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变身小魔女 > 第二章
  哥:

  今天我回家的时候遇到抢劫了,幸亏六楼新搬来的邻居见义勇为,帮了我的忙,不但把抢匪教训一顿,还把我的皮包拿回来了,他真是个温柔的好人,就像你一样。全/本/小/说/网

  对了!我好像忘了说他叫什么名字了,那位先生名叫高大丰,好记又好叫,对不?

  妹

  「咳咳咳咳咳…」

  晚上七点,提早回家休息的高大丰在剧烈咳嗽中转醒,他才自床上坐起,一阵头晕目眩忽地袭来,骇得他连忙又闭起眼,好一会儿后,觉得好些了,才又睁开眼,起身披上一件大外套往房外走去。

  「咳咳咳咳咳…」边走边咳,他觉得口干舌燥,喉咙痛得不得了,来到厨房倒了杯热开水连灌了好几大口,这才觉得稍微舒服一点。

  「靠!难道真的要去看医生了?」忍不住喃喃自语,高大丰就是那种只要病痛不大,打死都不想去看病求诊的人,只可惜这回感冒病毒不让他好过,似乎有转为严重的迹象。

  正当他还在挣扎着要不要去找家诊所看病时,门铃声响了起来。

  怪了!会是谁?难道会是十二少他们那三个损友打算来庆祝他乔迁之喜?不!不可能!下午的时候,十二少就知道他「龙体微恙」,不可能这么不识相还拉着熊翼和沈隽来打搅他的。

  微微一愣,想不出门外的会是谁,他放下杯子来到客厅,才打开门,就见一对面生,但看起来却很有教养与气质的中年夫妇,双双站在门外对他微笑。

  「请问有什么事?」按错门铃找错人了吧?搔搔头,高大丰直觉认定。

  「请问是高大丰高先生吗?」中年妇人礼貌询问,虽有年纪却依稀可看出年轻时的美丽风采。

  「呃…我是!」竟然喊得出他的名字,看来是冲着他来的,不过…他们有过接触吗?怪了!没印象啊!心中暗忖,高大丰可纳闷了。

  「你好,敝姓林,林正安。下午真是多谢你的帮忙,谢谢!谢谢…」一确定没找错人,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马上自我介绍,并且马上伸出手紧握住他的,真诚万分地猛道谢。

  「这是我们的一点小意思,不成谢意,请收下!」送出一盒价钱不便宜的蛋糕当谢礼,中年妇人笑得真挚,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呃…慢、慢着!慢着!」手中捧着被塞过来的蛋糕盒,高大丰被谢得莫名其妙,当下用他那沙哑的嗓音急急道:「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不记得有帮过你们啊!」

  「不!我们没找错。」温文一笑,中年男子提醒道:「下午,你曾阻止了一件抢案发生,记得吗?」

  下午?

  不知为何,高大丰冷汗开始沁出。「你们…是住五楼的?」

  点点头,中年男子温雅的眼眸绽出感激光芒。「多谢你帮了我们的女儿…」

  「女儿?」失声惊叫打断了中年男子的话,也不知是感冒还是被口水给呛着,高大丰又是一阵剧咳。「咳咳咳咳咳…」

  霎时,就见中年夫妇面面相觑,似乎不解他在激动什么,而那又呛又咳的声响则不断在楼梯间回荡…

  真是…有够诡异!

  瞪着胸膛上不断移来移去的听诊器,高大丰别扭万分,不解自己五分钟前还在家门口,五分钟后为何就跑来人家家里头,还撩起衣服让自称是医生的男主人为自己看病?

  回想一下…对了!刚刚就在他咳得几乎五脏六腑都要跑出来说哈啰的时候,中年夫妇关切地问他是不是感冒了,他只是顺势点了下头,然后妇人就热心地表示老公是医生,可以帮他看看。

  他还来不及婉拒,已被拉着往楼下走,然后他…就坐在别人家的客厅里了。

  「嘴巴张开。」中年男子──林正安收起听诊器,温雅开口。

  放下衣服,高大丰乖乖张大嘴巴,虽然知道这是看诊几乎都会有的过程,但心中还是觉得自己的动作好蠢。

  拿着小手电筒往大张的嘴里照,瞄了一、两眼后,林正安收回看诊用具,温和微笑道:「只是流行性感冒,不过喉咙发炎有点严重,我拿些葯给你,你只要按时服葯,多喝开水、多休息就可以了。」

  呵…他虽然是心脏科的医生,并非是专业内科,但是这种平常的感冒,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再说家中亲人平日有任何小病痛也都是他在处理,很有经验的。

  「谢、谢谢!」搔了搔头,高大丰除了尴尬道谢外,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哪里!举手之劳而已。你下午帮了我女儿的事,我才要向你道谢呢!」微笑回应,对他的见义勇为,林正安心中真是感激不尽。

  女儿是他们夫妇心中的宝贝,下午一回家门,女儿告知遇到抢劫的事,真是让他们夫妇俩吓出一身冷汗,还好女儿没受伤,不然可要心疼死了。

  「那对我而言也只是举手之劳,没什么啦!」其实自己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却一再被视为恩人般的直感激,高大丰实在尴尬别扭至极。

  笑了笑,林正安也不多说什么,从医葯箱中取出几包感冒葯给他。「这些拿去,若服完了,再来找我拿。」

  「谢谢!」收下葯,高大丰正打算告辞,厨房方向却探出一张清丽脸蛋。

  「爸,我们可以请高先生留下来用晚餐吗?」羞涩笑问,林怀筠粉嫩腮颊有抹淡淡的樱花色。刚刚双亲带着谢礼去拜访,没想到却连人也给带回家门,让她觉得好高兴。

  「当然!」满口答应,热切邀请客人。「高先生,留下来用晚饭可好?」

  瞧着那清丽脸庞的盼望神情,莫名的,高大丰拒绝不了,在「不」字尚未出口前,大头已率先点了下去,当他察觉时,已经来不及了。

  「太好了!」见状,林怀筠欣喜不已,缩头转回厨房帮母亲的忙。

  呃…他干了什么?他干了什么啊?怎么身体会背叛意志,点头答应呢?不过…算了!反正刚好可以利用机会探问从刚刚就一直憋在心底的疑惑。

  「呃…」搔了搔头,趁客厅只有他和林正安在,高大丰小心开口:「林先生…」

  「叫我名字吧!称呼林先生多见外。」微笑打岔,心想两人应该年纪相差不多,以名字互相称呼比较不生疏。

  「这怎么行!」惶恐反对,高大丰虽不敢说自己是多温良恭俭让的人,但对长辈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你是长辈,怎么可以直呼名讳。」

  长辈?

  瞪着他显得沧桑的脸庞,林正安忍不住好奇。「你几岁了?」

  又被误会了!

  挫败地抹了抹脸,他开始考虑去做「脉冲光」。「我三十二岁!」

  「是、是吗?」向来温文从容的林正安,脸上难得浮现尴尬神色,试图补救道:「抱歉!抱歉!人老了,眼睛总会有些花,是我误会了,以后你唤我声林伯伯吧!」糟糕!刚刚是不是伤到人了?

  「算了!我已经习惯了。」被「伤」得很习惯了,高大丰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把话题重新导回。「林伯伯,请问…你有『女儿』吗?」特别在「女儿」两个字加重音。

  「怀筠就是我女儿啊!」以为他还搞不清楚他们一家人的关系,林正安连忙解释。

  「从小就是?」高大丰马上追问,心中总觉古怪。一般而言,东方的父母亲较为保守,不太可能接受儿子装扮成女性的模样,然而他们却如此的心平气和,好像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实在诡异。

  纵然觉得他的问题有点奇怪,林正安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地调侃笑道:「应该是吧!我记得怀筠出生时,身上并没有多一条东西。」

  咦?不会吧!他…不!现在应该说是她…她竟然是女的!

  听闻回答,高大丰瞠目结舌,当场傻眼,老半天说不出话。

  这、这是怎样啦?那昨天骑车差点撞上他的男人,到底是谁?难道是林怀筠女扮男装?可是今天下午时,她一副完全对他没印象的模样;还有,昨天她那种眼神和气势,分明就是男人才会有的,一般女孩子是装不出来的呀!

  妈啊!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见鬼了!

  实在快被这种忽男忽女的事给搞疯,他只能捧着头,以十二少提供的可耻见解来死马当活马医。「林伯伯,请问你有儿子吗?」而那个儿子很不巧的又刚好和林怀筠是双胞胎。

  闻言,就见林正安一怔,向来温和的眸光似乎迅速闪过些什么,快得让人还来不及察觉之时,他已恢复正常。

  「是的,怀筠有个双胞胎哥哥,名叫怀圣。」轻声缓语,嗓音极为低哑。

  靠!不会吧!真让十二少给猜中,他见证生物学上的奇迹了!

  再次傻眼,良久后,像是意识到什么,高大丰心底不禁慢慢冒出喜悦的泡泡,脸上也开始傻笑起来…呵呵!她是女的!她是女的耶!他有希望了!老妈不必去跳河了!

  「高先生,你…还好吗?」瞧他莫名傻笑,林正安关切询问,就怕是哪儿不对劲了。

  「哈哈哈,好!我好得很!」搔头猛笑,高大丰非常现实地马上拉近关系。「林伯伯,叫我大丰就好,称呼高先生多生疏,对不?大家都是同一栋楼的住户,以后还要麻烦你了,请多多指教!」话落,还拉着人家的手猛摇,神态可热络了。

  不知有人正打着拐走宝贝女儿的主意,林正安被他突如其来的亲热劲给搞得失笑不已,但对这种亲热中带着真诚的态度也不讨厌就是了。

  「爸、高先生,吃饭了!」林怀筠秀丽的脸蛋再次从饭厅探出,笑着招呼两人来用餐。

  扭头瞧见她美丽的笑颜,酥麻再次从背脊窜起,高大丰无法控制地涨红了脸,刚刚与林正安交谈时的流利全都消失了,一开口就结巴得让人想为他掬一把同情泪。

  「叫…叫我大、大丰就好…」话一出口,高大丰就挫败得恨不得死了算了。

  该死!为什么他会口吃成这样?拿出他平日和那群损友嬉笑怒骂的风范啊!可恶!可恶!他这种龟样,能留给她好印象才怪!

  林怀筠微微一愣,随即笑着改口:「高大哥,来用饭吧!」

  高大哥!他被叫高大哥,不是高伯伯耶!

  被那甜美嗓音一喊,高大丰又惊又喜,全身都软了,当下咧着傻笑,轻飘飘地移步至饭厅接受招待。

  后头,林正安察觉到他笑得太过春天,又发现他眸光炽热湛亮,几乎离不开自家女儿,登时心中有些了然,温和的眼眸先是迅速闪过一丝忧虑,但随即转为淡淡的释然…

  总会有这一天的!不是他也会是别人,也许这反倒对怀筠会有帮助也说不定,静观其变吧!

  翌日

  一觉醒来,虽然还是咳着,喉咙依然痛着,但症状却明显地减轻许多,让高大丰不由得佩服林正安的医术。

  病体稍愈,加上终于搞清楚林怀筠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让他心情不由得High翻天,尤其昨晚要离开林家之时,她还悄悄询问今晚能不能来找他,他当然满口答应,还兴奋得几乎睡不着觉呢!

  呵呵…他一定是吉星高照,红鸾星动了啦!啦啦啦…

  口中哼着不成调的曲儿,高大丰乐得快飞上天,很快的梳理完毕后,套上外套,下楼漫步到百公尺外的便利超商,一进门就见店内除了店员外,书报区前还站了两名热烈交谈的中学生。

  径自来到冷藏柜前,他正在考虑要挑什么口味的御饭团当早餐之时,却听「叮咚」一声,随即背后响起店员朝气蓬勃的「欢迎光临」声,而这代表又有顾客上门,很正常,没什么好引起他注意的。

  嗯…要吃什么口味的呢?鲔鱼?不要!前天吃过了!培根玉米?算了!他对培根没兴趣!韩式泡菜?自从看了上一届的世界杯足球赛后,他对韩国印象恶劣到极点,不吃!

  看看还有什么…香菇鸡笋、鳕鱼豆酥、凤梨墨鱼、哇沙米鲑鱼…决定了!就黑胡椒鸡柳吧!

  好不容易相中想吃的饭团口味,高大丰咧嘴一笑,伸手正准备拿时,说时迟、那时快,打横忽地窜出一条手,快、狠、准的率先劫走冷藏柜中仅剩的一个黑胡椒鸡柳口味的饭团,让他登时傻眼。

  靠!什么玩意啊?凡事都得讲求先来后到好不好!后面那个人应该先排队等他挑完再来吧?这样太过分了啦!

  「喂!那是我要拿的…吓!是你!」凶神恶煞转头打算理论,却在对方脸庞映入眼帘时,失声叫了起来。

  「欧吉桑,又见面了喔!」斜挑着眉尾,长发以蓝色绳子系着,穿着一件大得足以掩饰身材的黑色宽松大外套,年轻男子嘿笑着打招呼,一上一下地抛着手中的饭团。

  「你眼瞎了不成?我哪儿像欧吉桑了?」悲愤怒吼,高大丰确定自己这回不会认错人。

  两人虽然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但是气质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尤其那略为低沉的嗓音、顽黠的神韵,在在显示眼前这人是男的,而且就是那个让他见识到生物学奇迹的当事者之一、双胞胎中的哥哥──林怀圣!

  「你哪儿不像了?」犀利眼眸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林怀圣嘲讽反问。瞧瞧他,脸上那种沧桑样,不是欧吉桑是什么?

  深呼吸!深呼吸!高大丰,你对人家的漂亮妹妹有企图,绝不能发火得罪他这个当哥哥的!正所谓自尊诚可贵,人格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皆可抛。

  为了把到女朋友,得忍着气啊!

  挤出假笑,他认了。「是!我是欧吉桑,那个黑胡椒鸡柳饭团让给你,可以了吧?」

  「我干嘛要你让?这饭团本来就是我先拿的。」不客气地横睨一眼,林怀圣这才说了几句良心话。「之前误会你是变态欧吉桑,不好意思喔!昨天多亏你帮了我妹,谢啦!」

  算这小子还有点天良!

  「不客气!」受用点头,高大丰只要求一件事。「别再叫我欧吉桑了,我才三十二岁好不好!」天生沧桑脸也不是他愿意的啊!

  「三十二岁能保养成你这样,真是奇迹啊!」赞叹不已,诚心请教。「麻烦告诉我,你用哪一个品牌的保养品?我得转告我妹,千万不要买来用。」

  「天生的,可以吗?」开始咬牙切齿,怀疑同出一胎,为何一个个性甜美得像天使,一个却恶劣得像恶魔?

  原来是天生的,可怜啊!

  「欧吉桑,你妈一定很难过吧!」一脸怜悯,林怀圣忍不住调侃。

  被一语击中,高大丰气急败坏,忍不住粗话出口。「靠!我妈难不难过,干你屁事?还有,不准再叫我欧吉桑!」

  「可是很符合你的形象耶!」非常为难,不太打算改口。「除非…你有更适合的外号!」

  「…」额上青筋隐隐浮现,无语了良久,高大丰终于心不甘情不愿招出已经被叫习惯的绰号。「老爹。」唉…被叫老爹总比被叫欧吉桑好听多了。

  「哈哈…这绰号和你挺合的,不错!」爽朗大笑,林怀圣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未老先衰,可怜!」

  「谁未老先衰啊?」非常不满,马上挺起胸膛抗议。「告诉你,我是看起来有点沧桑而已,不是老!」

  「随你怎么说啦!」耸了耸肩,林怀圣径自抓了瓶鲜奶,连同御饭团一起到柜枱前结帐。

  见状,高大丰也随手拿了几个饭团一起到收银机前,当两人双双结完帐,出了超商时,就见林怀圣把食物丢进机车座垫下的置物箱,随即跨上机车,安全帽一戴,车钥匙一转,重型机车马力十足的引擎声「轰隆轰隆」响起。

  「很棒的车!」只要是男人,十个有九个都爱车,高大丰也不例外,目光忍不住被线条优美、颜色炫目又抢眼的重型机车给吸引去。

  「当然!」爱车被赞赏,林怀圣得意不已,突然之间,觉得他顺眼多了,第一次对他露出真心笑容。「你也玩车吗?」

  「不!」摇摇头,高大丰老实招认。「不过倒是玩过赛车的电玩。」

  「你喜欢玩电玩?」眼睛一亮,有点兴奋。

  「是啊!」点点头,高大丰心想自己不只玩,还设计呢!

  「那太好了!有空去找你打电玩,就这样,拜!」得知他还是个爱玩电玩游戏的同好,林怀圣对他印象更是大好,马上自行定下约,也不管人家答不答应,油门一催,风驰电掣的飙走了。

  这家伙会不会太独断独行了啊?

  连续两天都瞪着他飚车远去的身影,高大丰忍不住再次悲愤狂吼──

  「靠!我答应了吗?强迫中奖啊!」马的!两次交手都被这嘴上无毛的家伙给摆道,真郁闷!(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变身小魔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