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总裁大人 > 第一章
  俗话说人生四大悲事──久旱逢甘霖,一滴;他乡遇故知,借钱;洞房花烛夜,不举;金榜题名时,别人。wWW、qb五。c0m\\

  而如今,她却想加上第五大悲事…「什么?」露天咖啡座上,长得娇小俏丽的孙沛晴大大吸了一口饮料,等著听对座好友发表高见。

  「工作高薪时…」懒洋洋的搅拌著咖啡,甄如意慢条斯理的说出人生第五大悲事。「鸡肋。」

  「呿!」忍不住白眼嘘人,孙沛晴唾弃的开骂。「鸡什么肋啊?你现在的工作福利好、薪水优,多少人抢著想要,你竟然还有脸抱怨?」

  「就是因为福利好、薪水优,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才说是鸡肋啊!」支手撑著下巴,甄如意颇为无奈。

  「你说的还是人话吗?」瞠目瞪人,孙沛晴悲愤了。「谁快来把这个女人给拖出去斩了吧!」呜…说这种话,教她这个收入不稳,连年终奖金也没有,一切的福利、制度全得靠自己的SOHO族的立场放在哪里啊?

  撩了撩一头直可媲美洗发精广告中的柔亮长发,甄如意那勉强可称为清秀的平凡脸庞上漾开一抹淡淡的浅笑,不算大,可却是澄澈慧黠的明亮眼眸,此刻却显得有些意兴阑珊,就连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的──

  「斩就斩吧!这样我就不用再去上班被当牛操,多好!」唉…她多么怀念在秘书室时的日子,只可惜那种不用尽全力就可完成分内工作,甚至偶尔还可打混的日子,早在两年前便已远去,再也追不回了。

  实在是太了解好友那种不求上进,只求快活过日子的闲散个性,如今的工作对她而言,除了福利好、薪水优外,真可说是痛苦不堪,难怪会被她评价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听多了好友「高升」的这两年来的抱怨,孙沛晴只能强忍著笑意安慰道:「往好的一面想,至少你每天还有帅哥可以补眼睛,多好。」而且还是这两年来被媒体封为黄金单身汉,家世、背景、钱财、人才兼具的帅哥呢!

  「我有帅哥无感症。」淡淡瞥了明显在说风凉话的好友一眼,甄如意的声音有些悲壮。「再说,几乎天天都要你加班,把你当牛来操的男人,就算长得再帅、再好看,你也只会看到他头上无形的角与背后那对蝙蝠翅膀。」

  话已至此,身为SOHO一族,虽然工作没福利、没制度,收入又不稳定,但是日子却过得很自在、快活的孙沛晴只能故作沉痛的拍拍好友肩膀,同时忍不住奇怪询问:「说到加班,你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出来?」虽然今天是星期六,依正常上班族而言,本就是个快乐的周休二日假期,但是打从两年前开始,周休二日对好友而言已是如梦幻珍品般的难求了,想来也真是心酸哪!

  「我请假!」舒适的窝在椅背上,甄如意的嘴角勾起一弧诡谲的笑痕。

  「什么理由?」她记得好友几次想请假却都被打了回票,就不知这次是用了何种理由,让上司不得不大发慈悲的答应?

  嘴角那弧诡谲笑痕加深,甄如意慢悠悠宣布答桉,「奶奶重病。」呵…她就不信拿出这种理由,有人还敢冷血无情的不给假。

  「噗──」刚吸进嘴里的饮料瞬间喷了出来,孙沛晴又呛又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直到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她瞪著好友那毫无羞愧感的安然神色,终于忍不住爆出疯狂大笑。

  「哈哈哈…你奶奶早就加入西方极乐世界俱乐部了,你竟然还好意思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这种谎?可怜的甄阿嬷,死了还不得安宁,连上西天都还要被孙女诅咒,哈哈哈…」

  「这事你知道、我知道,就连我老家的小黑也知道,但是…」顿了顿,不孝的女人漾著笑,毫不心虚地缓缓开口,「我们总裁大人不知道啊!」

  她这话一出,孙沛晴更是笑得猛捶桌子,眼角都迸出泪花来了,并且不忘恶毒的诅咒。「你小心你的总裁大人发现你的谎言,到时你就惨了。」

  「我想我们总裁是不会那么无聊,也没那种闲工夫去调查员工的阿嬷死了没。」笑得气定神闲,甄如意非常安然,一点也不担心。

  「莫非定律啊!莫非定律…」摇头晃脑的揶揄著,孙沛晴非常的乐。

  呵呵,愈不可能发生的事就愈可能发生,她好期待莫非定律能再次向世人展现它的威力喔!

  哪会不知道好友的坏心眼,甄如意不由得给了个白眼,不过这完全不能破坏她的好心情,毕竟这可是天上的阿嬷「庇荫」给她的假日,绝对不能浪费。

  想到这儿,她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微眯著眼享受著午后金阳的暖意,平凡但却总是透著悠然自得的脸庞泛著淡淡的笑意,另有一股有别于美丽的惬意迷人风情。

  每当她不经意的露出这种神色,孙沛晴总是会「咚」地心跳漏拍,这回当然也不意外,当下不由得捧著心口哀叫抗议,「吼…不要在我面前露出这种表情,我不想搞蕾丝边啊!」要死了!她明明爱的是男人,可是为何每次见到好友脸上的那种神色,她就觉得好迷人,甚至还莫名的脸红心跳,有股想扑上去压倒人的冲动啊?

  奇怪地瞅她一眼,甄如意才觉得莫名其妙。「你也真奇怪了,我又不是什么美女,你是在冲动个什么劲啊?」有些女人很美,美得会让性向正常的女人也忍不住点头赞叹、流下口水,这都能理解,毕竟只要是人,都是喜欢美的事物,但是自己长相平凡得很,她就不懂好友是在「激荡」些什么了?

  打从两人认识没多久,好友就偶尔会突然盯著自己「激荡」起来,而且这种症头还一直持续到现在,想想也有好几年了呢!

  「虽然不是美女,但是…但是就有一股很迷人的味道嘛…」连忙擦掉嘴边的口水,孙沛晴觉得甄如意虽然五官不出众,但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气质,让人感觉很舒服,而且相处愈久愈是吸引人。

  「味道?」扬了扬眉,甄如意很没情调地道:「只要不是狐臭就好。」

  「去你的!」激荡的心瞬间被狐臭两个字给冰冻,孙沛晴忍不住大笑。「甄如意小姐,你成功的让我倒尽胃口了。」

  「为了不让你成为蕾丝边的一分子,我也是很不容易啊!」还装模作样的感叹。

  「够了你!」笑骂一声,孙沛晴把话转回正题,并且兴致勃勃的击了一下掌,热烈叫道:「我知道你家那个总裁大人为何埋首工作,连累下属陪他加班,追根究柢就是缺乏爱情的滋润,少了个女人来消耗他的时间。」

  「你的论点很好。」很给面子的鼓鼓掌,甄如意一脸虚心求教的准备听她发表高见。「所以呢?」

  「当然是要努力把他推销出去,找个女人来滋润他,消磨他下班与假日的时间,免得老是让人加班工作,这样你也得到解脱了。」愈说愈是兴奋,孙沛晴觉得自己真是冰雪聪明,竟然想出这么好的办法。

  淡淡的觑她一眼,甄如意懒得说这两年来,不知已经有多少女同事与名媛淑女前仆后继的惨死在那个看似斯文温和,实则恶毒的男人的嘴底下,不过…呵…明的不成,可以来暗的,也许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呢!

  想到了什么似的,她忽地漾开了笑,而孙沛晴见她笑,也跟著笑了。

  于是在露天咖啡座上,就见两个女人不知为何,各自笑得很开心,非常非常的开心,开心到完全没有注意到马路上有辆黑头轿车突然减速,以著极慢的速度缓缓接近…

  「总裁?」藉著后照镜观察后座的男人,司机小张有些紧张地探问,不懂老板为何突然要他放慢车速?

  糟!他刚刚有超速违规吗?慢是要多慢?这种速度可以吗?

  没有应声,后座的男人只是微眯起眼,专注地看著车窗外那道非常眼熟的身影,直到距离愈来愈近,那身影主人的面容清清楚楚的映入他的眼帘时,男人不由得扬了扬眉,神色显得若有所思。

  待黑头轿车驶过露天咖啡座,将那两名笑得异常灿烂的女人抛在后头后,他才缓缓收回目光,波澜不兴的开口──

  「行了,走吧!」得到指示,小张连忙应声,踩下油门加快车速,很快的驰骋而去,从头至尾一头雾水,始终没搞懂老板那莫名的命令与心思。

  唉…算了、算了!他只是个小小的司机,又不是心理分析师,还是专心开车的好。

  *****

  灿烂的阳光映照著设计简洁的办公大楼,闪烁出耀眼的金芒,更显得气势恢宏,而这就是有著传奇性故事的鸿霖集团的总部。

  说起鸿霖集团,几乎每个人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有著「铁娘子」称号的严老夫人,而只要一提起她老人家,商场上的众人更是忍不住要起立肃静,以表敬畏,毕竟鸿霖集团的传奇便是由她而起,至于是什么样的传奇嘛…

  据说,严老夫人年轻时便丧偶,亡夫只给她留下一名才刚满一岁的幼子相伴,当时家境穷困,生活环境极差,街坊邻居劝她将幼子送人,另外找个男人改嫁,日后也好有个依靠。

  谁知她却说什么也不肯将孩子给人,咬著牙、硬著气,向人借贷了些钱从小生意做起,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拉拔著儿子。

  台语有句俗谚说是「生意子难生」,意味著有生意头脑,懂得做生意的人并不多见,而她或许就是天生的「生意子」,不但脑袋灵活,又具有手腕,加上跟上时代的变迁与潮流,小小的生意愈做愈大,触及范围也愈来愈广,奠下了如今跺一脚,台湾商界便要震动的鸿霖集团的雏型。

  然而就在事业有成,辛辛苦苦拉拔大的儿子也结婚生子,让她欢快抱孙的时候,噩耗再次袭击了严妓帳─

  一场车祸让她痛失儿子、媳妇,于是她只能再次擦干眼泪,挺起肩膀拉拔未满一岁的孙儿。

  也不知是凑巧还是怎样,严家两代男人皆在喜获麟儿不久后便意外过世,是以蜚言流语便产生了。

  有人说严家遭受了诅咒,才会连著两代男丁皆壮年亡故;有人则说是严老夫人八字带煞,命中注定克夫、克子,甚至日后还会克孙等等之类的耳语都出来了,加上人类八卦的天性,那些谣言传到最后便成了极富有戏剧性的传奇。

  而就在这些沸沸扬扬的流言流语中,鸿霖集团在严老夫人精明干练的经营下,更是茁壮盛大。

  严家的第三代也平安健康的长大成人、出国深造,甚至毕业后还进入国外公司工作学习,直到两年前,才回台湾正式接掌严家事业。

  而说起严家这个第三代──严仕隽,果然有其祖母之风,才刚接掌鸿霖集团,便为严家的传奇性增添了新的一页,而若要追根究柢起来,也算是拜严老夫人之赐。

  话说,这严老夫人也算是个奇人,也不知是对爱孙太过有自信还是怎地,在她宣布召回孙子接掌鸿霖集团后,果然说退就退,再也不插手公司任何事,把一切完全放手给孙子,过起清闲的退休生活,丝毫不怕一手建立的庞大家业被孙子给败掉。

  是以,当她退位让严仕隽接手的消息一出,马上引起商场上的轰动,加上外人对严仕隽的能力一无所知,投资人信心普遍不足,人人急著抛售下,鸿霖集团的股票顿时一泄千里,非常凄惨。

  然而,三个月过后,当投资人发现鸿霖集团不但一点事儿也没有,甚至在严仕隽的主导下,与国外客户签下了好几张金额惊人的订单,来年利润丰厚后,大家又开始抢购「鸿霖」的股票。

  奈何,此时众人才发现,在大家急著抛售,「鸿霖」股价低迷的时候,严仕隽却已悄悄在市场上收购自家公司的股票,除了少数股份还在市场上流通外,绝大多数都已经回到严家手中,是以粥少僧多,在一股难求下,「鸿霖」的股价攀上了历史性的新高,且持久不衰。

  也就是说,除了之前少数慧眼独具,死抱著「鸿霖」股票没卖的投资客因而大赚一笔外,最大的获利者竟然是鸿霖集团的严家。

  也因为此精采的「一役」,打响了严仕隽的名号,因而被笑称是鸿霖集团的新传奇,甚至报章媒体还以专题方式大肆报导,替他挂上九九九纯金的黄金单身汉招牌。

  而更多的八卦杂志则是又把严家的「传奇性」给搬了出来,将严家男人得子未久必遭横祸的事写得活灵活现,好似正等著看他何时要惨死似的。

  不过这些带著迷信与诡谲的传言,完全影响不了黄金单身汉的身价,甚至还为他增添玄奇色彩,显得更加吸引人,是以名花浪蝶还是前仆后继的扑上去,只是两年多来,还不见有人攻下碉堡罢了。

  而如今,那座带著玄奇色彩的碉堡正安坐在自己的宝座上,一双若有所思的深沉眼眸总是若有意、似无意的往自己的贴身秘书扫去,引得她起了注意…

  「总裁,这样的安排可以吗?」一口气将整天的行程报告给上司知晓,甄如意面不改色地维持著职场上的礼貌微笑,可心中却颇感诡异。

  怎么回事!

  总裁大人今天眼睛是出了什么毛病,怎么净往她这个方向瞟来?

  「甄秘书,你***病怎样了?」缓缓的,严仕隽低沉的嗓音终于响起,俊挺斯文的面容上波澜不兴,令人摸不透他这天外飞来一笔的奇怪反问是何用意与心思。

  「好多了,多谢总裁关心。」毫不心虚地微笑回应,甄如意就算心中有些惊异,脸上也完全看不出来。

  事实上,眼前这个鸿霖集团最高主事者的男人向来公私分明,打从她「有幸」被拔擢成为总裁贴身秘书,两人皆只有公事上的交流,从未谈及个人私事,是以他刚刚突然问起她***病况,让她的一颗心忍不住小抖了一下。

  糟!可别被沛晴那女人给说中,真的让莫非定律给袭击了。

  「那就好!」点点头,严仕隽不再说话,迳自低头看公文,一如平常那般。

  嗯…看起来总裁大人只是随口问问,应该没有被莫非定律袭击,幸好!

  「若没问题的话,那我先出去了。」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见上司有任何吩咐,甄如意转身离开。

  「对了!甄秘书,你奶奶在哪家医院?等会儿赴王董的约之前,我陪你一起顺道去探望一下老人家吧!」忽地,桃花心木大办公桌后的好听男嗓不疾不徐地悠然扬起。

  此话一出,就见某贴身秘书原本稳健的步伐微微踉跄了一下,可待回头望著办公桌后那个抬眸笑觑自己的斯文男人,她平凡但却白皙无瑕的脸庞早已经堆满「受宠若惊」的微笑。

  「总裁,您公务繁忙、行程满档、时间宝贵,怎么好意思因为我***事而占用您的时间?不过您的好意,我会转告给我奶奶知道的。」明亮的眼眸盈满感激之情,口吻诚恳至极。

  如果是在两天前,他肯定会被她的表情所骗,深信她所说的一切,但是现在…想到了什么似的,严仕隽泛起好优雅的笑痕,以著温文却不容拒绝的嗓音开口了。「千万别说不好意思!你也在我手下工作了两年,是我的得力帮手,这回你奶奶生了病,我这个上司前去探望,表示一下心意也是应该的。」

  妈啊!那个笑…那个笑…这两年的贴身秘书又不是当假的,她太了解他的那种笑了啊!

  记得上回瞧见那种笑时,不到一个月,这位总裁大人硬是截走了敌对公司的生意,造成敌对公司损失惨重、股价崩盘,至今还回复不过来。

  背脊滚下两滴冷汗,甄如意的头皮感到阵阵发麻,可脸上的神色却丝毫未变,嘴角的微笑始终维持在固定弧度。「我奶奶和家人都住在南部,大概很难顺道去探望的,但是总裁有这个心就够了,真的很谢谢您的关心。」

  「南部?那真是太可惜了。」声音充满了遗憾。

  「是啊!真的很可惜。」附和点头,跟著他一起遗憾万分。

  见到她的表情,严仕隽微微挑起眉,唇边的优雅淡笑依然未褪,甚至益发温文儒雅起来。「这么说来,甄秘书前天人是在南部啰?」

  「没错!没错!」以笑制笑,有人说谎不必打草稿,完全的脸不红、气不喘。「我前天一大早就回南部了,一直到昨晚才匆匆回台北呢!」

  「那真是辛苦你了!」点著头,严仕隽满脸的体谅,可紧随著却不轻不重的抛出一枚足以将某女人给当场炸飞的轰天雷。「前天我在露天咖啡座上看到一个与你长得很像的人,若非你说你回南部了,我还以为那个人就是你呢!」轰!

  只觉一声轰然巨响在脑中响起,甄如意瞬间被炸得天昏地暗,目瞪口呆的瞪了他三秒钟后,这才猛然回神,慌忙戴好龟裂的面具,嘴角抽搐地干笑不已。「长得像的人太多了,更何况我又是大众脸,呵呵呵…」

  妈啊!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真的被莫非定律给袭击了,不过事到如今,就算打死也绝对不能认帐。

  「是啊!长得像的人真的很多呢…」微微一笑,意有所指。

  「可不是!」他不戳破,甄如意也没笨得自投罗网,当下装傻功力一流的连连点头附和,并且很快找借口闪人。「总裁,若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搅您办公了。」

  就算亲眼目睹她在短短三秒钟内,脸色神奇地瞬息变化,最后回复往常般的镇定,严仕隽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噙著令人心惊的斯文淡笑挥了挥手,让她踩著恨不得飞奔却又要硬装没事的步伐离去。

  直到目送那一身合宜套装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他唇角上的笑这才满溢兴味的加深扩大,眸底精光闪烁…

  当初,人事部为他安排的秘书,因为太过「积极热切」遭他怒而辞退,正恼火著公司内没一个可堪重用的贴身秘书时,适巧看到了一份送交总裁室的公文报表,资料虽多却有条不紊,整理得清晰明确,让观看者可一眼抓出重点。

  当下他马上直赴秘书室询问负责那份报表的人是谁,并因而将她调到总裁室当自己的贴身秘书。

  很幸运的,他确实没有看走眼,甄秘书确实能力卓越,帮了他不少忙,更重要的是,她不像以前那些女秘书那般,总是对他「积极热切」地过了头,反倒始终保持著上司与下属之间有礼却不过分亲近的距离。

  甚至可以说,除了公事之外,他们彼此的关系就像陌生人般疏远。

  老实说,他再也受不了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老是想藉工作关系亲近他的女人。

  是以,她这样的态度让他非常满意,两年多下来,也算是合作愉快了。

  本以为就算对她的私生活不了解,但凭著在公司时,不管他指派了多少工作,要加多少班,她总是安静地默默完成的模样,让他直觉以为这个有能力却不显眼的贴身秘书大概就是这种逆来顺受、温顺认分的性情。

  没料到事实真相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甚至被当面揭穿谎言,她都还能脸不红、气不喘,毫不羞愧的装傻。

  呵…他真错看她了,是不?

  人果然不能貌相啊!

  想到她完全不同的另一面,严仕隽笑得更是兴味盎然,从此对自己这位贴身秘书多了几分注意。

  *****

  完了!完了!

  她被抓包了!

  「惨了!果然被莫非定律给袭击,都是沛晴那个乌鸦嘴害的…」冲回自己的办公桌前,甄如意如散了骨般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抱头**。

  「我这什么命啊我?难得说一次谎、请一次假,没想到就被抓包,这教我怎么甘愿?至少也让我多说几次谎、多请几次假,再来被揭穿啊…」唉…若照刚才的情况看来,关于她谎称奶奶生病而请假一事,总裁是心知肚明了,只是没有当面戳破她。

  但难保他心中老大不爽,干脆叫她滚回家吃自己…算了、算了!吃自己就吃自己啊!

  虽然目前这份工作的薪资对荷包很补,但既然被她戏称为鸡肋,就算被开除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况且被开除还可以领遣散费,到时拿著那笔遣散费先吃喝玩乐一阵子,等堕落够了再重新找份工作,那也是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儿,甄如意顿时乐了,当下立即端正坐姿,迅速拿出一叠档案夹,精神抖擞的准备开始工作。

  呵呵…就静观其变,坐等那位总裁大人出招吧!(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总裁大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