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变身小魔女 > 第六章
  哥:

  今天是我第一天到高大哥的公司打工,大家都很照顾我,也很尽心在指导我,学到很多,也交到许多有趣的朋友,我应该是很开心的,可是…现在我却开心不起来!

  你知道吗?高大哥今天带我去和一位蔡小姐一起吃饭,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以前是男女朋友。wwW。Qb五、CoМ

  虽然高大哥后来一直说他们早已经分手了,可是…可是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其实高大哥若真有女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可是为什么我一想到这个,胸口就难过得像以前病发时那样的痛?

  我知道高大哥对我很好,也很关心我,可是只要一想到他对别人也像对我一样的好,我就好难受。

  我觉得我好自私,竟然希望他只对我好,不想别人也得到他同样的关心。怎么办?我怎么会这样?我真的好自私,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高大哥不是我的,可是我却有了想独占他全部的好的想法,我真的好坏!

  哥,我到底是怎么了?

  妹

  「叮咚!叮咚!叮咚…」一大清早,门铃声便以着就算是死人也非要把他吵起的气势,一声接着一声,连绵不绝地轰炸着。

  「靠!是哪个王八蛋?」清眠被扰的愤怒咆哮自卧房一路飙到门口,高大丰吐出一连串精采粗话,奋力拉开大门,响亮的咒骂瞬间一顿,随即马上反应过来,再次破口怒吼。「林怀圣,你这个混蛋!现在几点,你知道吗?」马的!一大清早被吵醒的人,绝对有诅咒对方祖宗十八代的权利。

  看了看手表,依然一身足以遮掩身材的大外套,林怀圣皮笑肉不笑的。「六点!怎么,嫌太晚了?」

  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他磨嘴皮上,高大丰干脆侧身让他进来,忿忿的甩上大门。看他坐上沙发狠瞪自己,一副就是来找碴的脸,他当下也在对面落坐,开门见山要他把话说清楚。

  「干嘛?我又哪儿让你不爽,一大清早来找我麻烦?」马的!为什么他宝贵的睡眠时间要浪费在这家伙身上?

  「我老妹昨天很不开心!」既然他问了,林怀圣也不转弯抹角,决定破题点明。

  咚!

  心脏像似被狠撞了下,事关林怀筠,高大丰吓得整个神志都清醒了,慌张抱头鬼叫:「不可能!我问过她第一天打工感觉如何,她明明说很开心的…」

  难道她骗他?不可能!当时她脸上欢欣雀跃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那为什么又不开心了?

  「你耍什么白痴啊?」气得抡拳往他脑袋敲去,林怀圣唾弃叫骂。「我不是说她工作不愉快,而是指另外一件事啦!」

  另外一件事?难道是…

  「你是说昨晚的事?」连忙询问。

  「没错!」点头。

  「呃…宛菁这人的个性就是这样,说话常让人觉得不舒坦。」搔搔头,直觉以为她是因为「大学事件」而介怀在心,昨晚也被搞得很不爽的高大丰一脸无奈苦笑。「晚一点我跟怀筠聊聊,让她别介意…」顺便再次强调──他绝对是孤家寡人啊!

  「白痴!谁在和你说那个?」骂声再起,第二记拳头又敲了过去。

  「喂!你当西瓜敲啊?给我客气点!」吃痛吼骂,高大丰横眼怒瞪。有没有搞错?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不成?这小子越来越嚣张了!

  哼哼冷笑收回拳头,林怀圣眼神锐利地往他身上从头到脚扫了好几回,最后忍不住叹气摇头,嘀嘀咕咕地碎碎念,「真是的!老妹眼睛是不是有毛病,怎会看上一个欧吉桑…」

  最惨的是,她自己还搞不清楚,真是够了!笨妹妹,从小身体不好,该不会脑子也出问题吧?

  「你说什么?」听不清楚他嘴里在咕哝些什么,高大丰急急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怀筠在不开心些什么,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啊!」不是为了工作,也不是为了蔡宛菁的暗嘲,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

  白痴!这个欧吉桑还不知怀筠情窦初开的少女情怀吧?哼!才不告诉他!

  想到这儿,林怀圣忽地眉开眼笑,之前满肚子的不爽顿时消失无踪,故作神秘地得意大笑。「哇哈哈…我不告诉你!」

  这家伙真的是…欠揍!

  「你不知我鞋子穿几号是吧?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高大丰咆哮怒吼,飞扑抓人准备开揍。

  「哈哈哈…」林怀圣动作敏捷地躲过扑杀,朝大门方向飞奔,迅速开门逃了出去。

  「别跑!把话给我说清楚!」高大丰气急败坏地转身就追。

  「谁理你!」林怀圣粗俗地比出中指,随即「砰」地一声甩门。

  嘿嘿!男人对女人好,百分百都是有企图的啦!看那个欧吉桑对老妹多方关照,嘘寒问暖的,肯定也是「心怀不轨」,他才没傻得自动把老妹送到大野狼的嘴边,想吃上好肥肉哪有这么简单的,是吧?

  越想越乐,林怀圣脸上挂满笑,哼着歌儿,好心情地下楼回家去。

  屋内──

  「靠!来放一把火就闪人,也不把话说清楚,有没有道德啊…」悲愤怒吼,某一沧桑男人开始焦虑地在屋内来来回回踱步,企图挖出一条沟,浓浓的睡意早就烟消云散,再也没心情窝回床上补眠了。

  呜…到底怀筠在不开心什么?谁来告诉他啊!

  怀着焦躁不安的心情,终于熬到约好的八点半,高大丰飞快冲到五楼,正好看到林怀筠开门出来。

  「高大哥,我准备好了,我们走吧!」看到他,林怀筠笑着连忙迎上前去,以为他是来接她去公司的。

  乍见她笑脸迎人,看不出有何不开心,高大丰先是一愣,开始怀疑林怀圣是恶意诓人。

  但想了想,又觉那家伙一副护妹心切的样子,应该不可能拿怀筠开玩笑,当下心中又犹疑了。

  「高大哥,你怎么了?不是要去公司了吗?」察觉他老半天没应声,神色怔忡,林怀筠心下觉得奇怪,连忙出声唤人。

  「没、没什么!」猛然回神,他连忙挤笑回应,偕同她一起搭电梯到地下车库开车。

  不一会儿,深蓝色轿车自车库出入口缓缓驶出,以着娴熟的技术驾车驶入川流不息的拥挤车潮中。高大丰看着前方车阵,又忍不住瞄了瞄身旁的林怀筠,视线就这样来来回回扫了好几次,终于,他忍不住了──

  「怀筠!」高大丰眼睛直视前方,大掌紧握方向盘,神情非常凝重地喊人。

  「高大哥,有事吗?」转头瞅凝,林怀筠轻声回应。奇怪!高大哥怎么了,为何表情这样严肃?

  「听说妳昨晚不开心?」他迅速扫了她一眼,很快地又将视线放回前方路况。

  啊!他、他怎会知道?

  心下一跳,林怀筠神色窘迫,慌忙摇头否认。「没、没有啊…」

  吓!真的有!

  一看她脸上的表情,高大丰就知道林怀圣真的没耍他,她昨晚真的为了一些事而不开心,心中登时急了。「妳还想瞒我?怀圣他都告诉我了!」

  哥告诉他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我哥告诉你了?他什么…什么时候说的?又…又说了…说了什么…」脸色苍白如纸,林怀筠慌得语不成句,就连呼吸都急促得惊人。

  怎么办?他知道她有那种自私的想法了吗?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那么坏的人,不要!不要!不要…

  咦?为何她慌成这样?

  没料到她反应会这么大,高大丰被吓到了,当下紧急将车停到路边,将脸色发白的她拥入怀里拍哄,「怀筠,不要紧张!怀圣是早上六点去找我的,他只说妳不开心,并没有多说什么,妳放心!若妳不想告诉我原因,那我就不问,好不好?来!不要慌,深呼吸…」边说边做着动作,要她跟随着自己。

  随着他柔和的口令,林怀筠深深的、缓缓的做了几次吐纳,好一阵子后,林怀筠终于镇定心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正靠在他厚实的怀里,鼻间盈满好闻的男性气息。

  「啊!」低声惊呼,飞快退开他温暖的胸怀,她羞得嫩颊通红,结结巴巴直道歉。「高、高大哥,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他是故意的耶!心下暗忖,瞪着空荡荡的胸怀,高大丰失望得差点滴下两颗色胚泪。

  呜…当他只要有人慌乱,他就会抱着安抚人的吗?只有她,他才会乘机抱人的啦!只不过时间太短了,只闻到她发间的淡淡清香,都还来不及享受一下温香软玉抱满怀的绝妙触感,她就退开了,呜…残念!

  「没关系!我的胸膛很空,随时欢迎妳来!」朝胸膛用力拍了几下,高大丰挤眉弄眼,强力暗示。

  以为他故意逗人,林怀筠「噗」地笑了出来。

  「怎么?妳嫌弃?」他一脸悲凉,比王宝钏独守空闺十八年还哀怨。

  「高大哥,你别老这样逗我!」她红着脸嗔笑抗议。刚刚明明好尴尬的说,哪知让他一闹,哀怨表情一摆,气氛就变轻松了!

  「好,不逗妳!」见她真的稳下心神笑开怀,高大丰这才拍了拍她脑袋瓜,认真道:「怀筠,高大哥不问妳昨晚为何不开心,等妳想说了,再告诉高大哥好不好?」虽然很想知道,但也不想逼她。

  林怀筠怔怔的瞅凝着他,几番张口欲言,最后又吞了回去,只是低垂着脑袋轻轻「嗯」了一声。

  见状,高大丰笑了笑,再次踩下油门开车上路。

  偏首凝睇他专注于前方路况的侧脸,林怀筠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唉…高大哥对她好,她好感动又好开心,可是他也有权利对别人好啊!若让他知道她竟有想霸占他全部的好、不想他关心别人的自私心情,他一定会觉得她好坏,对她的印象不好了。

  听闻轻叹声,高大丰迅速瞄了她忧愁的小脸一眼,故意调侃笑道:「脸愁成这样,我的开车技巧没这么差吧?」

  「人家才不是那样想呢!」知他又故意逗人,林怀筠嗔声抗议。

  「那妳叹什么气?女孩子别胡乱叹气,不然人家还以为妳是想嫁人了!」回想起小时候,每当隔壁邻居姊姊叹气,就会惹来邻居大婶如此笑骂,如今,高大丰原封不动的搬来取笑她。

  「才、才不是呢!高大哥,你别胡说啦!」她又羞又窘地嗔叫,一张脸红如醉枫。

  「哈哈哈…」开怀畅笑,觉得她羞涩的模样实在可爱到让人想扑上去咬一口。嗷呜…要忍住啊!狼性千万不能在此时发作,不然吓跑猎物,以后没得戏唱了。

  「高大哥!」被笑到又忍不住娇声抗议,林怀筠恨不得有洞钻下去。

  「抱歉!抱歉!」他急忙忍笑,故作严肃样。「妳不是叹气想嫁人,只是叹『心酸』的,这样好不好?」

  讨厌!高大哥真的很爱取笑她耶!

  又窘又恼,却因拙于口舌之争,林怀筠只能鼓着腮帮子嗔怒瞪人,始终找不到话可反驳。

  「好啦!别恼,我道歉,好不好?」他笑瞇瞇空出一只大掌拍拍她的脑袋瓜,像在安抚要脾气的可爱小女孩。

  「人家不是小孩子!」发现自己被当孩子安抚,她马上薄恼嗔叫。

  「妳当然不是小孩子!」点头如捣蒜,高大丰强烈赞同。开玩笑!他可没恋童的癖好。

  在他眼底还是明显看得到那满满的取笑光芒,林怀筠涨红着脸瞪他,可是瞪着瞪着,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高大哥,你好讨厌!」她撒娇似的埋怨。

  「什么?妳刺伤我沧桑老迈的心灵了!」高大丰夸张地捂心悲鸣。

  「高大哥,你好烦喔…」怎么办?生平第一次好想打人!

  「呜…我又被嫌弃了!」他一脸悲凄,暗暗擦拭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高大哥!」

  「哈哈哈…」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处于一种愉快而彼此契合的相处模式中。

  白天,他接她到公司,开始她在美术部门开心愉快,且与同事相处融洽的打工时间;而他则忙着每个部门到处串,与员工开会讨论,或者窝在自己办公室研发新的游戏。

  下班时间一到,他送她一起回家。有时,他会受到邀约,到林家用过晚餐后才回六楼自己的住处;有时,她则在晚餐过后带着素描簿去找他。

  有时,那个与她有着一模一样脸孔、个性却天南海北的双胞哥哥,会在奇怪的时间突然冒出来,大剌剌地跑去敲他的门,找他斗嘴顺便玩遍他工作室内所有的电玩游戏后,再笑嘻嘻的闪人消失,直到下一次又在奇怪的时间点再次出现。

  这晚,林怀筠又带着素描簿来到他家,而他则盘腿窝在沙发上,拿着笔记型电脑一边修改程式,一边当她的素描模特儿。

  唔…怎么会这样?

  摸着微微发烫的脸颊,林怀筠既困惑又羞窘。最近,她发现自己常常在作画的时候,画着画着,脸就莫名的红了,手上画笔更会不自觉停下,视线老半天无法自他脸上移开。

  为什么会这样?她最近好爱偷偷看着高大哥,看着看着,竟然就脸红心跳了起来,到底她是怎么了?

  这厢,她心中好生困惑与烦恼;那厢,高大丰却埋首在程式世界中,毫不知她的心思转变,否则肯定乐得飞上九重天。

  「铃──铃──铃──」

  就在一片宁静中,搁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大响,脑袋塞满了程式语言的男人,没有多看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号码,直觉就接起了电话──

  「喂?我高大丰!呃…宛菁,是妳啊…」一听对方嗓音,高大丰额上顿时冒出三条黑线。糟!竟然是蔡宛菁,哇咧…有够衰!

  多年后再次相遇,也不知蔡宛菁是透过谁得知他的手机号码,这些日子来,他时常会接到她嘘寒问暖或者约吃饭的电话,他不是白痴,当然感觉得出她的企图。只是…

  很抱歉!他自认是匹好马,一点也没吃回头草的兴趣,所以对她简直是避之唯恐不及,对于电话邀约全都借口忙碌来委婉拒绝,甚至到最近,他只要看到来电显示是她的号码,他就任由手机响半天也不接。

  可是…刚刚竟然一时大意,没先察看一下来电显示,呜…大失策啊!

  纵然心中一堆嘀咕抱怨,高大丰还是得提起精神应付对方。「…吃饭?不好意思,我吃过了…和我讨论广告内容?我早说过了,关于广告宣传方面的事,一向交给张经理负责,我从不插手的,有什么问题,请妳找他研究,就这样了!不好意思,我现在有客人,很忙,再见!」话落,直接关机,让她再也打不进来。

  「是…蔡小姐吗?」迟疑询问,林怀筠心口莫名窒闷。

  「呃…是、是啊!」他尴尬地搔头,虽没做坏事,可心底就是会惴惴不安,怕她误会。

  真的是蔡宛菁!

  心口沉闷得厉害,不知为何,林怀筠向来温和的性子突然恼了,用力阖上素描簿,猛然起身。「我要回去了!」

  「耶?」吓了一跳,高大丰急得跳了起来,险些把搁在腿上的笔记型电脑给摔下去。他手忙脚乱地扶住电脑,焦急叫道:「为什么?怎么突然要回去?妳不画了吗?」她在不开心些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不画了!」她收拾东西,转身走人。

  「怀筠!怀筠…」慌乱把笔记型电脑往旁一丢,他急忙追上去拦人。「怎么了?为何生气了?」

  「我、我才没生气…」她涨红着脸结巴否认,嗓音却隐含着心虚。

  对!她是生气了!可是她为什么要生气?高大哥只不过是接了蔡小姐的电话而已,她却觉得好生气!为什么会这样?

  「还说没有?妳嘴嘟得可以挂好几斤猪肉了!」高大丰坚决认定她有。

  「才、才没有,你胡说!」她急忙捂住嘴,就怕真是如此。

  这么明显还敢说没有?骗鬼啊!

  见她急忙捂嘴的娇嗔样,心中实在好气又好笑,回想刚刚原本一切好好的,就在他接完电话后,她才突然沉着脸说要回去。高大丰登时想通了,直觉脱口喊了出来──

  「怀筠,妳在吃醋吗?」高大丰欣喜若狂地追问。老天!她是在吃醋,对吧?她对他终于有了感觉,所以才会吃醋,对吧?肯定是这样的,不然她不会如此反常!

  哈哈哈…好!太好了!他太喜欢她吃醋了!

  吃、吃醋?她吃醋?吃高大哥和蔡宛菁的醋?

  像似被雷给劈到,林怀筠瞠目结舌,脑袋瞬间空白,老半天说不出话来,一张粉嫩脸蛋红到几乎可以燃火。

  「怀筠…」忽地,他轻声低喃,捧起她艳红如火的脸蛋,低下头轻轻覆住柔嫩红唇,给予极轻、极柔,又不失深情的一吻。

  高、高大哥吻她?

  感受着他的唇瓣轻轻刷过她的,林怀筠脑袋轰轰作响,思绪乱得像一团浆糊,浑身发热发烫也发软,手脚无力地任由他搂着、抱着、吃豆腐着。

  呵…她吓傻了吧?也好!趁她发傻时,多吃些豆腐!

  亲吻着人,发现她完全傻愣住,高大丰奸笑暗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消夜就来个豆腐大餐,残残的给她使劲用力吃豆腐,挥军直入,直捣黄龙地在天鹅绒般细致温暖的檀口内汲取香甜蜜液。

  直到良久良久后,有人终于餍足地退开喘息,眼眸晶亮地笑凝着眼前嫩颊艳红、水眸迷蒙的娇美女子…

  老天!她真的好美又好可爱,真让人冲动得想再扑上去蹂躏啊!

  嗅闻到她乌亮长发散发出的淡淡清香,高大丰心底痒痒,正打算再来一顿豆腐大餐时──

  「高大哥…」呢喃轻唤,林怀筠受到很大的震撼,神志虽然逐渐清醒,可还是浑身发软地只能靠着他撑着,羞窘地将脸埋进厚实胸膛不敢抬起,娇软嗓音从他怀中细细传出。「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了老半天,「吻我」两个字就是羞得说不出口。

  「吻妳吗?」觉得她反应实在可爱又有趣,高大丰失笑,干脆帮她说出来。

  脸红加深,埋在他怀里点头,她依然不敢把脸抬起。

  「因为我喜欢妳啊!」非常大方,高大丰毫不害臊地大声道。

  「喜、喜欢我?」瞠大眼抬头瞪他,阵阵热气直往脸上冲,林怀筠又羞又赧,只觉自己快负荷不了那瞬间加速的剧烈心跳。可莫名的,她竟然觉得好欢快。

  高大哥喜欢她呢…好开心啊!

  「当然是喜欢妳才吻妳,不然妳以为我是色狼,随便哪个女人都吻的吗?」理直气壮叫道,一点也没占人便宜的愧疚感。

  「那…那蔡小姐呢?」他也喜欢蔡宛菁吗?咬着唇,她心中还是芥蒂着。

  知道她是为了蔡宛菁而不开心,高大丰连忙澄清。「我和宛菁是好久前的事了,早在我当兵时,她就另投他人怀抱,把我给抛弃了。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不曾联络,前些日子她来公司做广告提案的简报时,才又见了面。妳千万不要误会,不然我可冤了。」

  「你被抛弃?」林怀筠的小脸满是惊讶。为什么?高大哥这么好的人,蔡宛菁为什么要抛弃他?

  「呃…其实大学时,是宛菁先来接近我的,而我也不排斥,加上同学们的起哄,就自然而然的凑在一起了。」抠抠脸皮,高大丰觉得挺尴尬的。「只是后来我们的个性有着明显的差异,加上我沉迷电玩,让宛菁更加生气,常骂我不求上进,歧异自然就产生了。

  「后来,我当兵期间,突然接到她寄来的信,说是找到更适合她的男人,就这样,我们分手了,此后便再也不曾联络。」

  「高大哥,你…被兵变了!」同情地瞅着他,林怀筠一脸怜悯。好可怜!当兵的人最怕的就是被兵变,那种痛,据说一辈子都忘不了,有人甚至还因此自杀呢!

  见她满眼同情之色,高大丰赶紧故作凄楚。「对啊!我曾被兵变过已经很可怜了,所以妳不会拒绝我,让我在感情上再一次受到伤吧?」

  天知道,当时他看着信,得知被兵变后,根本没有太大的感觉,顶多当天晚上混去和同袍大醉一场,隔天又是生龙活虎了。不过,这些他自己清楚就好,不用让她知道,他还要藉此博得同情呢!

  闻言,林怀筠嫩颊爆红,再次垂下头,老半天不说话。

  咦?不说话?不会吧!难道她对他根本没感觉?不…他不要相信…

  以为自己真的会错意,就在高大丰想要抱头悲鸣时,一道细细的羞窘嗓音轻轻响起──

  「高大哥,我不知道我这样是不是就是喜欢你,但是我…我一想到你若对别人像对我那么好时,我就会好难过、好难过…」抬眸瞅凝着他,林怀筠眼底盈满羞愧与赧意。「我好自私,我不要你对别人好,只要你对我一个人好就好…」

  「傻瓜!我当然只对妳好。」绝处逢生,高大丰欣喜若狂地将她紧紧抱住,开心不已。「怀筠,妳绝对是喜欢我的,就是这样,不用怀疑了!」

  这、这就是喜欢吗?她喜欢高大哥,是吗?也许…真的是吧!因为她听高大哥这么说,心中好开心、好开心呢…窝在他温暖厚实的怀里,林怀筠忍不住露出一抹羞怯的美丽笑容。

  「好!从现在开始,妳就是我高大丰的女朋友,我就是妳林怀筠的男朋友,就这么决定了!」兴奋难抑,他不要脸地径自宣布。

  呃…成为男女朋友是这样决定的吗?

  有些疑惑又禁不住想笑,可是林怀筠却丝毫没有反对的意思,甚至觉得…这样很好!真的很好…好开心哪…(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变身小魔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