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美人病恹恹 > 第七章
  夏风舒爽轻拂,前院大树下,少女蜷曲酣眠,略白的粉颊淡淡浮着两团晕红,唇瓣微微勾扬,似乎正作着甜蜜美梦。全\本/小\说/网

  烈阳透过浓密枝叶洒落点点金光,在少女身上形成一幅美丽景致。

  忽地,一条修长身影跃进院内,在瞅见树下如画般的宁静景致后,冷漠眸心渐渐漾柔,轻巧无声来至大树下坐下,以着不惊醒少女的轻柔动作将酣睡人儿抱进怀中,自己则背倚树干也跟着阖眼安歇,薄唇泛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浅淡柔笑…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睡饱转醒,意识尚在朦胧间,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混揉着熟悉的男性气息已沁入鼻间,让她忍不住漾出欣喜浅笑。

  「苍,何时来的?怎不叫醒我?」迷蒙笑问,纤细娇躯更往他身上偎去,舍不得起身离开。

  「刚刚。妳睡得熟,不想吵醒妳。」酣然转醒的娇美神态令冷峻男子微微一怔,迟迟无法转开眼,心荡神驰再难以把持,终忍不住情生意动地低首轻覆住柔嫩唇瓣。

  许久、许久后,少女粉颊赧红、气息微喘地再次偎靠在男子宽厚胸膛上,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声,不由得漾起既羞涩又甜蜜的笑花…

  呵…刚刚是他们之间第一次的亲吻呢!

  「苍弟,弄丢了弟妹,为兄承认有错,但…但你也别一路闷不吭声啊!」在山林间飞纵疾驰,南宫易哀声叹气地苦苦追赶某人。

  唉…他已经极力赔不是了,怎奈玄苍还是冷凝着一张脸,害他都不敢提起两人可能是亲兄弟之事,就怕玄苍在怨怒之下,就算明知是亲兄弟也不认人。

  恍若未闻,玄苍连哼也未哼一声,飞快朝玄极门老巢急掠而去…

  该死!阿苏被抓去了这么多天,不知现在如何了?若玄极门为难她,让她有个万一…不!不会的!她绝对不会有事!

  思及此,他心口紧揪,不敢再想,足下未敢稍停,以风驰电掣之姿急急飞掠,其阴森含煞的黑脸让紧追在后头的南宫易不由得又是叹气不断。

  未久,从小在玄极门长大,熟到闭着眼也能在里面逛一圈的玄苍,终于顿足在一处略高的小山头上,隐身在草丛后谨慎观察山谷下不远处形成「回」字形的精巧建筑。

  看来,玄极门早料定他会回来救人,所以守卫戒备加强了不少!

  看着谷间那不断来回巡视的众多守卫,玄苍心下更加沉凝,正准备悄悄潜入之际,忽感后方有异物袭往肩头而来,他反射性地旋身避开,冷眼一瞪。

  「别从我后方碰我!」寒如冰珠的嗓音充满警告。若非早知身后之人是友非敌,他早反掌回击过去了。

  微微一愣,没想到他反应如此强烈,思及这可能是他从小被训练当杀手,已成下意识的反射动作与戒心,南宫易心下为他的成长过程而难受,然而斯文脸庞却只是温和一笑,缓缓收回原本要按住他肩头的手。

  「苍弟,先别急着闯进去救人!为兄早托友人易容混进去,想平安救出弟妹,还是先等那位朋友出来告知里头状况较为妥当。」

  瞪着他,玄苍正考虑着要不要再次赋予信任之际,前方林子里忽隐约传来几声雉鸟叫声。

  闻声,南宫易忽地又笑了。「有消息了!随我来。」话落,率先往前方林内而去,似乎极为确定他会跟上。

  看着那背影,玄苍犹疑了一下,随即叹气跟上。

  该死!他还是相信他。

  乌云罩月,夜色深沉,玄极门内每个转角、门口处皆有站岗的守卫,戒备之森严可见一般。

  一片沉寂中,地牢大门忽地悄悄打开,在闪进两条黑影后又迅速阖上。

  「阿苏姑娘就在最里头那间牢房,这是钥匙,快点!」守在石门边戒备,壮硕大汉压低嗓音急急催促。

  接过钥匙,玄苍飞快跃至最里头的牢房前,两三下打开牢门后,飞快抱起蜷曲在地上的阿苏。

  熟睡中被惊醒,阿苏正要惊叫时,忽嗅闻到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让她登时又惊又喜,双目盈满清泪,几乎不敢相信地轻唤,「苍,真的是你吗?」

  「是!真是我!」情绪激荡地紧紧拥着她,直见到她安然无恙,将心中恐惧压抑了许久的玄苍,这才终于忍不住颤抖起来。

  感谢上苍!她没事!真的没事啊…

  「你来找我了…我就知道你会来…」这些日子来强忍的惊惶终于在他的怀中溃堤,阿苏泪如雨下,心中有一大堆的话儿想说,然而在两手抚上他面容时,满腔的话语全化成疑惑,忍不住轻轻「咦」了一声。

  「你的脸…」摸起来不一样,触感有些奇怪。

  「是易容。」既已混进来找到她,玄苍再无顾忌,一把撕去脸上人皮面具。

  「是赵壮士帮你的吧!」阿苏心中明白,又笑又是流泪的。

  「嗯。」轻应一声,知道时间浪费不得,玄苍不再多说,飞快将她负上背,跃出牢房来到守在地牢大门边的壮汉身旁。

  「准备好了?」壮汉紧张的低问。

  「走吧!」点点头,单手将背后的人儿负得更紧,另一手则拔出了配剑。

  见状,壮汉不再多言,打开地牢大门对守在外头的两名守卫咧嘴一笑,随即和玄苍双双窜出,在他们还反应不过来时,一个一个解决掉,一点声响也没发出。

  「干净利落,真简单。」壮汉嘿嘿直笑。

  「你错了。」摇摇头,玄苍绷得更紧。「前方有暗哨…」

  话未完,警戒铃声忽地大作,「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听得壮汉脸都绿了。

  「快走!」黑夜中,瞧见不少黑影急速朝这儿飞掠而来,玄苍急促催着壮汉,自己则背着阿苏朝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企图引开追兵,不想拖累旁人。

  知他用意,壮汉一溜烟的也窜进黑夜中,往反方向逃了。

  刀光四起,剑影纷飞,金属交击的铿锵声在寂静黑夜中传了开来,玄极门今夜倾全门之力追杀着玄苍,就算他武艺再好,猛虎也难敌猴群,加上又得分心背上的阿苏不被无情刀剑所伤,一时竟被逼至昔日接受任务的议事堂外,受到众人团团包围,至于屠霸天与屠艳瑶早已气定神闲地候在那儿等着他们了。

  「玄苍,你果然来了!」屠霸天大笑,极为满意当前的情况。

  「玄苍,杀了那女人,回到玄极门来,我还可以帮你向爹求情。」屠艳瑶咯咯娇笑不已,神情得意至极。

  「苍…」紧搂着粗壮颈项,知他不会如此做,阿苏不禁微微一笑,心中万分平静。「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这也是种福气,是吧?只是有些遗憾,临死前还是无法见到你现今的样貌。」

  「我们不会死的。」玄苍嗓音坚定,凌厉眼眸沉沉锁住屠霸天,表情看不出内心丝毫思绪。

  「哈哈…不愧是我屠霸天调教出来的好手,在重重被包围、难逃一死的危难状态下,还能如此镇定!」仰天长笑,屠霸天杀机已起,利眸满布狠戾。

  「玄苍,为了杀你,已折损我门中许多好手!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看来也得我亲自收拾你!」话落,接过属下奉上的长剑,飞身跃至庭中与他双双对峙。

  心下一凛,玄苍面无表情紧握剑柄,单手悄悄将背后的阿苏托稳。

  「玄苍!」感受到空气中沉凝的紧张气氛,心知两人不知能否活过这一夜,阿苏粉唇突然贴至他耳边,柔声轻诉爱意。「下辈子我还要当你的妻子,你要记得来找我。」

  闻言,他心中激情荡漾,却只能轻哼一声,深黝黑眸还是紧盯着屠霸天,不敢稍有分心。

  谁知道有没有下辈子呢…明知这要求极为傻气,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还是顺着她,哼声答应,阿苏趴在厚实背上,想笑却先流下泪来,一点一滴的濡湿他衣衫。

  「真是好一对同命鸳鸯,我就做点好事,送你们一起去投胎!」屠霸天狂笑,纵身飞跃以雷霆万钧之势朝两人攻去。

  就听「铿」地一声刺耳金属交击声乍起。

  玄苍举剑相迎回击,随即森光四闪、冷芒耀动,两人交手速度快如闪电,漫天剑影将他们给笼罩,让围在周遭的玄极门的众人几乎无法看清他们激烈缠斗的身影。

  忽地,两道耀眼的银白剑光蓦然出现,在空中划出两道华美光轮,毫下留情往对方袭去,须臾之间,光轮骤然消失,腥红血珠飞洒而出,缠斗不休的两条身影瞬间各自往后跃开,双方四目冷厉相交,回复之前的对峙样,彷佛刚刚的打斗根本没发生。

  「好个玄苍,我是该欣慰调教出一个将我本事全给学成的好义子,还是该懊悔养虎为患?」看着手臂不断冒出鲜血的伤口,屠霸天不怒反笑。

  「随你。」平静无波的嗓音极为淡然,玄苍看也不看自己臂上的伤口,利眸依然紧盯着他不放。

  「玄苍,你一身武艺皆为我所授,我能教你就能毁你!」冷声狂笑,屠霸天誓言将他弒于剑下,提剑正欲再上之际,一道惊天巨响忽地从侧方不远处爆起,随即一阵天摇地动、泥沙飞扬,惊得众人不由得纷纷转头瞧去,就连屠霸天亦不例外。

  但听巨响骤起后,随即一道接着一道的爆炸声像连环炮似的紧随响起,一栋接着一栋的楼舍被炸得支离破碎,漫天土石飞沙四射。

  「怎么回事?」屠霸天惊怒大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基业莫名其妙毁于一旦,而其它门人则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惊傻了眼,完全失去了应变能力。

  见状,玄苍知机不可失,趁众人转移心神之际,当下背着阿苏纵身飞跃,以闪电雷霆之速急射而出,企图摆脱众人的围困。

  「玄苍,你别走!」屠艳瑶眼尖,足下一蹬追上前去,火红软鞭凌厉挥出,直攻被他背负在后的阿苏。

  感受到劲风袭来,玄苍飞快闪身避开,臂腕运劲一抖,反射性地回身射出手中长剑。

  就见夜空下,一抹森冷寒芒激射而出,其速之快宛若流星,不偏不倚直直贯入追在身后的屠艳瑶心口。

  「你…」似乎不相信自己会被一剑毙命,屠艳瑶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便「砰」地一声跌落在地,一命呜呼归阴去,瞠大突起的双眼似乎还在诉说着惊愕与不甘。

  「艳瑶!」屠霸天惊吼,飞扑上去抱住女儿,不敢置信她会断命在自己眼前。

  没料到自己反射性的回击会杀了屠艳瑶,清楚屠霸天肯定会疯狂追杀他替女儿报仇,玄苍不敢再多逗留,趁众人还反应不及之际,在一声声的爆炸声与烟雾弥漫下,迅如闪电急掠离去,眨眼间已然消失踪影。

  轰隆隆的巨响声中,屠霸天不断叫唤女儿,心中却清楚爱女已亡,心中愤恨交加,当下沉声大喝,「玄夜!」

  「我在。」懒洋洋的步伐踱出,对眼前的一切丝毫不受影响。

  「杀了玄苍!务必将他人头取回来祭艳瑶。」

  「听到了。」呵…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去找玄苍玩玩吧!

  虽然他臂上先受了伤,对他是有些不公平,但…谁教他刚刚和义父的一场交战,激起了自己的手痒!

  能伤得了义父,玄苍这些年的武艺究竟成长到啥样的境界?呵…真教人兴奋,不是吗?

  邪魅一笑,懒洋洋的黑影朝方才玄苍离去的方向掠去,将玄极门内的一团混乱抛在身后,须臾之间也消失了身影。

  漆黑竹林内,玄苍背负着阿苏,脚下不敢稍停地飞奔急掠,唯恐玄极门的追兵紧追而来。

  而不幸的是--他害怕的事果然发生了。

  「玄苍,你急着到哪儿去呢?」懒洋洋的带笑嗓音在竹林内飘飘荡荡扬起,似远似近,恍在耳边又似在千里外。「多背负一个人的你,轻功速度是不会比我快的!还是歇歇脚,停下来谈谈心吧!我们义兄弟许久不曾闲话家常了呢!」

  闻声,玄苍知他所言没错。背着阿苏,他是不可能比玄夜快的。

  既然双方皆已心知肚明,他当下驻足不再飞奔,旋身往林中深处瞧去,淡然轻哼,「只有你一人?」

  慵懒的笑声轻扬,瘦高身影由黝黑的竹林深处缓缓行来。「玄苍,我的个性你清楚,要杀人,敝人向来不屑群起围杀那套。」

  杀人?他是要来杀玄苍的?

  阿苏心下一颤,脸色苍白如纸,不明白老天爷为何要这样作弄他们?好不容易逃出玄极门,没想到还是被人给追到。

  「别怕!我们不会有事。」感受到她的惊惶轻颤,玄苍低声安抚,随即又抬头凝睇神态懒洋洋的玄夜,摇头拒绝。「玄夜,我不想和你动手。」

  说到底,他和玄夜都是屠霸天自私下的受害者。

  「可我很想和你交手呢!」微微一笑,笑得极为邪魅诡异。

  沉沉凝觑他良久,玄苍忽然淡淡地抛出一个问题。「你可知道为何我想退出玄极门?」

  「与我无干的事,我何必知道?」呵…这玄苍还真想和他谈心不成?

  「那是因为我不想步你的后尘!」

  空气瞬间冷凝,慵懒的神态消失无踪,只剩下满眼的森寒冷戾,缓缓荡出的嗓音如阴曹地府而来的夺命使者般阴寒。「什么意思?」

  「玄夜,三年前,你不仅成了亲,还有个未满月的孩儿吧?」虽是疑问,口吻却恁地肯定。

  「你怎会知道?」这件事玄极门中无人知晓,为何玄苍知道?莫非三年前的血案是他…思及此,细长眼眸进出寒光,浓重杀气萦绕全身。

  「不是我干的!」彷佛看穿他的心思,玄苍语气沉重的道:「是义父派人去的。」当年,也是在无意间才偷听到屠霸天秘密派人去灭了他的妻儿。

  「为何?」大掌紧握,隐隐浮现青筋。「义父又怎会知道我妻儿之事?」

  「因为你去探望他们的行踪还做得不够隐密!至于为何…」若有所思瞅他一眼,玄苍语气淡然却又隐含无奈。「也许因为我们都有了未来,不愿再为他效力,当个不知有无明天的亡命杀手吧!」

  当年,玄夜不也曾萌生退心,只是暂时被义父所劝,没多久,血案便发生了。而他,悲痛之余,只好继续留在玄极门,誓言调查出凶手是何人,不是吗?

  「你…没骗我?」一股激愤在心中***翻涌,玄夜干哑的嗓音像在哭泣。

  「你该明白我的为人。」

  是啊!虽然玄苍自小就沉默寡言得教人厌恶,但只要他开口,没人会怀疑是假话。也就是说,杀他妻儿的就是屠霸天了!

  想到这里,玄夜双目赤红,忽地仰天狂啸,「屠霸天--」

  返身朝玄极门方向电射而去,悲狂的啸声远去,在夜空下逐渐荡开散去…

  「苍,玄夜他…」听着那悲绝的怨恨啸声,阿苏不禁为玄夜感到难过。

  「他是我的前车之鉴,所以我说什么也不让屠霸天有机会伤害妳。」玄苍轻声道,万分感谢阿苏没受任何伤害。

  闻言,阿苏微微一怔,小脸不禁黯然…怎么办?不久后的未来,玄苍也会像玄夜那般吗?不!不会的!说什么,她都要撑到生下孩子,好让孩子伴着他不孤寂…

  「怎么了?」察觉她突然静默不语,玄苍疑问。

  「没什么,只是累了!」悄悄将脸贴到他颈边,阿苏叹息微笑。「苍,我还能让你这么背着多久呢?」

  「妳高兴让我背多久,我就背妳多久。」柔声回应,俊脸暗红。他很少说这种柔情蜜意的话,还真是有些不自在。

  似乎感受到他的别扭,阿苏忍俊不禁笑了。「人家说男人的甜言蜜语都不可信,你不会是哄我吧?」故意逗人。

  「…」尴尬,再也不说了。

  「苍,怎么不说话了?」好故意。

  「有人来了!」眼见前方一群七嘴八舌的人群突然现身蜂拥而来,玄苍飞快转移话题,知道是南宫易等人前来会合了。

  阿苏还来不及弄清楚怎么回事,他们已经被一群人给包围,同时聒噪的讨论声此起彼落,好不热闹。

  「哈哈哈…玄极门那帮龟儿子肯定被炸得措手不及…」有人笑得好乐。

  「想不到我新研制的轰天雷威力这般强!」有人得意自夸。

  「喂!没我混进去当内应,计划哪能这般成功?」粗声粗嗓大剌剌的叫道,要人别忘了他的一份功。

  一时间,漆黑竹林内得意笑声不绝,正当大伙儿兴致高昂赞扬自己的丰功伟业时,南宫易来到了玄苍身边,用很卑微的声音笑问:「苍弟,为兄这下可以将功补过了吧?」(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美人病恹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