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美人病恹恹 > 第三章
  「薛爷爷,您为什么会在这里?」十五岁少年蹲着帮忙整理花圃掘土种花,脸上一片淡漠问道。

  「傻小子,薛爷爷是花匠,不在花圃种花,不然要到哪去?」老人斜睨揶揄,有些看不惯少年人老顶着没有表情的一张脸。

  「…我的意思是,为何您会在玄极门?」自小,老人家就待他特好,一身的本事他也见识过,相信到任何一个地方皆能自得其乐过活着,实在不懂为何要隐藏本事,窝在这血腥污秽的玄极门当个地位卑下的花匠。

  「不在玄极门,怎有机会认识你这傻小子?」老人哈哈一笑,四两拨千金,有答等于没答。

  知他不愿说,冷漠少年也不深问,静默了一会儿后,清峻嗓音才又淡淡响起。

  「明日我就要去执行第一次的任务了。」

  这下换老人沉默良久,随即掏出一粒拇指般大的红色丹葯抛给他,故装没好气

  的骂道:「行了、行了!我就知道你要来骗我的压箱底宝贝,拿去吧!」

  「啥?」接过丹葯,少年不解。

  「续命丹!」老人口气可得意了。「不管受了多严重的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吞下它就能保你一命不去见阎王!全天下仅有三颗,小心收着,若让人知道夺去,我可没有了!」

  老人家怎会有这种江湖人视为至宝的灵丹?他的身分究竟是…淡漠少年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嘿嘿,少瞧不起人!想当年,我可是连森严皇宫也来去自如的神盗,区区一颗绩命丹,想拿到手有啥了不起?想不想看江湖各大门派的绝学?我这里也有喔…」看出少年疑色,老人不禁得意地自吹自擂。

  「免了!」一脸厌色,是真没兴趣,学武只是被迫要去杀人,多学有何用?去沾染更多的血腥吗?

  「也是!屠霸天这人性子多疑,你学了其它门派武学,若不小心在过招时显露出来,反会引起他的猜忌,还是等你长大些,会控制自己出招了再来学得好。至于内功心法,我这儿也有好几套,若有兴趣,你倒是可以瞄瞄,随便练练来增进自己内功!真不是我要批评,屠霸天数的那套实在称不上高明…」老人愈说愈起劲,一边挖着泥土,一边竟开始唠叨起来。

  才进船舱,玄苍一眼就认出正在温文尔雅品茗的斯文男子的身分,同时也知道对方确实是无任何敌意的。

  南宫易--名闻江南的南宫世家少主,一向以行事正派、热情好客而受人赞扬,就算与人初相识,只要极为欣赏,他依然可以热络地相邀至南宫府长住个一年半载,是以位在杭州的南宫府邸几乎整年宾客满门、热闹异常,武林人士出入下绝,让他得了个「武林孟尝君」的外号。

  一个活在名门正派下,受人尊崇的明朗男子,恰巧与满身血腥,阴暗的自己有如日与夜般的极端!淡淡瞥了南宫易一眼,玄苍知他不认得自己,神色自若地扶着阿苏至窗口边的竹椅落坐。

  事实上,他们两人从未打过照面,至于自己为何认得他,那是因为一年前,为了解决掉任务名单上之人的性命而一路跟踪时,那人刚好来拜访南宫易,而自己则隐于暗处地见了他一面。

  乍见纤细女子空洞无神的双眸,南宫易这才发现她竟是瞎子,心中惊讶不免多瞧了几眼,不过,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神态冷峻,但搀扶动作却极为细心轻柔的男子。

  「在下南宫易,不知兄台是?」热络笑问,总觉眼前男子形之于外的漠然,强烈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识相的就知道别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但…怪的是,乍见他,自己竟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与好感,就算明知自己会剃头担子一头热,却还是想亲近结交。

  「玄苍。」简洁有力,果然符合玄苍一贯的作风。

  名字有个苍啊…不知为何,南宫易竟然微微一怔,随即尔雅一笑。「原来是玄公子!」

  脑中快速搜寻了一遍,疑问悄悄浮上心头…怎么会?依他能毫不费力地负着一个人,自湖畔边轻松飞掠上湖心的画舫,其轻功之妙、内力之深,绝非一般泛泛之辈!而武功如此高深之人,怎可能没没无闻?

  但「玄苍」这个名,确实是不曾听人提过!不过,无论如何,名字有个「苍」字啊…他喜欢!真的很喜欢!

  「玄公子,这位姑娘是?」回神一笑,兴味眼神转往阿苏身上。

  「我妻子。」淡瞅一眼,玄苍口气有些冷。

  这南宫世家的少主未免也太好奇,问那么多干啥?什么「武林孟尝君」?该改名为「武林长舌君」才是吧!

  「原来是玄夫人!」南宫易笑得热络异常「两位果真是英雄美人,天造地设的佳偶!」

  「哪里!」礼貌笑应,阿苏粉颊微红,觉得这个名叫南宫易的男人挺亲切的。

  「来来来,既然同上一艘船,相逢就是有缘,大家何不交个朋友?」有心想结交眼前冷峻、神秘,却让他莫名产生好感的男子,南宫易倒了上好龙井茶分送进他们手里,笑咪咪的询问。「不知玄公子今年贵庚?」

  「二十有五。」奇怪又瞥一眼,不知他问这做啥?

  「原来二十五岁了啊!」点点头,笑得极端无害。「不才在下恰巧虚长五岁,若不嫌弃的话,在下就厚脸皮称你一声苍弟了!」话落,以茶代酒,手中龙井一干而尽,也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这根本是强迫结拜!

  愕然瞠瞪,却见他笑咪咪回视,玄苍懒得理他,完全不给面子,直接将瓷杯抛回桌上,一滴茶水也没溅出来,手劲之巧妙不言可喻。

  呵…完全没料错,果真是热脸去贴冷屁股!不过,就算他不认结拜义兄,自己可是喝下茶,这义弟他可是认定了!

  脸上依然是温文微笑,南宫易丝毫没有任何被瞧不起的恼怒。

  事实上,他也觉得自己挺赖皮的!活了三十个年头,想与他结拜当兄弟的人何其多,而他却完全没那种意愿。

  但,眼前这才相识不到一个时辰的男子,却莫名地让他兴起了想拐来当义弟的**!至于究竟是何原因嘛…呵呵,不要问他,他自己也不懂!

  唯一知道的一点是,玄苍真的让他很有兄弟、想好好爱护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他已经失去了二十多年之久了。

  「弟妹,来,为兄敬妳一杯。」男人身上讨不了好,南宫易自然地转向其枕边人下手。

  弟妹?她何时成了这位南宫公子的弟妹了?就因为他刚刚叫玄苍一声「苍弟」吗?阿苏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礼貌地举杯轻啜一口。

  见状,南宫易不禁朗笑连连,心中可乐了。呵呵,这下弟妹认了,义弟可不能当作没这一回事了吧?

  「怎么了?」眼不能识物,阿苏自然无法看见玄苍方才将杯子掷回的拒绝举动,更不知自己喝下茶水所代表的含义,当下一脸茫然,不知对方在笑些什么?

  「没事!」冷睇南宫易一眼,玄苍懒得理会他怎么想,扭头直接对一旁清丽柔媚的水仙姑娘下命令。「唱曲!」

  快快唱完,好让他带着阿苏尽快离开,免得和那个莫名其妙胡乱找人结拜的南宫易继续纠缠下去。

  被寒冽冷眸一瞪,纵然身为杭州第一名妓,见多识广的水仙也禁不住浑身一颤,一股噬人寒意打骨子窜了出来,骇得她不敢稍有延迟,飞快坐至古筝前,十指拨弄琴弦,婉转柔媚歌声便轻吟而出--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争忍有离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平…

  「这曲儿不好!」正当凄楚婉转歌声低吟浅唱时,阿苏霍地站起来,双手摸索着找人,口中急急叫道:「苍,我不听了!这曲儿不好,我们走…」

  那词中之意让她听了竟然无端窜起阵阵不安,彷佛在征兆着她与玄苍的未来似的。

  心下一片慌乱中,她不顾旁人诧异,一口打断柔媚歌声的同时,因急着找人,脚下踢到了椅脚,身子不稳地往前倒去…

  「小心!」总算反应得快,玄苍飞快接住她,不知她受了啥惊吓,身子竟然在发抖,心疼怜惜一下子盈满心口,嘴里柔声安抚,「好!曲儿不好,不听!我们走。」话落,连瞧其它人一眼也没,转身搂着她就要离开。

  「等一下!」他们突然要走,南宫易可不允。

  才刚认的义弟,都还没好好熟悉培养情谊,依义弟冷然的性情,这一走岂不永生不相逢?他还想多些时间和义弟相处呢!

  「南宫公子有何指教?」顿足回首,玄苍起了警戒,口气之冷足可媲美万年寒冰。

  彷佛未觉他的敌意,南宫易斯文脸庞上的温文笑痕始终未消。「苍弟,唤声大哥不是亲切多了?好,别瞪!为兄只不过想邀请你们到寒舍作客一段日子…」

  「没兴趣!」末等他说完,直接截断,脚步再次往前跨。

  「别拒绝得这么快啊!」微微淡笑,南宫易佯装无奈。「过个几日,为兄有个朋友将偕妻一同造访,巧的是友人之妻医术精湛,为兄是想弟妹双眼皆盲,若能留下来让友人之妻诊断看看,说不定能重见光明。」呵呵,就不信这样还拐不到人!

  果然,就见跨出去的步伐蓦然顿滞,玄苍僵硬回身,而阿苏在他怀中则激动地捂住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的可是真的?」虽然力持平稳,但还是可以听出隐含在嗓音中的激动。

  「句句属实。」温文的脸庞盈满诚意。

  「阿苏曾看过不少名医!」冷静指出,要某人别随便弄来个比一般蒙古大夫医术稍好一些的大夫就想诋他。

  「放心!我那友人之妻的医术承自昔日『千手圣医』任如谦,绝非一般名医能比。」明白他的意思,南宫易给予保证。

  闻言,玄苍一时竟说不出话。这些年来,他费心寻找却一直没有「千手圣医」任如谦的下落,却没想到如今竟有机会让阿苏给任神医的后人诊治…

  一见他神色便知自己诱拐成功,南宫易还是坏心地故意再问一次,「如何?为兄请得动你们到舍下作客吧?」

  「蠢材!」惊天喝斥自玄极门议事堂内骤然响起,虎皮椅上,屠霸天怒火高涨。

  「属下知错!」厅堂中,一名堂主级的黑衣杀手低首认罪,背脊不断冒出冷汗,就怕下一刻即将小命不保。

  「你们说损失了多少人?」强压下怒气,屠霸天沉声质问。

  「二十人出击,仅五人回来。」黑衣杀手虽努力维持面无表情,可额上不断沁出的冷汗却泄漏了他的紧张。

  「好!很好!」怒极反笑,笑声不绝。「好个玄苍,不愧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顶尖杀手!」

  闻声,黑衣杀手老半天不敢接腔吭声。

  忽地,连绵不绝狂笑声骤然顿止,屠霸天神色阴森难测,虎目泛起凶光。

  「说!可有查到他的下落?」

  「这些日子遍寻不着踪迹,推测可能是已离开江南,属下正让人往其它地方追查而去…」

  「饭桶!」叱喝声又起,屠霸天怒不可遏。「玄苍身受内伤,岂会笨得浪费体力在外奔逃泄漏行踪,好让你们追杀?他此刻肯定还躲在江南不知哪个地方养伤!传令下去,让那些离开江南的部属调回头,就算玄苍窝在老鼠洞也要把他翻出来!」

  「是!」心惊自己的大意,黑衣杀手不敢再耽搁,飞快转身离去,准备调回部属翻遍江南每一寸土地。

  「爹!」黑衣杀手才刚离开,一抹艳红已从内室闯进,美艳不可方物的丽颜满布骄纵不悦。「玄苍做错了什么,非得要派人杀他?您明知我喜欢他的!」

  「妳偷听多久了?」瞪着从小捧在掌心的女儿,屠霸天一直想隐瞒她的事,没想到最后还是让她知道了。

  「我偷听多久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您要杀玄苍?」屠艳瑶气怒逼问。「玄苍是您收的义子,也为玄极门立下众多功劳,就算再有不是,您也不能杀他啊!」

  「艳瑶,这事妳不懂,别管!」

  「爹,我喜欢玄苍,他是我的人,我不准您杀他!」屠艳瑶骄蛮大叫,不由分说便冲了出去。

  「艳瑶!」大喝喊人却唤不回女儿,屠霸天深知她蛮横骄纵的个性,这一走肯定是去找玄苍了!

  若玄苍卑鄙些,反制住她来威胁自己,自己岂不像只噬人毒蛇反被掐住弱点?

  思及此,他迫不得已地又喊人。「玄夜!」

  就见内室又慢吞吞地走出一抹瘦高身影,嘴角勾着讥讽笑痕,神态懒洋洋。「义父有事吩咐?」

  「跟住艳瑶,别让她出事!」

  「知道了!」话说知道,却还是像乌龟慢爬一样,慵慵懒懒地慢慢晃出去。

  江南南宫府邸

  「真怪!」惠风轻送,树荫下、石椅上,苍白女子安适地偎躺在男子胸怀里,唇瓣勾起舒浅笑容。

  「嗯?」轻应一声,玄苍愿闻其详。

  「这地方真的很怪!」再次强调,阿苏不自觉地调整了姿势,却差点跌落石椅,所幸身后那双健臂牢牢护住。不好意思地道声谢后,她才又忍不住笑地开口,「除了我们住的这座院落外,这地方人多得简直像市集似的。」

  听着隔壁院落随风飘来的隐约谈笑声,玄苍为她贴切的比喻而扯出一抹浅笑。「不习惯?」

  「倒也不是,只是觉得这儿到处都有人声,虽然我瞧不见,但可以想象人满为患的感觉。」舒服地将脸贴在温热颈窝上,她边闻着熟悉的男性气息,边好奇的笑问:「名门世家都像南宫府这样宾客满门的吗?」

  「不是的!」低首轻啄一下粉唇,引得苍白面容染上漂亮红晕后,他才为她解惑。「这南宫世家是出了个号称『武林孟尝君』的南宫易,才会热闹成这样。」

  事实上,他也是在住进南宫府的这几日,才见识到「武林孟尝君」这封号真是名不虚传,府中食客简直多到快挤爆南宫家的客房。

  所幸,南宫易还算聪明,一眼就看穿他不愿与人有所来往的个性,特地安排了这座清静的独立院落让他们两人住下,不似其它人那般挤在同一座客院里,否则,只怕他早已带着阿苏住回客栈,静待他那好友之妻的到来。

  闻言,想到南宫易这些天来的一头热,阿苏禁不住笑意。「苍,你很讨厌南宫大哥吗?」

  「说不上讨厌与喜欢。」无冤无仇、无恩无义,哪来那么多情绪?奇怪地瞅她笑意盎然的小睑一眼,玄苍不解她为何如此问?

  「其实你不觉得南宫大哥很喜欢你吗?」这些天来,日日耳听某人殷切嘘寒问暖的热络样;再相较枕边人的冷淡态度,忍不住为某人说情。「你对南宫大哥实在好淡漠,所幸南宫大哥不以为意。」

  「我不兴龙阳之癖那套。」冷冷的淡然语调,若让不熟悉他的人听了,肯定听不出他玩笑意味。

  然而,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非阿苏莫属,当下,她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我又不是那种意思,你故意曲解我的话。」

  最喜欢瞧她无忧粲笑,玄苍情生意动,忍不住心荡神驰地痴凝发怔…

  瞧不见他深情眸光,阿苏又笑了,柔声交代,「其实南宫大哥待我们极好,还要请人诊治我的眼睛,我们该谢谢他的,你别老摆脸色给他瞧。」

  「除了妳,我对谁都是那种脸色的。」天生就不善与人交好,玄苍一脸的不置可否。「不过,若他真让人医好妳的眼,届时让我下跪致谢,我也毫不犹豫。」

  「呵…你从小就臭脸,一时要你改掉也真是太为难你了!」轻笑揶揄,想到自己瞎了十多年的双眼,她不禁怔忡了起来。「苍,我的眼睛真的可能复明吗?十几年未见你的臭脸,记忆中的你一直是十五岁时的模样,甚至…甚至脑海中你的脸有时会变得好模糊。你知道吗?我有时会忍不住害怕…」

  「怕什么?」嗓音干哑,心口泛起阵阵揪疼。

  「我怕终有一天,我会忘了你的模样、忘了天空是如何的蔚蓝、忘了青草是如何的翠绿,忘了许许多多的景物是怎生的美丽…」

  「不会的!」激切地紧拥着她,玄苍语气坚决。「若南宫易请来的大夫治不好妳的眼,我们就寻遍天下名医,直到妳的眼睛好起来为止!」

  「嗯。」螓首再次埋进颈窝里,阿苏黯然一笑,不愿提醒他,这些年来,他已经请来太多名医看过她的眼了,可还不是各个束手无策。

  扪心自问,其实她对自己能否复明早已不抱任何希望了,只是不愿违了他的心意,每当他新请一位大夫来时,她都假装高兴地配合每一项诊治。

  「阿苏,妳的眼睛终有一天一定会好的!」似乎看出她的放弃,玄苍坚定地一再保证。

  「我知道!」埋在颈窝中的小睑轻笑起来,很高兴他是如此的有信心。「等我眼睛好了,我要看着你老、看着孩子长大、看着我们的孙子承欢膝下、看着许许多多的一切…」

  「会的!会的…」紧紧抱着她,满腔的心疼与怜惜几乎要满溢。她的失明是他这一生的最痛也是最歉疚的事!

  「傻瓜!」感受到他回异于平日的激动情绪,阿苏笑着抚上俊容,忍不住抬首在他的脸上、唇上落下密密细吻。

  毫不犹豫地,玄苍薄唇立即封住她的,浓情探索着柔软檀口内的甜蜜。然而,正当有情人儿热情纠缠之际,一道不识相的调侃笑声骤然响起--

  「哎呀呀!不小心撞见你们夫妻恩爱,真是抱歉、抱歉!我走、马上走…」

  霎时间,就见相拥的两条身影蓦然分开,阿苏身子还不稳地摇晃了下,若非玄苍及时抓住,恐怕就要跌下地了。

  「南、南宫大哥,你来了啊…」涨红着脸让玄苍扶起,阿苏听出那道揶揄笑嗓的主人是谁,心中羞赧不已。天啊!他们的亲热竟然让旁人瞧了去,就不知南宫易看了多久了?

  「别介意我的存在,你们可以继续,我马上走!千万别让我成了棒打鸳鸯的罪人。」笑笑笑,南宫易依然是一脸尔雅的笑,可言词却恁地消遣人。

  闻言,阿苏粉颊更加火热地烧了起来,而玄苍向来冷峻的脸庞虽因激情而染上一层淡淡的朱红,但那双凌厉黑眸却凶残地朝那个满口说要走,脚下却不见行动的不识相男人射去。

  这个无聊男人瞧了多久了?真让人恼火!

  「苍弟,你别用火眼金睛瞪我,为兄也是深感抱歉的!」笑得既温文又无辜,让人拿他莫可奈何。

  冷哼一声,懒得与这个斯文表相与无赖内在完全不符的男人废话,直接挑明直问:「有事?」

  「几个江湖好友想互相比试一番,特来邀你去瞧瞧!」他直问,南宫易也不啰唆。

  「没兴…」忽地,大掌被暗暗一握,偏首看着她浅笑神情,想起她刚刚还要他对南宫易施以好脸色一些,登时硬生改口。「也好!」

  一听他的肯定答案,阿苏笑得极为柔和;倒是南宫易显得有些惊讶,似乎没料到他真会答应。

  事实上,他只是藉这个名目过来晃一晃、瞧一瞧他们,从没奢望以他性子会愿意凑热闹。

  「怎么?有问题?」见南宫易神色有些奇怪,玄苍不由得拧眉问道。

  若真有问题,又何必来相请?好吧!最好是有问题,反正他也并不是很愿意去。

  「怎会有问题?你答应邀约,我可是求都求不来!」欣喜朗笑,南宫易高兴地走在前头,领着他们前去众人比试的地方。

  显而易见他的好心情,玄苍眉头皱得更紧,搂着阿苏的同时,忍不住问道:「我的答应值得他这般高兴?莫名其妙!」

  「呵…可见你之前给人家多少脸色看!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南宫大哥作啥待你这般好?莫非真有龙阳之癖而看上你了?」

  「…」就见冷峻男子被怀中女子似笑似谑的回马枪而弄得无语,只能拧着浓眉苦思不得其解。(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美人病恹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