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美人病恹恹 > 第八章
  「薛爷爷身子愈来愈不好了!」少女忧虑,愁容满面。Www。QΒ五。cOm/

  「别想太多!薛爷爷不会有事的。」冷峻男子轻声安慰,不敢言明老人家年事已高,生老病死是必经之路。

  「我还是担心。」摇摇头,少女清楚老人家这一两年来屡有病痛,饮食渐少,精神已大不如前。

  「不如我待会儿去请个大夫来,瞧瞧薛爷爷的身体状况,也瞧瞧妳的眼睛…」

  男子想办法安慰之时,一旁微启的房门内突然响起一阵咳嗽声,像是听到外头两人的交谈,气虚却依然顽意十足的老嗓传了出来--

  「请什么大夫?你们两个尽快成亲;请老头子我喝杯喜酒,老头子我一高兴下,肯定身强体健,当个百年老妖都没问题…」

  老人的逼婚调笑声还在持续不停,少女与男子已双双染上一抹红,逐渐地扩大加深中…

  几日后,两匹骏马来到了隐于山野秘境的竹屋前。那竹屋虽清幽雅致,可旁边偏偏有栋以茅草盖成,挤了一大堆聒噪喧闹的伤患的医堂,两屋相傍而立,却有着偌大回异的趣味感。

  翻身下马,玄苍抱下阿苏后,根本不等另一匹马上的南宫易,直接搂着她进竹屋;看得南宫易唉叹连连,鼻子摸一摸,自动下马乖乖跟着进去。

  一入竹屋内,只见布置简朴淡雅,一片安静无声,当下玄苍扬声道:「越夫人,玄苍寻得『泪眼凝』来向妳求医了!」

  话声方落,后堂忽走出一位清秀少女--银欢,她眨巴着大眼微笑,「我家小姐现下不在这儿,想找人可得到上游的石屋去。不过我先说了,你若到石屋,可能会先被我家姑爷给打下溪水去。」呵呵…别怪她没事先警告喔!

  「哎呀!这打铁的老毛病还是没改啊?」南宫易摇头调侃,却在某人冷睨下再次鼻子一摸,乖乖举手接下任务。「好!我去石屋找人来,行了吧!」

  真糟!遇上苍弟,他只有认栽的份。

  哀怨暗忖,乖乖出去找人了。

  见状,银欢径自留下一句「两位慢等,我忙儿去了」的话,便急急忙忙朝喧闹不休的草屋奔去,打算大展雌威。

  一时间,竹屋内仅剩下他们两人,玄苍才扶着阿苏至竹椅坐下,阿苏便有趣地开口了,「这儿和南宫府好像,似乎也有一大堆吵吵闹闹的人呢!」

  「嗯。」轻哼一声,也不知是赞同还是不以为然。

  不深究他那声轻哼究竟代表什么意思,说到南宫府,阿苏不由得想替某人美言几句。「玄苍!」

  「嗯?」

  「别摆脸色给南宫大哥看!我被掳去并不是南宫大哥的错。」唉…她虽眼盲瞧不见,但依然可以感觉出来,玄苍心中对南宫易还是有气,所以一直冷冷淡淡的不太理人。

  而南宫易似乎也感受得到他的怨怒,是以一直迟迟不敢向他提起两人可能是亲兄弟之事,就怕他连听也不愿听,直接甩袖走人。

  「…」又不说话了。

  老半天等不到他应声,阿苏不禁淡淡取笑。「你明明对南宫大哥有好感,作啥还是故意不理人?莫非你在和南宫大哥闹别扭?」

  他若真不喜欢南宫易,早带着她独自上路了,哪还会让某个饱受冷脸相待的可怜人陪在身旁?

  「胡说!又不是小孩子了,还闹啥别扭!」尴尬,绝不承认。

  「苍,其实你很有资格向南宫大哥闹别扭的。」若他们两人真是兄弟,弟弟向哥哥闹些小别扭也挺正常的,不是吗?尤其以南宫大哥「求弟若渴」的心思,只要玄苍以弟弟的身分闹,他肯定会很开心的。

  「胡说什么?我不懂!」皱眉,被她没头没脑的话给弄胡涂了。

  微微一笑,阿苏不再说了。这种事,还是得让南宫易亲自找他谈清楚才是恰当。

  见她不说,玄苍也不追问,转移话题又聊了一会儿后,终于,南宫易护送任圆回来了。

  至于某个惹人厌的家伙,因为正在铸剑房里努力挥汗打铁,便没跟着一起来。

  一见人,玄苍连忙自怀中取出一玉盒给任圆。「越夫人,请瞧瞧里头是否就是妳说的『泪眼凝』?」但愿他不会看走了眼。

  轻浅一笑,任圆点头打开玉盒一瞧,就见里头躺了几朵花形奇特的嫩黄小花,因一直置于寒玉盒中,是以还娇嫩欲滴,丝毫没有枯萎之相。

  「没想到玄公子果真寻到了这奇花,看来夫人复明有望了。」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泪眼凝」,任圆双眼一亮,有着为医者见到珍奇葯材的兴奋。

  确定真是「泪眼凝」后,玄苍心下先是一松,随即又强忍激情地对阿苏道:

  「阿苏,妳听见没?不久之后,妳就可以重见光明了!」

  听闻确定是「泪眼凝」,阿苏不禁恍惚一怔,随即豆大的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滚滚滑落…

  她终于可以瞧见他的模样了,可是…可是她可以瞧多久呢?身中奇毒,她不知自己还能活多少日子?

  老天!她多么想瞧着他到两人头发灰白,相视互笑细数对方脸上又多了哪些皱纹,可是…可是这个平凡的愿望,看来是不可能实现了…

  心中忧喜参半、百感交集,心情万分复杂,五味杂陈,让她顿时唇瓣漾笑,眼中的泪却直掉不停。

  以为她是喜极而泣,玄苍眼眶也有些湿,安慰柔笑道:「别哭!再过不久,妳的眼睛就能看得见了,该高兴才是!」

  是啊!该高兴的!老天爷也算是待她不薄了,在死之前还能见到玄苍的脸,她没遗憾了…真的没遗憾了…

  「嗯!我…我好高兴…」又哭又笑的点着头,心中百般滋味,无人明白。

  「弟妹,这是喜事,该笑得尽兴些才是,别再掉泪了!否则我还真不知妳究竟是高兴还是难过?」南宫易也为他们欣喜不已,忍不住打趣笑道。

  「我明白…我不哭、不哭了…」急忙抹去泪水,然而泉涌而出的泪珠却止也止不住,依然不停落下。

  「傻瓜。」柔声笑斥,帮着她擦拭脸上泪迹,玄苍很能体会她的激动。事实上,努力寻医十多年,终于找到可以让她复明的方法,连他都几乎快抑不住心中的狂喜与感动了。

  「苍!」忽地,她抓住他的手,噙泪绽笑。「我…我的眼睛若能重见光明,第一眼瞧见的一定要是你。」

  只要她的眼睛一好,她一定要仔仔细细看他、时时刻刻看他、日日夜夜看他,因为…因为她真的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好!」玄苍感动应允,心情与她同样激荡。

  好一会儿,等他们两人的心绪都稍稍平复后,任圆微笑来到她身边,纤指搭上细白手腕诊起脉象来,然而愈诊,眉头愈皱,最后竟然轻「咦」了声…

  「怎么?有啥问题吗?」玄苍心思细密,马上警觉询问。

  「玄夫人她…」才要解释,手腕忽地让人给悄悄反手握住,任圆微顿了一下,心下有些明白,登时转个弯。「身子较虚寒,现下又有孕在身,得多吃些补品补补身子才行。」

  「是吗?我明白了!」不疑有他,玄苍点头记下。唉…她身子虚,又在玄极门吃了好些日子的苦,怀了身孕却反倒消瘦,难怪大夫会皱眉摇头,以后可得多买些营养的东西给她补回来。

  知他不再怀疑,阿苏突然微笑催促道:「苍,南宫大哥有重要的事要找你谈,你和他去外头聊聊吧!」

  有事和他谈?

  怀疑的觎向南宫易,玄苍如今全心系在她的病情上,哪有心思和旁人闲聊,正要摇头拒绝时--

  「去吧!那事真的很重要,你一定得和南宫大哥谈谈。」彷佛早知他的反应,阿苏不禁又柔声微笑。「至于我这儿,有越夫人帮我诊治,没问题的。」

  知她有意制造机会给他向玄苍探问两人是否为亲兄弟之事,南宫易不禁朝她投以感激的一瞥,随即马上谨慎道:「苍弟,为兄真的有重要事想和你深谈一番。」

  淡觑一眼,见阿苏满脸鼓励、南宫易一脸企盼神情,玄苍总算是给面子了。

  「最好真是重要的事!」淡淡说了声,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南宫易见状,极为高兴地正要跟上去时,忽又听阿苏开口--

  「苍。」

  「嗯?」立在门边的身影回头。

  「待会儿不论南宫大哥说些什么,就算再如何不信,也得听完,好吗?」

  她在隐约暗示些什么?玄苍心中疑惑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轻应了声便步出屋外,算是回答也算是答允了。

  「弟妹,多谢了。」南宫易感激一笑,也出去了。

  眼见两人出了屋外,就站在葯草园前方不远处「面面相觑」,任圆这才将目光移回阿苏身上。

  「玄夫人,妳知道自己被下了毒,是吧?」否则刚刚就不会暗暗求她别说出来。

  苦笑点了下头,阿苏冷静询问:「这毒可有解?」

  瞧她能如此镇定,任圆也不避讳了。「妳中的是一种叫『血杜鹃』的毒。此毒甚为厉害,会慢慢侵入五脏六腑,寻常人顶多拖个一年半载便会体衰气虚、吐血而亡。

  「前两年,我采到一颗『红丹果』,恰巧可以解『血杜鹃』的毒,只不过…」犹疑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说才好。

  「只不过什么?妳尽管说无妨!」

  「这『红丹果』有着极糟的副作用,有孕在身之人一旦服下,不仅会小产,更有极大的可能会血崩不止而丧命…」顿了顿,不禁叹气命运捉弄人。「若是寻常的身子就万无一失了。」

  服下那「红丹果」,不仅孩子没了,亦不保证一定能逃过血崩的威胁而活下来…

  苦涩一笑,摇头否决了这个极可能双输的方法。「若不服下『红丹果』,我还能活多久?可以撑到生下孩子吗?」

  「这很难说,端看每个人的身子而有所差异。不过大部分的人中毒后约略半年,便会衰弱死亡。」

  半年啊…她如今身孕已三个多月,如此算来…

  「越夫人,可有办法让我多撑个一两个月,直到产下孩子?」语气坚决,心中已有了决定。

  「妳决定选择保全孩子?」沉静瞅凝着她,任圆轻声道:「就算我想办法让妳撑到足月产子,届时,妳的身体早已孱弱不已,说不定根本没体力将孩子平安生下。」

  「越夫人,妳能帮我接生吗?」微微一笑,阿苏毫不犹豫。「若我在生产之时捱不过去,请妳剖了我的腹,说什么也要将孩子抢救出来,好吗?」

  惊奇的看着她,任圆被其坚强所撼动,不由得叹笑。「好!我答应妳。」女人啊…为了孩子,真的什么都可以牺牲呢!

  「谢谢!」颔首致谢,阿苏轻声要求,「可以答应我,不告诉玄苍这件事吗?」

  「为什么?」

  「因为他一定不会赞同的!」黯然一叹,神情哀伤。「他肯定会选择要我服下『红丹果』,宁愿牺牲掉孩子。可就算牺牲了孩子,亦不保证我能活命,不是吗?届时,我和孩子都没了,那他该怎么办?两权相害取其轻,我宁愿保下孩子,至少还有一个人能活着陪他…」

  「我明白了!」看着她,任圆点头保证。「我会帮妳保守这个秘密。」

  「谢谢。」

  「其实…」认真想了想,突然福至心灵。「只要妳求生意志够,再加上运气够好,或许我们还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

  「给我看这玉佩作啥?」瞪着南宫易掌中的碧绿玉佩,玄苍浑身僵直,脸上生硬无表情,可心底却隐隐有了个底,只因为那玉佩…那玉佩和他自小戴在身上的那块,几乎如出一辙。

  「苍弟…」轻声一叹,南宫易紧盯着他脸上神色变化。「你该明白我给你看这块玉佩的用意。」

  「不明白!」斩钉截铁,直接当不知。

  「苍弟!」忍不住责难轻斥,南宫易将玉佩翻面,现出雕刻着「易」字的另一面,隐忍着心中的汹涌亲情,低声诉道:「这玉佩是我爹亲自雕制,在我出生满月时,亲手挂上我脖子的。我五岁那年,欢快增添了个血亲弟弟,我爹也雕了块同样的玉佩挂在弟弟身上,只是他那块背面刻的是个『苍』字。

  「然而,就在我那亲弟刚满三岁之时,我爹携同全家出门拜访好友,却在途中遭人寻仇,在一片混乱中,我爹带着我,我娘则抱着弟弟各自走散了。待我爹解决了敌人,四处寻找他们时,只见我娘已死在断崖上,而我那三岁的亲弟则失去踪影,任我们找遍整座山,还下断崖去察看是否跌下崖去,可却依然无所获。

  「从此,我和我爹一直没放弃找回弟弟的希望。几年前,我爹临终时,心中还记挂着此事。」

  「那…又如何?」大拳悄悄紧握,玄苍依然死不认帐。

  「弟妹身上那块玉佩是你自小就戴在身上的吧?」微微一笑,温文的双目有着些许湿润。「那玉佩和我那从小就失散的弟弟身上那块是一样的。」

  「仅凭一块玉佩就认定我是你失散的亲弟?」眉头一拧,玄苍冷哼挑明。

  笑话!这种认亲法未免也太随便了。

  再说,一个玄极门所培养出来的杀手,会是名闻江湖的南宫世家之后?「勾魂修罗」和「武林孟尝君」如此截然不同的两人会是亲兄弟?说出去谁也不信!若非答允阿苏再如何不信也要听完,他早甩袖走人了。

  知他不可能轻易接受,南宫易干脆和他对质验证。「苍弟,你可知屠霸天在哪儿将你捡回去的?」

  在哪儿?微微一愣,忆起似乎曾听屠霸天提过,玄苍有些不甘愿,但还是回答了。「雪峰山。」

  「这就是了!」微笑,更加确定。「我们被仇敌围困,幼弟因而失散的地方就是雪峰山。」

  「也许这一切都是凑巧罢了!」死鸭子嘴硬。

  「好!就算这一切都是凑巧,我那亲弟右肩上有块月形胎记…」顿了一下,睨觑一记,笑得好温文无害。「苍弟,你该不会也有吧?」

  若敢说没有,就脱衣证明啊!

  戳中死穴!该死的,他真的有!

  无话可说,玄苍闷不吭声良久,想到自己是江湖上人人推崇的南宫世家之后,不禁有股恶寒上窜。

  「怎么了?真的有?」笑得好开心,好想扑上去泣诉兄弟情。

  可惜某人「铁血心肠、六亲不认」,只是冷冷地问:「说完了?」

  「完了!」期待感人相拥。

  「很好!」总算守住对阿苏的信诺,终于听人啰唆完了!玄苍点头,在某人的错愕之下,直接掉头走人。

  「啊?苍弟…苍弟…你还没叫我一声大哥啊…」

  在任圆借口宣布阿苏身子孱弱、胎儿不稳,得长期调养后,经过一番的商讨,最后众人决定阿苏还是先回到南宫府,一来可以安心地调养身体,二来又能进行眼疾的治疗。

  是以一行人又返回了南宫府邸,而其中不仅多了任圆相随,当然还包括了某个惹人厌的打铁师。

  一路上,他们震惊地耳闻了一件令人惊奇的江湖大事--玄极门被灭,屠霸天身首异处。

  究竟是何人干下?没人知道!

  反正这件无头公案在好事的江湖人之间,沸沸扬扬地传开了。

  这件事让南宫易心中不免纳闷。毕竟在那夜,众人只不过丢丢轰天雷,炸炸房舍来干扰玄极门人的注意力而已,并没有当面与之交战。

  不过,玄苍听闻后,心中已然有数却没多说什么,只是庆幸从此以后,他和阿苏终于可以过着平凡的日子。

  这日,才回到南宫府,大气都还没喘上一口,某个惹人嫌的打铁师的嘀咕就来了,「怪了!明明我家圆儿天生和江南八字不合,怎会愿意来这儿一待就半年多?害我也得跟着来,大半年没法铸剑」

  搓着下巴,越原百思不得其解。

  「打铁的,你若不想来,大可以滚回去!我们请的只有令夫人,你可不包含在内!」南宫易笑得人畜无害,神态尔雅温文,可嘴里吐出的话却一点都不斯文。

  闻言,向来脾气古怪的越原反倒大笑起来。「老子就不滚,偏要赖在你这儿当食客!」

  呵…人人都说他阴晴不定难讨好,可他偏偏就爱南宫易这个老友不愠不火的冷言嘲讽。

  两个无聊男人!冷眼旁观,玄苍不理他们,径自扶着阿苏往里头走,准备回「雪松院」休息,忽地,一道欣慰笑嗓骤起--

  「苍弟,把这儿当家,是不?」呵…瞧他毫无作客的生疏样,熟门熟路、一派自在地在南宫府内活动,根本就是把这儿当家了才会如此啊!

  闻言,玄苍身子忽地一僵,考虑着到底是要继续往里走,还是干脆去住客栈算了?

  正当他凝着脸考虑之际,就见阿苏笑着拍了拍他,不知低声说了什么,最后他僵硬地搂着阿苏往「雪松院」而去了,直接当作没听到。

  「啧!你这个当兄长的怎么这么孬?人家根本不想认你呢!」大笑,越原毫不留情调侃老友。关于某人苦苦认不到弟弟的趣闻,这些天来,他是照三餐拿出来揶揄找乐子的。

  「我家苍弟是害羞,不好意思将兄弟之情展现出来!」白眼,很想把某人踢回他自己的老窝去,免得在这儿碍眼。

  「你们慢慢聊,我去看看玄夫人。」摇摇头,任圆不想理会这两个大男人,径自也走了。

  「苍,你真不认南宫大哥啊?」回到「雪松院」的房内,阿苏才坐下椅子便忍不住笑问。「还是你不相信南宫大哥真是你的亲人?」

  倒了杯热茶让她解渴,玄苍沉默了良久,像似在想些什么,最后终于开口了。「突然冒出一个亲人,感觉很怪!我不知该用啥态度去与他相处。」

  言下之意,算是间接承认南宫易和他的关系了。

  知他从小在玄极门,没有所谓至亲之人的相处经验,阿苏不禁柔声道:「就用待我、待薛爷爷的态度去对待南宫大哥就行了!」

  想了想,他还是摇头。「那不一样!」

  对她,是自小的感情与情爱;对薛爷爷,是尊敬与感激,总不能叫他用情爱、尊敬、感激这些感觉去与南宫易相处吧?

  清楚他内敛的性情,感情并不容易释放,需要时间来累积培养,阿苏只好微笑,作最低的要求。「至少别冷冰冰地对待南宫大哥,你们终究是亲兄弟。」

  「我尽量!」淡淡勾起笑痕,玄苍清楚南宫易是真心对他好,只是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两人间的这层新关系。

  闻言,阿苏不禁笑了,正要再说些什么时,门外忽传来敲门声。

  「我去开门。」上前去打开房门,就见任圆提着葯箱前来,玄苍连忙请她进入,口里关心的询问,「越夫人,今日就要开始诊疗了吗?」

  「是啊!早一天开始,也好早一天让玄夫人重见光明。」微笑响应,任圆来到阿苏身前,撩了撩她眼皮察看好一会儿。

  不久,她从葯箱里取出一朵玄苍辛苦寻回的「泪眼凝」,在玉钵里捣至碎烂后,又取了一些碧绿色的膏状物与之混合均匀,最后将那些葯膏涂抹在阿苏的双眼上,随即拿了干净白布将眼睛缠绕起来。

  「就样就成了?」玄苍探问。

  「是啊!这葯还得换个两三次,待一个月后,玄夫人的眼睛应该就能瞧见了。」笑着解释,又从葯箱里拿出一张早已写好的葯单给他。「还有,麻烦你拿着这葯单到葯房抓葯。」

  「这是?」浮现疑问。

  「给玄夫人补身子的!对她和胎儿有极大帮助。」任圆面不改色回答。其实那帖葯的效用是要帮阿苏对抗「血杜鹃」的毒性,好能撑到生下孩子。

  「我马上去!」一听对阿苏和孩子有益,玄苍马上飞快出门去了。

  眼见他眨眼没了踪影,任圆不禁莞尔一笑,而阿苏缠着白布的小脸则严肃了起来。

  「越夫人,苍他走了吗?」

  「早不见人影了。」

  「那么该请南宫大哥来一趟了。」

  「是啊!」任圆点头淡笑,出去叫住个小丫鬟,要她去请南宫易前来。

  不多久,南宫易心情愉悦而来,然而一盏茶时间过后,就见他一脸凝重地出了「雪松院」,急急忙忙朝府中众多食客所居的院落而去。

  半个时辰后,才刚轰炸完玄极门的众多食客纷纷整装离开南宫府,各自朝四面八方而去。

  是夜,万籁俱寂,夜阑人静之际,一抹月光透过窗棂,迤逦至床杨上未眠的人儿,像是为他们裹上了一层银亮的迷蒙光辉。

  「感觉怎样?」侧身斜躺着,借着迷蒙不明的月光瞅凝身旁的人儿,玄苍眸心漾着柔情,只觉从没如此心满意足过,却又从没如此恐惧过。

  没有了玄极门的追杀威胁,阿苏的眼睛即将复明,再几个月后,孩子就会出世…好吧!再加个突然冒出的亲人好了,他们即将过着所向往的平凡日子了。这追求许久的幸福是如此的近在咫尺与唾手可得,真教人忍不住害怕好梦由来最易醒,梦醒后才发现是一场虚幻而已。

  「冰冰凉凉的,很舒服。」知他是问眼睛的事,阿苏微笑回答。

  「那就好。」心安了,低首在她唇上落吻。

  柔笑承接他的温柔,直到他餍足地抬头退开后,阿苏忽地将他推平,摸索着爬上他的身,密密实实贴躺在矫健身躯上,再也不下来了,彷佛今夜就要这样睡在他身上。、

  有些惊讶,玄苍双臂圈住她纤腰,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浅笑。「怎么了?」以往,她不曾这样过。

  「我想靠着你。」粉颊贴在厚实胸膛上,听着那沉稳的心跳声,阿苏不禁怔然…她还能这样贴着他、趴在他身上、听着他心跳多久呢?她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不多了…

  想到这里,鼻子一酸,嘴上却扬着笑意。「今晚,我要睡在你身上。」

  「傻瓜!」柔声笑斥,却任由她趴卧。「夜深了,睡吧!」双臂圈紧,打算真让她睡在自己身上一整夜。

  「我还不想睡!陪我聊聊吧…」时间不多了,她想把握与他在一起的每个时刻。

  「聊什么呢?」微笑,为她难得的好兴致。

  「聊聊未来吧…」微顿了一下,随即又笑。「你说,孩子会长得像你,还是像我?」也许,她永远没机会见到孩子了,先想象一下,自我慰藉也好。

  「这可问倒我了!」薄唇微扬,实在想象不出,只好反问:「妳说呢?」

  「唔…」沉吟了一下,回想着小时候对自己与他的五官模样的仅存印象,她努力拼凑着小孩可能的样貌。「眉毛像你好了,浓浓的,显得英气…」

  悄悄摸上自己的眉,玄苍微微一笑,从没注意自己有双英气浓眉。

  不知他的心思与动作,阿苏继续形容,「眼睛嘛…像你好了!细长深邃,湛亮美丽如天上星光…」

  长指滑至眼角,不懂自己的眼眸哪儿有星光了?

  「鼻子也像你得好,挺直有个性…」

  摸摸鼻子,怀疑个性在哪里?

  「嘴巴最好也像你,薄薄的,勾起笑来唇形好优美…」

  「妳根本是希望生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小玄苍吧?」听到后来,玄苍忍不住轻笑出声,从来不知自己在她的记忆中,面貌是如此的俊逸。老实说,有些暗喜,因为赞美的人是她啊!

  「你发现啦?」她笑。

  如此明显,很难不发现吧?忍俊不禁失笑,玄苍抚着她一头柔亮乌发,想了想后,终于道:「我希望妳生个小阿苏。」

  像她,他会疼之入骨的。

  阿苏微怔,小脸不自觉一黯。「不!孩子还是像你得好。」孩子若像她,以后她走了,他每天瞧见孩子的脸就会想起她,只是徒增心伤罢了!

  沉默了一下,玄苍不禁笑叹。「瞧我们多傻,谈得这么认真热烈!孩子究竟会像谁,只要生下来一看,不就清清楚楚了?」

  「是啊!」她微笑轻应了声后便久久不语,久到玄苍以为她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却又突然听她幽幽嗓音响起,「苍,假如有一天,我…」

  迟疑一顿,不知该不该继续说。

  「嗯?」

  「没、没什么!」算了!还是别多说,免得引起他疑心。阿苏又笑了笑,轻声低喃。「我累了,想睡了…」

  「嗯。」大掌自动轻拍着纤背,像在哄孩子入眠。

  感受着背上的温暖轻抚,唇办漾笑却溢出一道似有若无的轻叹,在夜色下飘啊飘的,彷佛在低语呢喃--

  假若有一天,我出了啥差错,你不要太难过…不要太难过啊…(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美人病恹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