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变身小魔女 > 第一章
  妹:

  最近社区里有变态欧吉桑出没,老哥今天才碰上一个,眼光色瞇瞇的,实在有够恶心,妳自己要小心些,别让变态欧吉桑给占去便宜,切记切记!

  老哥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自以橘黄为底色,风格明亮轻快、四处贴满海报与摆满娃娃公仔的办公室内响起,惹得一群正围在一起吃下午茶点心的员工们纷纷露出嫌恶表情,赶紧抱着饮料、点心离某人远一点。//www。qb⑤。cOM\\

  「咳咳咳咳…」

  咳嗽声持续不断,众人面面相觑,最后终于有人受不了,跳出来为大家仗义执言──

  「老爹,拜托你离我们远一点好不好?有病请不要来上班,不然就请有公德心一点,关在你自己的个人办公室内隔离,不要来我们这里散播细菌啦!」「快跑老爹」──台湾目前数一数二的游戏研发公司的首席动画设计师──小林扑身保护住桌上披萨不受「污染」,同时抬头对外号「老爹」的老板兼上司恨恨叫骂。

  真是的!老爹是认为只有自己感冒太孤单,想来个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吗?心思真歹毒啊!

  眼看众人纷纷露出唾弃表情,外号「老爹」的高大丰以着沙哑的粗嘎嗓音叫骂。「靠!你们这些人还有没有良心啊?刚刚『鲁』我捐钱买点心时,怎么就没见你们嫌弃我的钞票有病菌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尤其以他公司内的这些游戏研发人员为最。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小林毫不羞愧笑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人马上接腔。

  「得病我命,不得我幸。为了大家的午茶点心,我豁出去了!」刚刚负责去跟病人「鲁」钱买下午茶点心的人,脸上一副牺牲奉献的精神。

  霎时,就见众人纷纷开口接腔,你一句来、我一句去的猛调侃病人,笑得乐不可支,完全是过河拆桥的最佳范例,惹得毫无上司架子的病菌散播者心中发狠,恶劣地直冲到众人面前──

  「咳咳咳咳咳咳…」

  「哇──老爹,你干什么…」抱头鼠窜,躲避攻击。

  「好恶心啊…」掩脸护鼻。

  「竟然把口水咳到我脸上了,真过分…」手忙脚乱抹去脸上口水飞沫。

  「哇──病菌退散,恶灵退除,散…」连日本漫画中的除灵姿势也出来了。

  飞快地轮流替众人「洗礼」过一遍,高大丰双手扠腰,用他那因感冒喉咙发炎而沙哑难听的嗓音发出一连串得意大笑声。

  「哈哈哈…」这就是没有怜悯心的下场啦!

  「哈个头啦哈!」恶狠狠给上司一记怒瞪白眼,小林冷笑威胁。「滚进去你自己的办公室隔离忏悔去,不然大家若被你传染,就别怪我们集体请病假,让公司放空营。」

  「一群没良心的贼人!」喃喃嘀咕,一再被下驱逐令,高大丰只能悻悻然地拖着病体离开一干从来不知「尊重老板」的下属,躲回自己的办公室内抽着面纸擤鼻水。

  可恶!鼻水流不停,呼吸阻塞,喉咙又痛,真他妈有够难受!

  没心情工作,他只能坐在办公桌后,不断地重复抽面纸、擤鼻水、包饺子、投篮等动作,当角落的垃圾桶快满出来时,他终于决定提早下班回新家去躺平。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意思意思的敲门声突然响起,他还没开口喊「请进」,门板已经被人打开,一个顶着稚气娃娃脸、嬉皮笑脸到让人觉得有些轻浮的男子,径自晃了进来,在看到他的脸时,惊人的爆笑声便毫不客气的送上去当见面礼。

  「哈哈哈…我的妈啊!老爹,你这张脸平日已经够『糙老』了,没想到今天更甚以往。以前人家可能猜你四十岁,今天却突破五十大关。太厉害了,我真是乱佩服你一把的!哈哈哈…」

  「十二少,你够了没?」将手中的「水饺」往笑得不节制的损友脸上丢去,高大丰横眼骂人,开始反省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哪儿出了问题,为何交的朋友都是这么没同情心的人?

  是!他天生未老先衰,自小到大有一张沧桑的脸皮,但他先老起来放不行吗?平常被错认是四十来岁的欧吉桑已经让他觉得很委屈了,今天这个损友竟然更过分,直接说他突破五十大关!

  是怎样?谁生病脸色会好,看起来更年轻貌美的?告诉他啊!可恶!

  在家中排行十二,自称十二少的男人──安子彦眼明手快接下飞射而来的「暗器」,待看清楚手中竟然是他包的「水饺」后,马上嫌恶的往旁一丢,白眼直叫骂──

  「老爹,你可以再恶心一点!」竟然把自己包的「水饺」当暗器乱射,这男人到底有没有念过公民与道德啊?

  「我还有很多,你要吗?」咧嘴一笑,高大丰非常乐意跳楼大赠送。

  「够了!」连忙制止,安子彦好气又好笑抱怨。「干嘛啊你?难得路过,特地转进来探望,没想到你这『叛徒』没有好好招待,反而拿『水饺』相送,实在不够兄弟。」

  听损友又将「叛徒」这词安在自己身上,高大丰已经懒得跳起来抗议了。唉…当初他、安子彦、沈隽、熊翼四个法律系死党好友一起立下毕业后,要合开律师事务所的目标,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计画永远赶不上变化。

  他,在念了法律系两年后,对电玩游戏突然着了魔,直接转系,成了好友口中「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徒」,一头栽入游戏程式设计的世界中,至今依然还在沉浮,想来真是不胜欷歔啊!

  「兄弟我今天严重感冒中,你没带水果来探病已经够没诚意了,还敢指控我没好好招待,有没有良心啊?」病恹恹地反唇相稽,喉头一痒,高大丰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良心?我找找看!」配合地在胸口一阵乱摸,安子彦这才嬉皮笑脸道:「你忘了律师是没良心的吗?」

  「呿!」笑啐一声,又包了一颗「水饺」丢过去,高大丰问道:「找我什么事?」这个大律师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闪过「水饺」攻击,安子彦笑呵呵的。「本来是想说要帮你庆祝一下乔迁之喜,找熊老大、沈隽一起来和你拚酒,不过你这病歪歪的模样,我看是不可能了。」

  「要拚酒,等我病好了再说吧!保证把你们三个当蟋蟀灌…咳咳咳…」又是一连串剧咳,高大丰气息恹恹,又迅速地制造出一颗水饺,咻──三分球擦板得分。

  「谁会被灌,那可难讲了!」看他病中作乐地练投篮,安子彦搓着下巴笑了起来。「老爹,你新家的风水是不是不太好啊?怎么才搬进去两天,就马上中奖了?」

  「感冒就感冒,不要乱用『中奖』这个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得了啥不干不净的病!」怒目纠正,随即又哀叹一声。「唉…不只一搬进去就感冒,还有更离奇的事呢!」

  「哦?是什么?说来听听!」大律师的好奇心马上被挑起,一屁股坐上办公桌,一副洗耳恭听的雀跃样,标准八卦嘴脸。

  又擤了一次鼻水,高大丰这才将昨日在大楼中庭遇到的事大略简述给好友分享,末了,忍不住直搔头──

  「美女变男人,你说玄不玄?」至今,他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你不会是看走眼了吧?」安子彦爆笑不已,觉得他肯定是认错人了。

  「不可能!」一口否决损友的怀疑,高大丰非常坚持。「我确定自己没看错,真的是美女变男人了!」

  「会不会是双胞胎?」兴匆匆提供可能的答案。

  以着「你是白痴啊」的眼神扫了大律师一记,高大丰唾弃不已。「就算是双胞胎,只要是一男一女,那肯定就是异卵双胞胎,绝对不可能长得一模一样。这么白痴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我真怀疑你国小没毕业!」生物课都念到哪儿去了?真没常识!

  「嘿嘿…」干笑了两声,安子彦难得尴尬。「一时口快,没想那么多,抱歉抱歉!」

  「知道羞耻就好!」再唾弃一眼,觉得口干舌燥,干脆起身倒杯热茶喝。

  懒得计较他嫌恶眼光,安子彦想了想,终于恍然大悟地击掌大笑,兴奋叫道:「我知道了!对方一定是第三性公关!」

  「噗!」才喝进嘴里的热茶全喷了出来,高大丰又呛又咳的,好一会儿后,才转身瞪着笑嘻嘻的损友。「不会吧?」这话,问得有些心惊与无力。

  「谁说不会?」振振有词,安子彦精神都来了。「相信我!我曾陪几个企业大老板到第三性公关的酒店谈签约合作的事,里头的『小姐』比真正的女人还女人,娇媚得不得了。」

  闻言,高大丰忽地一阵恶寒…妈啊!他竟然曾对一个男人有过心动的感觉,这、这、这…太恐怖啦!

  不自觉地打了个寒噤,浑身鸡皮疙瘩窜起,他急忙搓了搓手臂,突然觉得…感冒更严重了。

  目露同情眼光,安子彦怜悯地拍了拍他肩膀,嘴角隐隐抽搐。「老爹,看开点吧!就算你哪天对人妖动情了,我们几个兄弟还是会给予祝福的。」

  「靠!你滚啦!」老羞成怒。

  「哈哈哈…」

  猖狂大笑声随着调侃成功而被追杀的大律师逃离远去,独留下一个因感冒而更显沧桑憔悴的男人,以着难听的沙哑嗓音恨恨咒骂。

  因受到太大的「刺激」导致病情加重,加上被公司众人联手驱逐,午后三点,高大丰开着他那深蓝色房车提早下班了。

  然而车子才转了个弯,眼见住宅大楼就在五十公尺之处,忽地,一辆载着两名戴着全罩式安全帽骑士的机车,忽地由后追赶上来呼啸而过,迅速接近前方马路旁缓缓独行的一名女子,随即──

  「啊──抢劫!」惊呼尖叫猛然响起,女子原本侧背在肩的皮包被机车后座的骑士一把抢了过去,甚至还因冲力而脚步不稳地踉跄了好几步,险些就摔倒在地。

  眼见抢案发生,高大丰直觉地踩下油门,由后猛追而上,以车头巧妙地撞了飙速逃离的机车一下。霎时,就见机车因重心不稳,演出一幕「犁田」特技,而那抢匪双人组也摔得七荤八素,哀号连天。

  「靠!年轻人不学好,竟然学人家抢劫!」紧急停车,高大丰打开车门下来,边咳边气冲冲地往倒在地上哀号的抢匪飙去,下脚不客气地一阵猛踹,嘴里不断抱怨。「干嘛偏要挑我生病时抢劫?你们知不知道揍人很耗费体力的?老子我今天气虚体弱,血气不足,还要浪费体力踹你们两个废物,你们怎么赔我啊?」

  「哇──对不起!不要再踹了,会死人的…」呜呜…这叫气虚体弱吗?

  「哇──这位老大,我们错了,饶了我们吧!再踹,我们的骨头就要断了…」呜呜…生平第一次干坏事就遇上硬角色,难道注定他们没有成为未来十大通缉要犯的潜力?

  把两人踹得奄奄一息,高大丰这才边咳边收回脚,沙哑着声音喝道:「断个鬼!我自己踹几分力道还会不清楚吗?把安全帽脱掉!」

  被踹到内伤严重,已经没力气逃的两人这才缓缓坐起,胆战心惊地脱下安全帽,露出一棕一金两颗大头与年轻稚气的脸庞,一看就知道还未成年。

  看两人根本还是在学的年纪,偏偏乳臭未干就学坏,高大丰气不打一处来,兜头又各赏两人一记爆栗,痛得他们哀哀惨叫后,才怒声训问:「哪间学校的?」

  闻言,两人互觑一眼,带头的金发少年在惊吓过后,此时终于倔起脾气,硬声回骂:「哪间学校又怎样?要你管!」

  「呦!脾气还挺硬的!」冷笑不已,高大丰威吓道:「不要我管是吧?那最好!我就把你们交给警察管!」

  此恫吓一出,生平第一次干坏事的两个年轻人脸上都出现了惶恐神色,尤其是看起来就像小弟跟班的棕发少年,马上拉了拉身边同伙的衣服。

  「阿金,怎么办?我不要去警察局啦…」紧张万分。

  「吵、吵死了!警察有什么好怕的…」明显的想展现气魄,偏偏声音却有些发抖。

  「可是会留案底,我爸知道会打死我的…」想到当警察的父亲,棕发少年不禁打起寒颤。

  「留案底就留案底,我才不怕…哎哟!」气势十足的话语被哀叫声取代,金发少年怒目回瞪。「欧吉桑,你竟然偷袭?有够卑鄙!」

  「叫我欧吉桑?欠揍!」大掌又往金发少年后脑勺重重刮了一记,高大丰骂道:「卑鄙什么?年纪轻轻就不学好,我替你父母教训你这臭小子!」

  「我爸妈都不管我了,你凭什么管我?」提起忙着工作,只负责给钱,完全不关心他的双亲,金发少年倔强叫骂,心中更是不爽。

  马的!又是一个家庭不温暖的问题少年。现代的父母能不能多关心一下自己的孩子啊?

  恨恨暗干,高大丰瞥了眼倒在一旁的摩托车,瞇眼质问:「车子也是偷来的?」

  「才不是!」飞快否认,金发少年怒叫澄清,「钱我多得很,那是我买的,你少瞧不起人了!」干嘛?他一副穷酸样吗?

  「当抢匪有比当小偷更令人瞧得起吗?」冷嘲反讽,高大丰又重重敲了他一记。「既然不缺钱,干什么干这种抢劫勾当?」闲闲没事做,吃饱撑着不成?

  「刺激嘛…」棕发少年小声注解。

  「刺你妈个头!」大掌又重重刮了过去,打得棕发少年哀哀惨叫后,高大丰瞠目喝骂:「要刺激还不简单!老子送你进少年监狱,保证你会过得更刺激。」

  闻言,棕发少年缩起头,连声屁也不敢放。

  「那、那你到底要怎样啦?」眼见这欧吉桑骂了这么久就是不见行动,金发少年颇为机伶,嗅出他没要将他们扭送警局的意图,虽然还是倔着神情,不过嗓音已有些软了。

  「现在是上课时间,为什么没去学校?」继续追问。

  「我跷课。」棕发少年老实招认。

  「学校好无聊,我早就辍学了。」金发少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是坏学生,学校巴不得他早早离开。

  「跷什么课?你对得起赚钱供你的父母吗?」横眼骂人,大掌又刮了过去,满意地听到哀叫声后,高大丰利眼这才往金发少年身上扫去,二话不说抽出一张名片塞到他手中。「既然你不喜欢念书,有兴趣的话,到这儿找我,现在可以滚了!」

  「耶?就这样?」傻傻的看着他,两个年轻人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好运,竟然可以「虎口逃生」。

  「难道你们比较喜欢找警察泡茶聊天?如果是的话,我很乐意成全你们。」横眼反问,非常愿意顺从民意。

  「不愿意!我们不愿意!」

  「不必成全!再见!」

  两个年轻人吓得惊跳起来,飞快牵起摩托车逃之夭夭,一下子就不见踪影了。

  「呿!两个乌龙抢匪,有够肉脚的。」笑骂一声,捡起掉落在地的皮包,转身正想物归原主,那怯生生站在一旁等候的女子脸庞一映入眼帘,他当场傻眼。

  妈啊!不会吧!竟然是昨天那个美女…不!不是!应该说是…第三性公关!

  「呃…还、还你!」冷汗涔涔,瞪着眼前完全女性装扮的「女人」,高大丰不知该称呼对方「先生」还是「小姐」比较好,只好省去称谓,飞快把手中皮包还人。

  「先生,真谢谢你的见义勇为!」接过皮包,林怀筠感激道谢,清丽的脸庞漾着羞涩柔美的笑痕。

  呃…昨天还叫他欧吉桑,今天就变成先生啦?怪了!这位第三性公关先生…呃,还是小姐?算了!随便啦…怎么表情好像一副从来没见过他的样子,甚至连气质都差了十万八千里?看来这家伙根本就是双面人,令人不得不佩服啊!

  心中纳闷暗忖,高大丰只能当对方贵人多忘事,当下干笑数声应付。「哈哈…哪里?不用客气了…」不着痕迹地连退好几步,目光不由自主朝那线条完美的胸脯落去…啧!到底是用什么填塞的,搞得像真的似的,技巧真好!

  「先生,你没有受伤吧?」关切地上前一步询问,林怀筠怕他刚刚踹人踹得凶,不小心可能也受伤了。

  「没有!没有!」下意识退后一步,头摇得像嗑了摇头丸。

  「那就好!」安心地松了口气,她绽出柔和浅笑,散发出宛如冬日阳光般温暖舒服的气息。

  乍见那柔暖笑容,不受控制地,一股酥麻再次自背脊窜起,心跳又莫名失序,骇得高大丰像见鬼了似的往后连跳了好几步,脸色惨绿一片。

  妈啊!明知对方是假女人,他竟然还会有反应?完了!完了!难道真要被十二少那乌鸦嘴给说中,他会去爱上一个人妖?不要啊!

  这种惨事若真发生,他老妈会哭着去跳河自杀的。

  「先生,你没事吧?」连忙关心问道,林怀筠被他突如其来像见鬼似的逃开动作给吓了一跳。

  「哈哈…没事…再见!」逃难似的,转身就想闪人。

  「请等一下!」

  「还有事吗?」心不甘情不愿转身。

  「呃…你车子的轮胎好像破了!」看了看车子扁扁的前轮,清丽脸庞满怀抱歉。

  不会吧!

  瞪着消气的车轮和地上一片可疑的锐利铁片,高大丰脸都绿了,满嘴的粗话差点骂出口。一定是刚刚擦撞机车时去画破的。靠!这算什么?好心没好报!

  见他神情惨澹难看,林怀筠觉得自己有道义上的责任,当下连忙道:「请你放心,修理费我会负责的!」

  「不用了!」摇头拒绝,想到自己重感冒已经很惨了,没想到还遭遇一连串的鸟事,高大丰觉得自己真的霉运罩顶。

  「还是你急着要赶去哪里?我可以送你过去!」看他脸色还是绿油油一片,林怀筠小心道。爸爸今天应该没有开车出去,她可以借用的。

  「不用了!我家就在那里,不用麻烦了!」抹抹脸,大手往住宅大楼一比,高大丰不太敢和「他」的视线对上,觉得眼前这第三性公关实在乱恐怖,连嗓音也可以装得如此甜美柔和,和昨天简直天差地远,害他…害他只想赶紧逃离,不然恐怕自己真的会让老妈去跳河了。

  「是吗?」往他指的大楼看去,林怀筠欣喜笑了。「真巧,我也住那栋公寓,想不到我们竟然是邻居呢!」

  不会吧!瞪着她柔美甜笑,有人嘴角开始抽搐。

  「先生,你贵姓大名?住几楼?」心无城府笑问,很高兴能认识新邻居。

  「高大丰,六楼。」嘴角抽搐得更厉害,已经快被推入绝望深渊了。

  「原来你就是六楼新搬来的住户!」赞叹不已,开心地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林怀筠,就住在五楼!」

  咚!被老天爷一脚踹入无底深渊,高大丰彻底绝望…好!他已经可以确定,这根本就是老天故意要整他的!

  另一方面,骑着机车「虎口逃生」的两个少年,在惊魂甫定后,棕发的那个率先好奇询问了──

  「阿金,刚刚那个男人塞什么名片给你?为什么要你去找他?」

  「我哪知道啊?白痴才会再去自投罗网!」

  「那你不去了吗?」

  「废话!」

  「名片上写什么?」

  「等一下,我看看…」从口袋掏出名片一瞧,金发少年先是傻眼,随即兴奋大叫。「我的妈啊!名片上印的是『快跑老爹』啦!」

  「『快跑老爹』?是电玩游戏公司的那个『快跑老爹』?」棕发少年也激动尖叫起来。

  「对啦!对啦!」

  「那个人是『快跑老爹』里头的什么人?」

  「上面是印总经理。」

  「哇!总经理耶!那…你还是不要去吗?」虽然不知要去干什么,但是到那边可以看到最新,最热门的电脑游戏,甚至还有可能瞄到什么破关秘诀耶!不去感觉很可惜说!

  一阵无语,金发少年陷入天人交战中。

  「阿金,你真的不去吗?那给我去好不好?我去好了!」

  「啰唆!你专心骑车啦!」恨恨打了棕色脑袋瓜一记,金发少年这回已经失去坚决说不去的强硬口气了。(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变身小魔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