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美人病恹恹 > 第五章
  「义父,求您别杀她!」少年双膝一弯,跪倒在霸气十足的男人跟前。\WWw、Qb5。CoM\

  「求我?」锐利虎目盯住少年,男人忽地诡谲一笑。「玄苍,当杀手首要心中无情,你…对这小丫头动情了?」

  闻言,少年一凛,不敢再开口相求,心中悄悄升起无限惊恐,却不敢在脸上泄漏半分!他知道,自己无意间已经为小女孩种下杀机了。

  「爹,杀了她!」有着艳丽脸庞的女孩则骄横怒声要求。「她偷看您毅我练武,杀了她!」

  讨厌!她讨厌这个跪在自己脚下浑身发抖的下人!因为…因为她曾好几次瞧见玄苍和这个下人在一起,教人看了就生气!

  「阿苏…阿苏不是要偷瞧!」急忙摇头否认,小女孩吓得浑身颤抖、眼眶泛泪。「阿苏只是想端寿面给玄苍少爷吃,所以才会路过这儿,不小心瞧见门主和小姐在练功…阿苏真的不是故意的…」

  「妳还敢狡辩!」艳丽女孩高声怒骂,心中更恼她提到少年的名字,尤其少年方才帮她求情一事,教人益发生气。

  玄苍怎可和这卑贱的下人这般好?尤其以往还曾不少次偷偷瞧见玄苍用好温和的目光看着这下人。可恶!他从来就没用过那种眼神瞧她。

  好!既然如此,她就要让这卑贱下人永远无法用那双令人厌恶的水灵大眼看见玄苍的温和表情,永远看不见!

  想到这里,艳丽女孩忽地扯开阴险笑容,伸手自怀中掏出一小瓷瓶,飞快拔开瓶塞就将里头的白色粉末朝小女孩双眼洒去。

  「啊--」只觉眼睛像被烈火灼烧似的,小女孩霎时痛得倒在地上翻滚尖叫。「好痛…我的眼睛好痛…」

  「大小姐,妳对阿苏洒了什么?」少年大惊,站起来一把捉住艳丽女孩的手,怒声逼问。

  「你紧张什么?只不过是让她成为瞎眼废人的毒葯而已。」艳丽女孩笑得好得意,扬声叫道:「我讨厌那双眼睛,她瞎了最好!瞎了最好…」

  「妳--」少年惊怒异常,却明白自己无法奈她何。

  冷眼观察着少年异于寻常冷漠的激动反应,深沉男人早巳看出他对小女孩有着情感,当下拔剑一挥。

  「义父,不要!」少年眼尖,扑上去欲救人,却让深沉男人一掌挥开,但也成功地让男人失了准头,原本对准心口的致命一剑成了划过胸口直到腰际的一道深长血痕。

  小女孩哪堪接踵而来的伤空口,登时倒地昏迷不醒,胸前的伤口泉涌般汩汩不绝流出大量鲜血,眨眼间,地上已染上大片血迹。

  「既成了瞎眼废人,留下又有何用?义父是帮她趁早了结这一生的痛苦!」深沉男子有些不悦少年的阻碍,以致没有一剑穿心,当场了结她的性命,但看那不断喷血的沉重伤势,清楚她也只不过晚了一时半刻去见阎王罢了,当下便没放在心上,冷笑着转身离去。

  「活该!死得好!」艳丽女孩骄蛮畅笑,跟着深沉男人走了。

  空地上,冷冷寒风中只剩下少年与昏迷在地、气若游丝的小女孩,还有那源源不绝流下,让人怵目惊心的大片血渍…

  大厅内,秀雅女子察看着阿苏的眼睛,又仔细地诊断脉象良久,最后终于放开阿苏的手腕,噙着素净微笑自椅子上起身,回到夫婿身边。

  「如何?」一见她诊完脉,玄苍马上沉声追问:心中有些紧张。若眼前这个据说是已过世的「千手圣医」任如谦的独女,也是唯一的传人都束手无策,那阿苏这一生岂不…思及此,他不敢再想下去。

  「苍…」似乎明白他的不安,阿苏双手摸索着抓住他的大掌,随即偎入宽厚怀里,低声轻喃。「我的眼睛若能好,这是最好不过,若好不了,你也别太介意,好吗?」

  每回,只要他请来的名医对他摇摇头,这男人总要情绪低迷个好些天,也让她因为他的难受而心疼。

  这两人似乎对他的亲亲娘子的医术很没信心喔!一旁,高大威猛、名闻江湖的铸剑师--越原挑起了眉,有些小小的不满。

  知他甚深的南宫易太了解好友了,连忙出言笑道:「苍弟,你们别愁着脸,先听听越夫人怎么说,届时要哭、要笑都由着你们!」

  此话一出,阿苏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而玄苍询问的眼神则移向秀雅女子身上,盼望她能给他们希望。

  清楚枕边人难搞又古怪的个性,只要他眉梢一挑便知其心思,为人妻的任圆拍拍身边男人,要他别乱发蛮性,随即微笑道:「玄夫人是被洒了一种叫『相见红』的毒葯!这种毒葯对眼睛有着强烈的伤害性,只要稍一沾上,往往不是视力急遽减弱,便是两眼失明,成了眼盲之人。」

  闻言,玄苍精神大振,心底的希望之火悄悄燃烧起来,急忙问道:「此毒可有解葯?」太好了!以前的大夫连什么毒都诊不出来,如今她却能明白道出毒葯之名,不愧是神医之后。

  见他振奋,任圆轻摇螓首。「『相见红』并非是体内积聚的毒性,并无内服的解葯。它是属于体外伤害的强烈毒物,一旦伤害既成,就是永久性的了。」

  「怎会如此?」一听是永久性伤害,想到阿苏得一辈子目不能视物,玄苍心下一冷,如同晴天霹雳。

  相较他情绪的强烈震荡,阿苏反倒能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幽然叹道:「苍,别难过!反正这么多年下来,我也习惯了…」

  安慰他、也安慰自己的言词消失在微弱的嗓音中。她不是看得开,而是…而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就要坦然的去接受,否则只是让自己更难过而已。

  闻言,玄苍怔然瞅凝着她平静神态,深黝的黑眸有着哀伤与愧疚。当年,若非她要端着寿面给他,就不会让屠艳瑶给弄瞎了眼…

  「这下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局外人代表--越原闲闲凉凉下评论。唉…真不是他没同情心,而是若连亲亲娘子都摇头,天下大概也找不出人可以治了。

  可惜,他的中肯评论不受青睐,马上招来任圆与南宫易的白眼伺候。

  「要你啰唆!」白眼外加轻斥一句,任圆又朝力持平稳,却掩不住黯然神色的玄苍瞧去,清冷的嗓音有一丝的迟疑。「玄公子,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希望,只不过…」微微一顿,似乎不知该不该说下去。

  「请说!只要有一丝丝的可能,我们都不愿放弃!」本以为已无望,听她言语中又似有转机,熄灭的希望火苗再次燃起,玄苍下意识地搂紧了阿苏,含着希冀的目光只盼她能给予一丝生机。

  而阿苏则微微颤抖地揪住他胸前衣襟,似乎不太敢相信真会有转机。

  哎呀!这对夫妻真的很恩爱呢!尤其玄公子看似冷漠,对其夫人却是一片深情,就如同越原对自己那般…

  想到夫婿对自己的好,任圆心下一暖,自然也希望眼前这对夫妻如同她和越原那般幸福无憾,当下她微微一笑,轻声道:「传闻有种名叫『泪眼凝』的奇花,对受过伤害而无法视物的眼睛具有惊人的疗效,其『泪眼凝』之名,便是取其因眼盲而伤心垂泪的人,只要有了它,便可以凝泪绽笑,静待复明之日的到来。

  「不过,此花只长在瘴气横行的苗疆地区,极为稀有,就连我也不曾见过,只在我爹的医书中看过关于此花的描述与记载。究竟这世上是否真有这种花的存在,我也不敢确定。」

  「既是『千手圣医』任神医的医书上有提起,那就是真有此花的存在了!」没想到果真有一线希望,玄苍难忍欣喜地露出笑容来。「阿苏,妳听见没?妳的眼睛有希望了!」

  「嗯…我、我听见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激动地落下了泪。老天垂怜,她真的有重见光明的机会,能够再次见到玄苍的样貌…

  「高兴得太早了吧?」忽地,很欠人扁的闲凉嗓音又插了进来,越原专门泼人冷水。「还不知找不找得到那啥泪涟涟的怪花呢!等真找到了,要高兴再来吧!」

  这人真的很让人手痒!忍不住又斜睨一记白眼过去,就算身为越原好友的南宫易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闻名天下的铸剑师在江湖上之所以人缘差到极点,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要真有此花的存在,穷我一生也定要找到它!」旁人的风凉话丝毫激不起玄苍的怒气,口气之笃定与坚决,彷佛「泪眼凝」就在面前。

  「你打算何时前去寻找?」见他似乎恨不得即刻动身,南宫易连忙探问。

  「明日就启程。」早日动身,早日寻到「泪眼凝」,也好早日让阿苏重见光嘐

  「带着弟妹?」

  「当然!」阿苏自然是要跟着他的。

  「此事不妥!」摇摇头,南宫易一脸不赞同。「苗疆之地湿热难耐,地形崎岖难行,加上山林间沼地瘴气遍布,弟妹又不似你铁打似的身子,跟着你去,吃苦事小,若不小心得了瘴疠,岂不糟糕!」

  闻言,玄苍不禁一怔。可不带着阿苏前去,又该将她安置何处?

  一看他神色便知在想什么,南宫易忍不住想叹气。唉…这个义弟还真不把他放在眼里!像他这么好的一个「托孤」人选,竟然没想要好好利用?真是气煞人也!

  「南宫府养了这么多食客,不差弟妹这一双筷子的。」等了老半天不见任何表示,无奈地自行举手「认养」。

  他?再次一怔,玄苍有些迟疑。

  老实说,他并不轻易相信他人。就算这些日子来,南宫易表现出极大的善意,就连在知晓他是如今江湖上人人欲取项上人头的「勾魂修罗」,也丝毫不减其热络,但短时问内他还是无法给予过大的信任,尤其这又事关到阿苏的安危。

  知他犹豫、多疑的心思,阿苏不禁轻笑安抚。「苍,我信任南宫大哥,你让我留在这儿等你吧!」明白自己若同去,肯定会是他极大的负担,她知道自己留在南宫府里是最好的安排。

  「苍弟,好歹我也是你义兄,能不能给点面子?」南宫易万分悲凉,不敢置信自己的人格竟然如此不被相信。

  瞧了瞧他因不被自己信任而显得悲愤的神色,玄苍静默了一下,突然有种因怀疑他而升起的歉疚感。事实上,依这些天来的观察,看得出来南宫易是真心想帮他们,只是…

  「你该明白,阿苏若留在这儿,将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淡淡提醒他们被玄极门追捕一事,可能会因而牵连到他,不过言词中倒是显示出不再反对阿苏留下了,对南宫易释放了一些些的信任感。

  知道自己渐渐开始被信任,南宫易顿时笑的既斯文又无害。「苍弟,南宫世家至今还不曾含糊过谁。」

  玄极门想动他南宫易,也得先评估看看有没有那个把握?

  从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得到南宫易如此的另眼相待与真心帮助,玄苍心境有些复杂又迷惑,但此刻他只想说一句,「谢谢!」

  「谢什么?叫声义兄或大哥来听听,我就满足了!」

  「…」完全不想搭话接腔。

  看他们唱大戏似的演出一出肝胆相照的义兄弟情,一旁无聊到想打呵欠的越原又欠人扁的插话了。「你看过那啥泪涟涟的怪花吗?不知长啥样,就算在眼前也不知道,你怎么找?」

  「是『泪眼凝』!」失笑地睨了枕边人一记,任圆这才补充道:「我爹医书上绘有整株花卉的形貌,等会儿我描绘给你。」

  「多谢!」点点头,玄苍迟疑了一下,终于问道:「越夫人会在这儿作客到我回来吗?」

  不知为何,任圆微微一怔,还没回话,越原就一脸诡笑地摇头否决了。「我家圆儿和江南之地天生八字不合,不可能待太久的!」

  玄苍一惊,深怕寻回了花,没她在也是无用,正欲问个详细时,任圆倒先淡笑开口了,「玄公子,待你寻到『泪眼凝』后,带着令夫人来我们的住处找我吧!」

  轻浅一笑,让人送来笔墨白纸绘其花形样貌的同时,也顺带告诉他,自己和越原所居之地。

  期间,还不时听到某人不满的嘟囔。「妳那间医堂已经人多到很不得安宁了,现下又要增加病患来打搅…」

  嘟嘟囔囔中,南宫易突然一肘子拐去,满脸没好气。「打铁的,我今天才发现你真的很惹人厌!」

  玄黑夜色中,城郊外的破庙内--

  「怎样?」屠艳瑶毫无耐性地喝问。自从前些天夜里受到屈辱后,不甘不被玄苍所爱,一口恶气凝聚胸口,迟迟无法化去,羞怒之下,她便招来分散在江南的众多玄极门杀手,要他们日夜监视着南宫世家的动静。

  「前两日,玄苍离开南宫府后,便一路往西南而去,没再回头。」其中一名黑衣杀手据实禀告。

  「只有他一人?玄苍身边没有任何女子同行?」屠艳瑶急急问道。

  「是的!只有他一人。」黑衣杀手肯定道,随即又略显迟疑。「大小姐,门主命令取下玄苍人头,妳又不许我们动他,这…」未言之意已极为清楚。

  艳容冷笑,屠艳瑶言词锋利又不给人留面子。「取玄苍人头?凭你们的本事动得了他吗?若行,当日便不会二十人围杀他,却只有五人活命回来!」

  此话一出,听得黑衣杀手当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难看至极。

  冷笑数声,不将难看脸色放在眼里,屠艳瑶挥挥手,一脸蛮横道:「我爹那儿我自会担待,你们听我的话去做就没错了!」

  「属下…知道了!」咬牙。

  「别管玄苍究竟要上哪儿去,大家别费力去追踪他了!你们听好,只要将南宫府中一个叫阿苏的女子抓来,不管天涯海角,玄苍自会主动来找我们…」

  和风送爽,百鸟啼转,雪松院的石椅上坐着一名苍白纤弱的女子,只见她不时轻抚着手中一块碧绿玉佩,脸上浮现款款柔情与思念之色…

  唉…三天了!玄苍动身出发已经三天了,不知他现在如何?这一路上,玄极门的人是否还在追杀他?听说苗疆之地,瘴气、蛊毒横行,上天保佑他不会有事才好…

  正当恍惚迷蒙之际,忽地,一道细微的脚步声自院门处轻巧传来,将她怔忡出神的思绪拉了回来。

  「南宫大哥,是你吗?」侧首浅笑轻问,分辨得出南宫易的脚步声。

  「弟妹好耳力,怎知是为兄?」温文畅笑,南宫易很快来到她面前,挺佩服她以脚步声就能辨人的能力。

  「眼盲之人,听觉总是特别敏感,没什么的!」微微一笑,阿苏觉得这没什么好惊奇的。「每个人行走方式皆不相同,自然会有属于他独特的脚步声。就如同个性一样,有人性情沉稳,步伐自然踏实稳重:有人生性洒脱,脚步就显得轻盈灵敏,只要相处久了自然就分辨得出来了。」

  闻言,南宫易不禁又笑了起来。「为兄倒没想到脚步声还会泄漏个性,想必苍弟的脚步声是又臭又硬吧?」

  故意揶揄某个不在场人士,摆明向她抱怨某人的冷脸相待。

  阿苏微愣,随即失笑出声,也不知该说是或不是,只好淡笑不语地抚着手中碧绿玉佩,心中的相思之情又悄悄升起。

  察觉细微动作,南宫易下意识地垂眸朝她的双手瞧去,待那碧绿玉佩映入眼底时,他心下猛然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弟妹,妳手中玉佩可否借我一瞧?」嗓音干涩又急促,与平日斯文尔雅的语调有着极大的差异。

  「啊?」被他的急迫吓了一跳,阿苏微微一怔,心下有些纳闷,但也没拒绝。「当然!」奇怪!南宫大哥似乎有些不对劲,究竟怎么回事?

  虽感怪异,她还是将碧绿玉佩递了出去。

  接过玉佩定睛细瞧,一见那相同的色泽纹路、样式与雕工,南宫易霎时眼眶一热,浑身轻颤不已,待颤巍巍将玉佩翻面,那雕镂在背面中央的一个「苍」字,几乎让他被狂喜给击倒,久久无法出声。

  「南宫大哥?」看下到他奇怪反应,阿苏一脸茫然地疑惑叫唤。南宫大哥怎么将玉佩借去看就不出声呢?到底他是怎么了?

  「弟妹…」被唤回神,强忍着激动心绪,南宫易将玉佩交还给她,探问的语气极为不稳。「妳…妳怎会有这块玉佩?」

  拥有这块玉佩的人,不该是个女的!而玄苍的名字中刚好有个「苍」字,呵…应该也不是个巧合啊!

  「这玉佩啊…」阿苏将玉佩挂回自己颈项上,笑得极为迷蒙。「是玄苍给我的。」

  思绪恍惚地回忆起洞房花烛夜那晚,缠绵过后的温存时,突如其来的一阵冰凉忽地贴上了她的酥胸,低柔的嗓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阿苏,我向来不重视身边的东西,只有这块玉佩从小就戴在身上,伴我成长至今。如今,我将它送给妳,当我不在妳身边时,让它替我陪着妳…

  想到这里,粉颊忽地微红发热,神情既羞涩又甜蜜,还有一丝丝的窘然…老天!还好南宫大哥不知她刚刚在想些什么,不然岂不羞死人了!

  果然是玄苍!欣喜若狂的南宫易没心思去注意她突然泛红的脸庞,急切又问:「妳可知苍弟为何会有这块玉佩?」

  他奇怪的问题让阿苏不禁又是一愣,谨慎的回答道:「玄苍向我说过,那玉佩是他从小有记忆以来就戴在身上了。」

  从小?那就没错了!几乎已要百分之百的确定,他还是想问的更详细。「妳可知道苍弟的亲生爹娘是谁?」

  「玄苍没有爹娘,他是被玄极门门主捡回去的孤儿啊!」摇摇头,不懂他为何这般问?

  「可知是在哪儿捡到他的?」急切的语气有着兴奋,南宫易知道答案快揭晓了。

  这下可真问倒阿苏了,只见她再次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嗓音微顿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心中质疑地反问:「南宫大哥,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直追问玉佩和玄苍的事呢?」

  虽然还不知玄苍在何处被人给捡回去的事让南宫易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有那块玉佩的存在与玄苍如此符合条件的身世,几乎就可以确定他的怀疑了。

  呵…莫怪!莫怪他第一眼就觉得玄苍有着熟悉感:莫怪他莫名想对玄苍好,就算热脸贴冷屁股也毫不在意,这一切皆因为血脉至亲的无形羁绊吧!

  俊目含泪,他禁不住欣喜又激动的心情,好听的笑声低低响起,且愈来愈大声。「妳知道吗?也许我唤妳一声弟妹并没有白叫。」

  「啊?」不解其意。

  「弟妹,玄苍极有可能是我的亲弟!」微笑,抛出惊人轰天雷。

  而被炸的女子,除了满脸惊愕之外,还是…惊愕!(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美人病恹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