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公子我有种 > 第十章
  看着两个小辈你来我往、又嗔又叫的打情骂俏,走在后头的朱定峣不禁微微笑了起来…儿子这般外放的性情,究竟像谁呢?

  才怔仲了会儿,未久,就听前头容小小的惊叹叫声又起--

  「哇--花大公子,你家这般有灵气的环境,怎会养出你这类的俗人?不搭、不搭啦!」

  闻声,朱定峣骤然回神,就见眼前一亮,前方豁然开朗,容小小一脸惊奇地站在洞口光亮处哇哇大叫地调侃起人来,惹来一旁的花宦飞二话不说就是一记爆栗伺候。WWW、qb⑸.cǒМ\

  静波…就在洞外的地方吧?

  心下一阵激动难平,朱定峣奔向开阔的洞口而去,凝目一瞧,赫见洞外竟是一处四面皆被险峻高峰所围绕的谷地。

  或许是雪山的狂风暴雪皆被周遭险峻高峰所挡,吹不进绝谷里肆虐,是以谷内气候竟与外头大相径庭,暖如春日。

  再放眼望去,一大片芳草如茵的绿地上,怪石清泉交杂错落,水声淙淙,石缝间,奇花异卉随风招摇,银雕、花鹿、雪貂、白兔等等各类雪地动物祥和悠闲漫步其间,不远处,一座雪白大石所筑成的精巧宫殿耸立其中。

  「瞧!我家美吧!」瞧两人瞧呆了的表情,花宦飞可得意了,率先走进如茵绿地上,和一群自小驯养的动物热情地耳鬓厮磨,倾诉久别相思情。

  「美美美,美的不得了啊!」容小小赞叹大叫,也跟着冲进去动物群中,目标--一只银光闪闪、斜眼睨人的神气鸟畜生。

  宫殿外,一干奴仆早发现有人闯入,待定睛细瞧,人人脸上皆兴奋咧开大大的笑容,欢快喊叫声此起彼落响起--

  「是小主子!小主子回来了…」

  「我就说,小主子去了这么久,早该回来了…」

  「快快快!快去禀报宫主啊…」

  雅致房间内,女子沉静侧坐床畔,雪白柔荑轻轻握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男人大掌,艳红唇瓣逸出一道幽然叹息…

  宦飞可接到她传出的信息呢?宇文他快拖不下去了…

  黛眉轻蹙锁愁,她又幽幽地叹了口气,暗自计量着,若儿子这两天再没消息,她就要亲自上京城去定北王府取回凝露珠,使劲全力也要在十天内往返回到这儿来救人。

  心下做好了决定,她瞅着男人隐隐含笑的嘴角,不由得受感染地弯起唇来,正细心帮他盖好锦被之际,房门外,贴身婢女开心的叫声已然响起--

  「宫主,小主子回来了!他回来了啊!」呵…宇文公子有救啦!

  宦飞回来了?花静波身影一晃,也没见她有啥动作,人已经开门而出又阖上,盈盈立在房外的婢女面前,清雅嗓音听不出丝毫波动。「把门守好,不许任何人进去。」

  「是!」恭敬遵命,深受信赖的贴身婢女稳稳往紧闭的房门前一站,除非跨过她的尸体才能闯进。

  微微颔首,花静波径自转身,以着看似慢、实在迅若流星之速朝外而去。

  来到外头,她凝目瞧去,就见自己那活跃、外放的儿子正和騒动的动物们耳鬓厮磨玩成一团,身边还有个一看就知是个姑娘的小乞丐在凑热闹。

  当下,她微微一笑,正想迎上去询问之际,忽地,感受到一道灼热视线从旁凝来,当下不禁微微偏首,却下期然地撞入一双睽违二十多年的深黝眼眸中…

  是她…真是她…二十多年了,却依然丰容盛胡,神采依然啊…

  「静波…」向来沉定的眸光起了波动,绿草如茵上,朱定峣忍不住低喃轻唤,可却始终不敢上前迎向她。

  闻声,只顾着和动物们热络的花宦飞、容小小这下终于被引回注意力。两人瞧了瞧朱定峣,又扭头看看花静波,就见两人双双静伫不动,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以眼波瞅凝交缠。

  「喂!我们站在中间,好像有点儿尴尬!」手肘暗顶某路痴,容小小悄声干笑。

  「是有那么一点。」花宦飞低声回应,随即又扭头朗声对娘亲笑道:「娘,凝露珠我给您带回来了,不过有人要跟着一起来,儿子我也没办法,您自个儿解决吧!我带朋友别处逛去。」

  话落,拉着容小小飞快闪人,留他们两人自个儿去厘清感情事。

  「静波…」眸底积满浓烈情感,朱定峣哑声又唤,双足却像被定住似的,怎么也无法朝她迈去一步。

  忽地,花静波淡然一笑,莲步轻移来到他身前,清丽绝俗的脸庞波澜不兴,清雅沉静浅笑道:「我早该猜到你会来的。」

  「是!」朱定峣强自笑道:「妳向来最知我的…」她知道以他的性情,要的是身边女子全心的注意,无法忍受一丁点儿的冷落;而她的心,却只能让他占据一半。是以在他以此为借口而碰了其它女人后,她笑着成全他,选择了离去。

  是的!他承认自己风流自私,虽然爱她,却无法只独守她一人,所以最后她选择离去,过着天涯各一方的沉静生活,也是必然的结果啊!

  花静波淡笑不语,似乎能看透他此刻的心思。

  「妳…要将凝露珠收回了,是吗?」

  「是的!」

  「是单纯想救人,还是包括对我…已不再有感情?」嗓音干涩,他几乎不敢问出声。

  「这对我们有差别吗?」她失笑。

  「有!」朱定峣点头,随即自我厌恶地苦笑起来。「我身边虽有许多的女子来来去去,可深爱的却始终只有妳一个!我是个自私的人,就算这些年来我们并没有在一起,可却依然希望妳心里永远只有我一个男人。」

  闻言,花静波深深瞅凝着他,良久后,忍不住轻声叹气。「定晓,那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有个知她、懂她、疼她、惜她的男人已经等她二十年了,她又怎能辜负呢?

  「是、是吗?」嗓音轻颤,脸色霎时一白,他绝望不甘,试图挽回。「静波,妳不能回到我身边吗?」

  「然后重蹈过去的覆辙?」花静波淡然笑问。二十年多前,他们虽相爱,却无法相处;二十多年后,她的情已在不知不觉间转移到另一个男人身上了。

  闻言,朱定峣神色一黯,明白她说得没错!就算她真的再回到他身边,以两人的性情,也只是注定第二次的分离罢了。

  「将疑露珠给我吧!」见他神色,知他肯定明白了,花静波不禁微微一笑。「其实我早该将它收回来了。」

  心口满满的苦涩,朱定峣将当年她亲手戴上的项链自脖子取下,神色复杂地交还到她手中,瘖哑干涩道:「我…最终还是失去了妳!」失去一位独特而美丽的女子的爱恋。

  沉静瞅着他,花静波清浅微笑。「你永远是宦飞的爹,而我是宦飞的娘。」未来,他们就只是这种关系了,一个永远也割舍不掉的关系。

  提到花宦飞,朱定峣黯然摇头。「那孩子他…并不愿意认我。」

  听出他未臻之意,花静波笑了。「宦飞大了,性子早已定,以他爱笑、奔放的性子,不会愿意随你回去继承王府家业的。」

  「我明白。」沉声一叹,他总觉奇怪。「我俩都不是那种性子,究竟他是像到谁了?」

  花静波闻言只是笑,没有接腔。

  而朱定峣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当下又转了话锋,决定退而求其次。「我瞧他和那小乞丐感情挺好,日后,若有了孩子,可否送至王府让我教养?」儿子不愿继承,只能从孙子下手,打小慢慢培养。

  「这得看宦飞的意思,我会帮你问一声。」她淡淡道,认为这是儿子的权益,没法自行作主。

  点点头,朱定峣凝觑着她。「我该走了。」早走得好,否则若亲眼目睹她和儿子口中的「知音人」在一块,他肯定无法承受!

  彷佛能看出他的心思,花静波仅是轻「嗯」了声,并无多加挽留。

  深深瞅凝最后一眼,看着绝俗脸庞上的沉静浅笑,他黯然一叹,终于转身离去。

  「你们两个,偷听够了吗?」目送朱定峣身影消失在崖洞中,花静波忽地转身对后方一块峋嶙怪石发话。

  哎呀!被发现了!

  从刚刚就一直躲在怪石后偷听的两人,这会儿双双搔着头,尴尬走了出来。

  「娘,还是妳有良心,没把我给出卖了。」嘿嘿贼笑,花宦飞健臂亲热地揽上娘亲肩头,心中庆幸不已。

  好险!好险!刚刚他那亲爹动他歪脑筋不成,竟然把主意打到他未来的儿子身上,真是好狡诈啊!幸好娘没一口答应,否则他肯定要跳出来帮未出世的儿子抗议。

  「胡说八道些什么!」面对儿子,花静波淡然神态转为轻声笑骂,湛然眸光落在一旁有些尴尬的容小小身上,唇畔泛起一抹神秘浅笑,对她并无任何的好奇与疑问,只是淡淡抛出一句,「是她吗?」

  耶?「是她吗」是啥意思啊?这问题是在问谁?怎么问得没头没脑的?

  容小小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满眼疑惑地扫向花宦飞,看他能否「母子连心」一下,弄清楚他娘究竟在说些什么,好为她解释说明。

  「就是她了!」很神奇的,花宦飞还真知道娘亲在问啥,信心满满的给予坚定回答。

  耶?花大公子还当真和他娘「母子连心」啊!容小小登时有些傻眼。

  「只要你喜欢就好,娘没啥意见。」花静波朝儿子轻笑,随即又对容小小道:「这儿以后就是妳的家了,让宦飞带妳四处去熟悉一下,好好玩吧!」话落,也不管人家有没有听懂,径自转身,拿凝露珠救人去了。

  「呃…你们母子在打啥哑谜啊?」莫名其妙搔着一头乱发,容小小被他们给搞胡涂了。

  「打妳的聘金要下多少的哑谜。」眨眼逗笑。

  「你又故意捉弄我,找死啊!」容小小羞恼嗔叫,马上扑上去追打。

  「哈哈哈…小叫化,这就叫打情骂俏,妳懂不懂啊?」转身窜逃。

  「要打还不简单?你现在马上站住,我打给你看…」她羞怒吼叫,穷凶恶极追杀。

  登时,又是一阵追赶跑跳蹦,好一会儿后,两人追累了,终于歇兵停战,喘着大气躺在如茵草地上仰望蓝天,有一下、没一下地闲聊起来。

  「小叫化,妳有没有爹娘啊?」以臂枕头,他一派悠闲笑问,实则暗藏玄机。嘿嘿嘿!赶紧打听一下她的身家背景、老家位在哪里、爹娘何方人士,然后赶紧偷偷下聘去,让她连逃也没得逃。

  「谁没爹娘?难道有人是从石头蹦出来的吗?」问这是啥白痴问题啊?容小小忍不住投以一记唾弃眼神,开始考虑要不要和他继续混在一起,免得近墨者黑,跟着一起变笨。

  「喂,妳懂我的意思,干啥存心挑语病啊?」斜睨一眼,花宦飞哼笑。(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公子我有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