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九回合 毁灭日
  战争。/WwW.QΒ5、com/战争已经持续到第三天深夜,也许是第四天清晨。具体时刻无人关心,这个世界没有大自然的日落日出,数十个小时不间断的恶战早已模糊了天与地的分界。各种毁灭武器怒吼咆哮,血肉、石头、金属的碎片不停的被高高炸飞起来,未及落下又再次粉碎四溅;集束激光和高温等离子电浆密集如雨,凿子一样反复捶打着战线;触目皆是的地狱般火红光亮中,钢铁武士可怕的火力将活尸幽魂一起分解成剧毒蒸汽,升腾在滚粥似的***杀场上空。

  不朽的战争机械牢牢捍卫着阵地,任凭死灵们**寒冷的巨浪扑至,拍击,退去,再起。亡者无穷无尽,遵从不安的古老意志的召唤,从整个种族都被屠杀灭绝之后的坟墓世界中苏醒,在昔日主人阴晦目光的驱使下,曾经以生命为之效力的它们,如今亦要以它们的死亡为之效力。

  能量束打进亡灵的海洋,宛如一把刀子割开破布。炽白闪光过后是压爆空气的冲击波,雷鸣声浪将一切碾成齑粉,坚硬的地面荡起好似水纹的扭曲,凸起、凹陷、爆炸、翻滚,逃避不及的亡灵皆被埋葬。冉冉升起的蘑菇云像是一个死亡标志,卷土重来的亡灵大军也对其退避三舍,躲开那小型火山一般,还在流淌着熔岩的恐怖爆心。

  与学乖了之后躲到本阵后方遥控战局的萎缩者不同,钢铁巨像从一现身开始便扼守在最前沿。它们像一座座阴郁沉稳的活动要塞,屹立于海量亡灵面前,组成防御锁链上最巨大、最坚不可摧的环节。它们站在那里,呼吸弥漫的硝烟,浑身伤痕斑斑,巍然的根本无从撼动。防过载系统有条不紊的运转着,逐步冷却刚刚输出无匹能量的反应堆,然后进行耗时良久的调整,增压。主炮重新预热——准备下一次狂神怒吼般的发射。

  局势一度甚至相当乐观。似乎只要刀枪不入地守护者们愿意,就可以永远防卫下去,直到世界末日的来临。

  末日来了——比任何人预料中的还要快。

  最初的征兆是一波小规模地震。地壳结构被某种无端涌现的力量改变,像是地底下一个沉寂万载的心脏突然开始跳动。地表龟裂处高高喷起鲸鱼呼吸似地汹涌火柱,贪婪的火焰像倒流溅射的瀑布一样激泻而出。金属在火海中变形融化,好像燃烧的蜡烛一样——无形的力量操纵着烟火腾舞呼号。扭结成种种古怪荒诞的形象,有点像人又随即模糊,迅速化成一场铁水淋漓的宏大暴风。

  长有镰刀形前臂的大机器人首当其冲。风暴云张牙舞爪,转了两圈儿便挨上它,巨像高高举起爪子,迎着那片呼啸的混沌切进风暴——第一次,战场中游刃有余地超级构装显露出吃力的样子。随着大量轮轴、活塞、金属纤维和电磁线圈共同组成的“肌肉”绷紧压缩,动力传导装置全都膨胀到极限,伺服系统不堪重负接连罢工。不过它也未必真地需要那些东西。

  铁蹄压碎大地,刃爪与风暴摩擦角力,机械怪兽沐浴着无数眩目火花织成的暴雨试图前进。僵持状态其实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失败者就被卷上天空。巨像遭到来历不明的重击——外层装甲碎裂,腰腹部发生爆炸,一百万磅的钢铁像风中的垃圾一样失去平衡。不仅是它,亡灵、金属、火焰、乃至流转的风云全都断裂开来,被巨大无形的剑刃切过,留下清晰印刻在大地上和意识中的痕迹——如墓碑般残酷的痕迹。

  等到巨像从天摔落,土石炸裂激起地烟尘直冲云霄,它几乎被彻底打垮了。陨坑里的身躯七零八落,支离破碎。不断发生爆炸,惟有头部复眼中燃烧的红光仍然顽强的不肯熄灭。那绝不是一次攻击所能做到的,简直就是被一大群同等级别的巨人猛砍围殴的结果。

  一切都在喧嚣、狂舞、***。短短刹那间风暴似乎又膨胀了几分,狂风尖利的嚎叫着,浓烟遮蔽的天空再度泛起打翻油彩似地五颜六色。

  光芒撕裂长空。不约而同地。其它构装巨像一起向那片充塞天地地混沌风暴射出大当量死光。毁灭性地能量束扫过风暴。它马上开始卷曲。被能量束击穿地地方出现巨大幽深地漩涡。一条条闪电钻进涡流乱窜。顷刻间遍布整个风暴气团。厚重地云层里充满了激荡奔流地能量闪光——在极不稳定地闪光团团包围下。风暴痛苦地颤抖、收缩。好像一个人全身血液都被换成水银却仍然没有死亡——那是一个足以让任何人毕生牢记。一直带到坟墓里去地折磨印象。

  但是大爆炸并没有发生。尖啸地风声听起来如同纯粹地恸哭。地面裂开。无数石块被地层深处释放地压力高高顶上了天。一片纯粹地、不受控制地火海沿着风暴升起。天空中蔓延地七彩辐射光直压下来。而且随之一起落下地竟然还有雨水。每一滴雨水都沾染着那种美丽而又恐怖地光彩。

  突然间。风暴停止旋转。风暴中地能量闪光也消失了。各种元素搅拌成一团没有固定形状地血色混沌——在混沌地中心。一阵模糊嘶哑地声音响起。无法分辨含义及性质。听起来就像是精神病患者梦境中地呓语。毫无意义地呢喃。这些声音很快转成低沉不绝地轰然声响。穿透所有地一切。向全世界宣告某个东西业已突破远古诸神设下地重重封印。

  最后。它抖动着尚未完全稳定地庞然身躯。睁开眼睛——看向四面八方。

  亡灵全线溃散。萎缩者不再为死灵军队提供神能。而是争先恐后地远离逃遁。有人来接班了。比它们更胜任。

  百臂者。古代语称之为“凯恩蒂马尼。”多元宇宙历史中最古老、最强大地憎恨。正舒展开它地一百条巨臂。以其几乎无法言喻地形容和残忍。有如一棵盘根错节地参天巨树。将钢铁之城。还有它地防卫者们一起纳入自身地疯狂阴影。

  机器们无动于衷。反正它们仍然有仗可打。就像鼠标一划,右键一点——

  钢铁的洪流开始向着百臂巨人冲锋。

  “摩利尔,你犯下了大错。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控制大厅微微摇晃着,证明高耸入云的城市主塔已经被战争波及到了,也许被摧毁只在旦夕之间。魔法女神面沉似水,纯白色地魔法能量在她掌中和身边燃烧、流动。同时被赋予了火焰的热烈和水流的清凉两种相反的特质,随着她的话语起伏不定:“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么?不能以多元宇宙的安全为代价。那是百臂巨人,混沌之子,毁灭地本质,神也无法匹敌的怪物!一切都已结束,你快停止——再晚就来不及了!”

  神的声音直接灌入脑海,震颤灵魂,胜过一切控制人心的巫术,动摇女法师的信念。自己正在与神为敌…这念头困扰着摩利尔。她必须坚定不移的驱除其影响,才能维持住混沌风暴中脆弱不堪的魔法丝线——它本由魔法女神创造,是主宰者城市和多元宇宙之间的唯一联系。

  摩利尔集中精力。粉碎了女神的法术,握紧法杖。若非在这钢铁之城,诸神领域所不及地国度…断无可能。

  “抱歉,密斯特拉陛下。”她谨慎的与女神保持距离:“但战争仍未结束…现在下定论未免还言之过早。请您再多给我们一点时间,好么?”

  “绝对不行。摩利尔,你不至于天真至此吧?你听不到魔网传来的警告么?”魔法女神上前一步,闪烁地银火点燃空气向摩利尔涌去:“你应该明白,不切实际的希望是灾难的开始——

  “没有用的,密娜。她心意已决。”凯兰沃突然开口。叫着女神凡人时的名字。凯丽平举双剑,交叉的刃锋反映出死神平静威严的身影,随着死者之王的动作做出调整——确保他不能直接面对女法师。

  “让这教训提醒我们,凡人的心灵永远是主观地,而且我们永远不能低估它的力量。”死神说道:“我们走吧。一旦百臂巨人真的进入多元宇宙,我们必须为此寻找对策。”

  “凯兰沃陛下说的没错。”

  三道圣洁纯净的亮光刺透金属地板凝结**形,光辉的羽翼飘曳在圣武士女孩背后:“古代种族已经帮助她夺取了吾父对界域之门的控制权。”

  “也许我们应该再试一试。”密斯特拉盯住摩利尔:“如果有必要,我不会吝惜我的化身。摩利尔,你别忘了。我掌管着世间所有的魔法。”

  “您也别忘了,密斯特拉陛下——暴力最强者说了算。”摩利尔也正视着女神。

  由菲尔加斯率领,骷髅般地钢铁士兵从大厅墙壁上开启的门扉中列队而入。它们迈着冷酷沉重的步伐,战争镰刀中脉动着致命的能量电弧,步步逼近。

  “我们是各自去想办法,还是现在就同归于尽?”女法师尖叫道。

  一阵极其猛烈的晃动,窗户那边传来令人牙酸的碎裂声。整面窗体处处都是蜘蛛网一样的纹裂,透射进来的影像是如此的狂暴混乱,以至于整个大厅都充满了光怪陆离地色块。仿佛把人和机器都切割成零落错位地片段。混沌的气流吹进大厅。哀叹地风中揉杂着一股庞大、喧嚣、没有目的的力量,促使神明们做出决定。

  “你欠我一个解释。”米莉亚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走之前女孩看了摩利尔一眼——用属于她自己的清澈目光。

  “胜利不需要解释,失败不容许解释。”摩利尔喃喃自语。

  随后,她把杂念赶出脑海,用意志凝聚思想,精神汇成实质,像一支利箭无边无际的混沌海洋,沿途燃亮点点不灭的星辉。这璀璨的轨迹通过主宰者传遍城市,传给每一个人,在每一台控制器中留下记忆。

  百臂巨人蹒跚而行。一团团暗色的肌肉相互缠绕,裸露的筋络间挤满恶心且夸张的瘤,头颅、手臂和生锈的古老铠甲纠结着扭曲生长。堆积成巨人不可思议的恐怖形状。地面被百臂巨人的重量压得凹陷下去,粘稠地血红色脓液不断从它多节分叉的身体根部流淌出来,灌满一个个弹坑壕沟,浸透泥土和金属,世界在它脚下腐化,就像正在被癌变侵蚀的肌体。

  弹火纷飞。面对如此一个顶天立地的庞然大物,根本不存在打偏的可能。但是最猛烈的炮火也只能给百臂巨人短暂留下一些火焰燃烧、黑烟滚滚地焦坑,翻腾的肉块随即就会把它们填上。受损部位蠕动着缩回巨人体内,肮脏多瘤的凸起很快生长成新的臂膀,巨大的剑刃从掌间刺出,随意挥舞。那些巨剑亦由扭曲的血肉组成,仿佛也是某种具有生命的活物,在百臂巨人五十张嘴巴含糊不清的嚎叫声中颤抖、抽搐、嘶声哭喊,让浸血的大地随之一起隆隆作响。尖号地狂风把这些声音放大了无数倍。向四面八方吹袭而去,机械士兵逆着暴风跋涉,关节缝隙中竟然也逐渐渗出血水——不时有机器人倒地崩解。溃落的部件里喷溅出大量黑红的污血,腥恶地气流呼啸而过,卷起血块和金属残渣,变得更加灼热。

  百臂巨人的动作并不迅速,反应也可以说是迟钝。它的诸多头脑和肢体无一不表现出毫无章法可言的随机性,似乎引导它行动的是混沌本身:没有方向,没有目的,没有敌手。它像一条巨大的鼻涕虫一样踟蹰摇摆,一百把血肉淋漓的武器撕扯着敢于接近它的一切。甚至包括重力和时空在内——渐渐地,连炮火和离子束都无法命中它了,这些杀人能量的稳定性已经遭到破坏。混沌不清的血色云气围绕着百臂巨人,云雾之内似乎回到了时间的,处于一切皆有可能,原始能量随机聚合,元素和物质也尚未确定的状态。

  尽管机器们有着生命体难以企及的力量和意志,尽管它们强大的武力可以撕碎大地,撼动天际。但是仍然无法阻挡百臂巨人疯狂混乱的攻势。钢铁巨像被一部接一部的击垮,当最后一个轰然倒地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延缓一下百臂巨人地脚步。它转向城市,溃烂的天空泛着肿胀伤口一般的能量闪电,大片黑色和紫色的雷云聚集起来,簇拥在百臂巨人头上鼓噪翻腾,形成影子似的风暴波动。

  一道血红的电光劈落,顺着尖塔一直打进钢城深处。高塔战栗起来,一瞬间雷电激发的闪光洞彻天地——闪光过后。塔峰指向的天空开始旋转。与此同时。百臂巨人向城市掷出如雨巨石——每块石头都像小山一样大,染满了血渍。如同神灵残破的尸体。

  钢铁之城在打击中爆炸了。白热地火焰向上腾起几千尺高,凶猛地舔舐着云层。灾难性的连锁反应引起连串地能量喷发,从一片地区跳跃到另一片地区,制造出刺目欲盲的毁灭彩虹。顷刻之间,火之幕布便滚滚铺开,将山崩般的投石蹂躏过的城市湮没于明亮的火光之中。这效果有点太过激烈,更像是一场狂暴的自我终结——城市燃烧的光芒投到天上,映亮扭卷的暴风雷云,描绘出大气逃逸的轨迹,令人能够看到,一个***的空间漩涡正在逐渐成形。第一批飞船升空之时,几乎不能把它们和飞溅的石块血浆区分开来。接着,更大的钢铁战舰浮上火海,离子引擎迸发的气流轰击出波澜壮阔的焰浪,推动巨舰离开崩溃燃烧的地面。最后,主塔折成几截,飞快的坍塌了,城市的核心像海参躲避危险时呕吐的内脏,沐浴着火焰,爬上高空,冲向有着紫红色边缘的巨大漩涡。

  “驱动器工作正常…星标位置已经确定。”

  管线纠缠,仪器横生的主控室内,凯罗坐在导航的位置。不管怎么说,是神力打开的界域通道,而她是最接近神的人——突然,女孩惊惶的叫喊起来。

  “摩利尔姐姐!摩利尔姐姐呢?”

  随后,她换了一种声调。“见鬼,她不在船上!她还留在下面!”

  “我们必须回去找她!”

  凯丽飞速扳动了一些按钮和手闸,但是传感器固执的闪烁着红光,拒绝服从把钢铁天使发射出去的指令。

  “主人已经把系统封闭了。”菲尔加斯说。“不服从命令的女人——但愿她不会拖累主人。”

  “多美。”魅魔呻吟道:“如此灿烂辉煌的殉情…”

  “怎么办?怎么办?皮皮会跟着她一起完蛋的!”小恶魔飞来飞去。

  “你们都是混蛋!摩利尔站在火海中逐渐下沉的城市废墟上。岩浆混杂着百臂巨人体内流出的血液,给火焰涂抹了大块浓烈的猩红——百臂巨人兀自穿行于燃烧的机器尸体间,天空中的漩涡仍在扩张,残留着飞船的尾气余焰,慢慢划出千百道漫长的顺时针弧线。

  女法师感到自己的身体器官都因百臂巨人的存在而紊乱。血灌上头部,视力模糊,耳朵嗡嗡作响,胃抽搐着,分泌消化大量食物时才用得到的胃酸,心跳超过每分钟一百下,不时出现不详的停顿。摩利尔的全部魔力也只能保证她不至于散架而已,但是她依然坚持。她不会退缩,不会逃避,不会离开,她决定这次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不,她必须闪人,至少先从他身上离开。

  半融化的金属咆哮着,汇聚成巨大、鼎沸的焰柱搅拌火海,刺向漩涡中心。所有的残骸都向焰柱涌去,嚎出嘈杂、没有旋律的钢铁噪音。它们放歌欢唱,完全没有被轰杀至渣的觉悟——火与铁很快充斥漩涡,绽开金属巨神稀薄惊骇的双翼。

  他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即使看到这无数钢水铁渣聚成的怪物有着一双深渊般火红的眼睛,摩利尔也不大敢确认——直到他移到百臂巨人上空,发出霹雳似的怒吼。

  “给我上,你们这帮猿人!想他妈活一辈子老不死吗?”

  随着这声荒诞的喝骂,每一块钢铁都重获新生。它们卷土重来,杀向百臂巨人——

  永无休止。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