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公子我有种 > 尾声:算是亲上加亲啦

尾声:算是亲上加亲啦

  知道自己故意找碴被发现了,她噘着嘴瞪人,好一会儿后,在他含笑目光下,终于缓缓开口,「我爹死得早,在我小时就先上西天了,前两年,我娘也过世了,所以…」耸耸肩,以下不言可喻。\WWW。qb5。cǒМ\\

  「噢!」好抱歉地拍拍她小脑袋瓜,有意安慰。「原来妳真是孤儿,所以才去当乞丐啊!」

  「谁告诉你我是孤儿了?」不高兴被列为孤儿,她大声反驳。「人家我还有个很疼我的小舅舅呢!至于扮成乞丐,是因为在外行走方便啦!」哼!这路痴真把她当乞丐不成?虽然她有时也会因为好玩而跟着真正的乞丐去乞讨啦!

  小舅舅?看来这个就是该巴结、下聘的对象了!搓着下巴嘿嘿贼笑,花宦飞状不经心又问:「妳小舅舅呢?怎么放心让妳一个人在外到处乱跑?」

  听他问起舅舅,容小小眸光忽地一黯。「小舅舅不见了,他以前每年过年都会来看我的,可是今年却没有…」消沉嗓音一顿,随即又强振起精神。「不过我相信小舅舅没事儿的!」

  「娘还没过世前,我曾听她说过,小舅舅这人自从二十年前开始,行踪就时常飘忽不定的,时常过完年后就独自上雪山,让人找不到踪影,一直到中秋过后,才又会突然出现呢!以前娘常笑说,小舅舅肯定是被雪山上的精怪给下了咒,所以每年都要回到雪山的精怪洞穴去,从人间消失个大半年的。」

  呃…过完年后上雪山失踪,中秋过后又出现?怎么这么巧?他刚好认识一个二十年来,每逢中秋过后离开雪山,过完年后便来到「镜花宫」的人耶!

  摸摸鼻子,花宦飞笑的有些古怪。「小叫化,我们第一次在雪山相遇,是因为妳上山找妳家小舅舅?」

  「是啊!」点点头,她不好意思笑了。「可是雪山这么大,我并没有找到人。我想,小舅舅一定是有啥事耽搁了,所以才没去看我。」她不愿去想象疼爱她的小舅舅可能出事了。

  越听越觉头皮发麻,花宦飞忍不住问:「小叫化,妳家小舅舅叫啥啊?」

  奇怪瞅他一眼,不知他问这个做啥,下过容小小还是回答了。「小舅舅复姓宇文,单名一个曜字。」

  宇文曜?不会吧!

  不自觉发出一连串干笑声,花宦飞暗自咕哝,「怎么认识的人全兜在一块儿了?世上有这么巧的事吗…」

  「你在说啥啊?」没听清楚,她奇怪问道。这路痴在嘴里嘀咕些啥东西啊?

  「没,没事!」摇摇头,俊脸露出神秘笑意。「小叫化,三天后给妳个大惊喜!」以凝露珠吸毒,得需要三天的时间。三天后,小叫化看到宇文叔叔,肯定惊喜尖叫,呵呵呵…

  「啥惊喜?」好奇心马上被挑起。

  「现在告诉妳,还叫作惊喜吗?」睨觑一眼,直接摆明--问也是白问,还是甭问了!

  「不说就不说,神气啊!」俏鼻一皱,负气撇过脸,表明自己也是有骨气的。

  见状,花宦飞窃笑不已,飞快跳起来拉着她,企图转移话题:「小叫化,走!本公子带妳去看冰蚕吐丝。」

  「你说的是当初你用来绑我、让我怎么也解不开的冰蚕丝?」果然,注意力马上被转移,眼儿发亮逼问。

  点点头,他笑得很逗人。「如何?有没有兴趣啊?」

  「有!」好大声应答,她一脸兴匆匆,语带威胁叫道:「花大公子,等会儿冰蚕吐出来的丝,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聪明的就别要我明说!」哼哼!一定要拐过来据为已有,以后这路痴若太过分,她就可以如法炮制,用冰蚕丝将他绑起来,直接吊在柱子上鞭打。

  哪会看不出她心中的报复想法,花宦飞嘿嘿笑了…小叫化想要冰蚕丝有啥问题!只不过冰蚕一年只吐那么一丁点长的蚕丝,若她耐性够,待二十年后,就会有一条勉强够长的冰蚕丝让她玩儿了!

  呵呵…慢慢等吧!

  三日后--

  白玉掌心自男人背后缓缓收起,花静波收功起身下榻,小心翼翼地扶着昏迷男人安躺在床榻上,随即自男人嘴里取出原本雪白晶莹,如今却泛着紫黑之气的凝露珠。

  瞧着珠子上的丝丝紫黑色泽,她眼露满意之色,将凝露珠放进床边矮几上盛着清澈净水的玉钵里,好让珠子能释出所吸收的毒性,回复原来的洁白。

  收拾好一切,她重新坐回床畔,水眸凝睇男人中毒后消瘦不少的清峻脸庞,静静等待着他的转醒。

  时间缓缓流逝,她一直未曾离开,就这么静静坐着瞧他,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地,男人隐隐勾笑的优美薄唇逸出极轻的呻吟,紧闭的眼皮也微微颤动着,随即,千斤重似的眼皮终于被主人给撑开了。

  「静…静波…」由昏迷恍惚中渐渐转醒,才睁开眼,她隐隐含忧的清丽脸庞就映入眼帘,宇文曜下意识地扬起笑,故意逗人。「我还没死成,妳别急着给我哭丧啊!」

  「又胡言乱语些什么!」她斥骂绷脸,不高兴听他说这种话。刚从鬼门关转一圈回来,才清醒就死啊死的挂嘴上,这男人一点都不知她的担心。

  见她冷然板脸,宇文曜不禁微愣。怎么了?以前这般说笑,也没见她如此不悦啊!

  心下不解,他想起身说话,却发现身子僵硬得很,动作因而显得迟缓、不自然。

  将他方才的愕愣皆看在眼底,花静波小心帮他扶坐起来,神情沉静未起波动,可嘴里却轻叹了口气,轻声责难,「你吓到我了。」

  相识二十年,从未曾听过她如此明白的道出对自己的牵挂,宇文曜不禁一怔,随即心口一热,强忍激动玩笑道:「能吓到妳,我这二十年来也算有收获了。」她性子淡然清冷,若非是心中极具分量之人,无人可以吓到她、影响到她。

  呵…自己终于也在她心中占有一席之位了,是吗?可喜可贺!真是可喜可贺啊!

  深深瞅着他隐忍激动的玩笑俊脸,花静波绷着的脸终于忍不住轻笑起来。「宇文,你真是块狗皮膏葯!」一黏就黏了二十年啊!

  「花宫主,妳能不能有好一点的形容?」叹气抗议,认为被形容为狗皮膏葯实在有损他美好形象。

  「不过,我真的让你给黏上了…」不理会他的抗议,花静波径自叹笑,醉红朱唇自动覆上男人柔软的薄唇,低柔嗓音消失在两张密合的唇齿间。

  呵…他终于黏上她了啊!多年等候成真,宇文曜深情绽笑,自动启唇迎向她的浓烈缠绵…

  许久后,她粉颊嫣红退开,他俊眸晶亮凝睇,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然而,就在如此浓情蜜意的气氛下,一道杀风景的敲门声骤然响起,紧接着,揶揄笑声飘进房内--

  「娘,宇文叔叔应该醒了吧?你们两人可别一直关在里头不出来,会惹人闲话的!最重要的是,我有事要找啦…」

  「这小子净会来搞破坏,总有一天,我非得好好修理他不可…」床榻上,宇文曜咬牙切齿。

  「你舍得才怪!」花静波轻笑,很清楚这些年来,他比她这个亲娘还宠宦飞,两人感情好得有如父子哪!

  「这回我一定要教训他!」宇文曜恨声道。二十年哪!他等二十年,终于和静波有如此浓情蜜意的时候,这小子却来破坏气氛,真是可恨!

  见他气结模样,花静波不禁失笑,正要说些什么之际,花宦飞再次擂门,大嗓门又起,吵得人不得安宁,让宇文曜忍不住骂出声了--

  「小子,要进来就进来,别在那儿魔音传脑了!」哼!快快将人打发掉,也好和静波重新培养气氛。

  一听他恼火骂声,房门外,花宦飞看着身旁被他硬拉来,满脸莫名其妙的容小小一眼,嘴角不禁露出古怪笑容,接着大掌推门而入,拉着容小小飞快来到床榻边,乐呵呵地看着瞠大眼、一脸惊愕瞪着彼此的两人。

  「小舅舅!」容小小率先惊愕大叫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会在这儿?」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小,妳怎也在这儿?」宇文曜同样傻眼。

  「惊喜吧?」一旁,花宦飞哈哈大笑,得意地向容小小邀功。「小叫化,本公子没骗妳吧!我说了,三天后要给妳个大惊喜的。」

  呆呆看着宇文曜,再瞄瞄花宦飞,最后又瞧瞧花静波,容小小视线在他们三人身上转来绕去,最后,她不笨地将所有的事连结起来。

  「花大公子,你取凝露珠要救的人,不会就是我家小舅舅吧?」她声音极轻、极柔问道。

  「妳真聪明,一猜就中!」花宦飞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赞美。

  「你啥时候知道他是我小舅舅的?」

  「三天前,我问妳舅舅的名字后才确定。」

  点点头,满意他总算没有要她太久,不过--

  「我小舅舅中毒,等着你取凝露珠回来救治,你当时还敢在京城说不急,甚至还给我迷路,差点回不了『镜花宫』救人!你拿我小舅舅的命在玩啊?看我不踹死你才怪!」暴喝一声,容小小怒发冲冠,大脚毫不留情地飞踢踹人。

  「哇--小叫化,以前也没听妳有意见,怎么现在就来打抱不平了?」反应不慢,惊险闪过致命一踹,花宦飞哇哇大叫。

  「那是因为以前我不知道中毒的是我小舅舅!别人我不管,是我小舅舅就不行!」喷火追杀。

  「哪有这样大小眼的?小叫化,妳不讲理…」花宦飞抗议窜逃,夺门而出。

  「我就是不讲理!你别逃!」拔腿紧追而出,还不忘留下一句。「小舅舅,小小先替你报仇去,等会儿再回来找你叙旧。」话落,人已不见踪影。

  床榻上,宇文曜傻眼许久后终于回神,搓着下巴兴味笑问:「这两个孩子是怎回事?」

  「欢快冤家,一对儿的。」花静波微笑。

  「也不知他们两人是怎遇上的,不过过程肯定挺精采。」宇文曜乐呵呵直笑,倒也满乐观其成的。

  呵呵…静波和他;宦飞和小小,也算是亲上加亲啦!

  (尾声)(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公子我有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