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变身小魔女 > 第八章
  妹:

  我们兄妹「阴阳合体」的秘密曝光了,欧吉桑老爹已经知道了。Www、QΒ⑸。coM/

  唉…没办法啦!老哥受不了妳被那个死三八打,趁妳意识昏迷时跑出来警告她不准再欺负妳,然后…然后就被发现我们「阴阳合体」的秘密了,妳不会怪哥哥吧?

  其实这种事,欧吉桑老爹迟旱也会知道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早死早超生,也好啦!

  总之,什么都不必担心,若欧吉桑因此而退缩,不和妳在一起了,那表示他不够喜欢妳,这种男人不要也罢,哥哥找更好的男人给妳,就这样了!

  老哥

  五楼,林家客厅内气氛凝重,两男一女分坐沙发上,彼此神色严肃地面面相觑…

  「怀筠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先看了看某人一回家就喊累而跑进去休息的房门,再瞧瞧林家两位长辈,高大丰抹了抹脸,叹气询问。

  唉…他已经被搞得快疯了!附身?什么玩意啊?下回他该不会听到林家其实是鬼屋吧?

  闻言,林家两夫妇互觑一眼,以眼神无声交流意见后,就见林正安拍了拍妻子的手背,随即神色肃穆地看向高大丰──

  「大丰,你知道怀筠的双重性格了?」

  「怀圣…她另外一个男性性格说,那是附身!」摇头苦笑,高大丰白眼猛翻,真不知该说什么。之前乍听到这种说法时,害他差点就出车祸了。

  「怀圣啊…」呢喃着这个令人伤心的名字,林正安神情怔忡。

  「怀圣不是怀筠的双胞胎哥哥吗?为什么怀筠的男性性格又自称自己是怀圣?那真正的怀圣跑哪儿去了?」纳闷疑问,高大丰这才想起自己从未见过真正的「林怀圣」。

  林家夫妇再次互觑一眼,就见孙淑怡拿出一本相簿翻开来递给他瞧。

  「大丰,这个才是怀圣,怀筠的双胞胎哥哥,我们的儿子。」手指着照片上搂着林怀筠、笑得飞扬灿烂的年轻俊朗男子,她的眼角不禁湿润了。

  靠!就说不可能有生物学上的奇迹嘛!异卵双胞胎就算面貌有相似之处,也不可能长得一模一样。

  看着相片中的年轻男子,虽然五官俊逸,与林怀筠在眉宇间确实有几分相似,但相貌还是有着明显不同,高大丰连连点头,证实自己最原先的想法没有错,生物学没有白上。

  不过…真正的林怀圣虽然相貌不同,但那锐利的眼神,活脱飞扬的气质,与男性性格的林怀筠,神韵相似到彷佛就是同一人,让人忍不住…发毛啊!

  不自觉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臂,他小心翼翼追问:「他人呢?我似乎从没见过他。」

  「怀圣他…」嗓音一嘎,林正安眼眶微红,嘴角却含苦笑。「他活在怀筠的身体里。」

  吓!不会吧?

  高大丰愣住,傻眼了好一会儿后,忍不住干笑道:「林伯伯,难道真的是…附身?」妈啊!不会真有这么的事让他碰上了吧?

  林正安摇头,若有所思地盯着他反问:「大丰,你听过所谓的『移植后现象』吗?」

  「你是说动过移植手术后,病人个性转变的现象?」似乎听出什么玄机,高大丰神色一敛,表情严肃询问。

  「嗯。」轻轻颔首,林正安神情哀伤地缓缓道:「我那一双儿女虽是同出一胎,但怀圣自小身体健康活泼,而怀筠却一出生就有心脏方面的问题,长越大,病况越是严重,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几乎有大半时间是在医院度过。

  「然而在她大三那年,情况是最为严重的时候。当时,怀筠心脏日渐衰竭,加上久候不着一颗适合的心脏可供移植,本来我们以为她就要离开我们了,没想到真正要离开我们的,并不是她…」嗓音一顿,他语气微梗,随即感受到悄悄紧握着自己的温润手心。

  他偏首看着互相扶持多年的妻子一眼,两人眼眶湿润地相视一笑,他才又缓缓接续道──

  「自小,怀圣就相当疼爱身体不好的怀筠,兄妹俩的感情极好,怀圣更是经常嚷嚷着若是哪天他出了意外不能活了,一定要把心脏捐给怀筠。」话落,温文的脸庞露出一抹欣慰骄傲的微笑。

  呵…他的儿子是个好哥哥,一个临死前仍记挂着妹妹病情的好哥哥。

  「难道…」听到这儿,高大丰心下一震,已大约猜得出发生什么事了。

  「你猜到了,是吗?」瞅他一眼,林正安眸底满是哀伤。「当时,怀筠的病情已非常危险,身为她的父亲与主治医生,我却束手无策,只能看着她身体日渐衰败。直到那一晚,怀筠意识已陷入昏迷,我和淑怡知道她时间不多了,只好通知在家的怀圣赶来…」

  「林医生,不好了,请你赶紧到急诊室去…」病房门忽地被人用力打开,一名年轻护士喘着气,怠促喊道。

  看着病床上气息恹恹、意识陷入昏迷的女儿,林正安神情憔悴,恨自己身为心脏科医师,面对女儿的心疾却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病魔吞噬,生命力一点一滴的流逝。

  「Miss陈,我今天只想好好的陪我女儿,急诊室有王医生负责…」疲惫轻叹,如今林正安只想好好的陪伴女儿度过这可能是最后的一夜。

  「林医生,你不明白,就是王医生要我赶紧来找你的!」年轻护士喊道,脸上满是焦急。「王医生说你儿子发生车祸,目前正在急诊室急救,情况很危险啊!」

  「什么?」霍地转身瞪她,林正安震惊万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可能的!正安,老天爷不可能会这样对待我们…」一旁,孙淑怡苍白着脸哭喊了出来,紧紧抓着丈夫不断摇头。

  「淑怡,妳先不要慌!我去急诊室看看,也许没什么事的,怀筠这边妳顾着。」勉强镇定心神,林正安安抚着妻子,随即迅速地随着年轻护士往急诊室奔去。

  不一会儿,当他赶到急诊室时,就见王医生正在急救一名血迹斑斑的伤患,飞快来到病床前,当那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时,他几乎要双脚瘫软地晕厥倒地。

  「林医生,你来了!」见到他已赶到,王医生手上的急救动作未停,可眼中却透着一抹遗憾。「情况不乐观。」

  「爸…」像似感受到至亲已来到,林怀圣原本紧闭的眼眸突然睁了开来,对着那张苍白无血色的憔悴脸庞露出一抹歉意微笑。「对…对不起…」

  「不…不要说了!」嗓音轻颤,林正安眼前蒙上一层泪雾。老天!他是医生,当然看得出王医生的话并没错,儿子的伤势确实不乐观。

  「把…把心脏给…给怀筠…」像似明白自己再无可能了,林怀圣虚弱地说出心愿,随即阖上了眼,陷入重度昏迷。

  「怀圣!」失声惊喊,林正安什么都无法多想,只能和王医生一起进行急救。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怀圣的内出血却一直无法止住,内脏严重受损,心跳、血压急速下降,有经验的医生都知道,死亡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林医生,关于心脏移植,你应该清楚最佳的黄金时间…」轻声提醒,王医生遗憾地看着林正安,心中有着满满的同情。

  发红的眼满布血丝,林正安恶狠狠地瞪着同事,似乎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

  虽然明白他的心情,但王医生仍以医生的身分做最客观的分析。「你很清楚,就算勉强拖下去,过个几天,他的生命也会衰竭而去,届时反而丧失了最佳的移植时间,无法如愿地将最健康的心脏捐赠给妹妹…」话到最后,嗓音渐弱,终至消失不见。

  唉…说是这么说,但要一个当父亲的亲手划下那一刀,结束儿子的生命,大概没几个人做得到吧!就因为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才有办法这样说,若是自己遇到同样的情况,他肯定也无法动手。

  把心脏给怀筠…把心脏给怀筠…

  目光缓缓移回年轻脸庞上,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儿子最后的虚弱话语,林正安明白王医生说得没错,当下脚步一个踉跄不稳,知道是该做出最正确却也残忍的决定了。

  「把、把他和怀筠一起送进手术室…」捂着脸,林正安落下了热泪。

  那一刀,就由他亲自划下吧!

  「…抛开身为父亲的不忍,我还是以医生的立场,亲手取下儿子还活跃跳动的心脏,移植到怀筠的身体里。」往事叙述至此,林正安眼眶已是通红,盈满强抑的泪水。

  「林伯伯,你…好坚强!」高大丰动容,心中万分敬佩。

  说实在的,要一个父亲拿着手术刀划下那一刀,亲手结束儿子的生命,就算是医生也没几个人做得到,然而他却做了。

  「那是不得不的坚强。」感伤一笑,林正安随即振作起精神,眼神坚定。「虽然亲手结束怀圣的呼吸,但却延续了怀筠的生命,我一点也不后悔!如今,怀圣还活在怀筠的身体里,这不是很美好的事情吗?怀圣地下有知,一定会很高兴的。」

  点点头,高大丰如今更是敬重这位长辈,沉吟了会儿,他严肃道:「所以你认为是因为移植手术,才让怀筠出现双重性格,并非是怀筠口中的附身?」

  「嗯。」颔首苦笑,林正安解释,「医学上有所谓的『移植后现象』,指的就是接受器官捐赠的病患,在移植手术后,浅意识认为捐赠者的生命和自己共存着,身体内拥有另外一个人,所以在不知不觉间会沿袭着捐赠者的个性和特质。

  「我想,怀筠是无法接受兄长的死,却换来自己生命的延续,所以她宁愿相信怀圣并没有离去,而是灵魂和自己共存于一个躯体内,由于精神上一直这样认为,进而演变成如今双重性格的出现。」

  「我想也应该是这样!」搓着下巴极度赞同,高大丰觉得这样的科学解释较让人信服,不然「附身」那种说法实在太玄了。不过想了想,他又有疑问了:「怀筠这样的情形,你们没带她去接受精神科医生的治疗吗?」

  「当然有!」再次苦笑,林正安叹气。「不过不论是哪一种性格的怀筠,都非常坚持是附身,去了好几回精神科也不见有帮助,加上她本身也抗拒,所以后来便没再去了。

  「你知道吗?男性性格的怀筠,无论是神韵、气质、个性、动作、说话的方式,和怀圣简直如出一辙;有时,我们真的会以为他根本没有离去,彷佛就在我们周遭,借着怀筠来宣示他的存在。」

  「其实,你们真把男性化的怀筠当成怀圣了吧?」微笑询问,高大丰可以了解林氏夫妇的心情。

  夫妇俩相视苦笑不语,算是默认了。

  知他喜欢怀筠,但又怕她的情况让他心生排拒,林正安不免有些担心。「大丰,我知道怀筠的情况是有些特殊,这样的她,你能接受吗?」若是不行,大家趁早说明,免得怀筠对他感情深了,以后才来痛苦难过。

  「我…」

  砰!

  忽地,一道猛烈巨响打断了高大丰的回话,将客厅三人的视线全吸引了过去,当下就见林怀筠抓着一张纸条,神色慌乱地开门冲了出来。

  「高、高大哥?」失声惊喊,她瞠着大大的眼睛,脸上满是仓皇失措。怎么办?高大哥知道她的异常了,他会不会因此而讨厌她?

  「你们两个单独聊聊吧!」体贴两人想必有话想说,林正安扶着妻子起身离开客厅,让他们能好好谈谈。

  两位长辈一走,霎时间,客厅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沉默相凝。

  「高大哥,我…我…」咬着粉唇说不出话,林怀筠垂下脸不敢与他视线相对,就怕瞧见了他眼底的拒绝与排斥。

  呜…怎么办?高大哥会讨厌她吗?会吗?

  看着那低垂容颜上满布的慌乱神色,高大丰马上了悟…她是怀筠,女性性格的怀筠,错不了的!因为男性化的怀筠不会有这么怯懦惶恐的表情。

  唉…如今的她,心底肯定非常紧张惊惶吧!

  心口一阵紧揪,他缓缓来到她身前,捧起低垂的柔嫩脸蛋,微笑询问:「为什么不敢看我,嗯?」

  「高大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了?」紧张得哭了出来,林怀筠好怕他会从此排斥她,再也不理她了。

  「我为什么要讨厌妳?傻瓜!」斥责笑骂,他飞快将她紧紧拥入怀里。

  她猛然抬头凝睇,颊上挂泪地颤巍巍问:「你…你不会觉得我很奇怪而嫌弃我?」

  「嘿!」怪叫一声,高大丰故意瞪眼调侃,「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觉得我沧桑脸皮很迷人的女人,我喜欢、疼爱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讨厌妳、嫌弃妳?可别是妳厌倦了我,想把我给甩掉找的借口吧?告诉妳,我是黏皮糖,没那么容易让妳给甩的,妳认命吧!」

  「哇──高大哥,你对我真好!」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回答,林怀筠感动又扑进他怀里痛哭,一时之间心情难以平静。

  「嘿!妳这是高兴还是难过,怎么哭得更凶了?」揶揄取笑地猛摇头,感觉胸前的衣衫被泪水给浸湿了,他连忙捧起娇颜,轻轻柔柔拭去她满颊的泪水,「妳可别告诉我,妳是因为甩不掉我,心底难过才这样哭个不停,不然可就要换我哭了。」

  「噗!」泪水还没干,她就忍不住被逗得噗哧笑了出来,带着泣音娇娇柔柔地,抗议。「高大哥,你老是爱这样逗我。」

  「逗妳不好吗?只要妳能这样开心的笑,我逗妳一辈子也无妨。」迅速偷啄了粉嫩红唇一记,高大丰得意地笑了。

  「啊!」吓了跳,她失声惊呼,随即羞窘地迅速涨红了脸。

  哎呀!高大哥真是…真是不害臊,这儿可是她家,若让爸妈瞧见了,岂不羞死了!

  爱极了她羞涩赧红着脸的娇美样,高大丰开心直笑,搂着她到沙发坐下,让她窝靠在自己怀里,嗅闻着淡淡发香,心中终于明了…

  呵…亏他上次还骂林怀圣「娘」呢!原来怀圣、怀筠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也难怪会有相同的发香味了。还有,如今才突然想到,以前就从没见过怀圣和怀筠同时出现过,他怎么没去注意到呢?笨!真笨啊!

  「高大哥…」偎在他厚实的胸膛里,鼻间盈满好闻的男性气息,林怀筠心跳不自觉又加快起来,低声呢喃。

  「嗯?」

  「你真的不觉得我怪吗?」心底还是不免担心。

  「虽然有些惊讶,但绝对不影响我对妳的感情!」笑了笑,高大丰不否认刚得知她的情况,确实有些诧异,但他还是喜爱她如常啊!

  再说,男性化的怀筠虽然个性粗鲁,老是爱与他针锋相对,惹他发飙,但不可否认的,还真是个直率又好相处的人,就好像是自己多了一个可爱的弟弟一样,其实…挺好玩的啦!

  她感动的眼眶又红了,默默的感受着他身上所传来的温暖与深情,好一会儿后,才要低声开口:「你没有话想问我吗?」她想,他应该是有很多疑问的。

  想了想,觉得事情的来龙去脉,林氏夫妇都大略说给他明白了,应该是没什么疑问了,只剩下…

  「怀筠,妳另外一个性格出现时,妳有记忆吗?」这是他比较好奇的。

  「那是哥哥,不是我另外一个性格。」从他怀里挣脱瞪人,林怀筠纠正强调。

  「好!妳说是怀圣就怀圣。」知她就是一直认定林怀圣与她共存一体,才会有如今的双重性格出现,高大丰也不争辩,笑着顺应她的坚持。「那怀圣的意识出现时,事后妳会有记忆吗?」若有,他就糗了!因为之前他在林怀圣面前可是粗话连篇,没有半点形象啊!

  「没有呢!」摇摇头,她老老实实道:「哥哥出现的时间,我并没有记忆,发生过什么事,得哥哥写下来告诉我,我才会知道的。」

  还好!还好!看来他的粗话连篇,她是没印象的。

  暗暗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高大丰正偷偷庆幸时,却听她又开口了──

  「不过,当我的意识出现时所发生的事,哥哥好像会有一些记忆。」

  「什么?」一颗心才放下,马上又被吊起,高大丰失声惊吼。「妳…呃,不是…算了!就当是怀圣好了…妳是说怀圣会有妳的记忆?」

  「呃…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时有些事我没跟哥哥说,但他就是会知道,所以我猜他应该是有一些记忆的。」被他突如其来的吼声给吓了跳,林怀筠连忙解释道。

  不、会、吧!

  瞪着她的无辜脸庞,高大丰想到之前吻了她后,隔天一早,林怀圣就马上杀来警告他不准乱吃豆腐。

  当时,他还怀疑家中被装了针孔摄影机,没想到竟是…靠!若真是这样,那就可以解释林怀圣当时那句「我就是知道」是何意思了!

  妈啊!这样简直就像是被个男人无时无刻偷窥他和怀筠的进展,若到时两人发展到上床阶段怎么办?靠!男人压力太大是会不举的,他拒绝让此类惨事在自己身上发生,绝对不要!

  「怀筠!」他突然叫人,神情悲壮。

  「怎、怎么了?」呃…高大哥脸色好凝重,发生什么事了吗?

  「有个很严重的问题,等怀圣出现时,我再找他解决!」他握拳发誓,一脸坚决。

  「我不能知道吗?」好奇。

  「不行!这是男人的事,妳不能知道。」严厉拒绝。让她知道了还得了,到时岂不羞得连碰都不让他碰?不行!不行!这种事绝不能让她知道。

  「哦!」虽然有些失望,但本性原本就不是好奇心特别强烈的人,当下林怀筠也没太在意。

  心中已有了决定,高大丰眸光一扫,发现她手中捏着一张纸,不禁感到奇怪。「咦?妳手中拿着什么?」

  「啊!这、这是哥哥写给我的…」她细声解释,有些不好意思。

  「我可以看看吗?」看看林怀圣到底都跟怀筠说些什么。

  「嗯。」她点点头,不觉得有何不可。

  接过纸条定睛一瞧,当下高大丰脸色瞬间转绿,差点没又飙起火来。

  「写这什么话?什么叫做『找更好的男人给妳』?怀筠,我喜欢妳的心一点也没变,妳可不能胡乱找别的男人,绝对没有其他男人比我更好了,知不知道?」他火大怒吼,赶紧帮她洗脑。

  「我知道!」柔柔一笑,林怀筠嫩颊通红。「高大哥对我最好了,我最喜欢高大哥,不可能找别的男人。」哎呀!说这种话好羞人,可是她心底是真的这么想的。

  「很好!很好!」满意地连连点头,高大丰心底一乐,不由分说又偷了她粉嫩红唇一记香吻,随即得意直笑。

  「高大哥!」林怀筠羞赧娇嗔,双颊酡红如天边最艳丽的那抹红霞。

  「害什么臊?男女朋友有亲密举动是很正常的。」他一点也不羞愧,还振振有词的。

  林怀筠羞得垂首不语,就怕他又故意逗人,吐出更令人脸红心跳的话儿来。

  见状,高大丰不禁有趣地直笑,搂着她好一会儿后,轻声询问:「怀筠,之前在公司发生什么事了?」到底她和蔡宛菁是起了什么冲突,导致后来林怀圣的人格现身,而蔡宛菁则吓得哭着直认错?

  想起之前在公司洗手间发生的事,林怀筠下意识地身子一缩,似乎有着恐惧阴影。

  「怎么了?」察觉她异常的反应,高大丰急忙紧拥着她,柔声哄慰。「有我在,别怕!是不是蔡宛菁对妳做了什么?妳说,高大哥让妳靠。」

  「高大哥…」呢声轻喃,心底明白他是护着自己的,林怀筠心中一暖,唇畔漾开柔美笑花,紧偎着他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将事情大略描述。「…最后,可能撞到了头,我只感到一阵晕眩就失去意识了,后来哥哥出现后所发生的事,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个蔡宛菁竟敢打妳?」

  得知来龙去脉,高大丰先是咆哮怒吼,随即飞快察看她的脸颊,果然发现隐隐有丝红肿,当下不舍极了。

  「还疼不疼?要不要拿葯膏帮妳抹抹?」可恶!之前由于因她的双重人格而受到强大震撼,竟然没去注意到她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他这个男友实在失职,可耻!

  「不用了!明天就好了。」摇摇头,虽然还有些微的**作疼,但是林怀筠觉得还可忍受。

  「怀筠,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妳…」既心疼又不舍,他羞愧认错。

  林怀筠却觉得有趣地笑了起来。「高大哥,这不是你的错啊!就算你想保护我,难道连女厕也要跟进去?你不怕被误会是变态欧吉桑吗?」而这次事件就发生在女厕里呢!

  「好啊!现在妳会取笑我有张沧桑欧吉桑的脸皮了,嗯?可恶!看我的复仇!」佯装悲愤,一阳指攻击。

  「哈哈哈…不要…饶了我啦…哈哈…高大哥,不要搔人家了…哈哈…」又闪又躲,她笑得花枝乱颤,连连求饶。

  「知道怕就好!」哼哼奸笑,将逃得老远的女人再次抓回怀里,高大丰又在她唇上重重盖下一吻,这才柔声保证,「怀筠,我喜欢的是妳,爱的是妳,别管蔡宛菁怎么说,就算她想来个旧情复燃,我这匹好马也没吃回头草的兴致,知道吗?」

  「我知道!」甜美一笑,就算明白他的心意,但听到他亲口对自己阐明心意,林怀筠还是觉得好开心,当下忍不住情生意动,第一次主动,轻轻的、羞涩地在他唇上印上自己的吻。

  没想到她会主动,高大丰微讶,但也没傻得放弃这个好机会,马上惊喜地接收主控权,反客为主地将浅吻加深。

  霎时,林家客厅里,热吻缠绵,气氛甜蜜,至于躲在墙角边的二位长辈嘛…

  嗯,请回避,非礼勿视喔!(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变身小魔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