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爱你爱到醉醺醺 > 第十章
  “信息被劫?”清晨薄雾中,偏僻的角落处扬起一道想极力压抑、却又无法忍住的刺耳尖叫。WWW、qb⑸.cǒМ\“你们‘杀手楼’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不仅正事办不了,现在就连联络的纸条都会被人所劫!”

  “说这些已是无济于事!据我们被袭击的人所言,如今能确定的是,劫走纸条的人并非北宫晔底下的人所为。”

  “那、那我的身分还不会败露,是不是?”

  “很虽说!对方的身分我们尚未查出来,纸条最后会不会落入北宫晔手中,还不一定。”

  “那该怎么办?我得时时提心吊胆吗?”

  “信上写了些什么?他认得出你的笔迹吗?”

  “没什么!只是催促你们快将事情解决,至于我的笔迹…我不确定他是否认得。”

  “既然如此,看来得尽速解决才能一劳永逸…这么吧!今日午后,你邀他一起出门来…”

  “城西的月老祠?”凉亭内,北宫玄冥轻啜口茶后,才皱眉问:“怎突然想去那儿了?”

  “听说那儿的月老灵得很,旭儿。姗姗、姮姮年纪都不小了,我是想说去那儿帮他们求个好姻缘。”赵水澐一脸柔笑。

  “娘,我不急…”北宫旭抗议。他过个一年半载就要飞出京城游历去,可不想被啥月老给绑上红线。

  “姑母,要去月老祠吗?姗姗陪您去!”赵姗姗兴致勃勃的,一看就知想为自己求个如意郎君,最好对象就是北宫晔。

  “姮姮也去!”赵姮姮也不甘示弱,深怕自己没跟上。心目中的理想郎君让胞姊给求走了。

  “老爷,您说呢?”赵水澐怯懦笑问,就怕夫婿不答应。

  眼见一干女眷兴致高昂,北宫玄冥也不好泼冷水,心想家中还有一名年纪最大、却对自己婚事丝毫不急的孩子,确实是该抓他一起去求个姻缘,登时点头答应。

  “也好!哪个人去通知晔儿,让他跟着一起去。”让月老好好瞧瞧这孩子的好样貌,他这个作爹的帮儿子求起姻缘,也才能事半功倍。

  “我去!”

  “我也去!”

  忽地,赵氏双姝不约而同地起身,两人赛跑似地双双飞奔去通知。那景象该怎说呢?人家庙会热闹时,是表演着双龙抢珠:而她们是活生生上演着双凤抢珠。

  至于那颗宝珠呢?呵…除了此刻人在书房的北宫晔还会有谁呢?

  ☆

  “露馅了!”书房内,夜影端视手中纸条上的字迹,刚毅薄唇勾起一抹森寒笑痕。

  “是露馅了。”颔首轻语,北宫晔眸光沉敛。

  “真的露馅了。”看着咬了一口的饺子露出饱满馅料,阿醨一边附和,一边享用她的点心。没办法!昨夜儿太晚入睡,是以今早日上三竿才醒来,没来得及享用热腾腾的早膳,北宫晔便让人下饺子给她填填肚子。

  这女人…人家在谈论正经事,她却风马牛不相及地多嘴。谁理她的饺子露不露馅!

  夜影恼怒瞪视一眼。若非一大清早北宫晔便向他说明昨夜所谈的一切,也清楚小姐的画像,日后还得靠她取回,此时此刻还真想将人给轰出府呢!

  “吃妳的饺子吧妳!”重重弹她一记,北宫晔笑骂。

  捂额痛呼,阿醨一脸委屈。“我是瞧你们净绷着脸,好心活络气氛嘛!”

  再也懒得理她,夜影一脸严肃。“这笔迹的主子是谁,我们心知肚明,你打算怎么做?”幕后凶手已经确认了。

  “我想‘杀手楼’那儿应该也知他们联络上出了纰漏,在不确定纸条是否落到我手中、而猜出幕后主使者是谁之下,为恐夜长梦多,可能这一、两日会有所行动。”

  “那么?”夜影挑眉。

  “呵…别心急!我们静待对方的动作。”若有所思地淡笑,眼底蒙上一层阴冷。这是他给的最后机会了,若对方还执迷不悟,那他亦将不客气。

  彷佛知晓他尚存最后一点情面的心思,夜影静默不语,心中却有了决定…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就算对方收回对“杀手楼”的委托,他夜影亦不会如此简单就放过曾起杀心的敌人。

  这两人怎说话像谜儿一般,听他们绕了一圈,却始终没道出谁才是幕后主使者。阿醨心底不免犯嘀咕。

  唉…昨夜儿她也曾问北宫晔谁是主使者,奈何他嘴儿紧得像蚌壳,怎么也不肯透露。

  正当嘴里塞着饺子,一双圆眸滴溜溜地直瞅着两人转之际,忽地听见书房外远远传来一阵纷乱、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儿,赵氏双姝已经奔至,不约而同地娇声邀约--

  “表哥,姑母说要上月老祠祭拜,姑丈要你也一块儿去呢!”

  来了!

  北宫晔、夜影两人颇有默契地互觑一眼,从彼此眼中知道对方此刻的心思和自己一样。

  “上月老祠是吗?”斯文脸庞毫无异色,仅是轻轻浅浅地噙着淡笑。“明白了!我会和大家一块出游的。”

  月老祠啊…本该替天下有情男女牵引红线的神灵祠庙,今日将会被殷红鲜血所玷污吧…

  ☆

  城西,香火鼎盛、许多欲求好姻缘的姑娘家前来祭拜的月老祠内,威定王府一伙人一字排开燃香祝祷。唯独北宫晔兴致缺缺,神色悠然地在庙外的一棵大榕树下,享受清风吹拂,甚至连一路跟着来凑热闹的阿醨也被阻止进入。

  “为啥我不能进去?”手持心爱紫葫芦灌了一口美酒,阿醨醉眼有些蒙眬,可口吻实在不大服气。

  “妳进去作啥?”笑眸瞅凝,北宫晔逗弄反问。

  “进去…进去…”对啊!进去作啥呢?歪着螓首想了许久,她忽地击掌笑了起来。“进去拜拜啊!”大伙儿来此地不就是为了这目的,怎别人可以进去拜,她就不行?

  彷佛看透她的心思,举手送出一记重弹,得到她哀哀叫疼声后,北宫晔才慢条斯理地轻笑。“人家是去拜月老求姻缘,妳呢?”

  “我也去求姻缘啊!”怎么别人能求,她不能求吗?从小就被醇酒给腌渍了的脑袋瓜没有细思,直接脱口而出。

  求姻缘?瞄了一眼,北宫晔忍不住笑骂。“妳还求啥姻缘?想求,求我好了!”他北宫晔就是她的姻缘!

  猛地,阿醨这才想通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再见他一脸的调侃,思及昨夜儿他的表白,这会儿粉嫩双颊瞬间赧红。

  “我…我不求了!”讷讷憨笑,被一双深黝炽热的眼眸瞅得尴尬,干脆转身闷头灌酒,藉以逃避令人脸红耳热、小鹿乱撞的目光。

  这丫头不知所措的脸红模样真有趣!

  就算转过身,北宫晔依然可以清晰瞧见她原本嫩白小耳,此刻红艳欲滴的羞赧样,不禁愉快地朗声大笑。

  正想再出言逗她个几句之际,忽地,一抹黑影倏地现身在身后,破坏了原本轻松、愉悦的气氛。

  “都安排好了?”收起朗笑,他语气淡然地问。

  “是的!”夜影神色森冷。

  “很好。”眼眸眺望着祭拜完、正从祠庙出来的一行人缓缓地朝自己而来,他勾起轻浅笑纹。“好戏上场了…”

  听他们好似暗中作了些安排,好奇心驱使下,阿醨马上忘了刚刚的羞涩,急巴巴回身追问:“什么好戏?你们作了啥安排…”

  “嘘!”食指轻点上樱唇,北宫晔扬眉微笑。“妳瞧了就知道,别急!”

  干啥一副神秘兮兮的?阿醨才想抗议,却在一伙人已然靠近而不得不硬生生地忍住到了嘴边的抱怨。

  “晔儿,要你陪着一起来就是想你一同进去祭拜,看月老能否配个好姻缘给你,结果你却躲到这儿来!”北宫玄冥实在拿这个儿子没辙,满脸的无可奈何。

  “爹,一家子太多人求,月老会忙不过来的!”打趣笑语,四两拨千斤。“姗姗、姮姮两位妹妹呢?怎不见她们?”怪了!怎么只有爹、二娘和旭弟出来?

  “她们还在里头诚心祈求呢!”对着兄长暗暗作了个鬼脸,北宫旭可清楚得很两位表妹的心思。两人大概都伯自己的诚心不够,唯恐月老将兄长小指上的红线绑到对方小指上,是以现在还在月老神像前默祷比耐力。

  心知肚明鬼脸下的未臻之言,当下仅是悠然自得轻笑…呵,赵氏双姝就算在里头诚心跪求一百年,她们的婚配对象也绝不会是他北宫晔。

  没有心思去理会她们,北宫晔俊目一瞄,发现赵水澐似乎有些神色不宁地四处张望,漂亮薄唇不禁泛笑。

  “二娘,妳瞧些什么?”呵…四周净是香客与卖着绑着红线的男女泥娃娃的小贩,二娘好似很有兴致哪!

  “没,没什么!”赵水澐吓了一大跳,没料到自己举动落入他人眼底,霎时间结结巴巴。“我…我瞧这四周景致优美,所以忍不住分神多看一眼…”

  “原来如此!”笑着颔首,北宫晔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二娘在找人呢!”

  “怎、怎会呢!”唇色瞬间苍白,赵水澐强笑提议。“听说这月老祠后有片竹林,景致更是清幽雅致,大家要不要过去赏玩?”

  “好啊!好啊!”北宫旭率先笑着答应。

  “天色尚早,去瞧瞧亦无妨。”北宫玄冥抬头瞧了天色一眼,也没拒绝的意思。

  “夜影,你觉得呢?”不知为何,北宫晔突然漾着笑意问起在众人面前,向来沉默少言的夜影。

  “既然二夫人有此游兴,大家自然得陪着二夫人赏游才是。”夜影恭谨答道,微垂的眼眸在众人无所觉问迅速闪过一抹诡谲异彩。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北宫晔还是一脸悠闲的笑。

  “我去叫两位表妹一同去!”北宫旭一脸兴奋,转身往不远处人潮汹涌的月老祠冲去,准备解除赵氏姊妹的诚心、耐力之赛。

  ☆

  月老祠后栽植了一大片青翠竹林,其处清幽雅致、少无人迹,与祠前的热闹、喧扰大异其趣。在午后的凉风里,顺着石阶漫步其问,倒也心旷神怡。

  金阳穿过翠绿林叶,洒在竹林中某处特意清理出来、摆上石桌、石椅供游客休憩的的空地,也落在正悠然歇脚等人的北宫晔一行人身上。

  “怎地旭儿去找人找了这么久?”北宫玄冥微拧着眉。他们先行一步漫步林间,本以为北宫旭与赵氏姊妹会随即跟上,谁知却一直不见踪影,这才停脚歇息顺便等人。

  “可能姗姗、姮姮她们瞧见了新鲜的玩意儿,一时舍不得走,就这么给耽误了!”赵水澐小声猜测,深怕夫婿又对儿子发怒。

  点了点头,大概也知两姊妹的性子,北宫玄冥没再多说什么,视线落到正在逗弄挂着憨笑的圆脸姑娘的儿子身上…

  咦?晔儿虽然平日风趣、开朗,但对姑娘家却向来维持着温文有礼的疏远态度,就连对同住府中的赵家姊妹亦是如此,何尝如今日这般的温柔、亲昵?莫非…

  瞧他轻轻地为圆脸姑娘抚去发上落叶,北宫玄冥像似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刚毅嘴角因而微微上扬…

  对了!那姑娘好象叫做阿醨是吧?是晔儿的救命恩人哪!呵…这般的结果也是不错!晔儿算是“以身相许”报恩情哪…

  像似突然察觉到旁人目光,北宫晔停下了动作,似笑非笑的神情好似在责难爹亲应该非礼勿视。而阿醨则无知无觉地抱着她心爱的酒葫芦,眼底的蒙胧醉意显而易见。

  被儿子这般无言责难,北宫玄冥尴尬地轻咳了声,故作威严地转移话题。“对了!晔儿,你可查出一直想置你于死地的人了?”

  问话一出,就见北宫晔敛眉;阿醨竖起耳朵;立在后头的夜影扬起冷笑。而趟水澐则螓首低垂,隐藏在水袖下的双手交握,不住颤抖。

  “大抵知道是谁了。”嗓音低沉、轻缓,却让某人不由自主地浑身轻颤。

  “谁?你说出来,让爹去揪出那混帐,斩他个一百八十段!”北宫玄冥吼声如雷,几乎要跳起来了。

  不理爹亲的吼声,北宫晔一脸关切询问。“二娘,妳冷了是吗?怎浑身打颤呢?”

  “不…我没事…”慌张、怯懦地摇头。

  “晔儿,这时候你管你二娘冷不冷!”惊天吼声毫无稍减,气极儿子重点不管,净在意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快点告诉爹,到底是哪个混帐…”

  哇!果然是曾当过将军的,吼声大得像啥似的!有些受不住捂着耳朵,阿醨同病相怜地看着北宫晔…真惨!原来他家也有一个老爱吼人的亲人!

  “爹!”截断爹亲吼叫,北宫晔眸光诡谲直盯着垂首不语的赵水澐。“我一直期待着那人改变心意,撤回对‘杀手楼’的委托,那么我可以当作完全没这回事。然而那人还是让我失望了。”

  所有人都顺着他目光瞅向赵水澐,忽地,阿醨恍然大语,一脸不敢置信;夜影则浑身的杀气再也不隐藏。唯独北宫玄冥依然不解,然而由儿子的神态、语气中惊觉到事有蹊跷。

  “晔儿,你这话…是啥意思?”语气迟疑。

  “爹,我想你应该问二娘才是!”神态波澜不兴,口吻却益发冷凝。

  “这到底…”转头想问枕边人,然而北宫玄冥赫然发现赵水澐竟迅速起身,一步步退离石桌,直至不远处的一株翠竹下。同一时间,藏身在竹林内的数十名黑衣蒙面人,眨眼问同时跃出,手持森亮长刀将北宫晔等四人重重包围。

  直至此刻,北宫玄冥总算明白儿子的言下之意了。

  “为什么要杀晔儿?”看着她向来怯懦的脸庞,此刻浮现狠戾,他不禁厉声质问,心中万分沉痛。(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爱你爱到醉醺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