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总裁大人 > 第十章
  翌日,鸿霖集团大楼内的走道上,阔别工作好些时日的甄如意正行色匆匆的往总裁室而去,只要稍微有长点眼的人都看得出来她很忙、非常非常的忙,但还是有少数几个不识相的人不顾会打搅到别人的时间,急急追在后头出声叫人:「甄秘书…甄秘书…」

  「有事吗?」无奈的顿足,甄如意纵然忙得要死,恨不得赶紧回去工作,可回过身面对旁人,脸上却依然是一贯的职业微笑,完全不显心中任何情绪。

  「甄秘书,传言是真的吗?」追上来的几个女职员中,八卦一号掩不住好奇地率先抢问。

  「什么传言?」嘴角的职业弧度未曾稍变,甄如意明白她们在问些什么,但是她决定装傻到底。

  「哎呀!就是康茂企业的老板!康盛泰教唆指使凶手对总裁不利,这事是真的吗?这几天电视新闻一直在播耶!」八卦二号接著追问,企图从身为总裁贴身秘书的甄如意口中挖到第一手消息。

  「新闻怎么说,那就是怎么样了。」微微的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完全是打太极的高手。

  这种模棱两可的说话方式,当场让众八卦帮有种拳打棉花,占上全使不上劲的挫败感。当下不由得面面相觎。

  「那听说总裁车祸后隐居休养的这段时间,是你跟著陪在身边照料他的生活起居?」毫不死心,八卦三号抛出最近也传得沸沸扬扬的传言,毕竟之前两人同时消失踪影,如今却又同一时间回到公司上班,所有的巧合让人不得不作此怀疑。

  「是啊!」知道两人「同进同出」公司绝对会引人起疑,是以,甄如意也不隐瞒,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

  「因为总裁的手臂骨折,生活上有所不便,但是又不习惯看护照顾,所以才请我帮忙照料一些生活琐事,直到他现在才回来上班。」不知为何,她态度如此大方的承认,反而让人觉得没什么奸情可以挖掘,当下众八卦帮们不由得有些讪讪然,让甄如意看了不禁暗笑在心。

  「请问还有事吗?」她很客气地询问。

  「呃…没、没有了!」众人实在已经问不下去,只能不约而同地一起摇头。

  「若是没有其它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去忙了。」礼貌的点头示意,她暗自偷笑,很快地转身走了,留下一群因挖不到任何八卦而满脸失望的众人。

  「本来还以为可以从甄秘书这边挖到一点八卦,没想到却什么都没有…」

  「就是说!甄秘书实在很无趣耶…」

  「以前我和她同在秘书室,从来就看不出来她的工作能力有多好…」

  「就是说!真不知道总裁为何用她当贴身秘书…」

  「哎呀!说不定人家在总裁面前特别会拍马屁呢…」走道上,一群无聊人士在扒不到公司龙头老大的八卦后,转而开始叽叽喳喳扒起「工作能力没多好又会拍马屁」的某秘书了,毕竟…闲著也是闲著嘛!

  *****

  这厢,有人八卦聊得正开心;那厢,有人匆匆回到总裁室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并且马上引来办公桌后的某只狐狸的注目!

  「什么事这么快乐?不介意分享一下吧?」好奇的凝娣著她,严仕隽泛笑询问。

  「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迅速将手中的档案夹放到桌上,甄如意不忍心告诉他,他的员工上班时间不工作,却只忙著扒他受人追杀的八卦。

  她执意不说,却让严仕隽更加的好奇,当下噙著笑,深邃的俊眸闪耀著令人心跳加速的魅惑光芒,起身慢慢逼至她面前…

  「慢…慢著…」被逼到角落,甄如意倏地涨红了脸,连忙以手抵在他胸前,结结巴巴低叫,「我、我们不是说…说好了…不…不能在公司对我…对我胡来吗…」

  「是谁看见我对你胡来了,嗯?」优雅薄唇几乎贴著粉色**,呢喃似的嗓音说著无赖至极的话。「来,告诉我你刚刚在笑什么?不说的话也没关系,我会自己从你嘴里挖出来的。」

  那「挖」字还特别加强了重音,让甄如意不禁脸红耳热、心跳如雷,深怕他真的会在办公室内对她乱来,当下连忙招供,「真、真的没什么,就是刚刚有几个人围著我问你的八卦而已啊!」八卦?

  眉梢一扬,严仕隽稍稍退了开来。「我有什么八卦好被问的?」

  他一退开,甄如意觉得压力瞬间消失不少,抚了抚胸口让心跳稍微缓下来后,这才白眼慎道:「电视天天播报康盛泰教唆人杀你的新闻,这还不够八卦?」

  此话一出,他顿时无言。

  而某个女人则窃笑不已地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早就要你别知道的好,你又何必苦苦逼问呢」的椰榆表情。

  斜睨了那表情很让人牙痒痒的女人一眼,严仕隽为避免继续被嘲笑,当下决定把话题转回公事上。「东西整理一下,我们该走了。」

  「咦?要去哪儿?」连忙询问,她不记得行程表中有排他和别人有约啊!

  「去见钟佬。」唇角往上微勾,他补充又道:「他刚刚打电话来了。」

  「要你去谈合作案签约的事?」恍然大悟,甄如意也笑了。

  呵…如今康盛泰涉赚教唆杀人被羁押,钟佬自然不可能与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康茂企业合作,当然就回头找鸿霖集团了。

  「这不是早就可以预料到的吗?」微笑反问,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还真有自信哪!」睨了那个自信满满的男人一眼。想到公司今年必定获利丰厚,甄如意不由得眉眼、嘴角净是笑。「很好、很好!今年的年终奖金实在太令人期待了。」年终奖金?

  扬眉看著她乐不可支的模样,严仕隽不禁摇头失笑。

  唉…为了几个月的年终奖金就能乐成这样?

  这女人怎么不想想,他才是她这一生最大的奖金吧!

  *****

  日月如梭、岁月如梭,时间咻一下很快就过了一年多。

  这一年多来,某对恋人在感情稳定发展,地下恋情也始终没有公开,在公司里,也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他们除了上司与秘书外,私下还有更亲密的关系,直到这一天下班后,这对秘密恋人回家陪祖母共进晚餐时…

  「这样下去是不行了!」饭桌上,甄如意突然语气沉重地抛出这么一句话,表情非常严肃。

  从未见过她这么凝重,严家祖孙俩都被吓了一跳,严老夫人率先朝孙子瞄去,以眼神无声询问是否两人吵架了?

  但是严仕隽却很无辜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不行?」身为地下情夫的男人马上小心翼翼的询问,同时绞尽脑汁回想两人最近可有什么不愉快…

  没有啊!他们两人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私下生活都配合得很好,没有什么争吵啊!

  抬眸看了他一眼,甄如意的脸色极为难看。

  「我…想吐!」话声方落,她忽地捂著唇,飞快的朝浴室奔去。

  「我去看看!」对祖母丢下这一句后,严仕隽也急急忙忙的追了进去,就见她趴在马桶上,把刚刚吃下的东西全都呕了出来,当下连忙轻轻拍抚著纤背让她好过点,脸上满是担忧。

  「你哪儿不舒服?吃坏肚子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看医生?」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她又干呕了几回后,觉得舒服点了,这才起身来到洗手抬前漱口。

  「别逞强,若身体真不舒服,就要去看医生。」拿毛巾为她拭去脸上的冷汗,严仕隽想到她连发高烧都不愿去看病的「厌医」心态,实在有点没辙。

  「我没事啦!」瞪他一眼,甄如意自己如今的不舒服,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只狐狸,当下不禁没好气道:「我只是孕吐!」

  「孕吐!」宛如被雷给劈到,严仕隽失声叫了起来,向来斯文又狡猾的脸上难得呈现呆愕的神态。「怎、怎么会!」虽然他们半年前便开始有了亲密关系,但一直以来都有避孕的,不是吗?

  「怎么不会?」恨恨的瞪他一眼,甄如意恼怒的提醒,「一个月前,是谁保险套用完却没去买,还自信满满的说仅此一次,不会刚好中奖的?」哼!罪魁祸首就是他啦!

  「…是我!」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他老实承认。

  「所以呢?」哼声逼问,如果他不做出表示,那他们就走著瞧了。

  「我们结婚吧!」明白她的意思,严仕隽缓缓笑了起来,一股无法言喻的感动悄悄滑过心头。

  呵…怀孕!

  她怀了他的孩子,他们严家的下一代呢!

  得到想要的答覆,甄如意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想到什么似的,马上又垮下脸叹气。

  「唉…我们的地下情终于要曝光了。」

  「真是感动,我终于可以见人啦!」装出一脸的欢天喜地,严仕隽故意逗人。

  被逗笑了,甄如意好气又好笑的打了他一下,随即两人牵著手走出浴室,却见严老夫人一脸担忧的守在外头,见到两人出来,当下连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

  「奶奶,您放心,如意没事的。」满脸净是笑意与喜气,严仕隽送了个大礼给老人家。「只是您准备要升格做曾祖母了。」

  「我、要做曾祖母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严老夫人激动不已,就连嗓音也微微发颤。「如意,你…你真的怀孕了?」

  「如果我昨天买的验孕棒没有骗我,那应该就错不了了。」羞窘地笑了起来,在老人家面前承认自己先上车、后补票,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好好好,这真是太好了…」欣喜至极,严老夫人开心的眼里竟然隐隐泛起泪光,但随即又吸了吸鼻子,以若非常严肃的表情对孙儿千叮万嘱。「阿隽,从现在开始,你自己要小心,我们不能让外面的人等著看笑话。」这关切交代的话一出,甄如意差点爆笑出来,而严仕隽却只能万般无奈的点头。

  唉…谁教他们严家上两代的男人这么不争气,连命都活得比别人短,害他如今只能自立自强,靠自己彻底终结严家的「传奇悲剧」。(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总裁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