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八回合 终结者
  炮火连天,硝烟四起。/wWW。QВ⑤、COМ\

  可怕的炮击接连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无一刻停息。金属穹盖下的生活区早已不复存在,庞大繁复的维生系统也被改造成与它们原本用途截然相反的东西,白热汹涌的能量取代洁净的空气和水,在密密麻麻的管线中咆哮奔腾。类似梯田的钢铁平台上,一排排重炮组合的毁灭阵列竟然优雅的像是大教堂里只用来演奏祭典圣歌的管风琴——炮管一根接一根的震颤、回缩,吐出火焰和震天巨响,有如一场盛大恢宏的炼狱交响乐。

  黑暗蔓延的势头被有效遏制了,但不是完全停止。每一颗炮弹打进漆黑的墨海,都会引起一场可怕的灾变——先是被吞噬一瞬,然后马上绽裂成为巨大的、翻滚着的、红黑相间的恐怖火球。这样的业火此起彼伏,连成一片与墨海分庭抗礼的火海,余波也足以烤焦土石。萎缩者制造的黑暗气息在爆炸的火光面前冰消瓦解溃不成军,簇拥在外围的亡灵甚至来不及散开就变成漫天飞舞的灰烬。可是再激烈的乐章,音阶也有稀疏的时候。而神孽们就趁着这种稍纵即逝的机会,一点一滴、无孔不入的收复失地,扩展领土,将黑暗重新聚拢,战胜嘶叫攒动的烈焰,证明腐朽者变质却仍然长存的伟力。

  “坦帕斯如果知道他错过了什么,今后的几百年里一定会寝食不安的。”

  魔法女神走过来,闪亮的眼眸中跃动着属于少女的俏皮:“不是信徒间的互相残杀…而是真正的神战。你不用再去休息一下么?过度透支力量是法师的大忌,你的老师应该有告诉过你。别硬撑了,你的脸色很不好。”

  “谢谢您的忠告,尊敬地陛下。但是我想在如今的情况下,**师和农夫没有任何区别。”摩利尔孤单的伫立在窗前,目不转睛的看着灿烂轰鸣的战场,以及前方无边无际,于灭绝性的饱和轰炸中坚持进军地滔滔黑色,和黑潮中蓄势待发的不死狂澜。

  “话不能这么说。”密斯特拉将手搭在银白色的窗台上。一道模糊的光芒顺着金属扩散,刹那间似乎形成了一张繁复精妙,深邃如渊的网:“越是强大的东西,越容易因为一点细微的力量而出现变化。魔网其实就是这个原理…你看,我其实是众神中最弱小的,因为根本也没什么人信仰我。所以。我现在比凯兰沃和阿蒙拉陛下都要轻松啦。”

  她偏头冲女法师一笑,笑容中带着些许狡猾。

  “陛下,撤退还顺利吗?”摩利尔问道。她并不是非要向魔法女神打听的,只需一动念就会有人告知她一切,或者自己看也行。但是一位女神站在身边,不理不睬实在有些失礼——这就像两个点头之交互相问候“吃了没有”,因为确实也没有什么别地话好说。

  “刚刚开始而已。不过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吧。”女神叹了口气:“看样子,也许我们来得及转移十分之一,或者更多些的人。”

  根据现有情况判断事物将来地发展趋势其实就像计算一加一等于几那样简单。关键是没人知道中途会不会又加进来几百、几千。战线反复拉锯,压城黑云冒着弹雨缓慢前行,逐渐交融裹夹成一场天地间怒号的风暴。萎缩者的军团不断被炮火打击削弱。同时又会从黑暗中涌出更多,仿佛它们一边进军一边也在交配繁衍似的。一切破坏、腐朽、毁灭的力量经由神孽们堕落的神力扭转,反而表现出一种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生长意味——死神所言的生死平衡之理完全被歪曲了,但是这种怪异恐怖的循环中委实又有一种令人作呕而又着迷地美,甚至几欲投身其中,扑火飞蛾一般加入它们的行列。

  可能某一发炮弹地落点偏了一些。相对没能造成足够杀伤;也可能某一次孳生地亡灵崽子多了几个。填补上火焰烧熔地空洞;更可能千万个诸如此类地因素积累起来。才达到临界值而导致破碎。深沉地死黑一缩。接着一涨。赤红火焰卷进去。翻腾着不肯熄灭。与黑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层律动地紫色外膜。

  不好。摩利尔顿时有一种大难临头地感觉。

  紫红边缘地黑暗猛地鼓荡起来。女法师地心脏也早搏似地跟着停了一停。供血不足地眩晕感扑面而来。好像连血压都在这种诡异绝望地景象威临之下动弹不得——那是毁灭降生之前地最后一次宫缩。

  爆炸突然在一处炮阵上发生。精金炮管扭曲破碎地完全不成样子。被喷泉似地火焰顶上了天。殉爆声连绵不断。轰鸣如雷。把城市撕开一道惨烈地伤

  趁此良机。黑暗崩溃了。紫、绿、橙、红。五颜六色像破裂地羊水一样从孕育它们地黑暗中剥离。互相激发地能量粒子尖叫着闪动撞击。给天幕留下一道道蜿蜒地轨迹。扯破云层被点燃而产生地巨大火焰耀斑。无数奇形怪状地异形从天而降——只有最猛烈、最集中地防空炮火才能在这阵源源不绝地流星雨中间撕开一条血路。露出几小块儿说不清还能不能算是天空地虚无。

  试探结束。只许加注不准退出地赌局正式开始。

  完全显身的萎缩者们周围徘徊着难以计数的灵魂,共同形成围绕着这些神性亡灵的不洁光环。它们中的最小者也胜过最大的比蒙。外形却是一个起皱、肿胀、畸形、不完整的人类胎儿形象。活似放大了几千倍的马戏团猎奇标本。发育不全的无用手脚萎缩软垂着,松垮的脐带胡乱缠着出奇鼓胀的身体和头颅。一双眼睛灰白无神。死婴率先向着城市飘来,一片死灰色的光幕沿着它注视的方向洒出,笼罩之处火焰减弱熄灭,烟雾凝成冰冷的灰烬向下坠落,被击碎成粉的亡灵遗骸纷纷蠕动、重组、再生,冲进城市蔓延散开…

  黑暗生长最浓、最密集的地方出现了一颗太阳。摩利尔再次见识了四十七无坚不摧的大杀器,唯独他才能掌控地魔法——足以击退神威的魔法。冲击波夷平了包括空气在内的一切,真空随即得到弥补。火焰被气流扭成直冲霄汉的庞然炎龙,如同一个巨大的感叹号,向世界宣告机器所能创造的无比惊奇。爆炸范围内,不仅刚刚在神孽灵光照耀下焕发生机地僵尸亡灵无影无踪,城市也受害不轻。这又是四十七的解决办法,肌体被病毒感染。他却朝患处开了一枪。

  滚滚浓烟中夹杂着乱溅的火星,魔神般的钢铁巨兽缓缓立起身形。它有多大?它的整个上半身根本就是刚刚被摧毁的炮台阵地。警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闯入者请立即离开。”

  构装巨灵沉稳的迈动脚步,每一次践踏都撼动地面。熊熊余焰仍在头顶和双肩巨大的炮丛间燃烧,如同火神愤怒的冠冕。它穿过错综复杂地金属建筑一路扫射开火,几乎打烂了前进道路上的任何东西——此情此景,铿锵平静的金属声音听到耳朵里,实在有一种可笑地荒谬感觉。

  “警告:威胁等级红色,授权开启致命武力。无法保证非战斗人员安全。”

  它炮击的威力明显比之前还要大上许多,似乎供应整座城市的能量都已经压缩到它体内。十几个矫健的黑色身影在城市间纵掠如飞,从不同方向扑向它。每一个动作都臻至完美,高擎的手中燃烧着剑形的漆黑雷电。他们一定是传说中灭绝已久的泰坦巨人,石巨人霜巨人风暴巨人等等跟他们之间的差距就像普通人类和巨人族的差距一样,再加上转为亡灵之后地能力加成——精准的火力将他们相继击落,余者躲开炮火杀近,又迎来咆哮的动力爪和汹涌的热熔波——看来充盈负能量的肉身巨人终究还是不敌火焰驱动的钢铁泰坦。

  “警告:使用童工违法,儿童权益必须得到保护…消灭…系统资料冲突,开火。”

  女法师突然发现巨像不是四十七,因为这更教人啼笑皆非的第三句不是它说的。又一次。夺目烈日瞬间升起。开始几乎错认为是穹盖边缘受到周遭火焰照耀的反光,然后巨大耀眼地灼热光团就出现了,下一刻已经吞没婴儿模样的神孽。空气中残留着笔直的光束残影,电离的空气分子清晰标注着毁灭能量经过的轨迹,与下方燃烧熔化的沟壑组成两道切断了地面和空间平行线——尽头翻卷扩张的白热中,响起一声凄厉到极点,洞彻整个战场的儿啼。

  伴随着这声久久不散的非人惨叫,第二只构装巨兽像破茧离巢开始觅食地饥饿昆虫一般扯碎钢铁穹顶爬了出来,与第一个异曲同工。同样庞大,同样致命。一对镰刀一样地前肢挥舞着,那是摩利尔见过的最大、最长地刀锋。无数更小的镰刀利刃镶嵌其上,以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交错舞动,映出璀璨绚丽的华光,恍如两条流动着光芒的河流。

  投石问路,路并不好走。萎缩者马上改变部署——无论金冠堂皇、手持宝石权杖威严如昔的木乃伊,还是巍峨如山,浑身流满恶心黏液的腐臭肉团。全都在向后退。也许“畏惧”这种感觉早已从它们干瘪的头脑中消失了。但是“狡诈”却没有。轻敌冒进是要不得的,千百万年过去。当初它们没能消灭的东西,现在同样有的打呢。退得最快的是刚从焚身烈焰中脱身的死胎,它仍然尖叫着,周身灵光几乎完全消散了,往日信徒的灵魂和残存神性帮它挡住这一击,代价惨重。它拼命逃回其它神孽投影的黑暗里,逃离铁与火组成的呼啸洪流。

  两个构装巨像的出现如同发令枪响起的信号,引发了真正的全金属狂潮。钢铁军团鱼贯而出,如人、如蛇、如车、如蜘蛛如蝎子的各类金属士兵全都有着近似骷髅的外表,默默前进,沉寂无语,针刺般的能量火焰在眼底以及炮口闪烁——似乎与亡灵的战争也影响了机械工厂的制造标准。萎缩者污秽恶毒的巫术可以在呼吸之间便毁灭任何一支生灵组成的军队,将他们转变成惟命是从的傀儡和养料,但是对无灵魂的战争兵器而言,充其量也就是在他们的钢铁之躯上留下一些浅浅的痕迹。

  “我现在相信他真的有挡住它们的能力了。”魔法女神轻叹一口气。“恕我失陪,摩利尔小姐。我再去那边看看,还是得抓紧时间才行呀。”

  “多谢了,密斯特拉陛下。”摩利尔侧身低头,直到女神的背影消失在金属门廊内。

  闪亮的高跟踏在金属地板上,无声无息。凯丽没有参战,她有她自己的任务,保卫主宰者,而存放主宰者集体意识的装置是与城市轴心连在一起的。

  “她们很警觉,不过主宰者已经得到了所需的大部分数据。”钢铁天使说道。

  “是啊,经验是只有时间才能弥补的差距。”女法师说:“但愿我们不需要那种疯狂的计划吧。”

  “不可能。”凯丽摇头:“为了自身安全,她们是绝不肯扩大界域通道的…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方法能保证主宰者的安全撤离。”

  摩利尔看着她的蓝眼睛。

  “她们是神…我们也许正在犯下危及多元宇宙的错误。”

  “也许如此。”凯丽耸耸肩,动作似曾相识:“那怎么办?去告诉他我们不干了?我看他玩的正快活,我都担心他会不会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一旦认为事不可为,她们必会第一时间放弃。”

  摩利尔转头看向另一边,一张钢铁之城的投影地图被灵动的魔法微光描绘出来。

  “到时候你去看住凯兰沃,他毕竟是掌管凡人生死的强大神明,就算在这里,我跟菲尔加斯也一样对付不了他。一定要抓紧她们切断的丝线——也不用多长时间,凯罗就能利用迷雾女士的神力重新接上,引导通道继续开放。”

  “真了不起!”魅魔也蹦蹦达达的出现了:“好了不起的阴谋,不愧是红袍法师!和你们在一起真令我自豪!我能做什么吗?”

  “你?”凯丽一撇嘴。“好啊,我派你和那只蝙蝠一起去前线慰问你的四**人怎么样?就像那个什么什么梦露…”

  “可是皮皮现在是摩利尔大人的魔宠,都不肯出来的啦…”

  女法师不再与她们掺合。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红色和蓝色的三角形图标,红色的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簇拥在外围,好像张开的螯钳一样企图夹碎吞噬它们包裹的蓝色,但是蓝色更加稳固,连突进红色三角内部的一些也牢牢钉着,并且在支援下有继续深入的态势。红点更多了,前赴后继,但是依然挡不住蓝色三角中几个异常明亮巨大的,数一数,二、三、四——五,它们也在增多。

  冷冽、刚硬的冰蓝…居然是蓝色代表这些冒烟发火的红眼珠铁皮怪物。摩利尔想自己大概是永远也搞不清那家伙的奇怪思维了,她再次看向窗外战场,握紧法杖,挂着一丝笑意,看着铁皮佬们无情的火焰笼罩城市,恣意燃烧。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