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美人病恹恹 > 第一章
  「大哥哥,你受伤了吗?」灶房附近的偏僻园圃,七岁小女孩歪着头,好奇问着躺在花丛中,衣衫有着血迹的十二岁男孩。全//本//小//说//网

  缓缓睁开漠然俊眸,男孩面无表情。「妳是谁?」

  「阿苏!大哥哥,我叫阿苏。」小女孩冲着他一笑,笑得纯真灿烂,也从此笑进了他淡漠的心底。

  「退出玄极门?」气势威严的议事堂内,一身沉凝霸气的中年男子,亦是江湖众人闻之色变的杀手组织,玄极门门主──屠霸天挑眉轻问,那和缓的语气足以让熟知他性情的众多不怕死的杀手部属们浑身发颤,然而,静立在厅堂中央的冷峻男子却依然面无表情,神态未曾畏惧动摇过。

  「是!请义父成全。」玄苍沉静请求,淡漠的脸庞看不出任何情感。

  「为什么?」凌厉目光扫了他好几回,彷佛要看透他的心思,屠霸天冷声疑问。

  这一生中,他只拾回两名弃儿当义子,玄苍就是其中之一。从小,他就严厉地栽培他们,而他们也不负所望,十五岁第一次出任务后就未曾失手,截杀江湖高手无数,让玄极门成为武林人人闻之色变的杀手组织,多年来已是他最得力的左右手,失去任何一个对玄极门都是极大的损失。

  然而,如今玄苍却无预警地决定要退出,究竟所为为何?

  面对疑问,玄苍静默不语,然而眼中的坚决神采却未曾动摇。

  见状,屠霸天也知这个义子所有事皆往心里藏的内敛个性,当下改变方式。「玄苍,你该明白义父只有一个女儿。」未臻之意,其言可喻。

  闻言,就算领略了什么,玄苍依然不语。

  「玄苍,艳瑶心中属意的对象一直是你,日后你们若成了亲,这门主大位迟早会由你来坐,难道你要放弃?」见他一直无反应,屠霸天干脆挑明了讲,有意让苦心栽培的义子成为东床快婿,将来接掌玄极门。

  屠艳瑶?

  玄极门地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他玄苍何德何能匹配得上?嘴角几乎要扬起一抹嘲讽笑意,他依然波澜不兴。

  「玄苍对门主之位并无奢望,亦自认配不上大小姐,请义父见谅。」不卑不亢说明自己的心意,去意极为坚定。

  「玄苍,你这是在嫌弃艳瑶了?」下嫁掌上明珠的一片好意被当面掷回,屠霸天怒极反笑,心火已燃。

  「玄苍不敢。」

  「好个不敢!」冷笑大喝,怒目一瞪,剽悍身形霎时散发迫人煞气。「玄苍,你与艳瑶之事暂且不表!现下,义父只问你一句──你当真要退出玄极门?」

  「是!」沉稳的嗓音坚决有力,完全无一丝迟疑。

  犀利虎目沉沉凝盯,屠霸天了解他一旦下了决心绝不回头的性情,当下心中已有了决定。

  「玄极门的门规,你应该很清楚。」沉窒中,冷厉无情嗓音响起。

  「玄苍明白!」点点头,在起了退出玄极门想法之时,他早已有所觉悟。

  玄极门严厉门规中的其中一条──门中之人欲退出组织,当毫不抵抗承受顶头上司三掌,若能大难不死,从此便是自由身。

  奈何,从玄极门创立以来,只有三人有胆敢挑战此一门规,冀望卸下杀手身分,但不幸的是,这三人全命丧于此门规之下,如今坟上荒草长得都比人还高了。

  而他,被江湖好事之人冠上「勾魂修罗」名号的玄极门右护法,在门中地位仅次于门主,这三掌之刑,势必是要由门主来执行的。

  「很好!」勾起一抹戾笑,屠霸天忽地眼现杀机,须臾之间,人已自虎皮大椅上激射而出,以雷霆万钧之势出手朝他胸口连击三掌,掌掌狠戾,毫不留情,摆明欲将一手培养出来的玄苍送至阴曹地府。

  「噗!」一道血箭骤然喷出,就见玄苍踉跄连退好几大步,神色青澹转白,浮现灰败死气,一看便知五脏六腑皆损,内伤严重至极。

  「你…」见他虽然受伤颇重,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倒下死绝,屠霸天不禁诧异万分,狠戾眸底闪着又惊又怒的难解光芒。

  不可能!

  他怎能受得住自己的三掌?

  这…这太令人心惊了!玄苍一身技艺皆为他所授,武艺深浅,他自是了如指掌。

  方才使出八分功力,本以为定能万无一失置他于死,万万没想到他不但没倒下,还有办法硬撑站着。

  曾几何时,玄苍的功力已然大大超乎他的预料之外,技艺精进如此?就算他天生是练武奇才,武学进步神速,然而以他二十来岁之龄,竟能接下自己四十多年深厚功力的三掌还依然直挺挺站着,这也未免太过惊人!

  可怕!这本是自己最倚重的左右手,未来太不可预测了,若不趁早除掉,日后让他继续成长精进,只怕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届时恐怕对自己将会是极大的威胁。

  再说,玄苍知道太多玄极门的秘密了,既然不为所用,那绝对留不得!

  阴沉暗忖,屠霸天容不得任何日后可能会威胁到自己之人存在,就算是从小教授的义子,他也不允许背叛,是以心中起了赶尽杀绝的意念。

  玄苍见他神色变幻不定,眼中杀气甚浓,心底已然了悟,然而却不意外。毕竟,在与屠霸天名为义父子,实则无丝毫亲情,从小被严苛训练成无情杀手的二十多年来,他太了解屠霸天不为所用则毁之,且绝不容许有人威胁到他的任何可能性存在的个性。

  不过,这些年来,他出生入死当杀手截杀众多江湖高手,为玄极门赚进数也数不清的高价委托金,算是还屠霸天的养育之恩,而今日这三掌,更是还他的授业之情。

  从今而后,他──玄苍,将不再是朝不保夕的亡命杀手,而是一个为自己、为爱妻、为爱儿而活的男人。

  缓缓拭去嘴角血迹,玄苍向来无表情的脸庞难得的泛起一抹笑。「义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唤您义父了!从今天开始,玄极门将不再有『勾魂修罗』这个杀手。玄苍感谢您的教养之恩,请您好好保重,告辞了!」话落,踉跄步伐朝外而去。

  「玄苍!」忽地,冷凝喝叫追了上来。

  门边,灰白的冷峻脸庞回过头。

  「为什么要退出玄极门?」再次质问,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他甘冒风险接受门规的考验?

  「因为我有了未来!」深瞅一眼,淡然道出自己的理由后,他毫不犹豫跨步离去。

  未来!

  既入了玄极门,当了杀手,就不该有未来!

  闻言,屠霸天嗤声冷笑,然而想到他日后可能造成的威胁,当下脸上一凝,沉声大喝,「来人啊!」

  「属下在!」原本只有屠霸天的议事堂内,忽地窜入一名堂主级的黑衣杀手。

  「传话下去,右护法玄苍叛门逃亡,全数门人须倾力追杀,务必要提他首级回来见我!」

  「是!」话声方落,黑衣杀手在眨眼间已然不见踪影。

  望着再次空荡无人的议事堂,屠霸天不禁冷然戾笑…

  玄苍,别怪义父不守信用,而是你太清楚玄极门的一切,武功又进步得太过惊人!你的存在却不为义父所用,对义父而言等于是芒刺在背,非除之而后快不可,怨不得人啊!

  夜阑人静,万籁俱寂,凉夏的夜风清爽吹过了河道密布的江南小镇,也吹进每户临河人家的屋舍内。

  喀啦!

  忽地,某户人家的窗门似被凉风给轻轻拂开,然而随着窗扇的开启,一道伟岸黑影落地无声的窜进主人熟睡的房间内,悄然坐上床沿,沉静凝睇着酣然安眠的女子,瞧着瞧着,禁不住心中情思,低首在略白的粉嫩唇瓣上落下轻吻。

  「谁?」女子浅眠惊醒,张开茫然无神的双眼猛然翻身坐起,惊慌喝问。

  「阿苏,是我。」知道自己吓到她,玄苍立即出声表明身分。「抱歉!吓到妳了,是不?」

  「苍!」有些惊讶是他,然而心中更多的是惊喜,阿苏双手摸索着想碰他,唇畔漾起欣悦微笑。

  「你来了!这回你来得好快。」和以往每隔两三个月才能来一趟相较,距上次离开不到十日,他就又回来,这回确实快得有些异常。

  「嗯。」轻应一声,捉住她在空中摸索的双手往自己脸上一放,任由她抚触着自己,玄苍轻浅淡笑。「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了!」

  冷峻脸庞上的双手猛然一顿,阿苏心中一颤,轻缓柔问:「你离开了?」

  「嗯。」依然是淡淡的轻哼。

  「门主肯放手?」阿苏心中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闻言,玄苍静默了许久后,长臂一伸,紧紧将她拥入怀里。「妳怕吗?」他很清楚义父赶尽杀绝的个性。

  这一路上,他带伤闪避着昔日同门的追杀,连绕了三次路才摆脱众人,前来寻她。

  「不!只要在你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依偎着他,她满足轻叹,然而却隐隐察觉他说话似乎不若以往平稳、有精神,当下柳眉轻蹙。「苍,你没事吧?」

  「没事!」拍抚安慰,玄苍第一次庆幸她双目皆盲,看不见自己此刻因严重内伤而苍白灰败的脸色。

  真没事吗?他回答得太快了,反倒令人起疑,阿苏心中起了不安。

  瞧她似乎还想再追问,玄苍不着痕迹转移话题。「孩子还好吗?」大掌轻覆上尚还平坦的腹部,他关切询问。

  果然马上被转移注意力,略白的小脸浮上一层即将为人母的温柔慈祥。「嗯,孩子很好。」

  「身子可有不适?」纵然是江湖上人人畏惧的无情杀手,即将当爹的心情和全天下所有男人都是一样的,满心惶恐与不安,就怕妻儿有啥差错。

  呵…这在他人眼中无情无心,碰上任何事皆不皱一下眉头的冷漠男子,从以前就只为她而紧张,教人怎能不陷溺在他独宠的温柔里?

  心中满溢柔情,窝在宽厚胸膛中汲取他的温暖,阿苏笑了。「孩子和我都很好,你别担心。」顿了下,柔笑又起。「苍,你喜欢男娃还是女娃?」

  抚着她的腹部,向来冷硬的眸心不禁漾着一抹柔情。「女娃,像妳好些。」

  「是吗?」叹着气,她有着不同的意见。「我喜欢男娃,多像你一些,以后当个好哥哥,可以保护弟弟、妹妹们。」

  闻言,刚毅薄唇微微上扬。「男娃、女娃都好,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爱。」孩子是男是女,可不是依他们喜好能决定的,只要能健健康康,那他就心满意足了。

  「嗯。」微微淡笑,被惊醒的困意再次来袭,清秀面容上有一丝睡意。自从有孕后,她变得容易疲倦,极为嗜睡。

  「妳累了,睡吧!」细心察觉到怀中人儿的疲倦神色,玄苍正要扶她躺下之际,一股突如其来的沉凝气息却让他敏锐直觉起了警戒,当下二话不说,双手一拉,飞快将她负上背,动作既快又急。

  「苍?」疑惑小脸贴在他颈边,阿苏被他的行动弄迷糊了。

  「嘘!」低声暗示她别出声,玄苍方才还漾着柔意的眸心,此刻已然冷硬起来。

  追来了!本以为摆脱了玄极门的追杀,没想到他们如此快就追上来了!

  单手往后负住她的身子,另一手已然悄悄抽出腰际间的配身长剑,萦绕在他周身的淡淡血腥味瞬间转浓。

  眼不能视物,阿苏其它感官更加灵敏,当下感受到他瞬间而起的冰寒煞气与绷紧肌肉,心底已然明白,小手往前一伸,稳稳搂住他的颈项,尽量不让自己造成他更重的负担。

  侧首凝睇她无言的举止,知她已察觉有异,玄苍心中感到万分抱歉,然而手中闪着森冷银光的锐利长剑却握得更加紧实…

  五丈、四丈、三丈…估算着房外逐渐逼来的无形杀气,冷戾的眼眸益发酷寒…两丈、一丈!

  「砰!」就听一声轰然巨响骤起,他算准时机率先发难,矫健身形破门激射而出,其速度之快宛若流星,所经之处,银光剑花翻飞,刀剑交击的铿锵声夹杂着漫天飞洒的血雾,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浓浓的血腥味已在宁静安逸的江南小镇迅速弥漫开来。

  呼呼夜风不断自耳边快速掠过,染满衣衫的浓稠血腥味阵阵扑鼻而来,让阿苏登时一阵反胃作呕。

  在夜空下急速飞奔,惊闻背上人儿不适的干呕,玄苍脚下不曾稍歇,然而口里却焦急探问。「阿苏,妳不舒服吗?」

  「不!我…我没事…」捂着唇又是一阵干呕连连,她还是摇头否认,不愿在这危急之时加深他的忧虑。

  「快、快走…还有追兵在后头…」虽然看不见,但从刚刚激烈的刀剑交击声和不时喷至脸上、身上的温热鲜血,缠斗之猛烈可想而知。

  玄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护着她突破重围,然而那群杀手却仍旧紧追不舍,要想摆脱他们,现下绝不能停下脚步、耽搁时间,让后头的追兵追上。

  听她干呕不已却又强辩没事,玄苍胸口不禁一紧,心底知道无法停下步伐让她稍作休息,但是…该死的!她真的很不舒服啊!

  「阿苏,妳先忍忍。」心疼与焦急的情绪在心口搅成一团,他嘴里安慰,运起全身功力加快脚下速度,几个纵身起落,很快地便来到渠道纵横,长满芦竹、水草的湖泽水畔边。

  利眼扫到不知哪户渔家系在岸边的一叶扁舟,玄苍当机立断,背着人迅速跳上木舟,才将茫然无措的她安放坐在船上,利剑马上一挥斩断绳索,另一手则抓起扁舟上的竹篙朝水底下运劲一撑,就见扁舟在他的掌控下迅速滑入芦竹密布,水道多如繁星、交错纵横的江南水泽中,一下子就被密密麻麻的丛丛芦竹隐蔽了踪迹。

  这下,就算是对这片大大小小水道如棋盘交错的复杂水域了如指掌的老渔家,想在短时间内找到人也是难如登天了。

  由身下摇晃不稳的感觉,阿苏知道自己正在小扁舟上,粉唇一张才想唤人,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已然将她包围,随即就被压躺在舟板上。

  「嘘!」以指轻抵粉唇示意别开口,玄苍紧跟着躺下,大半身躯覆在她上方密密实实守护着,任由扁舟飘荡在隐蔽芦竹间,同时凝神侧耳倾听岸边的任何风吹草动。

  果然,才一下子工夫,好几道轻巧足音已经追至水岸边,徘徊好一会儿搜寻未果,这才放弃地离去。

  听闻那些被他截杀至仅剩几人的足音远去,终至没了声响,玄苍谨慎地又候了许久,直到确定对方不会再返回后,他这才翻身坐起,心下一松,严重内伤未愈加上方才又运气激烈缠斗,此时胸口间的气血翻涌在心神溃散下再也强压不住,一口鲜血喷出,瞬间染红了她胸前衣襟。

  「苍!」警觉到他正在吐血,阿苏仓皇起身惊叫,无神的大眼盈泪欲滴,双手摸索着抚上他的脸。「你受伤了?」

  「没事!妳别担心。」纵然嗓音微弱,明显的伤重气虚,他还是想安抚她。

  闻声,回想之前在房间里时,他说话就已显得较往常不稳,问他也同样说没事,阿苏登时明白了一切,当下神色又嗔又怒,然而又有更多的怜惜与不舍,最后只能瞪着瞎了的无神大眼伤心叹气。

  「你来找我之前,就已受了内伤吧?」虽是疑问句,口气却是肯定的。

  「…」被揭穿了,他只好默然不语。

  「你可恶!」双目红润,豆大眼泪如断线珍珠直直落下。「欺我眼盲看不见,所以好骗吗?」

  「不是的!」捧住嗔怒小脸,大掌轻轻抹去泪珠,玄苍叹气地将她拥入怀。「我是怕妳担心。」

  「你不明白告诉我,才会让我担心!」恼得抡拳轻捶他一下,阿苏知道他想守护她,不愿她担忧的心思,心中虽然难过又心疼,然而脑中已经开始翻找着以前所背过关于治疗内伤方面的书籍,不久后,她终于止住泪。「找家客栈休息吧!等会儿我把对内伤很有疗效的某段口诀念给你听,你照口诀行功,相信内伤很快就可以痊愈的。」

  「又是薛爷爷教妳默背的?」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痕,玄苍淡然轻问,对那位已逝去的神秘老爷爷实在佩服。

  薛爷爷身上似乎总有一堆那种拿出去绝对会让众多江湖人为之疯狂的奇奇怪怪的宝贝,可偏偏他老人家不是把那些灵丹妙葯喂进他嘴里,就是把一些武学秘籍让不懂武功的阿苏默记起来。

  「嗯。」轻声回应,纤细手臂紧紧环抱着他,阿苏悄悄轻叹。「下回受伤可别再瞒我了。」

  闻言,玄苍微微一笑没接话,既没答应也没拒绝,径自从怀中取了条干净布巾在河水中浸湿,细心擦拭着方才打斗时溅到她脸上的血迹,有些担心的询问:「还会不舒服吗?」

  「可能是因为有孕的关系,闻了血腥味才想作呕,没啥事的!」摇摇头,她有些感动又有些恼。

  「你的伤比较严重。」这男人为什么不能多关心一下自己?如果他能将对她的关心挪个十分之一到自己身上,她会很高兴的。

  「我撑得住。」谈到自己,他回复不置可否的淡漠口吻。

  恼到无语,良久后,她终于开口,「我以后要告诉孩子,说他们的爹爹是个恼人的顽固男人!」(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美人病恹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