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终章 尾声 我,机器人
  遍布奔放原野第一层面的庞大林地永远充满了神秘、野性的魅力。\\WWw.qΒ5。coМ//水晶般湛蓝透彻的天空下,比主物质界雄伟许多的枫树、桦树、橡树等木本植物连成绵延起伏的树海,清新凉爽的气流拂过林冠,树叶摇摆着,发出沙沙的悦耳声响,好像一片微涟荡漾的绿色海洋。

  这是一片令人流连忘返、美丽神奇的世外桃源——现在美景依然,紧张的气氛却徘徊不散,一点一滴的积累,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加剧。奔放原野林间草地中生活的飞禽走兽也察觉到这种异常的凝重压抑,变得鼓噪不安。

  魔法女神凝眸注目天边有些诡异的绚烂朝霞,一言不发。爱刺天族的战斗天使们在女神背后的草原上列队整军,红焰天使的猎猎红发和辉云天使的金色光晕交织起来,凌厉肃杀,掩盖住花朵的芬芳。

  “魔网已经恢复平静,没有异常”良久,女神终于说道。“看样子,他们真的把它挡住了。”

  “如果他们失败,今天将有无数的生灵再也无缘得见明日的朝阳。”答话者是一名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精灵男子,拥有金子般闪耀的皮肤和一双紫瞳,游动着星辰符号的夜蓝色长袍外套着一件秘银魔法胸甲,更显得他英姿挺拔,俊雅超凡:“这样的冒险仅仅一次也嫌太多了。克洛伊的那个…朋友,险些给奔放原野带来空前的劫难。我必须禀告莫维尔陛下,请她重新考虑如何对待我们的客人。”

  “这也是我的疏忽,菲利涅尔殿下。”女神躬身致歉。

  “希瑞克。”死神凯兰沃打断了他们关于此事的进一步讨论。密斯特拉闻言转头,脸上的神色有点奇怪。

  古老、从未遭到过砍伐的森林原始、青翠、宁静——而今第一次出现了与树木灌丛格格不入的东西:钢铁。逃亡者们的效率堪比机器,一座金属营地已经在他们纤秀的手中初见雏型。清晨地阳光透过各种各样的树叶照进森林,如同露珠一样在冰冷的基站上滚动、闪烁。

  “嗨,诸位,你们看到那帮妖精的眼神了吗?恕在下直言,他们显然并不欢迎你们。”希瑞克坐在一条尚未完工的管道上翘起二郎腿,口若悬河:“我敢打赌。这些极端环保主义者已经把你们伟大的工程划成了违章建筑。考虑一下吧,尊敬地朋友们!我承认,至高王座的第一印象要比这里差一些。但是我会用最大的诚意来弥补!除了破碎城堡,我那温暖舒适的家,你们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地点重建你们的城市!它将成为多元宇宙人人瞩目的标志!不用缴税,也不用服兵役。敝人执政的理念是开放,自由…”

  “您忘了一件事,王子陛下。”克洛伊又一次以极快的速度闪到谋杀之神面前,迫使他不得不正视着她:“奔放原野不欢迎你。”

  “我真是忍无可忍了!你那位双性恋老妈是怎么教你的?”希瑞克扭曲脸孔,挥舞双手咆哮起来:“奔放原野是你家地?你现在叫它一声,它能答应你么?噢,对不起。”

  他从管子上下来。挪开地方好让人进一步加工:“给我乖乖站到一边去。野丫头。我是希瑞克。我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愿意和谁说话就和谁说话。我才不在乎你那个蠢脑袋瓜里怎么想…”

  “混乱并不意味着疯狂。希瑞克。”魔法女神踏着苔藓和青草走过来。步履沉稳:“听取别人地忠告也并不意味着软弱。”

  “密娜。密娜。密娜。”希瑞克抚摩着腰间地神灾。“我在外层界地每一个角落都能闻到你地挫败感。也许将来我会写本书。第一章就叫做魔法不需要神。”

  他又指向旁边地死神:“凯兰沃。你位子坐得倒是蛮稳。我也给你个忠告如何?想对死亡有所贡献?那你现在就动手。把自己埋进地下六尺深。”

  “王子陛下。你地手怎么了?”珍突然皱了皱眉。扬声问道。

  希瑞克露出一丝阴笑。

  “唉,想当年咱们也算共患难…”他抬起右臂。一抹暗色渐渐浸洇了袖口。“没想到到如今居然是阿蒙拉那老头的闺女最关心我。”

  一滴漆黑如墨的液体划到希瑞克尾指指尖——稍停了一下,滚落尘埃。液珠落地,目力所及范围之内的所有植物都随之一黯,颓然萎靡,仿佛被抽掉了勃勃生机中最根源的一点本质。

  但是眼下无人关心神血给环境造成的污染。是什么,居然能伤到谋杀之王这样一个强大神力,甚至以如此具象化地状态表现出来?

  冻结空气的沉默中,不知什么地方突然传来一声犬吠。

  “混沌魔犬!”密斯特拉惊怒交集:“希瑞克,你竟然——

  克洛伊骤然出剑。她的光能剑在林中划出一道明亮的紫虹。剑势尽处空无一物——虚空中又是一声吠叫。余音像矬刀一样顺着听者的脊椎向下磨,那个生物在希瑞克身边现形。一团浓重模糊的黑,两点凶恶野蛮的红芒,依稀是某种大型犬科动物。它猛然偏过似乎是头的部位朝希瑞克噬去,唬得谋杀之神赶紧缩手,连退好几步。

  它没有继续追击,不甘的低嗥几声,抬起后爪抓挠着脖子。一个闪亮地金属项圈束缚住它,迫使它无法随心所欲——最后只好呲着牙。把目标定为其他神明。

  “抓住柯兹夫可真是一个艰巨的挑战。我被咬得好惨呢…也不知道会不会得狂犬病。”

  没人回答他。曙光女神,魔法女神。还有死神,全在一阵闪光中消失了。黑色大狗化作一团薄雾冲过克洛伊的阻截,嗅着神力的痕迹衔尾穷追,克洛伊一跺脚,狠狠看了希瑞克一眼,只得跟了上去。

  “神无所不能…万事万物尽在掌中。”希瑞克喃喃自语,嘿嘿的一阵冷笑。“但是混沌魔犬柯兹夫以神力为食。凡人还可以跟它斗一斗,诸神却束手无策,只能望风而逃。”

  谋杀之神转向那些继续埋头苦干的潜在客户。

  “朋友们!我想我终于解开了一个很复杂的命题——找个女朋友,还是养条狗?”

  日月如梭。

  那东西一半是机器,一半是恶魔,尽管受了极重的伤。看上去整个儿都已经被打垮了,血浆油污一股一股的往外冒,犹自抽搐不休。直到银盔银甲地女武士双手举起动力剑狠狠刺进它地核心一绞,才让它熄灭眼中的红火,彻底安静下来。

  空气中充满了浓重地硫磺臭味,米利亚打开面罩。女孩容颜丝毫未改,眼眸中却多了许多东西。她垂眸看着自己的神圣长剑,随即关闭了银白色剑刃上焕发的闪电弧光。

  “神殿已经清理干净,米利亚阁下。我们救出了大部分村民。”一个骑士向她报告。“剩余的格拉兹特教徒向山中撤退了,地形非常复杂,要追击他们地话。我们的人手恐怕不够。”

  “不必了。”女孩摇摇头。她抬头看去,低沉的云层中燃烧着若隐若现的魔火,透过残破的屋顶投下凄惨的光芒。

  “我们的损失也很大。而且此地不宜久留。会有人对付他们的。”

  魅魔瓦达莉亚——不,现在应该叫她辉耀修女瓦达莉亚。她慵懒的站在悬崖边,身后是几个同样婀娜曼妙,气质打扮却与她截然不同地身影,一动不动,仿佛钢铁铸成的一样。

  “轮到我们上场啦,姐妹们。”瓦达莉亚嫣然一笑。“圣武士就是碍手碍脚。如果不是看在…我们就连她一起收拾掉。”

  走出神殿的米利亚回头望去。隐隐听到阴郁高耸地山脉深处传来的锋利尖啸。其他人一无所知——是女孩身上铠甲与之共鸣才感觉的到。

  这些冰冷无情的野兽…就这样在多元宇宙中散布开来。

  恶魔引擎,狂嚎女妖,以及其它许许多多的型号。天使,恶魔,神明,传奇的冒险者,各种存在纷纷登上古老种族流浪的星舰,寻求神之构装的奥秘。神秘强大的战争装备和构装生物四处流传,各为其主。征战不休。

  但是总有一天…他将会回归,分歧将会消除,机器们皆将效忠。

  这是米利亚心中地声音。

  “别再吃了,弗雷斯先生。如果你再次中风,特尔利斯馆长可未必还能赶得及救你。”

  女法师有些无奈的说。看到几乎是一个圆球的商人挣扎着咽下嘴里的食物,别说说话,连呼吸似乎都有点困难,她干脆让小恶魔调出另一个全息影像。

  “风采依然啊…”阿古斯新任皇帝的影像说道。“今天我应该怎么称呼您?还是会长么?抑或是首席?女王?”

  “通知亨利,我同意他把评议会搬到雨城来。”女法师没理会欧沙利文越来越颓废虚无的态度。“只要他别后悔——顺便告诉他。萨耶斯现在已经后悔了。”

  “那我的神殿什么时候才能建好?”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声突然插进来:“你要清楚。我是迷雾女士,谎言女神!哪怕让我回到那小女孩身上、或者宝石中也好——我真的再也无法忍受在这艘破船上。跟这个吃酥糖地老糊涂为伍,整天跑到一些见鬼的地方挖什么鬼矿!”

  “好啦好啦,不是还有菲尔加斯姐姐和凯丽姐姐陪着你么?”专职秘书凯罗“啪”的一下子关掉了她的频道。

  第三个影像透出淡淡的、虽然尚不完整的神性。女法师躬身施礼:“维克多导师。”

  “我找到了伊莎贝拉。”巫妖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中。“我不会把她的灵魂炼制成奥法尸巫。处置她的权力在你,我地孩子。”

  女法师沉默了一会儿。

  “谢谢你,维克多导师…我与她已经没什么瓜葛了。但我有个不情之请…”

  “说吧,无论什么。”

  “如果可能,请您放其他导师一马吧。您已经有了辛尼斯,塞斯和维吉尔三位导师。红袍法师会内没有人能与您对抗了,深流城地卡妮找过我,她现在怕得要死。”

  “没问题,我的孩子。”巫妖回答地很干脆。“红袍法师会有你,是他们的幸运。伊莎贝拉会继续当她的预言系首席的…直到你改变主意的那一天。”

  沉重、铿锵的脚步声传来。

  来者佝偻着,但即使这样他也足有九尺高。他形如骷髅,脚爪摩擦着地板,锋利如刀的手指握住沉重、放射能量电弧的狰狞法杖,眼眶中闪烁着炽烈的红光。机器生物的呼吸有如拉动多少年都没有润滑的风箱——一点鲜血渗出他钢铁胸膛的缝隙,黑暗片碎的外袍下马上爬出几只古怪可憎的金属小甲虫,将其清理干净。

  “你就听我一句劝吧。”女法师只扫了他一眼:“把自己送回炉再铸造一下。太难看了。再说甭管你打扮成什么样,你永远不会成为法师的,你不是那块料。”

  “做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机器人说。

  “是么?你的梦想已经够大够多了。玛丽一直想见你,而且这个什么钢铁兄弟会,是你要建立的,你不能到头来把事儿都推给我。我知道被百臂巨人一次又一次的打成废铁会给你留下心理阴影,可你也要调整才行。想实现你的大计划,你起码还要有比现在多一千倍的军队,再去征服一千个世界呢。”

  “哼,战争并非胜者为王,实乃剩者为王。”

  “可百臂巨人也没死,至少我们没看见它死。不过好吧,随你干什么好了。”女法师看着终端,突然又叫起来。

  “嗨,你是不是又乱改图纸了?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这样,我就不干了,本来就是个没希望的事情。一个机器星球?还要会变形?真荒谬。再说,我实在搞不明白——你非要给他加这么多眼珠子干什么?”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