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爱你爱到醉醺醺 > 第四章
  夜凉如水,玉兔皎洁,银柔月光为北宫晔的居所--“净思院”蒙上一层银白光辉,也让庭院中安坐在石制桌椅前,品酒赏月的一对男女身上泛起蒙胧银彩。\\WwW。QΒ⑸.com

  只见玄黑冰凉石桌上摆着一只小巧精致的酒壶与两个以祁连山玉石所磨成、薄如蛋壳可透光的夜光杯,杯内盈满红中带紫、漾着美丽色彩、引人垂涎的葡萄佳酿。

  “…醹醁胜兰生,翠涛越玉薤,千日醉不醒,嗝…不具十年味…”醉眼蒙眬、娇颜酡红,阿醨满足地啜饮下杯中佳酿,吟咏起唐太宗饮过葡萄酒后,所曾提下的诗句。

  醹醁、翠涛皆为唐代葡萄酒名;而兰生、玉薤则为汉武帝与隋炀帝时的美酒名字。

  月光下,笑眸瞅睇着她似醉非醉的神态,北宫晔发现她在微醺时,特别容易诗兴大发,总爱来个几句赞叹杯中物之美好。

  “啊--没了!”执起玉壶斟了老半天,发现再也倒不出一滴滴来,阿醨醉颜一垮、可怜兮兮。“怎么这么快就没了?我才喝没几杯啊…”呜…怎会这样?如此甘甜香醇、清甘爽口的水果酒,这是她第一次喝到,没想到都还没喝过瘾竟然就没了!呜…好想再喝…好想再喝…贪婪的目光自动移到桌上仅存的另一小杯,打起他人杯中物的主意来。

  喝没几杯?整壶几乎都是她给嗑光的,竟然还敢说喝没几杯!北宫晔失笑出声,警觉到她目光之所在后,不禁捉弄地拿起自己的酒杯,小小轻啜了一口。

  “好酒!”咂舌夸张赞叹。“真是齿颊留香。入喉回甘,琼浆玉液亦不及…阿醨,我说的对否?”

  “对!对!对极了!”呜…只剩下一半了!只剩下一半了--

  忍不住吞着口水,眼巴巴地望着他手中玉杯,阿醨恨不得扑上去抢夺过来。

  “唉…仅剩这半杯,待我最后品尝这一回。”话落,头一仰就要喝下…

  “哇--分我一点啦!”迅雷不及掩耳地将酒杯夺来,她眼眶泛泪指责。“你没看见我用很渴望、很渴望的眼神看你吗?怎么还好意思不分一些给我呢?”到底是不是朋友啊?

  “在下谨守男女之防,怎可同杯共饮?”说得冠冕堂皇,好生为难。

  “有什么关系!白天你还不是抢我嘴里的酒喝,吃了我口水?朋友嘛,我不介意也吃你一点口水啦!”不容他拒绝,先干得只剩下杯底一点点酒液,她才心满意足地物归原主。“喏!还你。”

  她真是…摇摇头,北宫晔已不知该说什么,只好伸手接过,一口饮掉最后的佳酿,分享彼此口水。

  “你家的酒真是不赖!”阿醨真心诚意赞美。住在这儿的日子,随时有美酒供她解馋,而且都还是极品佳酿,真担心自己日后会舍不得走呢!

  “多谢妳的评鉴。”微微一笑,语带调侃。“地窖中有几瓮贵州茅台,改明儿再来品尝?”很明显是以酒钓人。

  贵州茅台?唔…她许久没尝了,好怀念那种融合酱香与窖底香的特有茅香啊…口中津液直冒,阿醨忍不住口水直吞。

  “好啊!好啊!”回得又快又响,眼儿闪闪发亮。

  呵…果然是小酒鬼一个!心中暗笑,北宫晔正欲定下约期时,利眼忽地扫到院前入口处闪进一抹鬼祟黑影…

  “留意!”警告惊叫,阿醨醉眼觑见他身后一道猛然电射而来的森冷刀光,不及多思,下意识地飞快抓着他仰身后退,惊险闪过袭击。

  因注意力被分散而差点被偷袭成功,北宫晔心底一凛,无暇去注意那因惊见突来变故、而吓得躲在树后的鬼祟黑影,迅速回头一瞧,却见那闲入王府偷袭的黑衣蒙面客在一击不成后,锋刀一转又朝两人狠戾攻来,出手阴毒狠辣,皆为直取要害的毙命招式。

  “哇--”阿醨没料到对方招式变化如此灵敏,眼见森然刀芒快如雷电劈来,一时反应不及的她吓得酒意全飞到九天云外,以为即将要命丧于此…

  铿锵!

  惊险万分之际,忽地斜横窜入一道清冷剑光截断了长刀攻击之势,也化解了他们两人的危机。只见一时间刀光剑影此起彼落,兵刀铿锵交击声不绝于耳,两条身影交缠不休,缠斗得难分难解。

  “妳没事吧?”彷佛早料到将有人会现身相救,北宫晔气定神闲地问着还抓着他不放的阿醨笑问。

  “没、没事!”拍拍胸口,心神尚未安定,她就忍不住怀疑质问。“请问你究竟结了些啥么仇敌?”吓死人了!在寺庙中,他被一群黑衣蒙面客追杀,现在连在自己地盘里,还被人家潜入偷袭,到底这人是干了啥天理不容的坏事,让人家恨之入骨,不杀他誓不罢休?

  还有,那个叫夜影的男人到底是从哪儿窜出来的?刚刚明明都没瞧见他的身影嘛!真是好会藏身哪!

  “哪方仇敌?我也很想知道呢!”眼看夜影和黑衣蒙面客缠斗不休,北宫晔唇角勾起毫无笑意的笑痕,拉着她退至安全之处后,转身就朝不远处的大树下行去。

  不解他想做什么,阿醨愣愣地看着他背影,却在他即将靠近大树时,忽见池身后一旁的矮木丛中,闪出一抹冷光…

  “小心!”惊慌尖叫,赫然警觉刺客不只一名,她无法多想,以着生平最快速度朝他飞扑而去,赶在冷光袭击前,后发先至地护住他。

  “阿醨!”转身惊见她扑来的身影后,窜出一道森冷刀芒,北宫晔厉声惊吼却无法止住银亮刀锋那雷霆万钧,迅如闪电的功势…

  一切恍如慢动作却又在眨眼间发生,但见湛亮锋芒扬起挥落,划破夜色形成一弯美丽银光,殷红炽热的血珠如瀑布般在她背后喷出血幕,在月色映照下点点洒落尘土,而北宫晔却只来得及接住阿醨、那溃然瘫软的身躯。

  “阿醨!”北宫晔椎心叫唤,颤巍巍地看着怀中瞬间苍白的面容,抱住她的双手却只感受到一片濡湿。

  那是她的血!他知道那源源不绝的温热濡湿正迅速地自她体内流出,也代表着她的生命力正在一滴一点的流逝…

  她为何不顾性命地挺身为他挡刀相救?究竟她是怎样的心思,愿意为他这毫无相关的外人奋不顾身?心…好痛!那种揪疼、难受、无法言喻的痛楚和惊恐,与十多年前至亲胞姊逝世时的感觉是一样的!那种痛,他已遗忘多年,如今却又因她而再次重温…

  “真…痛!”只觉后背阵阵火辣剧痛,阿醨冷汗涔涔、气若游丝地对他铁青神色,挤出泛白惨笑与被砍心得后,登时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另一方面,挥刀偷袭的蒙面人没料到自己志在必得的刺杀,竟会让半途杀出的程咬金给破坏,当下长刀一挥,以一招毙命的凌厉攻势,朝北宫晔再次痛下杀手。

  “找死!”北宫晔恨怒异常,冷凝吐出寒冰般话语,手抱着阿醨瘫软身子,一个闪身,身影竟如鬼魅般倏然消失在迎面袭来的刀锋前。就在蒙面人警觉不妙想回身时,下一秒钟,北宫晔诡谲的身形已赫然出现在蒙面人身后,以闪电雷霆般速度,一掌狠戾地落在蒙面人的天庭穴上。

  就见蒙面人半转的身子霎时间如被点了穴般凝止静立,手中长刀铿锵落地,随即人亦砰然倒地,扬起一阵尘埃,再也无法瞧见明日的太阳了。

  而另一边正与夜影缠斗不休的蒙面人,察觉伏兵竟被一直以为毫无武功的北宫晔给一掌毙命后,心中不禁大骇,假意使出同归于尽的险恶凶招,让夜影挽剑自保,人却乘机往后一退、跳出战局,足下运劲飞窜出王府。

  夜影本欲急追,然而发现另一端有状况,当下放弃窜逃刺客,飞快来到北宫晔身边。

  “王爷,你没事吧?”他的眼睛只容得下守护之人的身影,完全不在意北宫晔怀中凄惨的姑娘。

  “没事!不过阿醨替我挨了一刀。”北宫晔语气急促,飞快在她后背连点几个大穴止血,随即抱着人就往自己房间飞奔,口中发出一串命令。“夜影,树后藏有一人,将他给揪出来。还有,马上让人去请大夫,我要京城里最好的!”话声才落,人已消失在屋内。

  至于夜影一听说树后藏有可疑分子,马上飞身至大树下,长剑毫不容情地抵在躲藏在树干后,因惊吓而畏缩成一团的黑影脖子上。

  “出来!”夜影冷斥,凶恶万分地将人给拖了出来。

  “哇--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踉踉跄跄地被拖出阴暗处,北宫旭惊惶、恐惧的年轻脸庞,也在月色映照下清晰呈现。

  “是你!”夜影万万没料到躲起来的黑影,竟会是王府中不成才的二少爷,心中的质疑不禁大增,口吻益发冷酷。“你为何会出现在这儿?说!”

  “我…我…”结结巴巴,被浮现杀机的无情脸庞骇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走!待我让人去请大夫后,咱们再一起去见王爷,看你如何解释!”夜影冷笑,直接将人给押出“净思院。”

  哼!他是绝不可能留下这可疑份子在“净思院”单独和王爷相处的,尤其在刚刚才发生刺杀之后。

  ☆

  这夜,威定王府万分不平静,一盏盏***夹杂着纷乱脚步声,全往北宫晔的居所而来。然而除了大夫与几名帮忙的婢女被请进房内,负责帮阿醨医治疗伤外,其余的人全聚集在花厅中。

  但见在场除了沉凝着一张脸的北宫晔、夜影之外,还有神色惊怒的北宫玄冥和满脸惊慌失措的赵水澐、北宫旭母子俩。至于两个想凑热闹的赵氏姊妹,因为不算是真正北宫家的人,不宜参予北宫家的聚会,因而早就被北宫晔给派人请回房去了。

  “这到底是怎回事?有人想杀你这事有多久了,为何从来不曾听你提起?”若不是刺客潜进府内伤了人,他还不知要被瞒多久?北宫玄冥严肃的国字脸铁青难看,惊怒交集地质问。

  “爹,现下我不想谈这个。”疲累地揉着眉心,北宫晔此时心中只是担忧着阿醨的伤势,根本没心情谈刺客之事。

  “不谈这个?那你想谈什么?”北宫玄冥吼声如雷,想到引以为傲的爱儿,极可能命丧刺客之手,他就平静不下来,忍不住咆哮。“你还想瞒我多久?那帮蒙面客究竟是谁派来的?你尽管说,我马上派兵去剿了他们老巢!”以为还在行军打仗,根本忘了自己早已卸下兵权、褪去将军之职、晋升为安国公了。

  老天!爹能否冷静一些,别再咆哮嚷嚷蹂躏他的头?隐隐感到额际阵阵抽疼,北宫晔忍住到口的叹气。

  “爹,如果我知道是谁派来的,你以为我不会有所行动吗?”真令人怀疑爹亲以前战功彪炳的功勋都是蒙来的。

  闻言,北宫玄冥一窒,发现自己果真急昏了头,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到,登时老脸微热。但还是一脸坚持。“好,那你说这事儿有多久了?”

  “近一年了。”知道自己不说是不可能了,北宫晔干脆老实道出。

  “什么?”北宫玄冥拍桌怒吼,不敢置信他隐瞒了这么久,随即满心怒火又被担忧取代,大声嚷道:“明儿一早我要进宫面圣,让皇上派护卫贴身保护你。”晔儿可是他与净莲公主仅存的唯一孩儿,绝不容许他有任何差池!失去一个女儿已经够多了,黄泉路上已无面目见妻子了。

  “我有夜影。”淡淡一句话否决掉爹亲的主意。

  “一个怎么够…”

  “咱们府里的护卫还会少吗?”截断爹亲话语,北宫晔冷静提醒。王府里多得是训练精良的护卫,若他真想要让一堆人像粽子般跟在身后,何须皇上派人,府内随便抓都一大把。

  被儿子的冷静言词堵得再次窒言,北宫玄冥恼得住了嘴。然而等待时机已久的夜影,却沉声开口了。

  “王爷,有件事你还没处理。”利眼射向从头王尾一脸苍白、仓皇的人。

  北宫旭被夜影瞧得浑身发颤,没有勇气和那双冷眼对视。不知为何,他明明是王府的主子之一,然而面对夜影却总是毫无主子的威势。

  “夜影,不可能的。”明白他心中质疑,北宫晔却极度不愿去怀疑。他不想看到姊姊当年的预测成真啊…除非真的查到了证据。

  “为了你的安全,我坚持!”万事以北宫晔安全为第一优先的夜影满眼的固执,不容他当作没事的下问个清楚。

  “要处理什么?为何说是为了你的安全?”北宫玄冥听出端倪,深怕又被儿子给瞒天过海,当下急急追问。

  “爹,没什么…”

  “有!当然有什么!”不顾某人想当无事带过,夜影冷着嗓音将北宫旭今晚鬼鬼祟祟的行为给摊开。“刺客在刺杀王爷时,不知二少爷为何竟也在现场,而且还鬼祟地躲在一旁偷瞧。”

  喝!这话指控的意味甚浓,明眼人都听得出来他话中隐含的涵义。

  “夜影!”北宫晔语带责怪,不愿去怀疑弟弟。

  “旭儿!”北宫玄冥又惊又怒,瞠大的双眼瞪视小儿子,要他解释清楚。如果真如夜影所怀疑,那教他这个当爹的情何以堪?

  “不、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要人去杀大哥…”北宫旭吓坏了。他虽然对大哥有心结,但也不可能恨到要弒兄。

  “没错!不可能是旭儿…”趟水澐哭着替儿子担保“旭儿他虽不学好,但也不会如此丧心病狂…他会出现在刺杀现场完全是巧合,因为我让他去找他大哥忏悔,连带道谢今天下午帮他还赌债的事!”

  “是啊!是啊!”忙不迭地点头附和,北宫旭慌张地为自己辩驳。“哪知我一来到‘净思院’就见刺客来袭,一时害怕便吓得躲了起来…大哥,你不会真的怀疑我吧?我绝不可能那样做的,你相信我啊!”

  “我当然信你。”抚慰一笑,让神色惊慌的弟弟安下心,北宫晔这才平稳地对众人道:“旭弟和二娘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相信大家心底皆无猜疑了吧!”脸是对着爹亲发言,其实是说给身旁的夜影听的。

  夜影闻言,当下只是轻哼了声,不好再多说些什么,然而心底的存疑还是无法磨灭。

  既然儿子都这么说了,北宫玄冥当然也没问题,毕竟真要他去怀疑这种事,那可真是伤透一个爹亲的心。

  彷佛了解夜影的心思,北宫晔可真庆幸自己面子还算够大,让夜影不再继续追究。呵…老实说,他和夜影虽名为主仆,但实际上的关系不如说是朋友还比较恰皆田。

  “好了!今晚这一闹也真够受,我累了,大家各自回去休息吧!”明白表示今晚到此,非常有礼地下逐客令。

  甭说,赵水澐和北宫旭率先仓皇地离开,而北宫玄冥却起身交代。“要大夫好好医治那位救你的姑娘,葯材全用最好的!”虽然不知那姑娘是打哪儿冒出来、究竟是何身分,但救了儿子一命,他北宫玄冥永远感激。

  “这是当然。”就算爹不说,他自然也会这么做。

  “这‘净思院’周围,我会派人加强守卫的。”不容儿子拒绝,北宫玄冥丢下话后,也走人了。

  北宫晔无奈,好不容易才将所有人全给请回,花厅内仅剩下他与夜影两人大眼瞪小眼。

  “我还是有所质疑。”夜影沉声说道,觉得北宫旭的解释太过巧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刺客行刺时,他就来了。

  “夜影,若真是旭弟,他不会那么傻的,让自己陷入头号被怀疑的对象。”北宫晔有另一套看法。

  “那可不一定!那家伙向来蠢得像只猪。”否则也不会流连赌场,让自己背了一身烂债,让家人为他收拾善后。

  “夜影…”北宫晔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除了我和姊姊,你对任何人向来没一句好话。”唉…真为他的死心眼头大哪!

  “你和小姐自然不同。”完全不觉这有何不对。

  北宫晔正想乘机开导他,内堂忽起一阵脚步声引走了他的注意力,扭头一瞧,果然几名婢女簇拥着大夫出来了。

  “王大夫,情况如何?”思及阿醨伤势,北宫晔心底不免紧揪,飞快地迎上前去,关心问道。

  “姑娘伤势颇重,伤口入骨三分、既深又长,老夫已先将之缝合止血,遗憾的是那伤痕一辈子都消除不了了。”王大夫有些惋惜…多可惜,好好一个姑娘家,身上却多了一道那么长的丑陋疤痕。

  “只要能活下来,无妨!”是为他而受的伤,他怎可能嫌弃。北宫晔泛起轻柔浅笑,心中早已有了外人所不知的决定。

  “说得是!只要能活下来…”王大夫语气有些不确定。“姑娘失血太多,伤势又如此严重,接下来这三天势必会高烧不退,王爷得让人小心看顾,否则怕是捱不过去…”

  “她不会有事的!”一口截断大夫的忧虑,北宫晔神色一敛。小酒鬼性子憨直、生命力强盛,不会被这一点伤给击倒,不会的!

  “王爷说得是!王爷说得是!”警觉自己负面言词似乎惹恼了京城中的风云人物,王大夫心惊不已,连连点头附和,就伯自己一时失言而惹祸上身。

  唉…难怪人说伴君如伴虎,现在他光伴个王爷就吓出一身冷汗了!

  发现自己惊吓了大夫,北宫晔这才神色稍缓,吩咐等侯一旁的婢女到帐房领五十两白银给王大夫,并且随同一起去抓葯。

  几名婢女连忙称是,与王大夫正预备退下时,北宫晔忽地又叫住走在最后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清秀小丫鬟。

  “王,王爷?”眼见同伴都走了,小丫鬟低着螓首,胆战心惊地等候主子的吩咐。

  “妳叫啥名儿?”瞧她年纪不大,手脚却挺俐落,应该能将性子单纯、凡事大而化之的阿醨照料得很好。

  “小、小的叫福儿。”

  福儿?倒是一个好名儿,阿醨现在正需要一点福气,决定就是她了!

  “福儿,从今开始,妳负责照料阿醨小姐的一切,跟在她身边当贴身丫鬟,好生伺候着,明白吗?”

  “福儿明白了!多谢王爷、多谢王爷…”福儿大喜过望。原本她只是个被派着到处打杂的小丫鬟,整日被人呼来喝去,没想到今夜却福分上身,晋身为只需负责小姐需要的上等婢女,不需再看老嬷嬷们的脸色,真是太幸运了!她一定要好好伺候阿醨小姐,感谢王爷的恩德。

  “进去照顾小姐,小心她高烧不退,知道吗?”

  “是!福儿会细心看顾的。”连忙点头,福儿又钻回房内去,开始她的贴身丫鬟生涯的第一夜。

  目送福儿进房消**影后,北宫晔回身却不其然地对上了夜影若有所思的深邃黑眸。

  “怎么?”勾起笑,抑下满心的不自在,故作一脸的沉静、平稳,好似不知他在瞧些啥?

  “没什么!”难得泛起一抹浅笑,夜影刚毅脸庞却显得凄绝寂寥…

  呵…在那双隐含情愫的眼眸中,他瞧见了十来岁时的自己那已然逝去、再也追不回的爱情啊…(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爱你爱到醉醺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