许在其他成绩稍好的职业队估计都不太可能留队拿到合同,但听说老陈是从小把他培养带出来的教练,所以作为老陈的嫡系一直死皮赖脸的留在队里蹭点替补上场时间,所以可能连蓝风队的队员,很多都对白浩南没多少特别印象,除了他喜欢出去花天酒地泡妞,人缘特别不错之外,别的就很少为外人了解了。

  老陈的打坐到球员们收汗几分钟时候结束,和往常一样,老陈开始很有针对性的分配任务,通常就是几号对几号,对方今天的特点是什么,状态兴奋与否,最好是怎么对付,很细致的那种,详细到突破或者防守时候靠左还是靠右的选择几率更大一些。

  因为基本上都是针对球员要对位的人,每个人需要记的东西很少也很精准,所以听的人都能专心几秒记住点头,这剩下十来分钟休息时间,老陈基本上不会说整体要怎么样,都是这种细节化的东西,说完就拍拍手差不多该上场了。

  白浩南依旧裹着训练服,出来才开始在球场边的跑道和别的替补一起热身。

  江州本地球迷很熟悉他了,靠近的看台一片片喊老南和浩南哥的,因为高大帅气,时不时还有女球迷冷不丁喊一句老南我爱你!引来一片哄笑。

  白浩南这个时候就很酷了,从来不抬头看台上,一边拉伸自己的大腿后侧肌肉,一边眯着眼专注的看场上,印证本方球员在做出相应针对调整以后,对方球员是不是感到不适应了。

  没错,老陈能说出来的那番话,全都是他提前回到更衣室给教练汇报的。

  没有两把刷子,能每年拿着几十万的工资跟比赛奖金?

  当然,白浩南从来没想过跟几百万年薪的那些大牌比,有些东西是命。

  他觉得自己的命已经够好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