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总裁大人 > 第七章
  「嗯…那个…」假意轻咳一声,在离开市场,脱离众人视线范围后,甄如意终于忍不住开口要求,「可以放开我了吧?」

  若他的手再继续搁在她的腰上不收回去,她就不得不开始怀疑这只狐狸是故意存心吃豆腐来著的了。wwW。Qb五、CoМ

  「为什么?」眉梢飞扬,严仕隽似笑非笑反问,手上一个使劲,将她更加压进自己怀里。

  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这种反应,甄如意心下一跳,抬头怔怔的对上他闪烁著神秘光彩的笑眸,不知为何,向来淡定的神色竟然浮现几丝别扭,白哲双颊亦无法自主的泛起樱花般的美丽嫣红。

  为什么?

  既然已出了众人的视线范围,戏也就该演完了,基于礼貌,本就该放开她了,怎么这男人竟还一脸理所当然的反问她为什么?

  虽然「同居」的这一星期来,在互动过程中,她已经渐渐习惯他总是若有意似无意,带点挑逗意味的碰触,但那不表示他就能正大光明的吃她的嫩豆腐啊!

  究竟这男人这些日子来对待她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清楚自己不是那种适合玩暧昧游戏的人,甚至说得更难听一点,对于男女感情方面,她是自私且不愿先付出的。

  说明白一点,她从来就不是那种爱作梦,对爱情充满热情,只要男人暧昧一下就会满心、满脑的跑出粉红泡泡,什么都未确定就昏了头的将感情全部投入的女人。

  在爱情上,她向来理智而自私,若有男人对她暧昧不明、挑逗勾引,也许她会脸红会心动,会有点心神不定,但是却不会什么都还不确定下就一头栽进去,傻傻的掏心、掏肺、掏感情。

  她是那种必须谨慎观察,明白确定彼此双方的心意后,才会一点一滴慢慢释放感情,将自己的情与爱献出。

  否则现在许多男人都挺贱的,自以为万人迷,老爱对女人玩暧昧游戏,等人上勾后,又马上一脸抱歉说「这是一场美丽的错误」,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然后转头又对下一个女人重施故技。

  而他!严仕隽,鸿霖集团的总裁,家世、背景、钱财、人才无一不缺的黄金单身汉,现在却和她玩起这种男女间的暧昧游戏,究竟是存著什么心思?

  若他只是突然觉得养伤期间太无聊,一时兴起想找身边最近的女人玩玩,顺便打发时间的话,那么很抱歉,恕她不奉陪。

  心思辗转、思绪万千,实在揣测不出他这些暧昧举止下的用意,甄如意想到最后不禁有点恼火,慎怒地瞪了他一眼后,挣扎著试图要挣脱他的搂抱,哪知严仕隽不但没有松手,反倒惜力使力,顺势将她往路边一株老树压去,稳稳的将人困在自己和树干之间。

  「别乱动,撞到我骨折的手就不好了。」在拉扯中,严仕隽懒洋洋地开口了,未受伤的那只手还牢牢的紧钳住她纤腰。

  深怕真的碰撞到受伤的手臂,甄如意果真停下了挣扎的动作,可一双明亮眼眸却似慎似恼地瞪著他,忍不住质问:「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佯装不解,可优雅的**却弯起一抹狡猾的弧度。

  他这话一出,甄如意忍不住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没耐性陪他装傻下去,当下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把一切都给挑明了。「你是不是在勾引我?」

  「感谢老天,她终于看出来了!」朝天做了个深受感动的表情,严仕隽的嗓音在椰榆中又带著几分认真。

  「啊?」怎么也没料到他竟然一口承认,甄如意反倒傻眼,瞠目结舌的瞪著他含笑的俊颜,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就只有『啊』、『嗯』?」眉梢一扬,似乎很不满意这种反应,原本搂著纤腰的大掌不知何时转换阵地来到粉色脸庞,大拇指挑逗意味十足的来回摩掌著娇嫩**,一次又一次。

  呜…这动作真的很挑逗、很**啊!

  「我、我不想被勾引,除非你是以结婚为前提。」膝盖发软轻颤,她抖著声说道,试图让眼前男人打退堂鼓。

  「好!」干脆利落,非常爽快的答应。

  然而如此雷霆万钧的一个字,却让提出条件的女人震愕的惊叫出来!

  「你说什么?」双眼圆瞠,甄如意愕然地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不会吧!她以为提出这种条件,只要是男人,尤其是他这种身分、背景的天之骄子型的男人,肯定吓得跑个不见人影,怎么…怎么他竟然说好?

  「我说什么,你听得很清楚。」嘴角慵懒微勾,严仕隽噙若笑,俯下脸缓缓逼近她。「现在我可以勾引你了吧…」如醇酒般醉人的低沉嗓音在两张逐渐密合的唇形中缓缓逸去,他低头吻住了诱人的粉色**,正大光明的攻城略地,夺取檀口内的芬芳与柔软,丝毫不给她任何闪躲逃离的机会。

  纠缠的唇舌、炙热的气息、放肆的掠夺、激情的缠绵…

  一切的一切都让甄如意软了腿,脑袋一片空白,失去了反应能力,只能任由他在自己嘴里翻搅奔腾,为所欲为…

  也不知过了多久,严仕隽终于在她险些缺氧窒息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水嫩红唇。隐藏著**的晶亮俊眸瞰凝著眼前星眸紧闭、双颊艳红的脸庞,他的心神不禁为之一荡,恨不得再次将自己埋进那仿若天鹅绒般细腻柔滑的檀口中。

  呵…她的味道真好,他想他已经开始著迷了。

  「你…」迷迷蒙蒙的睁开了眼,甄如意气息混乱,尚未回过神来。

  「嘘…」发出噤声声响,拇指再次抚上因方才热吻而略显红肿的朱唇,流连忘返的轻轻摩掌了好一会儿后,这才柔声微笑道:「以结婚为前提,我们交往好吗?」

  「你不是开玩笑的?」眨了眨眼,她沙哑著嗓音询问,意识终于从方才的激吻、中回过神来。

  「我不拿这种事开玩笑。」唇畔的笑意依然,俊眸却盈满认真之色。

  怔怔地瞅著眼前的男人,甄如意看得出他确实并非在与她开玩笑,虽不知他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对她有了感觉,也不知到底是为了什么,但…那些都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她对他也有感觉了!

  以前,她只把他当上司看,但接触过他私生活的一面后,对他的印象已与以往大为不同,加上…

  好吧!她就老实承认,这段日子来,他总是若有意、似无意的挑逗勾引,确实让她脸红心跳、心神不定,隐隐有种名为「喜欢」的情感悄悄滋生,所以她想,她可以接受以结婚为前提与他交往的。

  想到这儿,甄如意脸上的红晕更甚,张嘴重重的咬了那老是在自己**上流连不去摩拿著的大拇指一口,在他的挑眉注视下,终于缓缓漾开一朵笑靥!

  「好!」点著头,她的笑容美一丽至极。「我们交往,以结婚为前提交往。」

  俊眸迅速闪过一抹愉悦光芒,严仕隽嗓音愈加低沉迷人。「既然如此,那么…」

  「如、如何?」微颤著,她似乎知道他接下来想做什么,心中竟然忍不住期待起来,毕竟那种感觉…很不错!

  「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醉人的嗓音渐渐逝去,带著笑意的唇封住粉色檀口,再次品尝那柔腻丝滑的甜美滋味。

  真的是…很不错的感觉哪!

  享受著缠绵热吻,甄如意发出满足的轻叹声,觉得这感觉真是再美好不过了。

  直到许久、许久过后,两人终于气息轻喘地分了开来,脸色微红的相视一笑后,他轻轻地牵起她的手,再次迈开步伐并肩相偕而行。

  *****

  霎时,就见蓝天白云、绿草如茵,幽静的乡间小路上,一对热腾腾新出炉的有情人满脸是笑的漫步其中,构成了一副最动人的美丽画面。

  「对了!你刚刚为何要谎称我们是夫妻?」走著走著,甄如意猛然想起这事儿,忍不住连忙问道。

  斜睨著她,严仕隽有著充足的说词。「两个年轻男女在乡下同住一个屋檐下,若不说是夫妻,恐怕旁人还起疑呢!」这是表面上的理由,实际的原因嘛…

  哼!那么多人想介绍男人给她,他可看不下去,干脆直接编造两人是夫妻的借口,让那些人彻底死了心,别想意图「抢婚」不知他心中的醋意,甄如意故意抬杠。「谁说同住一个屋檐下就得是夫妻?兄妹也可以啊!」

  「若说是兄妹的话,我怕别人误会我们**。」邪魅一笑,飞快在她唇上偷了个香吻。

  冷不防被偷袭,甄如意不由得又红了脸,羞窘地瞪了一眼后,最后还是笑了出来。

  被她这种难得的羞赧神色逗著心痒难耐,严仕隽正想著要再次偷香之际,一阵手机铃声忽地晌了起来,当下只好打消念头,从口袋掏出手机接听。

  「喂?奶奶…」迅速瞄了好奇看来的甄如意一眼,他不禁笑了笑,随即专注地听著电话那头的关切言语,并且不时柔声应和著。「…嗯…我很好…别担心…好…好…我等您…再见了。」

  「是老夫人?」见他结束通话,甄如意马上好奇探问。

  「嗯。」微笑点头。

  「有什么急事吗?」她知道他们祖孙俩的感情极好,固定每天都会在晚上九点左右通电话,不见得会说什么重要的事,有时只是道句晚安也好,但那就是他们的习惯,不过倒是很少见老夫人在现在这个时间联络他呢!

  「没什么急事。」摇了摇头,严仕隽噙著满脸的笑,心情愉悦地朗声宣布,「奶奶要来找我们了!」

  此话一出,甄如意瞬间傻眼,无言地瞪著他好一会儿后,随即抓著他飞快调头又往市场方向狂奔而去,嘴里还不断响起悲愤慎吼!「谁说没什么急事?这很急的好不好!老夫人要来,这一点点菜怎么够?我们得赶紧再回去市场多买一点啊…」

  *****

  近午时分,艳阳高照,三合院的厨房内,女人的身影穿梭其间,忙著做饭烧菜的同时,男人名为帮忙,则搞破坏的行为也不断上演著,最后女人终于受不了吼人了。

  「你给我出去!」持著锅铲的手往厨房外一比,甄如意决定将这个把盐当糖、把酱油当醋,完全没有帮到忙却偷吃了不少的男人赶出厨房,免得自己更加辛苦。

  好吧!经过今天实验证明,他想他是一丁点烹饪才能也没有的。

  连忙举手做出投降状,严仕隽很干脆的接受了自己的「无能」,很识时务的迅速退出,以免落得被人拿扫把轰的难堪下场。

  才出了厨房,他就听见外面远远传来的汽车引擎声,当下心中一动,大步穿过大厅出了屋子,果然就见辆熟悉的黑头轿车缓缓驶进三合院前的空地。

  「奶奶,您来了!」欢快展笑,他飞快的迎上前去,并且给那个才刚停稳就迫不及待下车的优雅老人家一个充满孺慕之情的拥抱。

  「是啊!奶奶来瞧你了,你过得还好吧?吃的、住的有没有什么不习惯?人有没有瘦了些呢…」一个星期不见爱孙,严老夫人忙著检查他有没有少块肉,或者是多掉了根头发,关心溺爱之情溢于言表。

  「奶奶,您别担心,我在这儿一切都很好。」严仕隽笑著放开了老人家,但随即又忍不住皱起眉头。「怎么没让小张送您过来?」她老人家自己一个人开这么长的一段路过来,多危险啊!

  「奶奶还没老到连自己开车都没办法。」看透孙子担忧的心思,严老夫人颇感窝心的笑了。

  「再说,你的下落愈少人知道愈好,我还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好。」不是说她不信任司机小张,而是在这世上,她就仅存他一个亲人了,再也禁不起一丁点的差错。

  「奶奶…」无声轻叹,严仕隽自然明白老人家的恐惧与不安,当下不由得又紧紧的搂了她一下,似安慰似保证地微笑道:「放心吧!我和爷爷、爸爸是不一样的。」

  其实当初车祸后,他心中并不赞成这种躲避心态,而是觉得应该如往常般照样过活,最多是加强警戒与保全,若有人想对他不利而再次出手,也比较容易揪出凶手。

  可老人家并不这么想,她唯恐又再次失去至爱亲人,不愿见他有任何危险,坚持著要他先避避风头,为了安抚老人家的心情,他也只好微笑顺从了。

  「你们当然不一样,你会活得健健康康,直到百岁呢!」像附和又像催眠自己般,严老夫人大声强调著,好似只要这么一说,事情就会实现。

  「当然!」笑著应和,严仕隽单手搂著那纤细却始终硬朗地挑起所有重担的肩膀,一路将她往屋内带去。「奶奶,开了这么久的车,您一定也累了,快进来休息吧!」

  「好好好…」老脸满是笑意的应若,严老夫人只要见到孙儿平平安安,所有的疲累就全没了。

  就在祖孙俩有说有笑的走进大厅时,甄如意正好也端著菜从厨房出来,乍见到严老夫人身影,她连忙将手中的菜肴放置在一旁的桌上,迅速迎上前去!

  「老夫人,您来了。」微笑招呼,她并没有因为正要与严仕隽展开「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而特别巴结奉承,态度依然是一贯的不屈不躬,合礼得宜。

  「是啊!来看看你们在这儿过得好不好?」回以慈祥的一笑,光是为了她答应在这段时间内充当管家兼看护地照料受伤的孙儿,严老夫人对她的印象便已大好。

  「总裁没向您告状我虐待他吧?」似笑似讽的,她想起第一天来到这儿时,自己逼他当「清洁妇」的景象。

  「我哪敢?」嘴上喊冤,严仕隽话中有话的笑道:「再说,我何必与自己作对呢!」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在至亲奶奶面前破坏心仪女子的形象呢!

  听出言外之意,甄如意脸上倏地一红,暗暗横了他一眼后,再也懒得理会他。

  「老夫人,您饿了吧?我们快来吃饭,免得菜都凉了…」边说边拉著人往饭桌去。

  怎么空气中好像飘著打情骂俏的味道?

  严老夫人是何等的精明,立即察觉到两个年轻人之间似乎有点不同,当下不禁瞄了瞄眉眼、嘴角净是笑意的孙儿一眼,随即唇畔也隐隐含笑呵…两人若真有点眉目,那也挺好的!

  她这一生历经两次失去至爱亲人的创痛,是以深深明白能觅得所爱之人,并且能相伴左右是件多么难得与幸福的事,因此她从来不曾有什么门户之见,也不会觉得旁人高攀不上严家,只要孙儿找到了能令他幸福快乐的女人,那就够了。

  「奶奶,这儿的山菜挺鲜嫩的,您吃吃看。」才在饭桌前坐下,严仕隽就忙不迭地夹了满满一筷子的菜进她碗里。

  「好好好,我吃、我吃!」孙儿的孝心让严老夫人顿时、心花怒放,动筷尝过每道菜的味道后,不由得对甄如意连连点头笑道:「甄秘书,你的手艺挺好的啊!」心知肚明自己孙儿在厨房是一种灾难,这满桌丰盛的菜肴出自何人之手,自然也就不用多问便明了了。

  「是您不嫌弃。」态度大方地接受赞美,甄如意笑道:「若老夫人喜欢,那就多吃些吧!」

  「奶奶,别叫什么甄秘书了,听起来多生疏,您不如直接叫她如意吧!」慢吞吞地用著饭,严仕隽状若不经心般说道,可却同时引来在场两个女性一诧异、一了然的注目。

  严老夫人向来了解自己孙儿,明白他公私分得甚明,若无其它意思,向来不会亲昵的直叫部属名字,如今他这般说法,等于是以孙儿的立场正式向她介绍甄如意的身分了。

  想到这儿,她看了他一眼,刚好对上那含笑瞅来的眸光,祖孙俩感情融洽,默契更是十足,当下相视一笑,一切皆已不须言语。

  他、他这是在向老夫人表明她并非只是他的贴身秘书,而是关系更为紧密的女友,是吗?

  共事两年多,甄如意同样了解严仕隽的行事风格,如今一听他如此说,登时不禁愣愣的看向他,眼中有著诧异、有著惊愕,还有更多的…欢快。

  是的,欢快!

  她想,他是真的以结婚为前提要和她交往的,否则就不会在老夫人面前这样确定她的身分了。

  「发什么呆?再不吃,菜都凉了!」好似看透她的心思,严仕隽勾著椰榆笑痕叫人,脸上的表情让人好想接他一拳。

  猛然回神,映入眼帘的却是他满脸的坏笑,甄如意难得感到如此羞窘,当下不由得虚张声势的慎瞪他一眼,可热烫的嫩颊却让她气势全消,反而更显可爱。

  乍见她显露出如此可爱又有趣的神色,严仕隽不禁乐得低低笑出声来,若非祖母在场,他早扑上去大吃嫩豆腐了。

  唉…真是可惜了!

  生平第一次,某只腹黑狐狸这么遗憾他最尊敬、喜爱的祖母在自己身边。

  将两个年轻人的眉来眼去全看在眼底,严老夫人心中真是又欢快、又安慰。

  呵…她等著抱曾孙等很久了,也许未来不久,这个希望就可以实现了。

  一时间,三人心中各有所思,随即又不约而同抬眸互觎,然后一块笑了起来,彼此互相忙著为另外两人夹菜,饭桌上笑语不绝,气氛欢快,其乐也融融。

  *****

  饭后,甄如意进了厨房清理餐盘,而严仕隽则搬了椅子到屋外与严老夫人一块坐躺在回廊下,观赏远方的翠峦与天空的浮云,尽情享受乡间的美景与午后清凉的微风。

  「这儿的环境倒真不错,难得如意能找到这种地方让你养伤。」眯眼微笑,严老夫人果然「改口」了。

  「听说是她朋友的老家,因为没有人住了,所以才能借我们暂居一段时间。」懒洋洋的陪著老人家闲聊,严仕隽微笑道:「老实说,我都住到有点乐不思蜀了。」

  呵…在这儿,没有公事、没有合约,没有接不完的电话,也没有谈不完的生意,有的只有清新的空气、美妙的鸟啼、争妍的野花与每天悠悠哉哉散步、看云的惬意生活,而这种生活其实很不赖,真的很不赖。

  「那可不成。」心知他只是随口说说,严老夫人还是忍不住调侃一下。「鸿霖集团还等著你回去接手,若你赖在这儿不走,莫非是要奶奶拖著老命做到死吗?」呵呵,她可不想那么苦命哪!

  「奶奶,您会长命百岁的。」甜言蜜语,顺便撒娇地紧搂了老人家一下后,他才正色又道:「公司现在一切还好吧?」

  孙儿的撒娇让严老夫人很是受用,她顿时笑眯了眼,拍著胸脯保证。「放心吧!有奶奶坐锁,一切如常运作。」她虽久不插手公司事,但宝刀依然未老哪!

  「那就好!」这样他就安心了。

  「不过…」忽地,严老夫人声音一顿,似乎还有下文。

  「怎么了?」察觉有异,忙不迭又问:「出了什么问题吗?」

  「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你与钟老头谈了许久的合作案,如今恐怕有了变卦。」说起这个合作案,严老夫人显得不太高兴,忍不住开骂!

  「那个钟老头也不知是在想什么,那个合作案,你花了那么多心思,也与他谈了那么久,没想到你车祸后未出面的这段时间,那老头竟然和康盛泰热络了起来,甚至听说有可能转而和康茂企业合作。哼!那死老头也不想想,我和他老婆还是老朋友呢!」虽然在商言商,一切以利益为主,不谈任何情面,但是她就是不高兴自己孙子为了这案子费了那么多的心血,最后却可能就这么前功尽弃了。

  想到商场上人人敬重的钟佬,却被她开口老头、闭口老头的骂著,严仕隽就忍不住想笑,事实上,他也确实笑出声了。

  「奶奶,没关系的!反正那个合作案,我们已经提出最优惠的条件,无法再退让了,若是钟佬愿意和我们合作,那么双方互利、皆大欢快;如果他最后决定选择康茂企业,我们鸿霖集团今年获利虽可能因此减少一些,但影响并不大,就祝福他们吧!」带著笑,他连声安抚,不过心中倒是对以精明著称的钟佬是否真会弃鸿霖集团,转而与康茂企业的康盛泰合作一事抱持怀疑。

  「算了!懒得说那个钟老头了。」挥了挥手,一脸不想再把那老头当闲聊话题的表情。

  「好,我们不聊这个。」顺其心意,严仕隽果真马上转变话题,问起与自己切身相关的事。

  「警方那边有消息了吗?」

  「完全没有。」原有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严老夫人摇著头叹气不已。

  唉…事发到现在,都过了好些时日了,警方那边却一点嫌犯线索都没有,实在让人无法安心。

  闻言,严仕隽不禁沉默了一下,最后终于缓缓开口,「奶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若是一直找不到追撞的凶嫌,我总不能一直避居在这儿,我看还是…」

  「再等一阵子好吗?」明白他的心思,但严老夫人还是摇著头打断他的话,宁愿小心为上。「若你有个任何闪失,奶奶是承受不起的,就当是为了奶奶,你就多忍耐一点,再等个十天半个月,若真都没有任何动静,那么你要回来再回来吧!」

  瞧见老人家脸上为自己所显露出的忧虑神色,严仕隽既感动又不舍,当下只能顺著她,柔声微笑道:「奶奶,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全听您的。」呵…在外人眼中,他也许是个精明狡猾、手腕厉害的男人,但他们却永远不会相信,面对挚爱的祖母时,他却是个既顺从又会撒娇的小男孩。

  不过现在被小男孩列入可以撒娇的名单不再仅有祖母一人了,因为近来他将某个相貌平凡,但却能逗得他心痒痒的女人的名字谨慎的添写了上去。

  听他答应了,严老夫人这才笑了开来,既安慰又宠溺的拍了拍他的手,就在这个时候,屋内传来了甄如意的声音!「水果切好了,快点进来吃吧!」

  「来了!」很快地朝屋内应了一声,严仕隽笑著扶起祖母,扬眉道:「奶奶,这可是您来才有的殊荣,平常我要吃,还得自己去切呢!」

  这话一出,严老夫人顿时被逗得哈哈大笑,似同情、似安慰的拍了拍他肩膀。「自己选的,自己担待吧!」话落,笑咪咪的进屋。

  没料到会被倒打一耙,严仕隽不禁啼笑皆非,但还是开开心心的追在后头跟了进去,准备吃水果去了。

  *****

  不多久,阵阵的闲聊笑谈声自大厅内飘荡而出,欢愉的气氛让屋内的人始终没有注意到,在离约两百公尺外的某辆破烂房车内,有两双猥琐的眼睛正紧紧监视著三合院内的一举一动。

  「那人猜得果然没错,只要盯著那个老太婆,要找到姓严的下落是迟早的事,这不就让我们给等到了。」破烂车子内,身材较为瘦小的猥琐男人边说边笑,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跟踪功夫。

  「就是啊!」另一个较胖的猥琐男人也笑了。

  「谁会想得到姓严的竟躲到这种鸟地方来,若非我们一路跟踪那个老太婆,还真找不到人呢!」点了点头,瘦小男人有点不耐烦。

  「既然人找著了,那要何时动手?」他很缺钱,急著要领尾款来花用。

  看了他一眼,较胖的男人忽地掏出一把改造手枪晃啊晃的,嘿嘿直笑不已。「选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猛然瞧见那把改造手枪,瘦小男人骂了声三字经,怒声低吼,「你忘了对方交代要制造意外吗?」干!最好枪杀会是意外。

  「在这种鸟地方是要制造什么意外?推落田沟淹死吗?别笑死人了!」较胖的男人也不高兴了。「再说这事愈早解决愈好,对方急若要结果,我们也急著要拿到钱,不是吗?」

  瘦小男人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当下便点了点头,终于被说服了。(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总裁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