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美人病恹恹 > 第四章
  「你这次的伤口好长好深!」忙着帮少年上葯疗伤的同时,十岁小女孩突然有股想哭的冲动。\wwW。Qb5.cǒm//

  「不碍事!」十五岁少年敞开上半身衣衫,任由小女孩为自己胸前那道深长的伤口进行上葯包扎的动作,俊逸面容一片沉稳不波。「第一次出任务,能完成使命活着回来,算是不错了!」

  「玄苍哥哥,我不喜欢看你受伤。」小女孩低声道,隐隐含着泣音。

  若有所思的瞅凝,少年颔首答应。「好!我以后尽量不受伤。」

  「嗯!」得到正面答复,小女孩这才含泪笑开颜,仔细为他包扎好伤口后,突然好奇问道:「玄苍哥哥,你什么时候生日呢?」

  「不知道!」淡淡的,少年一副波澜不兴的模样。

  「怎会不知道?」小女孩惊讶急道:「就连阿苏也有生日的!」

  「我是被捡回来的孤儿,怎会知道自己的生日?」少年沉静道,丝毫不以为意。

  「啊!」小女孩低叫了声,随即小脸微红,不好意思道:「阿苏的爹娘虽然都死了,可是灶房大娘对阿苏好,会帮阿苏过生日!玄苍哥哥,明天是阿苏生日,灶房大娘会煮碗寿面给阿苏庆祝,那个…那个…」

  「嗯?」

  怯生生一笑,鼓起勇气又道:「你、你要不要和阿苏同一天生日呢?那碗寿面,阿苏端来和你一同吃,好不好?」

  从未曾有人关心他过不过生日,少年心田不禁悄悄滑过一股温暖潮流,深黝眸光复杂地凝觑她良久:艮久,最后,漂亮薄唇忽地勾起一抹迷人笑痕。

  「好!」

  宽广的后院,十来名近来在江湖闯出名号的各大门派新秀齐聚在凉亭内,彼此热络笑谈,目光不时瞧向正在草地上缠斗比试的两条人影,讨论着双方过招的优劣之处。

  回异于凉亭内的热闹,离凉亭不远的一株大树下正站着三条沉静观看比武的人影。

  「怪了!南宫兄身旁的那两位是谁?怎么不来介绍给咱们认识,径自待在树底下呢?」终于,热烈谈笑的众人中,外号「玉面剑客」的点苍派弟子--林岳平眼尖发现了。

  「哎呀!那对夫妻我前几天见过,是独居在『雪松院』的客人。听下人说平日并不太理睬人,尤其那男的更是冷淡,难得南宫大哥受得了,毫不计较地待为上宾,镇日嘘寒问暖,热情招呼。」明艳照人,对南宫易有着仰慕之心的华山派女弟子--上官紫燕隐隐有些不悦道。

  这些日子,南宫易一得空就前去「雪松院」找他们,连带的,她自己就找不到机会去亲近仰慕之人了。

  「这般神气?究竟有何本事让南宫兄如此另眼相待?」

  「可不是!还真是令人好奇!」

  「若真有好本事,在下倒想与之切磋一番!」

  「可知是何门何派、有啥名号?」

  一时间,凉亭内好奇的议论声不绝于耳,最后,有人出声提议了--

  「既然大伙儿这般想知道,前去结识不就得了!」

  此言一出,众人相觑一眼,心中皆打着相同的心思,当下不用言明,一群人便默契极佳地浩浩荡荡朝大树下的三人而去。

  另一端,大树底下--

  瞧着草地上缠斗的两条人影,玄苍一脸的面无表情,不一会儿,他突然心生厌烦。「阿苏,我们回去了!」

  只听到刀剑交击的铿锵声,看不见交手两人的身手的阿苏闻言有些诧异,正想问他才刚来为何急着走时,南宫易就先开口了--

  「苍弟,怎么瞧不到两眼就要走?」笑嗓中似乎隐隐含着了解他为何看不下去的原因,只是明知故问。

  「华而不实,花拳绣腿,多看无用!」冷觑一眼,玄苍淡淡抛出一句狠毒却是事实的评语。那种炫目漂亮却不实用的招式,若真遇上敌手,只有提早去见阎王的下场。

  现今各大门派的新秀就只是这样的实力吗?真令人想摇头,催促各门派快快将自家在江湖各处游走的弟子召回,闭门苦练个三,五载再将人放出来!

  差点没大笑出来,南宫易虽知事实,却不好意思像他那般直言,只能强忍着闷笑。毕竟,他身为主人,总不好嘲笑府中客人学艺不精,还好意思仗着门派威名行走江湖。

  「苍!」惊呼低斥,阿苏好气又好笑,极为不好意思。唉…这男人要不是闷不吭声,要不就是不会说场面话,真是拿他没办法!

  面对她的低斥,再瞧瞧南宫易一脸的闷笑样,玄苍不觉自己有错,反倒开始怀疑起来…这南宫易来者不拒、食客满门,连那种程度的「武林新秀」都热络的让他们住进府中当上宾,表面上状似好客、广交友人,其实是想看笑话吧?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正当南宫易闷笑,阿苏万分歉意,玄苍满心怀疑时,由凉亭而来的大军已经闹烘烘地接近了,就连那两个刚比完武、气息还有些不稳的「新秀」也一头雾水地加入行列中。

  「南宫兄,这两位是?」点苍派弟子「玉面剑客」林岳平率先发问,眼底有着明显的好奇。

  「玄苍,我的结拜义弟,另外这位姑娘则是我义弟的夫人。」南宫易温文微笑介绍。

  义弟?众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心中对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更加好奇了!要知道,南宫易虽然广结善缘又好客,府中武林名人川流不息,在江湖名声极高,许多人口上称兄道弟的,都想和他来个义结金兰,好提高自己的江湖地位,但却从没听过他和谁真正结拜过,可如今,这个人竟然出现了!

  究竟这个叫玄苍的男人有何高强本事,让南宫易如此欣赏,还和他结义当兄弟?让南宫易肯定的人,等于就是拥有一半以上江湖人的肯定了!

  正当众人既惊讶又忍不住欣羡时,玄苍却丝毫不觉得有何荣幸。

  结拜义弟?没歃血为盟,也没焚香告知天地,他可不承认!对某人不要脸强加上来的关系,他懒得去否认,更懒得去澄清,当下大掌握住阿苏的,态度冷淡得连招呼一声也没,牵着人就要离开。

  「慢着!」忽地,一心想在江湖闯出更大名声的林岳平伸臂拦人,心想,既是南宫易的结拜义弟,武功肯定不错,只要自己打败他,不仅在众人面前锋头尽出,传出江湖更是大大露脸,名声高涨。

  「有事?」简短两个字,冰寒的语调听得众人不禁毛骨悚然。

  林岳平心下一颤,莫名窜起一股骇人寒意,可又想到江湖上根本没听过「玄苍」这名号,应该也不是啥硬底子角色,而自己在名门大派习艺如此多年,岂可能比不上眼前男人?

  想到这里,他胆子又大了起来,强笑道:「在下『点苍派』林岳平,一向嗜武成痴,见玄公子身上佩剑,想必有着一身好武艺,是以想向玄公子讨教两招。」

  此话说得合情合理,教人不好拒绝,然而玄苍只是冷然觑睇他一眼,连响应个一声也没,隔开横阻的手臂,迈步就走。

  「你!」被漠视的强烈羞辱感冲上脑门,林岳平不及多想,长臂一伸想抓住人,谁知不知是玄苍动作太快,还是他武功太差没相准,这一抓没抓到玄苍,却抓到了茫然跟在后头的阿苏臂膀,痛得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闻声,玄苍迅速回身,惊怒地一掌挥开他找错目标的大手,一个闪身护住阿苏的同时,寒如冰珠的嗓音再起。「我劝你最好别动我妻子一根寒毛!」

  若非还在南宫府静待大夫的到来而不愿多生枝节,眼前这个林岳平早就身首异处了。

  早由平日举止中看出他极为疼惜爱妻,一旁的南宫易见状便知他是真恼了,当下急忙出面打圆场。「相信这只是林少侠一时失手,并非有意,大家火气别这么大…」

  「我、我才没失手!我就是故意这么做,非逼玄公子和我切磋一番不可!」涨红脸否认,林岳平绝不承认,否则自己连抓个人也会错手之事若传出去,岂不名誉扫地,笑掉江湖人大牙!如此一来,他怎还有脸在江湖上混?

  这个蠢蛋,为他解围还不懂配合!南宫易忍不住暗暗叹气。

  「是故意吗?」闻言,玄苍忽地勾起一抹极冷笑痕。「既然阁下切磋之心如此强烈,在下就成全你!」话落,扶着阿苏在树下坐下,解下腰间佩剑交给了她。

  此一动作让在场其它人纳闷不解,林岳平更是开口质问:「不是要切磋比剑,为何又解下佩剑?」

  闻言,玄苍眼神顿显诡异又莫测高深。「我的剑一出鞘便要见血,你想喂养它吗?」

  实在是他的神态、语调太过诡谲阴森,一时竟让林岳平迟迟不敢接腔,至于其它所谓的「武林新秀」更是大气不敢喘,只有阿苏依然嘴角噙着淡淡浅笑,而南宫易则无奈地等着看好戏。

  见对方迟疑不语,玄苍嘴角边的讽笑加深,信手折下枯枝,一个纵身飞掠,人已在远处草地上候着了。

  不想让其它人看扁,林岳平跟着掠身而出,来到草地上拔剑和他对峙,口里不悦的喝道:「你用枯枝和我比试是瞧不起我?」

  玄苍不想废话浪费时间,仅是淡淡哼声。「出招吧!」

  被人瞧不起的羞辱感再次涌上,林岳平二话不说,抢招攻出,霎时,漫天剑影飞舞,在阳光下闪着千百朵炫丽华美的剑花,虚实难测,直袭向玄苍。

  然而,就见玄苍冷然勾笑,在繁复华丽的攻击中,看似缓慢,实则迅如闪电地扬起枯枝穿入剑光,信手一点、一挑,漫天的美丽剑影瞬间消逝,只留下一抹银光飞脱在空中,须臾之间又落插在草地上不断摇晃,而手中枯枝则已抵上急促喘息的心口。

  「你看明白了?我一招就可以杀了你!」冷笑,枯枝一抛,瞬间插在还不断摇晃的银剑旁。

  不顾众多「武林新秀」的惊疑目光,玄苍转身行至大树下扶起阿苏,径自走人。

  呵呵,不愧是他主动认来的义弟,武艺果然好!微笑暗忖,南宫易扭头望向草地上的林岳平,就见他脸色苍白如纸,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被一招给击败了。

  忙碌的用饭时间已过,客栈内只坐了几桌客人,让一向忙碌的店小二得以偷闲窝在柜台前稍作休息。

  忽地,一抹艳红如火的身影进了门内,小二哥眼尖,急忙迎上前去,然而才抬头瞧清楚眼前姑娘如牡丹般艳丽的姿容,当下竟然发起傻来。

  「瞧什么?再瞧,我挖了你的眼!」屠艳瑶蛮横怒斥,心中万分不悦。可恶!被个粗鄙的店小二惊艳地瞪着瞧,一点也不光彩!要嘛,至少也得是像玄苍那样的男子才有资格欣赏她的美艳姿容!

  「小、小的不敢!请问姑娘是用饭还是住店?」在怒斥声中回神,小二哥被她的骄横凶悍给吓了一跳,急忙垂下头不敢再瞧,就怕惹上了女罗剎,心中则忍不住犯嘀咕--这姑娘美虽美,性子却如此泼辣蛮横,吓死人了!

  「都要!」冷哼一声,阔绰地抛了个金元宝给店小二,自行找了个靠窗位子坐下,不耐烦的命令道:「好吃。好喝的全给我端上来,快!」

  「是!小的马上去,马上去…」接住实实在在的金元宝,小二哥鞠躬哈腰陪笑不已。做生意嘛!只要有钱就是老大,再大的气都得忍下哪!

  正当小二哥才刚退下转身,店门口又来了一道瘦高身影,让他忙着又迎上去。

  「客倌,请问是用饭还是住店?」职业笑容挂满脸,小二哥的开头招呼语再次响起。

  「都要!顺便来壶酒。」懒洋洋的语调,瘦高男人随意找了个离自己最近的空桌坐下。

  「是!小的马上为您送酒来!」习惯性地抹了下桌子,小二哥迅速退下。

  很快的,一盘盘热腾腾的好菜与好酒为两名新客端上桌,店小二忙完送菜工作后,又窝回柜台偷闲去了。

  窗口边,屠艳瑶吃着饭菜,恼火的目光则朝隔桌神态懒散的瘦高男人射去,似乎恨不得灼穿出一个洞,好让他一命呜呼,然而瘦高男人似乎浑然未觉,全没将她的怒瞪瞧在眼里,一颗心都放在桌上好酒上。

  也正因为如此,又让怒火中烧的骄纵姑娘更加生气。

  忙碌的用饭时间已过,客栈内只坐了几桌客人,让一向忙碌的店小二得以偷闲窝在柜台前稍作休息。

  忽地,一抹艳红如火的身影进了门内,小二哥眼尖,急忙迎上前去,然而才抬头瞧清楚眼前姑娘如牡丹般艳丽的姿容,当下竟然发起傻来。

  「瞧什么?再瞧,我挖了你的眼!」屠艳瑶蛮横怒斥,心中万分不悦。可恶!被个粗鄙的店小二惊艳地瞪着瞧,一点也不光彩!要嘛,至少也得是像玄苍那样的男子才有资格欣赏她的美艳姿容!

  「小、小的不敢!请问姑娘是用饭还是住店?」在怒斥声中回神,小二哥被她的骄横凶悍给吓了一跳,急忙垂下头不敢再瞧,就怕惹上了女罗剎,心中则忍不住犯嘀咕--这姑娘美虽美,性子却如此泼辣蛮横,吓死人了!

  「都要!」冷哼一声,阔绰地抛了个金元宝给店小二,自行找了个靠窗位子坐下,不耐烦的命令道:「好吃。好喝的全给我端上来,快!」

  「是!小的马上去,马上去…」接住实实在在的金元宝,小二哥鞠躬哈腰陪笑不已。做生意嘛!只要有钱就是老大,再大的气都得忍下哪!

  正当小二哥才刚退下转身,店门口又来了一道瘦高身影,让他忙着又迎上去。

  「客倌,请问是用饭还是住店?」职业笑容挂满脸,小二哥的开头招呼语再次响起。

  「都要!顺便来壶酒。」懒洋洋的语调,瘦高男人随意找了个离自己最近的空桌坐下。

  「是!小的马上为您送酒来!」习惯性地抹了下桌子,小二哥迅速退下。

  很快的,一盘盘热腾腾的好菜与好酒为两名新客端上桌,店小二忙完送菜工作后,又窝回柜台偷闲去了。

  窗口边,屠艳瑶吃着饭菜,恼火的目光则朝隔桌神态懒散的瘦高男人射去,似乎恨不得灼穿出一个洞,好让他一命呜呼,然而瘦高男人似乎浑然未觉,全没将她的怒瞪瞧在眼里,一颗心都放在桌上好酒上。

  也正因为如此,又让怒火中烧的骄纵姑娘更加生气。

  「玄夜,不准你再跟着我了!」终于,她忍不住骂出来,引来店内不少人的侧目。可恶!自出了玄极门,这玄夜就像甩不掉的黏皮糖,一路稳稳跟在她后头,让人看了真觉碍眼!

  恍若末闻,玄夜倒了杯好酒饮下,好似她叫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见状,屠艳瑶怒火更盛,才又要张口骂人,一个熟悉的名字忽然自邻近门口处的某桌飘来,让她当下转移注意力,噤声凝神细听…

  「…一招击败『点苍派』的林岳平,如此武艺高强的人怎可能以前从没听过他的名号?究竟那叫玄苍的男人是何来历?」

  「谁知道?总之大家以后别去惹他,否则若落得像林岳平那般,别说丢自己的脸,就连师门的面子都没了!」

  「哈哈,此话说得极是!不过话说回来,若真想探玄苍这个人的底,直接去问南宫兄不就得了!」

  「没用的!在下之前私下探过南宫兄了,不过他却什么也没说…」

  几个亲眼目睹南宫府中那场比试的「武林新秀」在客栈内议论纷纷的讨论着,偌大的嗓门完全没压低,一字一句都进了有心人的耳里。

  屠艳瑶又听了好一会儿,由他们言谈中得知那位叫「玄苍」的男子,这些日子就在赫赫有名的南宫世家作客时,艳红唇瓣不禁勾起得意笑容…让人又畏又惧又痛恨,恨不得诛之而后快的玄极门杀手,没想到竟大胆地在名声显赫的南宫世家作客,任谁也料不到,不是?

  好个玄苍,这下可找到你了!

  「唔…」

  「怎么了?」飞快端视捂唇欲呕的阿苏,玄苍担心询问。「哪儿不舒服?」

  「没、没什么!」强抑下呕吐感,她将碗筷放回桌上,推离自己老远后,这才轻声道:「近来胃口不好,闻不得些许腥味。」

  目光落至碗中那块方才他夹给她的鱼肉,玄苍了悟,默默地将鱼肉夹进自己嘴里吞下,很快地又弄了些口味较为清淡的菜肴,重新将碗筷放回她手中,语调低沉却恁地温和。「我夹了些淡口味的菜,妳试着吃看看,别饿坏自己和孩子。」

  「嗯。」微微一笑,她重新进食,果然状况好多了。

  确定她真的有吃下东西后,玄苍这才放心地继续进食,期间还不时察看她碗中的菜肴用完没,好随时为她夹菜。

  两人温情言谈与互动全落入某个不请自来,硬要陪人家夫妻用晚膳的无聊人眼中,当下忍不住挑起好看剑眉,一脸笑盈盈。「原来弟妹已有了身孕,真是恭喜了!苍弟,先说好,以后为兄要当孩子的义父。」

  义父?冷睇一眼,未来孩子的爹径自用饭,直接当某人不存在也没听见。

  已经被漠视得很习惯了,南宫易深谙打蛇得打七寸,直接朝好说话的那个进攻。「弟妹,为兄可有这荣幸?」

  「将来孩子能多个人疼惜当然好!承蒙南宫大哥看得起,我和玄苍又怎会反对呢?」阿苏微笑,谈起未出世的孩子,脸上充满慈母光辉。

  见她当真应允,玄苍眉头微拧,不过倒也没出言否决。

  「待孩子出世后,为兄绝对送上一份大礼!」暗喜自己策略成功,南宫易觑了玄苍一记,禁不住开口调侃。「我瞧苍弟终日寒着脸,教人一看就怕,说不得日后孩子见了亲爹就哇哇哭,看到我这个义父就呵呵笑。」

  阿苏闻言一愣,随即笑了出来。「不会的!玄苍很好、很温柔,以后一定也是个宠溺孩子的爹爹,孩子怎会怕他呢?」

  温柔?瞧神情淡漠,却仔细为她盛汤布菜、照料一切的男人,南宫易不禁想叹气…玄苍的温柔只对她吧!至于旁人--譬如自己,受到的是寒如严冬的冰冷对待啊!

  为自己不被人当一回事,却又莫名想贴人家冷屁股的自甘下贱而悲凉,正想开口再揶揄个几句好安慰自己被践踏的心时,忽地,一道细微的异常声响乍起,登时让他噤口凝神。

  「贵府有人性喜夜晚上屋顶乘凉吗?」玄苍淡然开口,平稳的声调中有丝冻人寒意。

  「府中宾客甚多,为兄实在不敢保证!不过,就算真有,也不至于自己住房的屋顶不上,偏挑中你们这座『雪松院』的屋顶,莫非这儿风水特好?」温雅接腔,南宫易泛起兴味笑容。呵呵,南宫府数十年来没有宵小敢闯,怎么义弟一住进来,夜贼就来了呢?可真有趣,不是?

  两人一搭一唱的谈话声虽轻,却也没刻意压低,云淡风轻的嗓音一句不差地飘入屋顶上夜贼的耳里,登时,一串媚人娇笑响起。

  「玄苍,我来找你了!」知晓自己被人发现,屠艳瑶也不紧张,纵身跃下屋顶,大剌剌走进屋内,艳丽娇容净是得意笑容,媚眼如丝直勾勾盯住玄苍。

  屋内三人早她在笑声方起时便警戒起身防备,而玄苍更是在发现是她后,一把就将阿苏护在自己身后。

  这姑娘是谁?听那声音似耳熟又陌生,教人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只能靠声音辨人的阿苏登时蹙眉苦思,幸好玄苍很快就解了她的疑惑。

  「大小姐,妳是来要玄苍的人头?」他神情淡漠无波,心中却冷凝沉重起来。该死!屠艳瑶寻到他,代表玄极门的其它人也会知道他的下落,他实在该带着阿苏尽快离开,但阿苏的眼睛还在等南宫易那位「友人之妻」的到来,他无法放弃这个可能让阿苏复明的机会。

  大小姐?闻言,阿苏不由得浑身一颤,纤手抚上眼角,忆起十多年前的那场恶梦…

  我讨厌那双眼睛,瞎了最好!瞎了最好…

  察觉到贴在身后人儿的轻颤,玄苍知她肯定已经知道屠艳瑶的到来,因而起了畏惧惊慌的情绪,登时心口有些微痛。

  「玄苍,你知道我喜欢你,怎可能要你的人头?」心思全落在心上人身上,屠艳瑶根本懒得分神去注意他身后女子的存在,娇艳脸庞笑得如花灿烂。「爹会下令杀你,肯定是一时气昏头了,你随我回去向爹认错,有我的求情,爹必定会原谅你的。」

  此话一出,玄苍神色不变,倒是阿苏惊讶于屠艳瑶对他的心意,而在旁观戏的南宫易则忍不住心中暗笑…

  呵呵,原来义弟这般受姑娘家欢迎,真是看不出来哪!

  「多谢大小姐抬爱!玄苍自认命贱,匹配不上大小姐妳。」玄苍一直知道她对自己有意,只是自己无心,在玄极门时,当作不知的同时,能避就尽量避开她,是以如今听她亲口示爱,依然一脸平静无波,像个死人似的。

  「你!」没料到自己竟被拒绝,屠艳瑶又惊又怒,几乎不敢相信,不由得尖声恼喝。「玄苍,我喜欢你是你的福气!要知道,和我成了亲,我爹那个位子将来就是由你来坐,难道你不心动?」

  门中多少人觊觎那个大位,大家都忙着讨好、奉承她,就盼获得她的芳心青睐,玄苍怎可能不想?

  她言词之中全以自己为主,好似人人都该因她的垂爱而欣喜若狂,令人听了不禁摇头想笑,至少玄苍就觉得可笑。

  「玄苍对门主大位并无兴趣,所以我退出了,不是吗?」勾起轻浅讽笑,厌烦再继续纠缠下去,干脆将身后的阿苏拉到自己怀里,让她看个仔细。「大小姐,玄苍没那个福气让妳垂爱,我已经是成亲有妻儿的人了。」

  「是她?」瞪着他怀中平凡无奇的苍白女子,屠艳瑶震惊万分,紧随而来的是一股怒气。「她是谁?如此平凡的女子怎及得上我?」

  怒火瞪中,又赫然发现女子那双瞠大的眼眸显得极为空洞而无焦距,当下恍然大悟,眼底泛起鄙夷之色。「老天!她还是个瞎了眼的废人!玄苍,你也跟着瞎眼了才会看不出我与她的差别吗?」

  嘲讽嗤笑,不愿相信他竟然选择一个样样都及不上她的盲女。

  「大小姐,出言请三思,别再让我听到妳说她是瞎眼的废人!」全天下就屠艳瑶最没资格这般说她!一股强烈怒气在心底酝生,玄苍语气冷戾异常。

  「苍!」察觉玄苍绷紧的身躯中隐藏着强大怒气,阿苏下意识地拍着他的胸膛安抚,苍白的脸庞噙着不在意的浅笑。「大小姐,阿苏虽然眼瞎了,不过我始终很努力生活着,我不是个废人。」

  方才对屠艳瑶的畏惧情绪,因玄苍的守护怀抱而消失无踪了。

  阿苏?这名字好耳熟!恼恨瞪着那双令人瞧了莫名厌恶的大眼,瞧着瞧着,久远记忆中几乎快遗忘的一双眼眸忽地浮现脑海,与眼前的空洞无神大眼逐渐重迭…

  「妳是当年那个卑贱的下人,阿苏?」忽地,屠艳瑶惊怒大叫,忆起孩童时的往事。

  「大小姐,我是。」螓首轻点,她微微一笑。

  「原来当年我爹那一剑竟没将妳给杀死!」初时惊怒一过,屠艳瑶冷笑不已,恶意嘲弄,「不过,妳的眼睛倒是称我心意的瞎了!」

  可恶!这小贱婢不但没死,还能以着瞎眼的废人之姿得到玄苍的怜惜!太可恶了!究竟她屠艳瑶有哪一点比不上阿苏?为什么玄苍的目光永远只看着她,不会转移到自己身上?

  思及此,有种比自己差劲的人却能得到她最想要的东西的强烈愤恨感袭涌而上,怒火直窜脑门,让她骄横性子发作起来,根本不顾此处并非在玄极门,不可能让她为所欲为,当下右掌朝腰际间的火红软鞭探去,信手一挥,就见红色软鞭以着迅雷下及掩耳之速朝阿苏面门打去,劲道之强,摆明要打花脑袋,一招将她毙命。

  登时,阿苏只觉一道强烈劲风迎面而来,却不知要避,眼看就要命丧鞭下之际,一只粗糙大掌飞快由她身后伸出,眨眼间一把牢牢抓住迅速袭来的红鞭。

  「大小姐,别逼我出手!」玄苍厉声警告。「如今的我已不是当年还无法抵抗你们父女俩的少年,妳敢伤到阿苏一根寒毛,我绝不会放过妳!」

  「你放手!」使劲力气却抽不回被他抓在手中的软鞭,屠艳瑶愤怒尖叫不休。「我要杀了她!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玄苍,你要个瞎子有何用?跟我回玄极门,和我在一起,我能给你的绝对比那个卑贱的瞎子多!」

  「妳疯了!」冷厉甩开软鞭,玄苍讽笑道:「大小姐的厚爱,玄苍担当不起。我早说了,门主之位我没兴趣,大小姐径可去寻个对妳、对门主大位有兴趣的如意郎君匹配。玄苍这一生的妻子,永远只会是个叫阿苏的女子!」

  他突然松手,屠艳瑶因使力过猛而狼狈地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又听他如此狠拒自己一番情意,脸上登时一阵青、一阵白,心底又极为清楚自己武功不如他,根本讨不了好,当下只能恨声厉道:「玄苍,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话落,愤然转身离去,眨眼间,火红的身影便消失在夜色中。

  然而她的离去并未让玄苍松下心,反而精神、肌肉全不自然的紧绷,因为他瞧见了门外某条如鬼魅般蓦然出现的瘦高身影了。

  「玄苍,我该感谢你没有伤屠大小姐的企图,因为,她实在不值得成为我动手的原因,」懒洋洋的嗓音出自瘦高男人口中,似乎有些厌烦。

  「玄夜,你不是义父派来杀我的?」厉眸一瞬也不瞬地紧盯着他,玄苍冷声问道。现在玄极门中的人不都在义父的命令下,欲取他性命吗?

  闻言,玄夜突然笑了。「玄苍,我若要杀你,绝不会是义父的命令,而是我们两人之间总有一天得分出个胜败!你知道的,九岁那年后,我们就不曾交手过了,我一直很想知道这些年来,你我到底谁优谁劣?」

  顿了顿,意味深远地觑他一眼后,突然转身踩着月色漫步离去,慵慵懒懒隐含同情的语调似有若无、飘飘忽忽荡漾在夜空下。「被屠大小姐喜欢上是你比我倒霉的地方!想到你霉运如此旺,今晚若和你动手,赢了也不光彩,改日有缘再交手吧…」

  听着那也不知是谑是讽的慵懒嗓音逐渐远去,终至没了声响,玄苍突然有股被怜悯的怪异感。

  好怪!被从小似敌似友的玄夜同情…真不知该作何反应!不过他的离去,确实让人松了口气!

  正当玄苍暗自忖忡时,从他们言谈中得到些蛛丝马迹的南宫易却神色显得诡异地瞅着他…

  玄极门?

  被追杀?

  如今被玄极门倾全力要取到手的人头就是他们昔日的同门杀手--「勾魂修罗」,莫非…呵呵,若真是如此,那表示自己眼光真是很不赖,一眼就相中这么个极端又特殊的人物当义弟。

  为证实自己的推测没错,南宫易一脸温雅笑意,问得好云淡风轻。「苍弟,值万两黄金身价的感觉如何?」

  他猜出自己的身分了!深沉瞅睇着他,玄苍大掌悄悄握住腰问剑柄,空气瞬间冷凝。

  「苍…」被他揽在怀中,阿苏脸上亦显得不安。

  「呵呵…别紧张!」睇觑他握剑的大手一眼,南宫易依然是一贯的轻松神态,眼底净是一片笑意。「我南宫易与人相交,向来不论对方是何身分!再说,癞痢头的儿子是自己的好,义弟自然是自家的棒!我从没想过要作废喔!」

  唉…再也找不到像他这般好的义兄了,苍弟若识货就该好好珍惜哪!

  闻言,阿苏心下一松,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的不安消失了。呵…她就知道,南宫大哥待玄苍真的很好哪!

  而玄苍则沉沉地盯着他瞧,像似在观察南宫易所言是真是假。直到与坦然无畏的目光对视良久后,大掌终于放开剑柄,淡淡的冷哼声响起,「废话真多!」

  「废话?」一片真心被狗啃,南宫易正想抗议之际,玄苍又开口了--

  「你那位『友人之妻』究竟何时会到?」他和阿苏在这儿留愈久,不只对他们不利,也会增添南宫易的麻烦!

  这南宫易虽然废话一堆、表里不一,但…是个还不错的人,他们不该连累他的。

  「这一两天吧!我也说不得准…」

  「少爷…少爷…」

  南宫易话才说着呢,一连串呼叫声突然从远方逐渐接近,最后,一名奴仆喘着气奔进了屋内,口里还不断叫人。

  「先喘口气!有话慢慢说。」南宫易温雅微笑,自认是个体恤下人的好主子。

  深喘口大气,奴仆先是咧嘴一笑,随即大声道:「少爷,您吩咐若来咱们府里拜访得赶紧通知您的那对贵客,现下正在大厅候着您呢!」(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美人病恹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