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美人病恹恹 > 第二章
  「苍少爷,您又受伤了!」偏僻园圃内,小女孩眼中有着担心,自动掏出怀里的伤葯帮躺在花丛中的男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上葯。www.qb5、cOm\\自从认识苍少爷后,她已经习惯随身携带葯瓶了。

  睁眼瞅她一眼,男孩静默不语,但倒是任由她在自己身上洒葯,偶尔还配合地翻一下身、抬一下手,让她方便处理伤口。

  他的安静,小女孩并不意外,径自帮他上葯的同时,小嘴里吐出满满的不解。「为什么门主非得把你打得满身是伤呢?这样好痛的,不走吗?」想到自己若三两天就要被划出几道新伤口,常常旧伤才好,新伤又来,身上整年都这儿痛、那儿疼的,小脸就忍不住揪了起来。

  她有回在灶房帮忙切菜,不小心在手上划了个小小的伤口,疼了她好几天呢!苍少爷身上的伤不知大她多少倍,疼痛肯定多她好多好多的。

  「义父是在训练我,教我武功。」终于,男孩淡淡出声了:

  「学武功就必须弄得全身是伤吗?」小女孩纳闷了。「艳瑶小姐也学武功,可是,门主就从来没弄伤她啊!」

  男孩闻言又沉默了,神情显得冷凝。

  见状,小女孩有些害怕,担心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苍少爷,您生气了吗?」

  摇摇头,男孩转换话题,淡漠的脸庞隐隐有着一丝不满。「为什么叫我苍少爷?以前妳都是喊我名的。」

  「唔…」上完葯,无辜地坐在他身旁,小女孩数着自己手指头低声回答。

  「灶房的大娘上回听到我和你说话后,她责备我说苍少爷是门主的义子,是地位高高在上的主子,阿苏只是个在灶房帮忙洗菜的下人,不能没有尊卑地直称您的名字,要叫您苍少爷才行…」

  主子?男孩嘴角忽地勾起一抹讽笑。与旁人相较,他和门主只不过多了一个义父子的名称而已。

  实质上,他充其量只是个被训练将来要当个顶级杀手为义父卖命的奴才,和她有什么不同?

  「妳以后还是叫我名字,别管灶房大娘说什么。」男孩哼声道,不喜欢听她唤他啥苍少爷。

  「不行的!大娘会骂人…」小女孩好为难。

  「那妳以后在旁人面前还是称呼我苍少爷,只有我们两人时,就得改叫我名儿。」不想她被责难,退一步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好方法。

  「嗯!」得到解决方法,小女孩展露笑颜,开心极了。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灵秀明媚的西湖畔,柳絮飞花,扁舟轻划,一湖的山光水色灵秀明媚,多少佳人名士的诗词更把它妆点得旖旎动人。

  夏日,大雨倾盆的午后,绿荷喧哗争闹,千姿百态地与雨丝曼妙共舞。湖畔边,酒楼生意兴旺,涌进了许许多多避雨的客人,一时间喧吵热闹得不得了,小二哥的吆喝声此起彼落忙得很。

  就在蒙蒙雨帘中,酒楼二楼某扇窗口探出了一黝黑、一纤白的两只手掌。

  「西湖的雨水。」拉着素白小手伸出窗外盛接雨水,玄苍深黝黑眸离不开她脸上的笑。对于她因眼盲而无法欣赏美景,他心底有着深深的怜惜,只能用各种不同的方法让她感受。

  「呵…」唇畔漾笑,察觉手心已经掬满清澈雨水,她小心翼翼缩回了手,就口饮下满手的冰凉雨水,随即笑得更加开心。「有荷香味呢!」

  知道是自己方才向她形容满湖荷花绽放的美丽景致才让她有此浪漫错觉,否则,天下雨水不都一样,哪有西湖的雨水就有荷香这种奇事?

  不过,玄苍并不泼她冷水,只是无声地微扬着唇,细心地舀了一匙的八宝饭送进她嘴里。「吃些八宝荷叶饭,肯定比妳的雨水还香。」

  闻言,阿苏知他是有意附和自己傻气的话语,心中不禁感动,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红了脸。「我自己会吃,你别喂我。」这男人简直当她是小孩,特爱照顾她。

  「嗯。」淡应一声算是回答,虽然不再喂她,不过帮她布菜的动作倒是没停过。

  静静吃着碗中他不断夹来的美味佳肴,好一会儿后,当两人都已饱足,正在啜饮热茶时,隔壁桌来了两个佩带刀剑,一看就知是江湖人士的大汉,才刚落坐,毫不掩饰地大嗓门已经响起--

  「呸!我说那『勾魂修罗』是注定要回去向阎王老爷报到了!」国字脸的大汉灌下一大碗烈酒,哈着酒气对同伴说着近日江湖上发生的大事。

  「此话怎说?」长着一对浓眉的大汉忙不迭追问,消息有些不灵通。

  「兄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咂了咂舌,国字脸大汉一副江湖万事通的得意样,大声说着自己前几日听来的轰动大事。「听说玄极门下了追杀令,誓必要将叛门的昔日右护法『勾魂修罗』的首级取到手,甚至还有传言指出,不论何人,只要将『勾魂修罗』的人头送至玄极门,即可得到万两黄金的赏金。」

  「这下可有趣了!顶尖杀手反被追杀:专收委托金杀人的杀手组织则祭出赏金悬赏其它武林人士帮他们杀人,还真是江湖一大奇事!」浓眉大汉禁不住嗤笑出声。

  「可不是!」国字脸大汉点头附和,嘴里还谑笑调侃。「不过『勾魂修罗』的身价还真高,就不知玄极门以前是否接过价码这么高的『生意』?」

  「如此高额赏金,还怕不引起黑白两道有心人士的贪念,加入猎杀行列?再说也有不少高官显要、武林名士死于『勾魂修罗』手下,这仇家繁多难数,人人等着报仇雪恨呢!

  「我瞧这双手沾满血腥的顶尖杀手恐怕前途多难,项上人头不保只是早晚的问题了。」浓眉大汉摇头晃脑道,并不看好某杀手的未来会有多美妙!

  毕竟以往「勾魂修罗」虽受白道人士的痛恨,欲诛之而后快,但因行踪难料加上还有个神秘诡奇,非门中人不知其老巢在何方的「玄极门」在背后撑腰,供他在完成任务后修养生息,不受仇人的追杀干扰。

  可如今却连自家人都要灭他,在黑白两道夹杀之下,天下岂还有他容身之处?

  闻言,国字脸大汉嗤了声,一脸的不以为然。「这可难说了!你想想看,除了玄极门外,可还有人确实清楚知道『勾魂修罗』姓啥名啥、长相如何?没有,是吧?他来去如电、一剑直取心脏的特殊杀人手法,除了命丧在他手下的死人和他打过照面外,还有谁知道他的真实面貌?就连这『勾魂修罗』的外号都还是好事的江湖人帮他取的呢!

  「这样一个神秘至极的杀手,除了玄极门的人清楚知道他的底细外,其它人哪知道他是谁?说不定他此刻就在咱们身边,咱们也不晓得呢!所以说啊,黑白两道想取他项上人头,谈何容易!我看还是让玄极门自行去窝里反,杀个你死我活的,咱们负责听听传言,静待这出好戏发展就够了!」话落,一大碗烈酒又咕噜咕噜的灌下。

  「这么说倒也是…」浓眉大汉觉得朋友说得也颇有道理。

  「所以说啊…」

  国字脸大汉继续阔论高谈,偌大的嗓门不怕人听,荡啊荡的荡进邻桌的玄苍与阿苏耳里…

  没想到门主如此狠绝,当真要逼死玄苍…阿苏神色怔忡,小手不知不觉紧握起来。

  「阿苏!」忽地,黝黑大掌覆上她的,看穿她的担忧,玄苍低声坚定保证道:

  「我们会没事的!」

  「嗯。」怔然回神,她点着螓首,小手悄悄握住他的,同样低声轻问:「你的伤…」

  「好了!」知她要问什么,玄苍很快回答,嗓音低沉平稳,再无前些天内伤未愈时的气虚。

  自从那天夜里逃出追杀后,他们便住进一家不引人注目的小客栈专心养伤。在接连几日依她口述的口诀运功后,原本沉重的内伤很快便复元了,让人不得不好奇薛爷爷教她默背的究竟是哪门的内功秘法,竟然如此奥妙玄奇?

  可惜的是,薛爷爷已经过世,无法追问,而阿苏则一脸茫然,只道:「薛爷爷也没告诉我这是什么内功秘诀,他教我背,我就背了!」

  总归一句,这事已算是悬案,不值得追查!

  反正他内伤完全痊愈是货真价实,所以才会在伤好之后带着她出来透气,却没料到会在酒楼听到他与玄极门反目之事已在江湖如大火燎原般的传了开来。

  「是吗?那就好!」闻言,她心下方松,侧耳倾听后,唇瓣柔笑乍现。「雨停了!」

  眸光转往窗外,果然见到滂沱大雨已歇,远方层层山峦秀丽青翠,一抹雨后初晴的金阳自云背露出,宣示午后即将来临的大好天气,玄苍薄唇不禁微微一扬…这在象征着他们终将摆脱过往阴霾,即将拥有一片清朗的未来生活,是吧?

  「走吧!」牵着她起身,玄苍脸色怡然沉静。

  「嗯。」柔顺地让他扶着自己,阿苏唇瓣依然漾着淡淡浅笑。

  就见两人相依经过邻桌往楼下而行时,国字脸大汉的阔论高谈依然源源不绝响起,兴高彩烈地发表着自己对「万金悬赏『勾魂修罗』首级」此等轰动江湖大事的见解…

  大雨过后,金阳初绽,湖畔小贩们眼见躲雨游客纷纷现踪游赏雨后西湖的明丽景致,当下又勤奋地摆开摊子,热情招揽生意,好多揽点钱养活一家老小,是以一时间,湖畔边显得热闹异常。

  借着身旁沉静不多言的细心男人的牵扶,阿苏虽盲,却依然能在汹涌热闹的人群中安然行走,完全不受到旁人的碰撞。

  「苍,可以吗?」耳听周遭喧哗人声,她蓦然抛出个莫名其妙的疑问。

  「什么?」显然的,就算了解她甚深的玄苍也不懂其意,垂眸反问怀中人儿。

  「我们可以这样毫不掩蔽地现身吗?」玄极门现正在追查他们的下落,他们该是找个地方藏起来才是,怎么反而闲情逸致地在热闹的杭州西湖赏玩起来了?不怕被找到吗?阿苏心中不解,小脸满是疑惑。

  「没关系!这些日我们隐匿在客栈养伤,那些人在这些天找不到我们的下落,肯定以为我们离开江南,朝其它地方追去了!」玄苍太过清楚玄极门众人的行事方式,淡淡为她解释。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是吗?」总算恍然大悟,她忍不住轻笑起来。

  「嗯。」低声响应,玄苍心底却很清楚对方一旦追查不到他们的任何踪迹,肯定就会察觉有异,重转回头展开搜寻,所以这江南也不是能久待之地,不过,他不会明白说出来让她担心的。

  「你说,我们要不要隐姓埋名,换个名儿,好避过『玄极门』的追踪呢?」想了想,她又有了问题。

  「妳叫得习惯我别的名字?」玄苍挑眉反问。

  人的习惯很难改的!唤了这么多年的名字了,依她单纯的性子,肯定三两句就泄了底,不知不觉地脱口唤他真名。

  想到若要以别的称呼叫他,阿苏莫名感到别扭,无法想象用一个陌生的名字套在他身上。从有记忆以来,他就叫「玄苍」,也觉得就这个名字最适合他了。

  「我、我想我可能会很不习惯!」叹气承认。若真要这样做,说不定她三两句话就会破功了。

  「很好!」轻浅一笑,玄苍淡淡道:「我也不想用其它的名儿唤妳。」因为那会让他觉得好像在叫陌生人。

  「那…」

  「那就奉行江湖那句老话,我们就继续『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下去吧!」微笑接腔。

  他不想因为「玄极门」而改变他们之间的任何事,就算只是临时的也不愿。

  微微一笑,知他心思,她轻点螓首转移话题。「我们往后要去哪儿?」天下之大,他可有想过要在哪儿落地生根,扶养他们的孩儿长大成人?

  「往后啊…」想到往后,他心中一暖,淡笑道:「我们找个深山幽谷定居下来,我打猎养活妳和孩子,平平安安过生活,可好?」

  「当猎户吗?」脑中想象着他狩猎、她照顾孩子的平静生活,阿苏登时笑得既满足又柔美。「好!我想你一定会是最出色的猎人。」

  闻言,他忍不住紧紧将她搂在怀,心中有着满满的感动。这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总是毫无怨尤跟着他的女子,他何其有幸能有她相伴一生!

  「怎么了?」感受到他骤然紧拥的浓烈情意,阿苏伸手抚摩俊逸脸庞,故意调笑,「你担心自己成不了最出色的猎人,怕丢我的脸吗?」

  「阿苏,妳这是在逗我吗?」一脸严肃问。

  「是啊!」怪了!他口吻干啥这么严肃认真?当真听不出来她在调侃他吗?

  「我不想大笑,会吓坏人的。」依然非常严肃,黑亮眼眸却闪着笑意。以前在玄极门时,他几乎不笑的,偶一为之的大笑却往往引来旁人惊恐的神色,以为他是怒极反笑要杀人了。

  「是吗?」惋惜叹气,她委曲求全。「等只有我们两人独处时,你再笑给我听好了!就算笑声难听,我也绝不嫌弃你。」

  知她故意寻他开心,玄苍忍不住摇头轻轻笑了起来。

  听他低沉好听的笑声在耳边响起,阿苏微微一笑,正待再说些什么时,远方忽飘来阵阵丝竹乐音,登时吸引了她满心的注意力。

  瞧她凝神专注细听,玄苍往声音来源瞧去,就见湖心泛着几艘画舫,歌舞丝竹声正是由画舫传来。

  「是画舫歌妓的歌声。」为她解释说明。

  「原来如此!」小脸一亮,她显得有些欣喜。「薛爷爷说过,西湖歌妓不仅娇媚动人,歌艺更是非凡,他年轻时在这儿胡混了不少时日,可是当时拔尖的风流人物呢!听他老人家说得活灵活现、怀念不已,让我也好想体会是否真是如此!」

  「薛爷爷把自己年轻时的风流韵史说给妳听?」闻言,玄苍神情诡异,不敢置信老人家竟然把上秦楼楚馆找乐子的事说给她听。

  「是啊!说得兴高彩烈的呢!」她点头笑道。

  「那个老头竟然…」摇着头无语,突然很想把某个已过世的老人挖出来鞭尸,惩罚他胡乱污染她。

  「我想去!」看不见他的无奈,阿苏兴奋要求。

  「什么?」俊目一瞪,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想去!」重申一次,笑言附注。「去画舫听歌妓唱曲儿。」

  「阿苏,那地方是让男人寻欢作乐的。」嗓音难得干涩,玄苍很清楚画舫上绝不只是唱曲儿那般简单!歌妓与那些自称文人墨客浪言浪语、欢笑放纵的景象,甚为放浪形骸,他可不想她被吓到。

  「我知道!」再次点头,阿苏自认不是无知孩儿,当然明白得很。「我没要干啥,只是去听听曲儿而已!薛爷爷说湖上歌妓婉转柔媚的歌声会让人骨头酥麻发软:含情流转的眼波会勾去人半条魂儿,我瞧不见勾魂眼波,只能听听歌声是否真如薛爷爷所形容那般。」

  又是薛爷爷!有些后悔当年把阿苏交给老人家,玄苍无语了良久。

  「不行吗?」老半天没他响应,阿苏掩不住失望。

  知她本性其实活泼好夺,只是双眼失明后行动不便,性子才慢慢转为沉静,可心底深处依然埋藏着灵活好动的本质,听薛爷爷活灵活现的描述,心中好奇向往是可想而知的!她因眼盲已经失去太多了,他又怎能无视她难得的请求?无声轻叹,玄苍这一生只向她低头投降。

  「行!妳真想去,我自然会带妳去。」话落,拦腰一抱,足下运劲朝湖心飞掠而去,其轻功之高甚是惊人。

  「谢谢!」纤臂圈上粗壮颈项,贴在宽厚胸膛上的小脸失望之色尽褪,霎时笑得灿烂如花,忍不住又调侃,「苍,勾魂眼波你就帮我瞧吧!」

  「妳挺大方的,嗯?」竟叫自家夫婿去瞧别的姑娘,不吃醋吗?玄苍虽面无表情,心下却好气又好笑。

  「你是我的眼睛啊!当然要仔细瞧,回客栈后再形容给我听…」

  闻言心口一紧,玄苍叹息不语,利眸迅速一扫,随即挑中一艘雕饰精巧优雅,没有太多狎妓墨客寻欢作乐声的画舫落脚。

  哪知才放下阿苏,船舱内忽传来一道清朗笑声--

  「水仙姑娘,妳有新客来访呢!」

  「怎么会?今日奴家就只招待南宫公子一人,再说这船都已来到湖心了,怎可能还有人上得来?南宫公子别说笑了!」温柔娇媚笑声紧随而起,柔情似水的呢哝软语酥入骨子。

  闻言,玄苍心中一凛,不由得戒慎起来…

  看来,船舱内的男子并非一般的寻欢客,是个硬底子的学武之人,否则岂能察觉到船舱外的动静?

  显然的,阿苏也警觉到这一点。「苍,咱们走吧!」现今,任何一个江湖人都随时有可能想取玄苍的命,她只想避得愈远愈好。

  「嗯。」有着同样的心思,他正想搂着她离开画舫时,船舱内的男子似乎听到他们的谈话,清朗笑嗓又荡了出来。

  「这位兄台,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上了同艘船就是有缘,怎不留下来交个朋友?还有,水仙姑娘肯定会很高兴有知音人想来听她抚琴唱曲儿!我没说错吧?水仙姑娘?」

  一番有心留人的言语让玄苍步伐一顿,神情霎时冷冽如冰…船舱内的男子究竟是谁?何故极力要留他?

  「南宫公子说得是。」娇笑讨好声又起,忙着差遣小丫鬟。「小红,还不快去迎接贵客。」

  娇语方落,眨眼间,船舱内钻出个梳着两包丫鬟髻的十三、四岁小姑娘,一脸笑盈盈站在他们跟前。「两位贵客,我家小姐有请呢!」

  「苍?」悄悄抓住他衣衫,阿苏有些不安。

  既然对方热情相邀,不接受倒显得心虚,引人怀疑!而且从言词中也感受不到任何敌意,似乎真只是好客而已…

  算了!就算真有任何歹意,难道「勾魂修罗」会是能让人讨得了便宜的角色吗?如今最重要的是,阿苏想听曲儿,他自然不愿让她失望!

  冷冷一笑,玄苍决定一探究竟。「阿苏,妳不是想听曲儿吗?既然人家好客相请,我们岂能辜负好意?」

  哼!对方是敌是友,待会儿便知分晓!(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美人病恹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