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三回合 海伦
  前后皆是一片莽莽幽暗,上下也是如此。\Www、Qb5、COМ/只有朝两侧看,才能勉强找到远方耸立的深渊绝壁——在扭曲的悬崖边缘,岩峰和钟乳石交错排列,一些凄惨模糊的光源从它们奇形怪状的阴影中隐约渗出,仿佛恶魔沾染鲜血的牙齿。

  一道巨大无限、永恒延展的裂隙。

  独特的轰鸣声撕破寂静,几点火焰流苏飞速滑过,震动地面胜过一群狂奔的野牛,面对前方死路一条也没有减速停止的意思。钢铁战车冲出断崖,厚重的车轮旋转呼啸,卷起长长两道尘烟,灯光中恍若腾云驾雾,睥睨着身下黑暗多风的虚空。战车飞跃裂谷,落到绝壁对面的石基上,砸出一声巨响和众多落石,冲进一扇宏伟的远古拱门里面。

  堡垒、塔楼和宫殿的群落依托悬崖而建,长达十数里——垂直伸延的距离大概则有两倍那么多。古代建筑者们剥开石层,凿通岩洞,平整地基,创造出这个浩大的近乎不可思议的工程。但是时间流逝,阴影磨损了精美辉煌的壁画,深渊吞没了曾经鲜活的生命…只剩下阵阵阴风盘旋在甬道阶梯之间,穿过一座座默然高耸的楼宇,以那些沉沦进黑暗的空旷殿堂为巢,回荡于早已废弃的死城。

  四十七倒是毫不在意,他又没在古迹遗址保护公约上签字。幸亏当初应该有考虑到方便大体格地生物通行。所以建筑群里还容得下他横冲直撞,撒欢儿奔跑。

  “当心,前面好像有——”

  摩利尔察觉到前方潮水般涌动的黑暗里潜藏着什么。但是话只来得及说上半句。四十七风驰电掣驶过长廊,一头顶开尽处封闭的石门,自然也就将门后地东西撞了个正着。战车猛然一颠,车体***好像也突然间熄灭片刻。恐怖低沉的嘶吼、凌冽透骨的寒气,和大篷漆黑粘稠的液体一起喷洒的到处都是。

  “有埋伏!”四十七带有尖刺的车头很大幅度的左右摇摆了几下,通常这意味着一场严重车祸的前奏——从接下来他给墙壁造成地损毁痕迹来看,确实也挺严重的。

  “你看,我提醒过你了。”女法师准确预测到撞击时的力量流动。所以她稳坐钓鱼台,依然拿着魔法笔描画摊在面前几案上的位面地图,甚至没费心去抓紧座椅扶手。

  “我以为你说的是门。”

  什么都没做就被反蹬一脚,守株待兔的猎食者显然恼怒非常。阴影像个活生生的怪物一样躁动翻涌起来,从黑暗深处涌出非自然的冷风,冰霜迅速沿着砖石蔓延四溢,历经岁月剥蚀而不倒的建筑中响起一连串的可怕冻裂声——碎石如雨,坍塌地地板下一条比黑暗本身还要黯淡的庞然大物盘卷身躯,勃然昂首。它探起小半截便几乎挤满整个走廊,镰刀般的黑色长牙在四十七尾灯的映照下布满口腔。层层叠叠的绽开,形成一个直径超过十尺的死亡圆周。

  “原来是巨虫夜影,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摩利尔搁下笔,激活桌面升起的显示器,从不同视角开始观察。

  她安逸的好像是位办公室里加班的白领精英,一点不在乎后边有个连恶魔见到也头疼的大麻烦。震怒地巨虫夜影比四十七还要野蛮,穷追不舍,穿墙破壁,卷柱倒梁,一路上囫囵吞掉任何离它那张黑暗巨嘴过近的东西。四十七猛然一个急转弯驶上一座横跨深渊的石桥。巨虫夜影反应稍慢冲过了头,肿胀的身体顺着廊道探出老远——但它紧接着干脆鞭子一样一弹一卷,翻身横扫回来,拦腰攀上桥。发力一绞便把石桥拧成了两截

  “真是上房揭瓦。”摇摇欲坠中钢铁战车就势一百八十度转身掉头,耀眼火光突然出现,在车轮铮锵刺耳地摩擦声中划出炫目的半圆。四十七倒车狂飙,车前部四门双联装重型机枪八根管子一齐搂火。威力惊人的曳光弹幕打得巨虫夜影措手不及,天生的法术抗性和伤害减免能力虽然帮它抵抗了大部分攻击,但密集火雨仍然让它尖嘶着缩身迂回,更因为矢弹爆炸的强光而痛苦不堪。它一时并不甘心失掉嘴边的肥肉,魔法能量越强的食物也就越美味——不过等到四十七将机关枪换成死光炮。巨虫夜影终于意识到拿这玩意打牙祭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它向上拔起几十尺高。放出一团饱含负能量地乌云,转头窜回废弃之城阴冷漆黑地甬道。舔舐伤口,等待下一个不那么噎人的牺牲品。

  “别玩了,由它去吧。”摩利尔收集到一些夜影身体地碎片,小心的用法术结界束缚起来:“夜影应该是一种很狡诈的不死生物才对。怎么这一个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

  “是深渊亚种啦。”魅魔眼睛亮荧荧的,仿佛能量闪电的余光仍然留在里面:“它捕猎的时候连巴洛炎魔见了都要退避三舍呢,也只有四**人才能这么轻松的对付它了…”

  “马屁精!”凯罗做了个鬼脸。

  “跟屁虫!”魅魔马上还击。既然没有生命危险,她才不怕打嘴仗呢。

  “真麻烦。还有多远?”凯丽似乎变得越来越缺乏沉静和耐心,越来越像某人。

  一路向下,旅行者们又走了许久,大裂隙依然深不见底。峭壁间通往其它深渊层面的传送门并不难找到,大多都被保护在坚固凶险的要塞或营地里面,由全副武装的恶魔昼夜守卫——对于那些大大小小既不好客又缺乏盟友的塔纳厘领主来说,这是必不可少地防御措施。不少呆瓜都会设法搞份不署名的地图走小路。尽量避免跟厌倦了看守工作,急于找乐子的恶魔打交道。但这往往只能带来更具讽刺性地遭遇——毕竟恶魔们已经探索大深渊里的传送门无数年,指望一扇无人问津的门会直通藏宝库。实在有些异想天开。

  四十七他们要去的正是魅魔女王设在此地的一处前哨站。

  “看!一定是美坎修特陛下的使者!四**人,请让我出去啦!”

  魅魔离开战车,飞向峡谷深处几个往来盘旋的怪影,简单说了几句。他们很快便来到四十七近前,深渊飞马喷出有毒的鼻息,警告似地拍打双翅威临在半空,有着与驾驭它们的恶魔骑士一样的深红眼睛和扭曲尖角。骑士们则披挂齐整,铠甲武器都光洁闪亮。锋锐如新,一看就知道使用者一定在每次战斗过后都对它们进行不厌其烦的精心保养——这在恶魔中可是相当的罕见。

  “我代表至高无上的美坎修特陛下欢迎诸位。”领队的人形恶魔英俊非常,声音沙哑,手持巨大的魔法战戟,眼中充满了旺盛危险的**。,他打量着四十七,女法师知道恶魔正在用预言法术评估他们。她希望他能快点,别等铁皮佬也注意到这种傲慢无礼的冒犯。

  “跟我来,不要让陛下久等。”恶魔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尖利发黄地獠牙,驱策座骑掉头。

  请不要放在心上。他主要是做给手下看的啦。魅魔偷偷发来讯息:为了吸引美坎修特陛下多看一眼,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激烈竞争呢。没想到陛下居然会亲自来迎接我们…我敢说他们现在肯定都羡慕的要死!

  穿过一段弥漫着梦幻般淡蓝色光芒的隧道,魅魔女王壮观的要塞出现在眼前。它雄踞在无边的悬崖峭壁中央,庄严肃穆,亮丽堂皇。通向这座雄伟建筑的大桥足有一百尺宽,两侧姿容曼妙的雕像高擎***,将整个桥面映照得亮如白昼——好像生怕来访者注意不到桥上铺的可都是国王寝宫里才舍得使用的名贵石材。

  到了门前,四十七仍然“钶铛钶铛”地要往台阶上开,此等粗鲁行为引得已经下马的恶魔们纷纷侧目怒视。

  “可否请你们从这个可笑的玩具里面移步出来?”恶魔队长按剑问道。

  “哎呀。”魅魔轻呼一声。

  女士们依言下车后,恶魔更是险些拔剑攻击。钢铁战车骤然而变。无数金属零件的重新组合令人眼花缭乱。有那么一瞬,他似乎要生长成一个可怕地擎天巨人…直到最后每一块装甲都各就其位,收敛凝聚成面目阴沉的构装武士时,紧张情绪仍然没有消除。

  “招子放亮点。小白脸们。”四十七一呲牙,跟异形一样尖。

  恶魔队长俊美的面孔因愤怒而扭曲——下一秒,他突然向后退让,神态变得谦恭,好像一条狗被拉住了项圈。

  “请。”

  一道接一道的门扉缓缓开启,殿堂内亮如白昼。悠扬的歌声隐约回荡,绕梁不绝,镂空帷幕微微摇摆。朦胧中仿佛有无数精灵随着韵律轻舞。织锦地毯踩上去软绵绵、暖洋洋的。一种慵懒的舒适从脚心一直透进骨缝里,恍若久别归家。与心爱的情人一起拥坐在沙发上,小酌一杯般惬意。

  当缀满珠宝地洁白帘纱掀起,鸾座上地魅魔女王展露身姿之时,摩利尔早已不顾面子,为自己加上了好几重心智防护。尽管如此,她仍然在美坎修特的绝世容光下有些失神。“美地令人窒息”,自家就是一个俏丽美人儿的女法师终于承认,世界上真的有无愧于一切花言巧语溢美之词的生灵存在。瓦达莉亚扭一扭腰身便风情万种,但与美坎修特比起来,简直就是流莺与皇后的差别。

  你来和她谈。摩利尔向四十七发出讯息。

  围绕在女王身边的侍女们停止歌唱,露出好奇的神情看着来访者,彼此交头接耳。只能通过长发和头部光晕颜色的不同区分她们,其中一位甚至以非常亲昵的态度附耳对美坎修特说了些什么。魅魔女王随即翘起红唇,戏谑地微笑起来。

  “幸会,强大的冒险者们。”美坎修特的声线好像拴在听者地心尖上:“瓦达莉亚。我的孩子。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些尊贵的客人,好吗?”

  “当、当然,我的陛下!”被点名提问,魅魔拘谨的都有些结巴了:“这位是…”

  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从四十七的发声器官里滚出,打断了魅魔。“巧言术”也无法解析出其中含义,唯一可确定的就是它低沉难听,很像某种巨大地软体动物吞口水时发出的噪音。一时冷场,没人知道铁皮佬又在搞什么鬼花样。

  “伟大的…贾巴?”

  女法师认为凯丽和四十七之间的联系要比构装天使所希望的还要紧密。因为她竟然能翻译他的话。

  “伟大的贾巴…要求你们…我真是受够了!”但毕竟还没到一起疯的地步,凯丽很快宣布罢演。于是伟大的四十七只好放弃荣誉的考虑,亲自发言。

  “我们来此是想知道您是否仍然继续乐于向我们提供帮助。如果可以,我们会为此付出合理地报酬——金苹果怎么样?”正经说话的四十七几乎和摩利尔一样干练,直达主题——马上又原形毕露。

  “我当然非常愿意帮忙,亲爱的朋友们。”美坎修特站起身,移步走近,侍女们停止嬉笑分成两排跟在女王黑色的双翼后面。美坎修特的目光扫过钢铁、冰霜、精灵,最后仍然落到刻意低调的摩利尔脸上:“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来,我们还有很多具体的合作事宜值得讨论呢。”

  你被她吓住了。四十七对摩利尔说。

  你被她笑话了,摩利尔对四十七说。

  珍肴满桌,铁皮佬则对餐厅里占据整面墙的豪华水晶鱼缸兴趣更大一些。

  “乌黯主君?”他重复着这个名字,毫无感情:“他为什么要追捕菲尔加斯她们?”

  魅魔女王向摩利尔举杯示意,然后才回答。“我相信是精灵们携带的构装武器引起了他的注意。”

  “…格拉兹特一直雄心勃勃。狂妄使他沉迷,认识不到自己地极限,就算他曾愚蠢的被一名凡人女巫欺骗囚禁之后也是如此。”美坎修特浮现一个嘲讽的笑容:“前些时候,我的一个孩子成功混入银色宫殿,探查到格拉兹特正在蓄谋地一个新计划。起初我以为他又试图去侵占某个主物质世界…为了给挫败恶魔野心的英雄们提供方便,我稍微关注了一下。”

  “但是后来我发现他谋求的远远不止这么简单。”魅魔女王的神情突然又转为淡淡的忧伤:“为此我失去了很多优秀的孩子。他要寻找的是一个古老的种族。一种古老地强大力量…现在,我终于知道这力量是什么了。”

  “主宰者。”坐在一旁地凯丽眼中跳跃着蔚蓝的闪电。

  四十七举起手,敲了敲鱼缸地水晶玻璃。来自天堂山的水族在震动中仓皇四窜,一旦四十七用力稍大。哪怕只把这个小小的生态体系破坏一点儿,深渊的空气马上就会宣告它们的末日。

  “征服世界是多么的轻而易举。”他盯着鱼缸,将燃烧般的阴影罩在这些美丽脆弱的生物身上。

  “我很欣慰,格拉兹特的异想天开不可能成功。”美坎修特再度微笑:“包括他那些荒唐的后代在内,乌黯王子手下没有哪个将军能与两位抗衡…就连他自己也要三思而后行。既然格拉兹特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还有什么比联盟更好的选择?我想想…格拉兹特要攻击主宰者种族,一定得投入他大部分的力量。那么,一次针对银色宫殿的奇袭绝对会让他手忙脚乱。我将全力支持你们。我的军队任凭调遣。格拉兹特是无法承担失去银色宫殿的风险的。那样必然导致他在阿兹格拉特统治的动摇,三重领域的崩溃”

  “没那么简单。他也未必非得自己进攻。”四十七的手指在鱼缸上划来划去。

  “费阿尼曾经提到神孽们有聚集的迹象!”凯丽倏然站起,看向四十七。

  “主宰者。”四十七转回头:“这就像你逍遥自在的一个人活了半辈子,突然发现来了个老头坐在家里——对你说他是你爸爸。”

  “我们想去主宰者的世界,您有什么办法吗?”他问美坎修特。

  魅魔女王沉吟片刻。

  “我的情报网得不到关于主宰者种族所在之地的任何消息。他们的历史太久远了…甚至和无底深渊一样久远。”美坎修特思考的时候,她的侍女们也安静不语,头顶光晕黯淡下去,几乎不可分辨。

  “不过或许有一位能提供线索。但我不敢保证…除非必要,我也是尽量避免与它打交道的。”她最后说道。“它是无底深渊最古老、最睿智的存在…哦,摩利尔小姐,说不定它还认识你呢。”

  看到一直沉默不语的女法师注意力被她吸引,美坎修特轻启朱唇,吐出了一个名字。

  “大衮。”

  送走四十七一行人,魅魔女王明眸流转,不知又在想什么。

  “给最美丽的女神…陛下,真有趣!那个金属生物在向您示爱哟!”

  一名侍女趴在由天使羽毛制成的绒被间,举着金灿灿的苹果吃吃娇笑。

  “陛下,您为什么要让他们离开呢?”另一个跪坐在后面,轻轻按摩美坎修特的纤足:“我们应该可以说服他们呀,按照计划…”

  “只有巴特祖才会死守着计划不懂随机应变啦。”美坎修特看样子也是极为宠爱这些侍女,她轻轻抚摩着侍女缎子一样柔滑的紫罗兰色长发。侍女轻轻喘息着,靠向美坎修特胸前,光环的亮度变得暧昧柔和。

  “他不是人,也有别于我们。”魅魔女王说道:“诱惑就是钓出深藏于理智之下的**…需要在合适的时候选择合适的策略。你们应该发觉,他本质上仍然是一具构装体,拥有的是一种机器的生命力。机器是不会妥协、不会回旋、不会讨价还价的。孩子们,你们可曾试着去引诱一个魔像?”

  美坎修特闭上眼睛。“等一小会儿就好。等他发现生命中更有价值的东西…除了那个法师女孩之外。不需要我们动手,法师女孩一定会教给他的,人类的情感会减轻我们许多工作呢。好了,休息一下准备回家喽,孩子们。这里真没意思。”

  “嗯,我马上去通知…”

  “不用叫他。”美坎修特冷冷宣布了对前宠臣的判决。“他在客人面前的表现真让我丢脸。既然他那么要强,干脆就留下来巡逻,对着大深渊耀武扬威吧。”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