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总裁大人 > 第四章
  「你刚刚想喊什么?强奸还是强暴,嗯?」川流不息的车潮中,某辆急速行驶的高级房车内响起椰榆带笑的低沉嗓音,驶座上,男人轻松驾驭著方向盘的同时,还心有余力的以眼角余光斜睨若身旁狼狈地裹著被单并且一脸病容的女人。Www、QΒ⑸。coM/

  闻声,刚从昏天暗地的夺命咳嗽中逃出生天的甄如意,如今只能恨恨的瞪著「前上司」,沙哑的恼吼,「强掳民女啦!」

  似乎被她的回答给逗得很乐,严仕隽低低的笑了起来,然而在瞧见她异常炽红的脸庞时,不由得神色一敛,空出一只手再次往她额上覆去。「好像热度更高了。」剑眉紧拧,他有些担心。

  冷不防又被「突袭」成功,甄如意愣了愣,然而因为在车内无法像之前那样退开闪避,她下意识的举手一挥--啪!

  就听一声突兀的脆响蓦然扬起,随即像是也没意料到自己竟会做出如此的举动,甄如意愕然地瞠大了眼看著他。

  「你好像很讨厌我碰你?」缓缓收回被拍开的手,严仕隽沉声质问,同时回想起之前在小套房内,第一次碰她时,她也是马上退后一步避开他的碰触。

  「呃…我、我只是不习惯…」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好意关心,甄如意没那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只是刚刚的举动真的是一种瞬间反射,她也没办法啊!

  唉…到底是怎样啦?

  一向与人维持礼貌、疏远态度的总裁大人,今天是被雷打到了吗?

  莫名其妙的跑来探病,又表现得好像很关心她的样子,让她忍不住浑身发抖,从脚底寒到头皮,心中--整个「挫」!

  『吓死人了人。若不是总裁大人中邪,就是她病到产生幻觉,眼前这一切都是假的,现实的她其实还躺在床上昏迷当中。』重重的点点头,陷入自我思绪中的甄如意觉得自己想的肯定没错,然而…

  「放心,我没中邪,你也没出现幻觉。」忽地,满含兴味的嗓音不疾不徐的飘入耳里,她愣愣的抬头对上那双趁空觎来的带笑俊眸,这才愕然惊觉--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将心中想的话全说出来了。

  「哦!」沮丧的**,甄如意用被单将自己的脸蒙了起来,丢脸的闷叫,「我确信明天的我,绝对会为了今天的自己而跳海自杀!」

  「要跳海前,请先到公司办理交接,并且不要忘了把接手的新秘书先训练好。」嘴角忍不住直往上勾,严仕隽幽了她一默。

  「我辞职了!」飞快的扯下被单探出头,她恨恨的怒吼。

  「我可没答应。」耸耸肩,一切他说了算。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既然已摘掉虚假的面具,甄如意对他说话再也不客气。「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天应该很忙的。」光是「恒华」与开发案的事,就够他忙上大半天了,怎么还有时间特地来探她的病?

  真是太诡异了!

  「…」无声沉默了一会儿,严仕隽不好说是因为少了她,不但代理秘书效率不彰,就连自己也莫名地心神不宁,无法专注于公事,当下只能佯装无事地笑笑道:「不是说了是来关心你病情的,怎么你怀疑吗?」其实这也是事实,他可没说谎。

  是真的很怀疑啊!

  甄如意心下暗忖,不过倒没傻得承认,只是暗暗翻了个白眼,又咳了几声后,眼看窗外景象不断往后飞逝,连忙又叫道:「你要把车开往哪儿?我很累了,快载我回去!」

  「你需要看医生。」淡觎她那异常热烫的脸庞一眼,严仕隽皱眉说道,丝毫没有掉头送她回去的打算。

  「我说了,不需要!」瞠目瞪人,甄如意也很坚持。

  可恶!她讨厌看医生,非常、非常的讨厌,除非快病死了,否则她绝不进医院。

  「你以为你几岁了?」仿佛看出她「厌医」的心态,严仕隽不禁好气又好笑,以著淡淡的好听嗓音故意激将。「又不是小孩子,难道还怕打针不成?」

  「你、你胡说什么?」打死也不承认被他一箭命中,从小惧怕到大的致命弱点,某病号虚张声势的正想大声否认之际,忽地!

  砰!

  巨大声响伴随著剧烈碰撞几乎是同时袭击而来,惊得甄如意失声尖叫;同一时间,严仕隽连忙抓紧方向盘。「怎么回事?」

  惊怒低吼,他才刚稳住车身,马上连声急问:「你没事吧?」

  「没、没事…」话才出口,另一道撞击再次来袭,震得车身又是一阵激烈晃动。

  而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她不再惊声大叫,但是双手却已有所准备地紧紧抓著上方的扶杆,免得自己冲撞上前方的玻璃。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被连续追撞两次,严仕隽警觉事有蹊跷,边抓紧方向盘稳住车身,边怒声诅咒的同时,他透过后视镜观察后方来车,就见一辆黑色轿车以不要命的速度急追而上!

  登时他心下大惊,下意识的急转方向盘想改变方向避开追撞,然而却在甄如意再一次的尖叫声中,他这才惊觉大半个车身已经斜向对向车道,而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辆急速中的大卡车!

  「哇!」

  「小心!」尖叫与吼声在车内同时晌起,他无暇多想,下意识的反应不是先保护自己,反倒是整个人飞扑到甄如意身上,密密实实的将她护在自己身下。

  瞬间,砰砰两道惊天巨晌如炸弹般轰然炸开,在前方卡车与后方来车相差不到一秒的两次撞击下,严仕隽驾驶的高级房车瞬间成了以破铜烂铁做成的陀螺,三百六十度地飞转了好几圈,最后猛然撞上路边的电线杆后才终于停了下来,一切归于平静!

  仿佛经过了几个世纪,又好似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当惊吓过度的甄如意从茫然中慢慢回神,她才意识到不对…总、总裁为何压在她身上,还一动也不动!

  艰辛地抬起手,她摸著身上双目紧闭的男人,一股黏稠的濡湿自他身上慢慢浸透了自己手心…

  「不…不要…」干涩而艰困地发出微弱声响,蒙陇模糊的眸光透过破碎的车窗瞧见了聚集而来的人群,打从七岁后便不曾现迹的泪水缓缓滑落眼角,她虚弱求救!

  「拜托…救…救他…求求你们…救救他…」

  *****

  知名鸿霖集团总栽严仕隽日前车祸惨造追撞,目前人还在医院接受急救,关于伤势情况,在严家的要求下,医院上下始终三缄其口,不愿作出正面回应,坊间流言传出严仕隽伤势严重,恐有生命之危,鸿霖集团相关股沉下,也因此一片震荡下,投资人人心惶惶。

  根据卡车司机描述,车祸当时,严仕隽所驾的车子失控冲向对面车道,他煞车不及才会迎面撞上,而另一辆追撞的自用轿车早在事发当时已肇事逃逸,目前警方正详细调阅附近所有的监视录像带,将逃逸车主缉捕到案。

  至于这个极富能力与手腕,被媒体封为黄金单身汉的严家第三代的伤势究竟如何,那仿佛带著诅咒的传奇命运是否会再一次如噩梦般降临在他身上,生为严家老夫人继续添上悲剧性的一页,就得静待他这回是否能死里逃生、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了…

  在恍惚迷离的梦境中,她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一道稍嫌尖锐的声音在说话,那高亢而略显激动的语调持续不断的刺激著她的耳膜,让她忍不住皱眉恼怒…

  什么死里逃生?

  什么化险为夷?

  是谁在说这些不吉不利、触人霉头的话?好吵!太吵了,她不想听…不要说了…

  「我不要听!」愤怒尖叫,甄如意蹦地弹坐而起,茫然失焦的眼眸视而不见,直勾勾地瞪著前方雪白的墙面,就这样愣愣的呆了三秒钟后,她眼底的焦距才慢慢拢聚,意识也才渐渐清醒。

  这是哪里?

  她在哪里?

  茫然地眨了眨眼,她缓缓环顾周遭一圈,最后视线对上了一双清亮含笑的俊眸…

  「你醒了?」欺瞒世人的温雅嗓音一如往昔地带笑扬起,在空气中轻轻漾开,飘啊飘的荡进她的耳里。

  「你…」怔怔地凝著半倚半坐在隔壁病床上的熟悉俊脸,陷入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般回笼,甄如意先是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眼,随即一股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让她咻地一跃而起,连滚带爬的飞扑到他的床边,嘴里不断发出「你你你」的断断续续言语,可却激动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很好。」仿佛明白她激荡的心思,严仕隽!那个近两日来,被各家嗜血媒体报导正在「等死」的男人,此刻却是一脸气定神闲地坐靠在病床上微微笑著。

  除了右手骨折打上石膏,腰侧部因被碎裂玻璃刺穿了个伤口而缠上绷带,外加几处无伤大雅的小擦伤外,他全身上下和脸色都好得很,与外界误以为的「生命垂危」有著一段相当大的差距。

  「很、很好?」傻傻的重复著,甄如意一时之间似乎还无法把眼前的他与那个紧闭著双目,苍白著脸压在自己身上一动也不动的男人重迭在一起。

  「对,我很好,没事。」再次点头给予肯定的答覆,严仕隽微笑安抚,心中明白因车祸之事,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是以现今神志虽然清醒,可情绪却一时还恢复不过来。

  「那、那就好…」愣愣地点著头,意识到眼前男人确实没有什么性命之虞后,她终于松下心,那股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在瞬间消失于无形,全身不由得一软。

  「小心!」严仕隽眼捷手快,急忙以未受伤的左手拉住她,免得她一屁股跌坐在地。

  「谢、谢谢。」尴尬的道谢,甄如意难得红了脸,连忙稳住自己后,仓皇紧揪的情绪逐渐褪去,慢慢恢复一贯的冷静淡定,再一次打量周遣环境,并且在环顾周遭设备后,心中非常确定他们正处在医院病房内,只是…

  看了看他身下的病床,又转头瞄瞄相距仅有一尺,两分钟前自己还躺在上头的另一张病床,她纳闷了。「为何我也躺在病床上,而且还和你同一间病房?」

  见鬼了!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性高的豪华单人病房,而她躺的那张病床用膝盖想也知道,肯定是临时添加上去的。

  「你忘了?」有趣的扬眉反问,以一个才刚遭逢车祸,侥幸死里逃生的人而言,严仕隽的心情似乎好得太过异常。

  忘了?

  她有忘记什么吗?

  柳眉轻蹙,甄如意努力回想最后的记忆…

  对了!她记得警消人员从那辆已经被撞得不成车样的破铜烂铁里将两人救出时,他早已昏迷不醒,全身沾满了血迹;而她则奇迹似的毫发无伤,甚至还能自己行动。

  当时,现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车子撞成那样,她竟然还可以安然无恙,除了啧啧称奇外,大家都说是他以身紧护著她,所以她才能不伤一丝一毫地逃过这场车劫。

  然而众人的惊叹,在她耳里却只是一片轰轰,然并组不起字义的言词,因为她当时就像溺水的人般,紧紧的抓著他沾满血迹的衣衫,对著旁人不断喊著…

  喊著什么?糟!她竟然不记得了,一切的记忆只到这儿,接下来就像坏掉的电视般,只剩下一片尘污沙沙的噪声,什么都没有了!

  「呃…」发出无意义的音节,甄如意有些心惊地尴尬强笑。「我、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莫非是惊吓过大,加上情绪过于激动,出现了暂时性的失忆症?

  心下暗忖,严仕隽的眉梢扬得更高,眸光带著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神采,似笑非笑地瞅著她良久后,才终于缓缓开口,「其实也没什么!」

  呵…只不过是听医护人员说,他被送至医院急救时,她不仅一路紧随相伴在侧,嘴里还不断哭喊著要人救他,精神接近崩溃,让旁人皆误以为两人必定是感情深厚的情人,她才会如此的伤心难过。

  后来实在是怕她的情绪太过激动,医护人员帮她打了镇定剂,并在他的病房内安排了另一张病床给她休息。

  也因为镇定剂加上她原本就重感冒的关系,又经过车祸的惊吓和情绪激动的耗损,她这一躺,竟然从他进手术房出来并且恢复神志了,她人却依然昏睡著,直到两天后的现在,这才终于苏醒过来。

  想到这儿,严仕隽不禁又笑了。

  呵…明明毫发未伤,却昏迷得比他这个伤员还久,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从医护人员口中得知在他昏迷时,她那毫不掩饰且真实的为他的伤势而担心的种种反应,他竟然觉得很开心,非常非常的开心。

  他愈说没什么,她愈觉得有问题啊!

  「哇!我没有干出什么怪事吧?」抱著头哀号,甄如意、心中好慌。

  完了!完了!

  看这只腹黑狐狸脸上的表情,她才不相信他口中的「没什么」,但是偏偏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她却一点记忆也没有。

  呜…人生四大悲事算什么?她后来添加的第五大悲事又算什么?这种不知自己曾干过什么,记忆丧失的情况才是人生至悲啊!

  被她慌张的反应给逗得又是一阵朗笑,严仕隽觉得卸下平日那副正经八百、淡定静默的面具,展现真实性情的甄如意实在非常有趣。

  然而他笑得愈开心,甄如意愈是心里发毛,急得连连逼问。

  可眼前的腹黑狐狸却始终只是笑而不答,正当她考虑著是否要找根球棒来严刑拷打,顺便一吐怨气之际,却突然注意到一道不大,但却未曾间断的声音不停从角落那端传来,那略显尖锐高几的语调令人有种不自觉就想皱眉头的熟悉感,似乎在迷离的梦境中,她就曾被那道可怕的声音攻击过…

  「那是什么?」霍然转头瞪向声音来源,她眯眼询问。

  「一则有趣的报导。」随著她的视线一同转向电视屏幕上正播出的新闻画面,严仕隽微笑回答,神色显得非常的气定神闲。

  呵…之前为了怕吵醒还在昏睡的她,他特别将电视音量调小,没想到她转醒后,先是急著看他有没有事,接著又一古脑的忙著追问,完全都没有注意到角落处的电视屏幕正播放著近两日来最热门的新闻,直到现在才赫然发现,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甘。

  「有趣的报导,嗯?」含嘲带讽的瞥了他一眼,甄如意这下全心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电视屏幕上…

  鸿霖集团上下所有员工对公司总栽目前的情况皆不愿发表任何看法,严老夫人也始终未对外有任何说明,究竟严家第三代能不能逃过这次的灾劫,避免步上祖、父两代的噩运,让我们听听命理老师怎么说…

  无言地听著电视上的命理老师唬烂著什么严家祖坟风水有问题,导致严家数代单传、男丁不兴、壮年早逝,严仕隽虽有贵人之相,但今年遣逢大劫、厄运难逃,能否过此大关得看天意…等等之类的鬼话,甄如意忍不住嘴角直抽搐。

  直到好一会儿后,这则热门新闻终于播报完毕,她才转头瞪向那个在主播口中据说有「生命危险」的男人--

  「你这叫伤势严重,生命垂危?」他这样若叫作有生命危险,那在加护病房的人算什么?

  「我手骨折得很严重,腰部伤口很危险。」忍笑点头,严仕隽故作正经地回答。

  老天爷啊!来道雷把这只腹黑狐狸给劈死,顺便也把那些捕风捉影、胡乱编造,好好的人不当,却去当记者的新闻从业人员也劈一劈吧!

  已经对台湾的新闻综艺化彻底死心,甄如意无言地瞪著他良久后,最后朝天翻了个白眼,然后缓缓漾出一抹迥异于平日的那种职业假笑,而是真真正正发自内心的笑容。

  「谢谢你。」危急之刻,一般人下意识的只会顾全自己,没想到他却出乎意料的以身相护,让她如今能毫发未伤的站在这儿,确实是该道声谢的。

  *****

  相处两年多来,第一次见到她对自己展露出如此真挚无伪、心意百分百的真诚微笑,明明是平凡到极点的脸庞,在这一刹那间,严仕隽却觉得所有的阳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美丽、惬意,悠然却又性感得令人…怦然心动!

  心跳微微失序,他的呼吸一紧,惊觉自己有些失态,不由得假意地轻咳了一声,回以温雅一笑。「不客气。」呵…他明白她在谢什么。

  「那…我不打搅你休息…」搔了搔头,甄如意觉得自己该离开了,毕竟继续留在这儿好像也怪怪的。

  「你并没有打搅到我休息。」仿佛看出她急欲离去的心思,严仕隽可没打算这么简单就放她走。

  「那、那我好像还有点发烧,头有点晕,我先回去休息了…」急中生智,想到可以拿自己的重感冒当借口。

  「发烧?」眸底闪过一抹晶亮光芒,他有趣地笑了。「我记得护士早就帮你打过退烧针,一个小时前量的体温也很正常,医生说你昏睡休息了两天。感冒也差不多快好了,你确定你真的还在发烧?要不要我按铃请护士再来帮你打一针?」呵…他等著看她多能溪!

  「打、打针!不用了、不用了!」从小怕到大的致命弱点被击中,甄如意顿时猛摇双手,急声叫道:「我突然觉得我头一点都不晕,感冒也完全好了,真的完全都好了,不用麻烦护士了。」

  「真的好了?可别逞强啊!」看似关心,实则整人。

  「一点都不逞强,真的不逞强!」慌乱点头、用力强调,她其实很想哭。

  呜…一觉醒来,虽然明显感觉到感冒的症状几乎快消失,身体也轻松多了,但是她想拿这个当借口快快闪人不行吗?

  有必要这样和她作对吗?

  甄如意心中感到悲愤至极,可又怕拿感冒未愈当借口,到时人没走成,反而得一针,更加得不偿失,当下只能绞尽脑汁另找理由之际,一削瘦却硬朗的身影却在此时推门而入--

  「阿隽,你觉得怎样?奶奶刚刚和医生谈过了…」严老夫人!一个身材瘦小,却肩膀硬实,一手打下鸿霖集团基础的传奇女子边走边说的进了病房。

  在她满是岁月风霜的老脸上,看不见丝毫在商场上的精明干练,有的只是如邻家老奶奶那种疼惜宝贝孙子的慈祥和蔼。

  「奶奶,先别急著谈这些。」轻笑著打断老人家的话语,严仕隽不忘替在场的两个女人互相介绍。「奶奶,这是我的贴身秘书!甄如意,我想这两天您应该看她的睡脸看得很熟了;甄秘书,她是…」

  「我知道。」连忙挂上笑,甄如意很机伶的问安。「老夫人好。」

  哎呀!当初,严老夫人尚未退休时,她在鸿霖集团只是秘书室里一个不起眼的小秘书,由于阶级实在相差太多了,是以,她虽曾在公司内远远见过老夫人,但是老人家肯定是对她这个小秘书没有印象的。

  后来严仕隽回国接班,虽然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将她拔升为总裁贴身秘书,但却不像一般上司那般会指使秘书处理个人私事,反倒公私极为分明,除了工作上的事与一些必须请她充当女伴参加的宴会外,从来不曾要求她为他办过任何一件私人事务。

  而就在他主事的这两年,严老夫人将一切都交给孙子掌控,再也未曾插手过公事,就连公司大门都没再踏进过一步。

  在这种情形下,虽然身为总裁贴身秘书,理应早就该接触过严老夫人,但事实上却是…没有!她和严老夫人从来不曾面对面接触过,直到今天。

  一进病房,原本满心、满眼都是爱孙身影的严老夫人,如今总算瞧见站在一旁问候的甄如意,那张依稀可看出年轻时的美丽风采的老脸顿时笑开了!

  「甄秘书,你可醒啦?再不醒的话,我都要担心你是不是被撞出什么毛病,却没检查出来了。」老人家这话一出,严仕隽顿时忍俊不禁笑了出来;而甄如意则是尴尬地红了脸,嘴角再度无言的抽搐,并且认清了一件事实…

  这两人不愧是有血缘关系的祖孙,外表看起来皆温雅有礼,实则骨子里却腹黑狡猖得很,将酸人的艺术完全活用在生活中。

  呜…谁教她自己太夸张,没事的人竟然在病床上躺得比伤员更久,她能说什么?

  无话可说啊!

  心中悲愤暗忖,甄如意只能顶著她那有点龟裂的笑脸,尴尬陪笑。「那个…谢谢老夫人和总裁这两天的照顾,我想我不该再打搅你们两位,就先回去了…」边说边往门口退去,恨不得马上转身逃走。

  眼看她显而易见的「落跑」行为,在场一老一少两个严家人默契十足的互觎一眼,两双相似的深邃眼眸不约而同闪过一抹精芒…

  「甄秘书,请等一下。」如沐春风的低沉嗓音缓缓扬起,在她逃离病房的最后一刻,严仕隽慢吞吞地叫住人。

  呜…就只差一步啊!

  扼腕地收回已经搭上门把的手,甄如意无奈的回头,却见到他露出那欺瞒世人的笑脸时,一股寒意瞬间由脚底窜到头皮,声音充满了显而易见的绝望。「总裁还有什么吩咐吗?」

  「虽然俗话说施恩不望报,我也不是想要讨恩情,但什么都没表示,就这么走了,这是对待舍身相护的救命恩人的方式,嗯?」扬著眉,没受伤的那只手若有意、似无意的指了指自己打著石膏的手臂与腰侧部的纱布,严仕隽嘴上说不讨恩情,实际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救命恩人?

  若不是他强拖著她上车,她会遇到这场车祸吗?为何这只腹黑狐狸可以把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啊?

  简直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正欲开口反驳又猛然想起严老夫人还在,总不能在人家奶奶面前攻击她的孙子,加上还有那么一点良知,心中明白确实是因为他的以身相护,自己如今才会毫发无损,甄如意只能无奈地揉著额,暗暗叹了一口又深又长的大气后,以著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心情开口了--「总裁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吧,我会…尽量做到!」呜…这年头,被上司盯上,就等于嫁错人一样,万劫不复啊!

  满意的点头,严仕隽笑了,而当他开口说出要求时,甄如意瞬间被石化得眼前的景物一块块碎裂,世界在自己脚底下--崩溃了!(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总裁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