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总裁大人 > 第九章
  新闻快报,知名康茂金业主事者康盛泰被控涉嫌教唆杀人,意图对鸿霖集团总我严仕隽不利,虽经他严正否认,但两名落网的歹徒却指证历历,经过检调单位的追查,证实日前康盛泰确实汇出一笔金额至两名歹徒账户名下,虽然无法证实这就是聘雇杀人的酬庸,但是检方已以重要涉嫌人为由,将之羁押禁见。\WWW、Qb5。c0m//

  同时,检调单位搜索了康茂金业,发现康盛泰亦涉嫌掏空公司,此消息一出,股市开盘就跌停死锁,投资人损失惨重,两大负面消息,让康茂企业内部人心惺惺,公司面临严重危机…啪!

  轻轻的一声微响,正在激昂播报近日大新闻的主播瞬间消失,电视画面恢复一片漆黑,甄如意缓缓的收回遥控器上的纤指,转头对若身旁男人开口了:「我还是不懂!」微皱著眉,她满腹疑问地边说边帮他脸上的擦伤上葯。

  「不懂什么?」窝在舒适的沙发上,严仕隽微眯著眼,神态慵懒地接受她的疗伤服务。

  呵…打从两天前,他们将那两名歹徒送交给警方后,因已知幕后主谋者身分,当下便迅速返回台北,并且在两名嫌犯的作证下,让检调单位以最快的速度收押了康盛泰,人身安全的危机既已解除,心情自然也就轻松起来。

  「不懂康盛泰对你不利,究竟有何意义?」动作轻柔地在他颊边的擦伤涂上葯膏后,甄如意一边收拾著医葯箱,一边缓缓道:「虽然鸿霖集团与康茂企业是竞争对手,这两年来,你也抢了他不少生意,但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而且要你这条命有何用?就算杀了你,鸿霖集团还是有老夫人在啊!」

  「你漏了一个重点。」扬著眉,严仕隽微笑的提醒,「康盛泰早在好几年前便掏空公司,近来又屡给我抢走生意,财务非常吃紧。」

  「所以呢?」

  「所以他非常需要钟佬的那个合作案,一旦合作案谈成,将有一笔庞大的利润足够支撑他与康茂企业在短时间内不出问题。」非常满意她不耻下问的态度,所以严仕隽也不吝给予解答。

  「原来如此!」甄如意恍然大悟,随即想到什么似的,很快的又摇了摇头。「不对、不对!这样也说不通。」

  「为何不通?」

  「你想想,鸿霖集团又不是一人公司,就算你真一命呜呼了,这合作案自然有其它人接手处理,再说老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要亲自与钟佬谈合作案也不是问题啊!」她还是觉得康盛泰想杀他真是乱莫名其妙的。

  「看来你是觉得我没有一命呜呼很可惜,是吧?」斜睨著她,严仕隽的表情很是微妙。

  这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说出来的话好像皆隐隐暗示著这世界有他、无他都没差,真是令人好气又好笑。

  「总裁大人,冤枉啊!」听出他话中的不满,甄如意夸张的喊冤,可眉眼、嘴角却净是笑意。

  「我只是觉得康盛泰实在没必要为了抢到与钟佬的合作案而教唆杀人,这实在太愚蠢了。」瞧瞧,他现在从一个堂堂的企业老板变成罪犯,未来还不知得在监狱里蹲几年,实在太不划算了。

  「是愚蠢,但这也是他自作自受。」唇畔噙著淡淡的浅笑,严仕隽一点也不同情。「至于你说他想置我于死地的理由不通,我倒觉得通得很。」

  「怎么说?」再次的不耻下问。

  「因为一旦我死了,鸿霖集团就算有奶奶在,短期内的混乱也是免不了的,加上奶奶再次痛失亲人,必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在伤心欲绝下,也许一年半载内都无心处理公司的事,而合作案是有时效性的,届时钟佬见时机不对,势必转而与康茂企业签约合作。所以我的存在是康盛泰很大的绊脚石,他当然急于铲除我,好让钟佬能早点下定决心与他合作,这样一来,他吃紧的财务危机也就能解除了。」

  「听你这么说,还真有这么一点点的道理。」佯装勉为其难的点点头,其实心中早已被说服。

  才一点点道理?这女人可真难以取悦!

  扬眉斜睨著她,严仕隽的眸光闪烁,唇畔浮现一抹令人心跳加速的神秘笑痕。

  「看、看什么?」娇嗔瞪人,甄如意的心跳瞬间漏了拍,嫩颊无法控制地染上了美丽的樱花色。

  他这种闪著魅惑光采的眼神实在让她近来很熟悉,熟悉到他接下来想干什么,她都心知肚明了,也因为心知肚明,所以会忍不住羞赧。

  「没什么…」醉人慵懒的嗓音低声呢喃,严仕隽觉得她羞涩的模样实在很挑逗人,优雅修长的食指在柔嫩脸颊上画来抚去,最后终于忍不住情动,狠狠将她拉进怀里缠绵热吻,尽情**一番。

  呵…就知道他会这么做,所以她刚刚才害羞嘛!

  晕陶陶地想著,甄如意双臂缓缓地环抱住他的颈项,承受火热唇舌的激情纠缠时,也不忘热情回报他的给予。

  霎时,严家豪宅的客厅内,就见两人如交颈鸳鸯般在沙发上纠缠得难分难舍,直到许久之后,一道暗藏笑意的轻咳声响起,才让他们迅速分了开来,两双激情未褪却又尴尬万分的眼眸一起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老人家。

  「哎呀!你们别介意我,继续、继续!」严老夫人笑咪咪的催促,甚至还热切提醒甄如意。

  「阿隽房间那张床是我特别挑过的,躺起来很舒适,你记得要去躺躺看啊!」呵呵,依两人这种热情,说不定过个一年,她就会有曾孙可抱了。

  「奶奶…」尴尬**,向来如狐狸般狡猾的严仕隽,只要碰上自家祖母,他就完全没办法,只能俯首认输。

  哪不知老人家的言下之意,甄如意羞得脸都快烧了起来,差点没挖个地洞钻进去。

  呜…一生清誉毁于一旦啊!

  「好了、好了!不糗你们。」眼看两个年轻人脸皮这么薄,严老夫人、心中虽乐,不过在无声求饶的目光下,只好惋惜不已的放弃逗人。

  「佣人准备好晚餐了,快来吃饭吧!」老人家话一说完,便径自往饭厅去了,留下他们两人尴尬又羞窘地互觎…

  「都是你,害我形象尽毁…」热红著脸,她忍不住娇喷抱怨。

  「恋人亲热本就是天经地义,哪有什么好丢脸的?」祖母大人既已离去,某只狐狸马上恢腹腹黑本性,话说得非常理直气壮。

  「这话你刚才怎么不在老夫人面前讲?」嘲讽地瞪他一眼,甄如意已经看穿这只狐狸对谁都可以腹黑,唯独只有在他祖母面前却乖得足以领取好宝宝卡。

  尽管被她很用力的「吐槽」,严仕隽还是笑得很开心,满心愉悦的拉著她往饭厅去。

  *****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饭桌前才刚坐稳,严老夫人便忙著招呼并且夹菜给甄如意,态度热络得很,让严仕隽都不禁玩笑调侃!

  「奶奶,您这明显是有了新人忘旧人了。」佯装吃味,让醋意满溢。

  此话一出,让在场两个女性双双一愣,不过姜不愧是老的辣,严老夫人很快回神,故意用满脸不解的表情询问一旁闷笑的甄如意!「如意,你说这空气中浓浓的酸味是打哪儿来的?」

  「这我不清楚,不过我猜可能是有人刚刚喝了醋吧!」

  「难怪这么酸了…」

  「可不是!酸,真酸哪…」两个女人一搭一唱,默契十足的拿在场唯一的异性来开涮,乐得不得了。

  而被开涮的人则是笑笑的任由她们椰榆调侃,一顿饭便在这欢乐气氛中展开。

  「对了!你们两个打算何时回公司上班?」用餐到一半,严老夫人突然问道。

  与甄如意互觎一眼,严仕隽这才缓缓开口,「明天吧!」

  「不多休息几天吗?」严老夫人觉得他们才历劫归来,私心希望两人能多休养一阵子,也算是压压惊。

  「不了!」摇了摇头,严仕隽轻笑道:「再休息下去,人都变懒了,还是早点进公司,把积压的公事都处理掉得好。」

  既然孙儿这么表示了,严老夫人也就不再有意见,不过老眼在瞄见甄如意时,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你们在公司打算怎么办?」

  呵…这可真是标标准准的办公室恋情呢!知道老人家话中之意,严仕隽还没来得及开口,甄如意便连忙发表宣言:「我们的关系不公开!」

  「不公开!」扬起眉,严仕隽有些诧异,似笑非笑的反问:「你是秘密主义者不成?」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她竟然打算把他当作地下情人!

  「办公室恋情很麻烦的,尤其对象是你,那麻烦就更大了。」瞥了他一眼,甄如意只想自保。

  唉…若他们两人的关系公开,以他总裁的身分,绝对没人敢在他面前嚼舌根;但是她的境况就不妙了,被人背后流言辈语还算好,最怕的是当面指桑骂槐,说话左刮右削,那才叫凄惨。

  明白她的顾虑,严老夫人不由得点头表示赞成。「这样也好,免得造成如意的困扰。」

  闻言,严仕隽其实并不反对这样做,但还是佯装出一脸的遗憾。「看来是无法在公司吃到嫩豆腐了,这样工作还有什么乐趣呢?」什么话啊!?

  甄如意好气又好笑,重重地打了他一下,白眼警告,「你敢在公司对我胡来,我就告你性騒扰。」真是的!这只狐狸太欠揍了。

  「唉…没想到我竟然这么见不得人,只能当人家的地下情夫…」强忍著笑,他满脸委屈。

  「知道自己见不得人就好,乖!」打蛇随棍上,甄如意笑咪咪的拍拍他的脸,其神态与在拍路边小狗无异。

  她这话一出,顿时逗得严老夫人笑得阖不拢嘴,而被将了一军的严仕隽却啼笑皆非,最后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呵…谁教他要对这个女人动了心,一切都是自找的啊!(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总裁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