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总裁大人 > 第三章
  「这份公文马上发送到各部门,另外把这个企画案退了,让企画部经理十分钟后上来见我:胜泰、国全这两家公司的档案摘要,一个小时后送到我桌上;还有这些资料也请尽速整理…」鸿霖集团总裁办公室内,随著温文清雅的嗓音连串响起,一份份的数据文件不断堆垫在甄如意怀中,而且还继续向上增加中,直到那堆档案夹几乎快要碰到她下巴的高度时,交代的言语和像是永远没完没了的公文资料才终于双双停止。\wwW、Qb⑸、com\\

  这些档案夹才到下巴而已,还没顶到天花板,没她预估的多嘛!

  纵然心中嘲讽暗忖,站在桃花心木办公桌前的甄如意脸上依然未透露出任何情绪,从头至尾始终维持著一贯的礼貌微笑。

  在上司终于交代完足以操死一头牛的庞大工作量后,她的反击这才不疾不徐的展开!

  「总裁,关于您今天的行程,我已经安排好了,九点半开部门会议,十点十五分与林董有约,十点四十分张总前来拜访,营销部经理十一点二十分来报告新一季的销售报告,十二点与陈总餐叙,一点商业杂志访谈,一点四十分黄董约你讨论新开发案的相关事宜,两点四十分要参加慈善基金会剪彩…」不遑多让的,清晰却比平日较为沙哑的女性嗓音毫无停歇地把上司整日的行程一口气念出,其紧凑程度颇有意图致使某人过劳死的嫌疑。

  事实上,这两人的彼此「陷害」已经长达一个月之久了。

  打从严仕隽推测出自己的贴身秘书是「邂逅事件」的幕后大元凶后,这段时间以来,他一方面巧妙的避开随时可能出现的「艳遇」,一方面则隐带著报复心态的将她的工作量加重到一种人神共愤的境界,然后暗暗欣赏著她人前礼貌微笑以对,人后咬牙切齿的模样,心中就莫名有种变态般的乐趣。

  至于甄如意则是在几次发现他总是适时避过钟老夫人的「精心安排」,并将她原本就繁重的工作量又往上提高了好几个等级,嘴上还若有意、似无意的说什么:人若是太闲,就会想东想西,净搞些无聊事,还是忙点的好之类令人吐血的风凉话后,她就绝望的明白,总裁大人应该已经知道她勾结钟老夫人了。

  不过绝望归绝望,她也不是好吃的软柿子!

  既然上司嘴上不说破,却以操死人的工作量当作报复;那她自然也有自己的反击之道--他有多压榨她,她就将他的行程排得有多紧凑,完全不给丝毫喘息的时间。

  于是两人就这样陷入恶性循环中,谁也不先竖白旗投降,展开一场莫名其妙的意志力之争。

  唯一可贵的是,严仕隽非常具有运动家的精神,不管她每天排的行程有多足以令人过劳累死,他也从来不曾吭过一声,反而全盘的接受,不过也有可能是他认为只要先开口要求更改行程,就是认输了吧!

  总之,这场无聊的意志力之争,还在持续进行中。

  「…请问这样可以吗?」肺活量十足,喘也未喘地一口气将落落长的行程给报告完毕,甄如意神情恭敬至极,可晶亮的眼眸却盈满挑衅,甚至还不忘在最后又故意补上几句话。「若是总裁觉得行程太过紧凑,体力负荷不了,那么我可以重新安排的。」

  「不用,这样安排很好。」回以看似温雅,实则腹黑的微笑,严仕隽虽明知这是激将,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接下了挑战。

  呵…他这个贴身秘书真的挺有意思的啊!

  「那就好。」累死你更好!

  心中乐死,甄如意嘴角上的职业弧度未曾稍变过一分,准备礼貌退场了。

  「若是总裁没有其它意见,那么我就先退下…咳咳…」正当话说一半,忽地,喉头一阵闷痒,让她禁不住咳了起来,同时也惹来大办公桌后的男人的注意…

  「怎么了?」神色一敛,眸光迅速而关切地看向她,原本俊朗的眉不自觉地微微皱起。

  为何突然咳起来?她病了吗?不知为何,想到这种可能性,严仕隽莫名感到不妙。

  「没、没事…咳咳…只是被口水给呛了一下…」强压下喉咙里的痒意,甄如意飞快表示没事,可心底却很明白,因为这段时间庞大的工作量,让她忙得三餐不定时,每天早出晚归,快要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身体已经疲惫至极,若非不肯竖白旗向他认输,硬是靠意志力强撑著,恐怕早就瘫下了。

  然而疲惫的身体,免疫力自然下降,很不幸的,昨晚她拖著加完班后的残败身体回到家,累到连洗澡的精神都没有,直接就倒在床上昏死过去,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更别说扯被子来盖了。

  结果,一早醒来,她才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受凉,脑袋昏昏的,体温比平常偏高,就连喉咙都痒痒的,偶尔还忍不住会咳个几声。

  但症状并不严重,她也不想让他知道,以免他以为自己是在向他示弱求饶,那就太令人呕血了。

  想到这儿,甄如意强振起精神,迅速地又扯开弧度一致的职业微笑。

  「总裁,若没有其它事的话,那我就先出去忙了。」话落,抱著满怀待处理的档案数据夹,她很快的退了出去。

  她…真没事?

  目送那挺直到令人起疑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严仕隽若有所思地沉吟著,随即回神失笑…呵,他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担心起她了?

  算了、算了!还有一堆公事等著处理,还是专心在工作上吧!

  *****

  「铃铃…铃铃…」刺耳的铃声在清早带著寒意的空气中晌起,攻击力十足的袭击著床上昏睡之人的耳膜。

  直到隆起的被单内传出萎靡的悲惨**,随即探出一只手按下床头上的闹钟后,这可怕的声音才总算被终结,然而紧随著响起的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咳咳咳咳咳…」浑身畏寒的蜷曲在被窝下,甄如意边咳边睁开了眼,眼神茫然的盯著天花板好一会儿后,这才渐渐凝聚焦距,下意识的想翻身坐起,却只觉眼一花、头一晕,无力的又倒回床上。

  完了!

  头晕、眼花、咳嗽、畏寒、骨头酸痛、全身无力…这种种症状加起来只代表著一件事--她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

  看来,前夜受凉入侵的感冒病毒在她的忙碌与疏忽下,今天终于大爆发,一举击溃她脆弱的免疫系统,在她身体里大跳胜利之舞了。

  呜…真是太悲惨了!

  想到这儿,甄如意哀鸣一声,随即喉咙又痒得忍不住咳了起来,而且这一咳还咳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差点去掉她的一条残破小命。

  直到许久、许久过后,才有办法稍停下来,让她得以喘一口气。

  「完了!完了…」鼻音浓重地悲喃著,她无力地躺在床上,心知肚明自己今天是爬不起来去上班了。

  「恒华的数据尚未处理,新开发案的数据也还没更改好,新一季的销售…」忽地,喃喃自语的沙哑嗓音一顿,她自嘲苦笑。

  「我这是怎么了?病得都爬不起来了,脑子里竟然还在想公事,有没有搞错啊?我是甄如意耶!我是那个以『生平无大志,快活过日子』为人生准则的甄如意耶!可不能因为这两年成为那个工作狂的秘书后就被潜移默化,让他**成习惯,这样是不行的!」

  「再说,这个月来,我已经被榨干了,而那个『非人哉』却每天神采奕奕,完全看不出精神、体力的极限在哪里,若要死撑著和他对斗下去,先过劳死的肯定是我。

  「不行!为了一份『鸡肋』工作而赔上一条老命,那太不值得了,竖白旗就竖白旗、认输就认输,反正他是上司,他爽就好,我何必傻得和他斗?斗赢又不会加薪,我这一个月来是在耍什么白痴,真的是脑残得没葯医…咳咳…」病了一场,甄如意反倒将一切利害全盘想通,当下不由得边咳边骂自己笨,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等到了上班时间,她打了通电话到公司请假,并请秘书室调派另一名秘书到总裁室代理她的职务。

  等一切都处理好后,她边咳边让自己以最舒适的姿势躺在被窝内,缓缓地阖上了眼…唔…可恶!竟然冷到会打颤,这棉被不够厚吗?

  *****

  「请假?」看著眼前这个一身正式套装,可却难掩紧张与兴奋的代理秘书,严仕隽秀眉轻缓地淡淡开口,温雅俊逸的脸庞让人看不出他真正的心思。

  「是的。所以今天由我代理甄秘书的工作,总裁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连忙点头响应,临时被派来的美丽女秘书心中忧喜参半。

  喜的是,难得被派至身上标著九九九纯金招牌又年经俊美的总裁身边当秘书,虽然可能只有短短的一天,但只要表现得好,给总裁留下好印象,不怕以后没机会被提拔,甚至还可以抱著中乐透的心情,冀望因此被总裁给看上,那嫁入豪门就不是梦想啦!

  忧的是,听说总裁虽然温文有礼,对待下属也不会像其它大老板那样的颐指气使,但在工作上却是要求极高,他自己的能力卓越、做事迅速,便也以同样标准要求身边的人,每天交代下来的工作量大得惊人,这两年来,难得外表平凡,看起来一点也不突出的甄秘书顶得住,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办法应付?

  「请假的理由呢?」视而不见代理秘书忽喜、忽忧的神色,严仕隽波澜不兴地淡声询问,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某人在自己面前咳嗽的模样。

  「好像是感冒了,听说病得挺严重的。」代理女秘书很快回答。

  果真是病了!既然病了,为何昨日问她时却不说,还说什么只是被口水呛到,真是嘴硬!

  微沉着脸,严仕隽不快的暗忖,可却没再多说什么,一如既往的将待处理的公事一件接著一件飞快的交代下去,丝毫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代理秘书并非平日那个合作已久,跟得上自己快速步调的甄如意。

  而倒霉的代理女秘书一边忙著要记住他源源不绝的指示,一边又要接住他不断递来的公文档案,霎时手忙脚乱,心中慌得很,尤其眼看怀中的档案堆得愈来愈高,她的脸色更是一片青笋笋。

  呜…这就是甄秘书平日的工作量吗?若是的话,那她真是太悲惨了,完全是被当成牛在操啊!

  「…就先把这些处理好,完成后马上交给我。」终于,一长串的指派声宣告结束,声音的主人坐在大办公桌后低头开始批阅公文,完全不浪费一点时间。

  「…是的,总裁。」望著手中厚厚一迭档案夹,可怜的代理秘书都快哭了。

  「你可以出去了。」淡淡的嗓音说著,他连头都没抬一下。

  苦著脸,代理秘书噙著无形的泪水,满心悲怆地退出总裁室,准备和那迭资料档案奋斗去。

  而办公桌后的男人则在她离开后,这才终于抬起头来,眉头微蹙,一脸若有所思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未久,他忽地摇了摇头,收敛心神想专注在公事上,然而不知为何,那张平凡但却意外顺眼的淡定脸庞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浮现,尤其她昨日咳嗽的模样,更是不时窜入脑海,惹得他莫名有些烦躁起来。

  对自己异常的情绪浮动,严仕隽虽不解,但还是勉强按捺下来,直到大约两个小时过后,他用内线电话请代理秘书进来一趟。

  「麻烦请把值华的资料给我。」见代理秘书一进来,严仕隽马上客气但却坚定的要求著,右手还在公文上签名,左手却已经翻开另一份档案夹,一心可以数用,还不会出错。

  值华的资料?

  代理秘书傻了,结结巴巴道:「我、我还没整理好…」

  呜…那些资料又多又繁杂,她既没三头,也没六臂,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整理好?

  闻言,严仕隽手上的动作同时一顿,抬眸直观著她。「那么那些开发案的数据呢?你改好了没?」他想,值华的资料还没整理好,至少那些数据也该弄好了,他可以从这个先处理。

  「那…那个也还没改好…」心虚地又给了否定的答案,悲惨的代理秘书吓白了脸。

  才这么一点点的时间,光是值华的数据都整理不完了,哪还有时间去改那些数据呢?她又不是超人,呜…沉默地捏了捏鼻梁,严仕隽暗暗叹了一口气,无奈地低喃自语,「算了!是我的错…」这两年来,他太过习惯甄如意的高效率,一时之间竟忘了不是每个人都有此能耐的。

  「啊?」听不清楚顶头上司在说些什么,可怜的代理秘书只能吊若一颗心,紧张地呆站著,就怕被怪罪,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什么!」挥了挥手,他果决地迅速下了指令。「让秘书室多派一、两个人上来帮忙,处理好了马上送进来给我。」若是只有一个人无法迅速有效地完成那些工作,那么多加派几个人总行了吧?

  唉…人没比较真的没感觉,一比较之后才惊觉到,某个表里不一的贴身秘书真是太好用了,一人足可抵三人,不过他怀疑,她的好用大概是被他给磨出来的,至于她本人应该不怎么愿意。

  想到这儿,严仕隽不禁有些想笑,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勾了起来。

  呃…明明她的工作效率没有达到总裁要求,为何他没有变脸,反倒莫名其妙笑了起来?

  莫非…他是笑里藏刀的奉行者?

  想到这种可能性,代理秘书的头皮阵阵发麻,唯恐多留一秒便会惨遭不测,她飞快应了声「是」后,便逃也似的夺门而出了。

  眼看她像被鬼追般跑了出去,严仕隽虽觉古怪,却也无心去追究,只是低头又径自忙著公事。

  然而一如之前那般,那张平凡淡定的脸庞却总是骤然浮现,干扰著他工作,让他每每在一阵怔忡后,才愕然惊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又失了神。

  一整个早上,在数不清自己究竟第几次出神发愣后,心知自己今天的工作效率等于零,他终于微带恼意地丢下手中的笔,起身迅速走出办公室的代理秘书丢下话--「下午的约全部帮我取消。」话声方落,人已消失在电梯内,眨眼不见踪影。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呜…是什么声音?她在作梦,对吧?只是为何梦中的声音这么有真实感?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真的…好吵啊!拜托别再吵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她虽然善事做得不多,但是也没有杀人放火,没道理连睡个觉都不得安宁吧?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吵…死了…」沙哑的嗓音**著,甄如意下意识地在床上翻了个身,随即像是触动了什么按钮般,她无法控制地剧烈咳了起来,好似整个心肺都要被掏出,如此惨烈状况足足持续了将近一分钟之久,才总算停了下来,让她得以喘口气。

  原本朦胧不清的意识因为经过这段剧咳后,她的神志终于渐渐清晰,然而那在梦中一直纠缠著她不放的声音,不但没有因为梦醒而消失,竟然也在现实中继续不断的晌起…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缓缓地睁开眼,她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听著那吵人的声响,好一会儿后,因为生病而运转迟缓的脑袋这才终于意识到,从头至尾,那恼人的噪音根本就不是作梦,而是现实中有人在按她的门铃。

  谁会来找她?

  难道是死党孙沛晴?不,不可能!沛晴并不知道她今天感冒请假在家,不可能突然来的。

  那如果不是死党好友,又会是谁?

  怔怔地想了一会儿,那吵人的门铃声依然固执地持续著,好似不得回应誓不罢休,甄如意只好踉踉跄跄地爬下床!

  「来了!来了…咳咳…别再吵了…」浓浓的鼻音喃喃地嘀咕著,她随手抓了件外套披上,很快的来到对讲机前。

  「咳咳…谁?」

  「…」门铃声瞬间消失,然而对讲机那方却是一阵沉默。

  「到底是谁?咳咳咳…」边咳边又问了一次,她决定若是无聊小孩的恶作剧,就算拖著残破的身体也要冲下楼去把人吊起来鞭打。

  「…严仕隽。」在沉默三秒后,略显迟疑的男人嗓音终于响起。

  总裁!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来?

  怎么也料想不到来人竟是顶头上司,甄如意傻眼了,因为太过震惊,这下换她呆站在对讲机前陷入长长的无言中…

  这世界上有没有对讲机录音机?她要不要假装一下她根本就不在家,实际上刚刚出声的是事先预录下来的声音?

  「甄秘书,别假装不在,开门。」好似摸透她的心思,对讲机那头传来男人低沉中带著命令的好听嗓音。

  嘴角抽搐了一下,知道自己无法假装一切都是幻觉,甄如意只能叹气地开启公寓楼下的铁门,觉得头开始痛了起来。

  果然,不到一分钟后,居住的小套房外就传来了礼貌而坚定的敲门声,她再次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随即勉强打起所剩不多的精神前去开门!

  「总裁,您怎么会来…咳咳…」门一开,她马上扯开在公司一贯的微笑,以著虽沙哑却礼貌至极的嗓音询问著,可惜最后几道强忍不住的咳嗽声,破坏了她努力想营造出来的形象。

  怎么会来?这真是个好问题,当他心情烦躁的出了公司,无意识的趋车来到她公寓门前时,也想这么问自己。

  心下自嘲暗忖,严仕隽的脸上却是波澜不兴,眸光若不经心般地往布置简单却整齐的屋内扫了一圈,特别是在那张略微凌乱,无声显示出它的主人方才还躺在上头的大床多停顿了两秒钟后,视线这才转回她泛著病态嫣红的脸上。

  「不请客人进去坐坐吗?」扬眉反问,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请他进去?

  以他们这种共事两年却始终公私分明,除了工作外,下班出了公司后,对彼此私生活可说是几乎没有任何交流的关系,她到底要请他进去干嘛?

  一起相看两瞪眼吗?

  她又不是疯了!

  嘴角不受控制地又抽搐了一下,生病中的甄如意强抑下身体的不适,勉强挤出礼貌微笑,边咳边婉拒。

  「咳咳…总裁,我家很乱,门窗又紧闭,加上我又感冒了,里面空气一定很多病菌,传染给您就不好了,您找我有什么事,还是在空气流通的地方说好了…咳咳…」言下之意就是--这儿很好,有话就在这儿说清楚,家门不给进。

  严仕隽不是笨蛋,当然听得出她的拒绝,可却不愿接受,反而露出他那看似人畜无害,实则腹黑算计的招牌微笑,一副很好商量的模样。「没关系,我不介意。」

  你不介意,我介意啊!

  额头隐隐爆出青筋,甄如意瞪著他陷入长长的无言中,实在太过清楚他每当露出那种笑容,便是打算和对手耗著磨到底,而如今,他竟也用在自己身上了。

  「…请进。」不甘不愿的,她侧开了身子请他进屋。

  呜…请恕她凤体微恙,实在没那种精神、体力给他消磨,还是识时务为俊杰得好,免得劳了半天,自己累得半死,最后还是得让步放他进来,那就太不值得了。

  微微一笑,严仕隽大大方方的踏进一目了然的小套房内,回身见她关上门后又开始掩嘴咳了起来,唇边的笑意立即褪去,眉头不自觉地微皱了起来。

  「咳咳…总裁,您随意坐吧!」随手往屋内仅有的一张单人沙发椅比去,甄如意很快的倒了一杯开水给他,算是尽到待客之道了。

  「谢谢。」接过杯子,他没有在单人沙发椅上落坐,只是审视著她像鬼般的难看脸色,终于忍不住质问:「看过医生没?」

  奇怪地瞅了他一眼,甄如意没有回答,并且又将话题绕回原点。「总裁,您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重要两个字还特别加重音,只是配上她如今浓浓的鼻音,不但不显尖锐嘲讽,反倒有种童音的可爱。

  「来关心生病的员工,算不算是重要的事?」眉头始终未展,他淡声反问。

  关心?

  浑身抖了一下,也不知是因为感冒,还是因为从他口中听到那两个字,一股恶寒瞬间从脚底直窜头皮,让她禁不住猛打寒颤,只能干笑连连。

  「多、多谢总裁关心,我只要多休息就好了…」听懂了没?别再打搅病人的休息时间了,快快走吧!

  很遗憾的,严仕隽就算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也决定装傻到底,完全没有告辞离去的打算,大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往她的额上一贴,感受到掌心传来的异常高热,眉头几乎快打结!

  「你发烧了!」略微急促的语气中,隐含著莫名的担忧。

  怎么也没料到他会突然做出这种亲昵意昧很浓的举动,甄如意不禁呆愣了一下,随即猛然回神,飞快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的碰触,一脸古怪地「哦」了一声,有点不知该如何应付眼前这个有点异常的上司。

  「就只有『哦』吗?」看著她带著古怪又茫然的神色,严仕隽有些没好气。「你没有别的话要说吗?」

  实在是病得头昏脑胀,就连反应也比平日慢了好几拍,甄如意茫然地搔了搔头,口吻迟疑地探问:「要说什么?多谢总裁提醒,我会保重?」

  好,他这下终于确定人在病中,真的会变笨!

  心中莫名有些微恼,他沉声询问:「退烧葯呢?吃了没?」

  「没有。」摇了摇头,渴望的眼眸忍不住偷偷朝一旁的柔软床褥瞄去,因为身体的严重不适,心中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

  呜…她好累、身体好重、好想回到床上继续昏睡,到底这只腹黑狐狸是什么时候才要离开啦?再不快点识相走人,就别怪她翻脸了,毕竟生病的人可是没什么耐性的。

  「没有?」俊眸微眯,严仕隽向来欺瞒世人的温雅脸庞瞬间冷沈,轻柔到令人心惊的嗓音暗藏危险地缓缓扬起。「是没有退烧葯,还是没有吃?」

  「没有退烧葯。」不过不管是两者中的哪一种,都不关他的事吧?忿忿的暗忖,甄如意已经体力不支到不顾形象,直接一屁股往床上坐下。

  「你没去看医生?」否则怎么会没有退烧葯?

  「睡一觉就好,干嘛去看医生?」万分不耐烦,她再也不顾眼前男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身分,口气开始恶劣起来。

  「不去看医生,你请假是干嘛的?」对她对于身体病痛的轻忽,严仕隽忍不住恼怒低吼,难得起了心火。

  这女人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都病成这样了,竟然还死赖在家里不去看病!

  「当然是请假在家睡觉、休息!」同样的,某病人也怒了,终于桶破之前隔在两人之间那层彼此心知肚明的虚伪,与文明礼仪所构成的薄纸,撕破脸地嘲讽反问:「再说,我去不去看病,关总裁大人您什么事啊?」可恶!就说病人是没什么耐性的,干嘛挑这种时候来烦她啊?

  是啊!充其量,她也只不过是他的下属而已,她病了去不去看医生,他又何必如此在意?

  可…偏偏他却在意了,而且还是非常非常在意!

  被堵得一窒,严仕隽顿了三秒钟后,终于找到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员工是公司的资产,你生病却不去看医生,若病情加重,延长请假时间,造成公司损失,当然就有关我的事了。」

  闻言,甄如意瞠大了眼瞪著眼前的腹黑狐狸,第一次发现原来他可以这么恬不知耻,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原来这年头,身为员工的人连生病的权利都没有了…」撇著嘴喃喃嘲讽,同时有股诡异笑气从胸口直往喉咙窜,她像是做了什么令人愉悦万分的决定,边笑边咳了好一会儿后,这才懒洋洋的挥手赶人。

  「那我辞职,门在那儿,不送了。」话落,径自往床上一倒,决定蒙头大睡去。

  唉!虽然自动离职是少了遣散费可拿,但是这两年她也存不少积蓄了,干脆趁这个机会辞掉这份「鸡肋工作」,早点脱离被当作牛操的生活,另外找个轻松点,可以快活过日子的工作,多好啊!

  辞职?

  俊眸迅速闪过一簇日明见的光芒,严仕隽忽地笑了,笑得极轻、极柔、极…危险!

  吓!他…他笑什么啊?

  已经钻进被窝内的女人被那突如其来的轻笑给惊得「挫」了一下,她胆战心惊的从被单内探出头来,一脸防备的质问:「你、你笑什么?」既已决定辞职,她对他便不再如以往那般端著职场上的假面具虚伪以对,说话口气亦不客气,就连称呼也不用敬语了。

  「我笑你真是好傻、好天真!」微微一笑,纵然不看演艺新闻,严仕隽也照样跟得上潮流,竟然回给她一句时下最流行的话。

  「拜托,我生病已经很惨了,不要再让我加重病情起恶寒…」搓著不由自主冒出的鸡皮疙瘩,光是想到死党好友「分享」给她看的某些照片,甄如意便有种反胃的冲动。「不管怎样,反正我决定辞职了,请你离开前记得带上门,谢谢。」「你以为说辞就辞吗?我可没答应!」手中的杯子随意的往桌子一放,某只腹黑狐狸上身微倾地笑望著窝躺在床上的女人,眸底闪著诡谲的光采。

  呵…能跟得上他步调又好用的秘书可不多见,他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放走这么好的人才去给别家企业检便宜?

  别傻了!

  既然她不去看病,为了保护公司资产,那就只好由他强制动手了。

  「喂!你、你…你想干什么…」警戒地盯著那愈来愈逼近的修长身躯,甄如意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挪,直到紧抵墙面、退无可退,她终于忍不住叫道:「别再过来,不然我就要大叫了…」

  完了!难道这只腹黑狐狸还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不成?她竟然毫无防备的放他进来,真是太大意了!

  「哼哼!你叫啊!」仿佛看出她的心思,斯文脸庞竟霸出从来未有的婬恶邪笑。

  「来人啊!强…哇--」惨烈的求救声瞬间转成凄厉惨叫,随即又被喉间突如其来的搔痒给击败,那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的剧烈咳嗽再次发挥威力,久久无法停止。

  「咳咳咳咳咳…」而就在这一团混乱中,某只腹黑狐狸已经一把将倒在床上咳到喘不过气的女人连人带被的抱起,稳健而迅速的步出小套房,直往楼下而去。(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总裁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