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公子我有种 > 第七章
  街角,一家不起眼的菜粥小摊子,却是名响京城的道地好口味,人们时常在摊子前大排长龙,就为了一尝那清香好味道。/WWW。qΒ5.cOМ//

  今日,菜粥小摊依然高朋满座,早起的人们窝在矮桌、矮椅子上,一口、一口品尝着美味。

  其中,两位年轻客人最是捧场,矮桌上的海碗已经迭了好几个,目前还在持续增加中…

  「棒!」唏哩呼噜的喝光碗中最后一口菜粥,容小小忍不住赞叹。「花大公子,你找的这家摊子真不赖!你以前来吃过啊?」

  「本公子以前从未踏进过京城,哪可能来吃过?」丢去一记好笑眼神,花宦飞摇头否认。

  「那你怎么知道这家的口味好,还带我来吃?」一脸纳闷。

  「这还不简单!要知道哪家的口味好,只要看摊子前的人潮就知道了。」伸手抓住他脸蛋,猛力往摊子前的人潮方向扳去。「看见了没?大排长龙哪!」

  「姓花的,很痛耶!」龇牙咧嘴拍掉残暴大掌,容小小吃痛骂人。可恶!这路痴的手劲干啥这么大?故意的喔!

  嘿嘿直笑地收回手,花宦飞正想再抬杠个几句时,眼尾余光突然扫到一抹有点眼熟的身影迅速朝他们而来,当下不禁窃笑起来,准备等着看好戏。

  这路痴干啥突然笑得这般恶心巴拉的啊?

  见状,容小小白眼一翻,正想骂人之际,一道温文儒雅的嗓音忽地自他背后响起--

  「两位兄台,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呃…这声音有点耳熟,好像两个多月前在杭州有听过…

  背脊滚过两颗冷汗,容小小垮下了脸,打死不肯回头,哀怨瞪着坐在对面的花宦飞。「花大公子,不要跟我说温家堡的少主就站在我后面。」

  「呵呵…」寄予无限同情,花宦飞很乐意帮他面对现实。「很遗憾,你的希望落空了。」

  「呜…为什么啊?我都认输了还不行吗?」掩面哀嚎,悲愤的话像是在问花宦飞,实则在说给站在后头想娶美娇娘的人听。

  「恐怕不行!」后头的温雅嗓音接腔,温世浩不禁想笑。呵…这小乞丐挺有趣的,若是可以的话,他也不想为难人,可为了赢得美人芳心,他还是得和小乞丐比一场,替白家庄讨回面子才行。

  容小小闻言,霍地转身站了起来,瞠大两颗眼睛瞪人。「温公子,你从杭州一路追着我们到京城,会不会太有恒心毅力了些?」

  「有恒心向来是在下的优点之一!」尔雅一笑。「老实说,这一路上,你们一下子往东、一下子朝西、一下子南走、一下子北奔的,让我好几次都给追丢了,直到今日才赶上!论起摆脱追踪的手法,你们确实厉害!」以为他们是故意甩开他才东南西北到处乱窜,混乱去向,温世浩不由得佩服。

  呃…那哪是要摆脱他的追踪,根本是某人的严重路痴所导致的。

  两眼翻白,容小小不好意思将实话说出口,嘲笑目光朝花宦飞扫去,却见他皮皮一笑,不过倒也没脸出言澄清就是了。

  轻哼一声,目光转回温世浩身上,容小小脸又苦了下来。

  「一定要打吗?」能不能不要啊?打这一场实在没意义,她若输了,姓温的高高兴兴娶美娇娘去;若赢了,她也不能怎样,到头来,还是姓温的去娶美娇娘啊!

  「一定!」认真点头。

  「就当我输了,你高高兴兴去娶白家美人也不成?」

  「这样就算我娶了白姑娘,也会心里难安。」微笑以对。

  「难安啥啊?」莫名其妙。

  「难安自己欺骗白姑娘。」依然是一脸的斯文微笑。

  这、这是啥石头脑袋啊?容小小闻言无语,只能猛翻白眼,倒是一旁的某位路痴却捧腹大笑了起来。

  「小叫化,打吧!打吧!这是注定的,你逃不了啦!」笑得直抹泪,花宦飞真没见识过像温世浩这么「有原则」的人。

  「笑?你笑个屁啊!」恼得扑过去往他脑袋敲出一记爆栗,容小小怒声嗔骂。

  「你这个罪魁祸首还敢笑?我问你,我们是不是哥儿们?」两手扠腰,气势恁地磅礡。

  「当然!」花宦飞大笑直点头。

  「是兄弟就有难同当,这个让你去挡!」想将麻烦丢出去。

  「可人家又不是找我。」摇头晃脑,笑嘻嘻提醒。

  闻言一窒,容小小恼火怒横一眼,心不已想定主意,这才又怒气冲冲的来到温世浩面前,重复再问一次,「真要打?」最好说不要!

  可惜,温世浩不顺他心意,又谨慎地点了下头。

  可恶!看来真要受些皮肉痛了!容小小暗自哀怨不已,嘴上却哇哇叫道:「要打就打,谁怕你!」

  话声方落,完全不打声招呼,马上运劲朝温世浩挥出一掌,其行为简直就是卑劣的偷袭了。

  没料到他说打就打,温世浩毫无心理准备,不过总算反应不慢,连忙旋身一转,闪过他的偷袭攻击。

  「躲什么?不是要和我打一场吗?」容小小嘿嘿贼笑,手势翻转连出数十招朝他攻去,其速之快宛若流星。

  见状,温世浩心下一惊,下意识地挥掌反击,就在此时,却见容小小忽地撤掉所有攻势,飞蛾扑火似的自动迎过去挨那一掌,剎那问,就听「哇」地一声惨叫,一条纤细身影已经被打得往后飞了出去。

  「小叫化!」原本悠闲看戏的花宦飞,这下不禁大骇,快若闪电地飞身接住他,才一落地,就急忙低头探查。「你没事吧?」

  「没、没事!」脏兮兮的小脸泛起一抹苍白,容小小边笑边咳,嘴角溢出血丝,胸口虽如烈火灼烧般炙痛,脸上因诡计得逞而显得得意万分。「温公子,我、我被你给一掌击败…这样行了吧?你可以心安…心安理得去白家庄娶美娇娘了…」

  「你…」温世浩惊愕无语,没料到他会故意挨这一掌,心中登时歉疚万分。

  「你都受伤了,还在废话些什么?」花宦飞气急败坏叱喝,心下恼火他拿自己开玩笑,故意去挨这一掌,可眼见他都受伤了,满腔怒火也只能隐下。

  「呵呵…咳…花大公子,你…你还抱着我干啥…两个男人大街上这样,难、难看…快放我下来…」她边笑边说,气息不稳。

  「这时候你就知道难看?那刚刚你白挨一掌,被打飞出去就不难看吗?」恼怒斥骂,扭头又对温世浩撂话,「温公子,你看到了,关于比武招亲的余韵,在下希望到此为止!小叫化已经败在你的掌下,你以后别再来烦他了,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话落,也不管对方是何响应,手中抱着容小小,足下运劲,迅如流星地往定北王府掠去。

  怔然看着他们飞快远去,温世浩内疚地垂眸看着自己的手,心中却隐隐有私异感…

  刚刚一掌打在小乞丐的胸口,触感似乎…怪怪的?

  「姓…姓花的,放我…放我下来啦…」

  「放个屁!你气虚成这样,说句话都没法连贯了,还有办法自己走吗?」

  「这样…多丢脸…」

  「你还知道丢脸?」强压下怒火,低头看着抱在怀中的苍白脸蛋,花宦飞又惊又气,冷笑反讽,「你活得不耐烦,想当人家练功的靶子,干啥不来找我?我很乐意一掌送你上西天和佛祖共乐!」嘴上虽恶毒斥骂,脚下步伐却未稍停,飞快朝两人在王府内暂居的院落而去,一路上还引来不少下人的奇怪注目。

  闻言,容小小不禁笑呛起来。「花大公子,你…你干嘛这么恶毒…还是…是不是哥儿们啊…咳咳…咳…」

  「该死!你还是别说话的好。」听他又呛又咳的,花宦飞只觉心口一揪,隐隐犯疼,脚下速度更加快了。

  「花大公子…」张口欲言。

  「别说话!」低斥。

  「可是…」

  「不是要你别说话吗?」拧眉喝骂。

  「可是…可是有句话,我…我不得不说…」

  「什么?」有什么事这么重要,一定要急着现在说?花宦飞皱眉。

  「你路痴毛病又犯了…我们住的院落不是…不是往这儿…」忍不住叹气,若不是现在受伤没力,容小小一定会捧腹狂笑出来。

  「…」蓦然顿足,花宦飞哑口无言,万分无奈地认栽。「是我的错,你指路吧!」

  忍俊不禁呵呵喘笑起来,容小小指示了正确的方向后,未久,他们终于回到了两人在王府暂居的院落。

  然而,一被抱回房间的床榻上,某人就惊慌尖叫了起来--

  「花、花大公子,你…你想干啥?」瞪着眼前逐渐伸来的「魔爪」,容小小紧抓着自己胸口衣襟,有股不好的预感。

  「察看你胸口的伤势啊!」回以一记「怎会问这种白痴问题」的眼神,花宦飞理所当然道,修长大掌往他胸口探去,一边努力要扳开他紧揪住衣襟的小手,一边忍不住嘀咕骂人。「小叫化,你快松手,好让我帮你脱衣疗伤。」

  「不要…我不要…」原本力气就差人一截,受伤后更是无力,然而容小小却使出吃奶的力气,打死也不肯松手。「花大公子,大爷我不用…不用你来关心,你出去,我等会儿自己会看…」

  「小叫化,你快松手,我要亲眼看过才放心…」不给拒绝,强要扒下他的衣衫。

  「我…我才不给你看!出去…你出去啦…」容小小羞恼大叫,拳打脚踢,抵死不从。

  没料到他受了伤,明明体弱气虚了,还拚命使劲顽抗,花宦飞身上衣衫被踢出好几个脚印,不由得好气又好笑,嘴上斥骂道:「你在抵抗些什么?也不想想都受了伤,连打人也没啥劲道,还不乖乖束手就范?小叫化,你最好不要让我用蛮力把你剥光光!」

  「你敢!」容小小惊叫,嗔怒叫骂。「我…我的身子不给人看,你出去啦!」

  「什么身子不给人看?你身上是多长了啥见不得人的东西吗?」花宦飞闻言忍不住笑骂。

  「你、你管我!不要脸!不要脸!怎么可以硬要扒人家衣服,破坏人家名节…」恼怒抗辩。

  「名节?你又不是娘们,还顾啥名节?」嗤笑一声,眼看他脸色渐渐灰白,顽强抵抗的力道也逐渐不支,可见伤势确实不轻。

  花宦飞失去耐性,仗着身强体壮,硬是用蛮力将他紧抓住胸口衣襟的两手给压在头上方,使劲扒开失去主人顽强捍卫的衣衫,以为会看到平坦胸口上的掌印,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

  一截白皙的肌肤和一件…肚兜?一件湛蓝色的肚兜?

  霎时,花宦飞一愣,下意识脱口道:「小叫化,你有偷穿姑娘家肚兜的怪癖不成?」

  「哇--」忽地,一道足可震垮万里长城的尖叫自容小小口中惊慌响起,他万万没料到这路痴竟真的扒开他的衣服,又惊又怒下,也不知哪儿生来的力气,大脚猛然一踹,将某个还没反应过来的路痴给踢下床,同时两手飞快抽来锦被,将自己给紧紧包住,涨红的脸庞净是羞恼之色。

  就听「砰」地一声巨响,花宦飞跌坐在地上,呆愕的眼神看向床上红云满布,眸底充斥惊惶、气恼与羞赧情绪的人儿,终于恍然大悟了。

  难怪!难怪小叫化不肯在他面前脱衣,难怪以往只要稍稍热络地和他勾肩搭臂,他就一脸不自然地要自己放开;难怪他十八岁了,却长得比一般少年瘦弱;难怪他有时会不自觉做出跺脚噘嘴的女孩儿动作;难怪越来越觉得他像娘们,原来…他根本就是娘们!

  蓦然想通,花宦飞倏地跳了起来,瞪着床上用锦被将自己给裹成肉粽、气到浑身发抖的某人,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啥事,当下不禁尴尬地嘿嘿笑了起来,努力在因受到太大震撼而空白成一片的浑沌脑袋瓜里找话打破僵凝。

  「那个…」有些手足无措地搔着头,他试图弥补犯下的「滔天大错」。「其实妳的肚兜挺美的…」

  咻--

  一只破烂鞋子自锦被底下快、狠、准朝某个路痴脸上砸去!

  千均一发,才狼狈甩门窜逃而出,就听「啪答」的一声巨响,随即门板一阵晃动,想必是某只破烂鞋子在砸不到某个闪得快的路痴后,房门便无辜地成了替罪羔羊。

  房门外,花宦飞无力地靠在紧闭的门板上,心跳在此时才开始加剧狂跳,俊脸被热浪袭击…

  老天!小叫化竟然是个娘们!他…不,应该是她!她竟然真是个娘们,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呵呵…她是个娘们…是个娘们啊…

  大掌微掩爆红的俊脸,花宦飞莫名傻笑起来,从来没这么好心情过…呵呵呵!娘们呢!这下可好,他没有龙阳之癖,也不用「堕落」了,还可以理直气壮地和她成双成对,嘿嘿嘿…

  「我就说嘛!本公子怎可能会对个男的乱发情,原来是我的本能早侦测出小叫化是个娘们,所以才会对她有反应啦…」傻笑地喃喃自语,他乱佩服自己一把的。

  之前以为小叫化是男的,不好太正大光明出招,如今既然知道她是娘们…当然要给她「痛下杀手」!

  嘿嘿嘿!谁教她能和他又打又闹又斗嘴的,实在很对他的胃!这种能对胃的娘们实在少见,套一句未来想喊声爹的男人讲的--有幸遇见,先拐回家当老婆再说!

  呵呵呵…蓝天白云,鸟语花香,人生在世实在美妙无比啊…

  呜…从出生至今,她短短的十八年人生中,还有啥时候比现在更尴尬、凄惨的?

  那个路痴,竟然…竟然扒了她的衣服!

  想到这里,容小小又气又恼、又羞又赧,小脸涨得通红,粉颊**一片,委屈得直想掉泪…

  「可恶的路痴,登徒子、色胚、不要脸…」才骂几句,胸口忽地窒闷发疼,宛如烈火灼烧,她松开裹身的锦被,解下肚兜,果然瞧见胸口印了一记赤红掌印,可不就是温家闻名于江湖的「烈焰掌」。

  清楚知道这种令人难以忍受的灼烧感,在伤好前是不可能消失的,在身心皆受「重创」的情形下,容小小的情绪越发低落,承受痛楚的忍耐力降至最低…

  「可恶!好痛…咳咳…若不是那个路痴当初…当初在杭州陷害,我今天也不用白受这一掌…好痛、好痛…可恶…咳咳…」

  每讲几句话,便气虚的要咳个几声,容小小越说眼眶越红,最后眼泪忽地就掉了下来。「…可恶…竟然还扒我衣服…不要脸…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可恶!可恶…」

  用力以手背抹去脸上泪水,她边骂边掏出随身携带的内服伤葯,随便灌了一口后,这才颤巍巍地替自己穿戴整齐,虚弱下床捡起被砸落在门边的鞋子穿好,然后深吸一口气,开门--一张傻兮兮的笑脸霎时映入眼帘。

  「小叫化…」门外,守在外头的花宦飞一见她出来,不禁尴尬地直搔头,向来机灵善言的性子,此刻已不知飞到哪儿去,一时间竟吶吶不能成语。

  「走开!」她红着眼,气恼地推开「阻碍物」,瘖哑的声调隐含着哽咽泣音。

  呃…小叫化刚刚不会在里头哭了吧?

  闻声,花宦飞心中强烈怀疑,偷觑一眼她红肿的眼眸后,心中更加确定,当下不禁慌了起来。

  「小叫化,妳…妳刚刚哭了吗?」

  「要你管!要你管!」一听他问起,容小小心中的委屈又起,眼泪再次溃堤,又哭又骂地朝他拳打脚踢。「你不要脸、混帐、可恶…呜…咳咳…」

  打没几下,她就又哭又喘又咳的,连出手也软绵绵的没啥力道,整个人眼看就要倒下,骇得花宦飞急忙将她抱住,嘴里不住安抚,「好好好!我混帐、可恶、不要脸,只求妳别哭、别激动,免得伤势加重了。」

  听他低声下气的认错安慰,不知为何,她越想放声大哭,直想把心中的委屈发泄给他知晓。

  「都是你!都是你!若不是你,咳咳…我今天胸口不会痛…咳咳…都是你…呜…」眼泪越流越凶,哭得越发伤心。

  呃…她胸口会痛,是自己跑去白挨温世浩那掌挨来的吧!

  心下暗忖,花宦飞可没那么不识相说出实话,当下只能任人指控,还得苦笑认下所有的罪。「是是是,是我害的,是我不对!」

  「呜…本来就是你不对!」气得又抡起虚软无力的拳头打他,容小小继续指控。「你、你还不要脸,硬脱我的衣服…」呜…最不能原谅的就是这件事!

  「那、那是因为我不知道妳是个娘们…」尴尬解释,花宦飞难得的也红了脸,最后忍不住咕哝埋怨,「妳干啥不早说妳是娘们啊?不然我也不会误当妳是哥儿们,硬脱妳的衣服…」

  「对啦!对啦!我就是娘们,不行吗?哥儿们就可以不顾别人意愿,强脱人家的衣服吗?」恼火哭声叫骂,脸颊又因怒气开始涨红起来。

  摸摸鼻子,被骂得无话可说,花宦飞只能尴尬直笑,完全不敢接腔,只能暗暗祈求她的火气能快快消除。

  见他无话可回,容小小怒瞪一眼后,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还被他给抱在怀中,忙不迭想推开他,却又懊恼地发现自己实在没啥力气,登时又气哭了。

  「你、你还不快离开我?还要抱多久啊?」呜…这路痴欺她现在没力,故意占她便宜吗?

  淡淡睨觑她一眼,花宦飞立即坚决摇头。「小叫化,妳在开啥玩笑?妳现在站都站不稳了,还要我放开妳?若我想看妳表演一摊烂泥,也许会考虑看看。」放开她?不马上倒在地上才怪!

  闻言,她恼得直打他,边哭边叫道:「放开我!放开我!自遇见你后,我就好倒霉,我不要再和你混在一起了!」呜…讨厌!喊得太激动,胸口又疼了起来!好疼、好疼啊…

  「妳要离开?」愕然惊问。

  「对啦!对啦!我不是你的『哥儿们』了,我是娘们,我要离你离得远远的…」才不会又被他设计陷害啦!

  「妳想得美!」瞇起眼,花宦飞一口截断她的话,坚决宣示,「不是哥儿们最好!本公子现在就缺娘们,小叫化,妳逃不了的!」哼哼!好不容易对个娘们心动了,岂容她「逃出生天」?别傻了!

  这、这路痴在讲啥啊?什么叫作他现在就缺娘们?他这话是啥意思啊?

  容小小吓得泪水顿止,瞠大了眼睛瞪着他,莫名有股恶寒上窜。「你、你、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眉梢一挑,他霎时笑得好逗人。「意思就是说--小叫化,本公子看上妳了,认命吧!」话落,猛然低头往粉嫩唇瓣狠狠一啄,不打声招呼就夺走人家的香吻。

  轰!

  脑袋瞬间被炸成一片空白,容小小惊吓过度,只能傻愣愣地瞪着他,老半天说不出话儿来。

  等了许久,不见她有反应,花宦飞不禁轻拍她睑蛋,扬声笑问:「小叫化,妳觉得怎样?」两个人性情相似,臭味相投,凑在一块不是挺好?再也找不到如彼此这般契合的伴儿了!

  「我觉得…胸口好痛!」虚弱一笑,她两眼翻白,不给面子地直接昏了过去。(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看过《公子我有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