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八回合 来自地狱的大翅膀

第三十八回合 来自地狱的大翅膀

  不,不仅仅是一艘船。\WwW.QВ⑤、com\\第二艘大概是被第一艘遮住了,直到摩利尔她们的船往前移动了一点距离,才突然在更远一些的地方显露出乌黑的船体——一个扭曲空间的传送门漩涡随即模糊了它,几秒钟后,仿佛笼罩天地间的灰色帷幕被扯开一角,第三艘船从中破浪而出,横在女法师的视野当中,摩利尔甚至能看清船内乘客们锁甲上生锈的环扣…紧接着是第四艘。

  这里可不是主物质位面,更不是深流城,来来往往的船只也未免太多了一些。

  “哼,搞什么鬼?”魅魔粉光致致的脸庞同样在昏晦的天色下显得黯淡无光,好似蒙了一层灰尘:“我讨厌死灰色废墟了,要振奋精神才行。在我眼里,它仅次于巴托地狱,甚至和七重天堂半斤八两…嘿,等等!我说你这家伙可真是大胆。”

  她抬手指着船夫,俏脸上浮起因为可以抓住别人痛脚而加以折磨的狡猾笑意:“之前那船笨蛋是你骗他们说能离开卡瑟利,结果诓来灰色废墟当炮灰的吧?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尤格罗斯恶魔不把每一个和你们做生意的人都连**带灵魂一起打包卖掉是绝不会罢休的…但是你搞清楚,我们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巴佬旅游团。你已经见识过我们的力量了。以无底深渊的名义,你觉得你就能那么惬意的看着我们倒霉?当你将我们送到血战前线之后,能有什么本事保证自己全身而退呢?”

  “都说史拉巨蟾没有脖子,塔纳厘恶魔没有脑子,果然有些道理。”河滨人看来对此境况早有预料,仍然以其奇特的方式撑船前行,不紧不慢:“我根本没必要向你说明什么。不想坐我的船的话。那就游泳好了。我说你就不能努力控制一下你那可笑的混乱天性么?怪不得巴托的厄瑞耶丝小姐们可以轻易引诱一座城市,甚至整个国家堕落,你们这些吸精女妖却只能跟在某个神经错乱地强盗头子屁股后面,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激怒一个塔纳厘最快、最有效的方法是说它比不上巴特祖,惹恼一个女人最快、最有效的办法是说她不如另一个女人——当这两个条件都达成的时候,燃起的怒火恐怕能将冥河烧干。

  “真是一派胡言!”魅魔一下子跳了起来,柳眉倒竖:“那群从上层界逃出来的背叛者,长羽毛的可怜虫?你认为她们很好?冥河上有鸭子么?你这种令人作呕的兴趣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好啊,可否请你解释一下,那边的熵船是怎么回事?船上地军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特意来灰色废墟作感受三重抑郁一日游的么?他们…该死!他们是巴托地狱的士兵!你想害死我——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得本小姐哭鼻子?你就能在一边哈哈大笑看热闹?做梦!”

  船夫猛地把杆子往水里一扎。^^^^小船打横停住了:“给我坐下!你把船弄得乱晃!想让大伙儿全都掉进河里么?”

  “别吵了。”摩利尔出言打断两个恶魔的争执,目光从魔鬼的船队上收回:“船长先生,恕我冒昧——不过我想您也能够理解。我们完全可以在听从您的前提下继续我们的旅程,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实在不能接受蒙着眼睛走路。”

  “哼。”船夫呲着牙将船划起来:“我当然理解,强大的法师小姐。没错,灰色废墟是下层界的最低点,绝望的大荒野,血战地大战场,多元宇宙数一数二的糟糕地方。可我又不会把诸位扔在这儿…好吧。我承认,要是死在你们手里的那帮乘客还不好说,谁让他们付的钱只够离开卡瑟利的?可你们不同,报酬给了双份,我非常满意。”

  “但这可不意味着我就能带你们走一条风景秀丽的康庄大道。卡瑟利的冥河就是流向灰色荒野,我还能让它改道么?巴特祖和塔纳厘就是彼此看不顺眼,我还能让它们不打么?既然如此。我们恰好就跟一支要去无底深渊干仗地队伍同路,又有什么奇怪么?漂亮的脸蛋永远没有智慧的头脑重要——别那么紧张,好好想一想,魅魔小姐。”

  “他们在行军,跟我们两不相干,井水不犯河水。就算他们发现你了。又能怎么样?犯得着兴师动众来抓你么?那是巴特祖的军队,纪律严明,目标明确,绝不会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贻误战机,把自己送上军事法庭。离他们远一点就是了,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卷进战争。说句不好听的:即使不在乎各位。我还在乎我地船呢。”

  “另一方面。你们其实应该感到幸运才对。”他突然嘿嘿一笑:“你们以为在灰色废墟看到这样的新鲜场面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么?黑、白、灰,无边无际的呆滞和冷漠。不消多长时间就能打垮你们。到时候你们怕是连话都懒得说…现在有那么多人在边上,不管好坏,起码还能热闹些。”

  “你的废话可真多。”魅魔双手一扬表示服输。“好吧,我们各退一步,停止这无聊的种族歧视。我只是在尽力帮助我地朋友…别忘了,多付钱给你地建议还是我提的呢。”

  “对嘛,有话好好说,买卖才能好好做。”占了上风地船夫大笑,鬼火似的眼睛迎上钢铁精灵的红眸,语气中透着一种令人不安的得意:“借口导致怀疑,怀疑导致背叛。”

  轻舟在几乎广袤如海的灰色冥河上漂流——伴随它的是越来越多的熵之船。巴特祖的船队中只有极少一部分是河滨人操纵的木舟,大多数都是满满当当的运兵船,下等魔鬼和实力较弱的雇佣兵不得不同时充当桨手的角色,一边嚎叫一边用力摇橹破开死寂的河面,破烂的船帆半卷着,在灰色废墟不祥地天空下,如同一面面裹尸布般悲凉。^^

  超过一百五十艘了…而且还在增加。虽然位面的性质决定了在这里五感都会变得迟钝。但是仍能清晰感受到它们占据十数里水域直压而来的震撼——就像一根系在巨大的毁灭魔鬼脖子上,已经脆弱不堪的绳索。

  但四位女士看起来仍然镇定非常,只有一个小夸塞魔紧张兮兮的扑扇着翅膀,眼珠乱转。倘若真如魅魔所言,船夫是在有意折磨乘客,希望从她们的痛苦和恐惧中得到快乐的话,那他显然成效不佳。

  “这么一支部队能在大多数主物质界称王称霸了吧?”魅魔像是自言自语:“可惜在灰色废墟却有成千上万,说完蛋就完

  “用来对付我们足够了。”冷冰冰的菲尔加斯突然插了一句。

  船夫的黄眼睛猛地亮了一下。

  “放心,美丽的小姐。”他目光闪烁,用力一撑船:“我答应过。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会因我们地意志而转移的,船长先生。”摩利尔一直注视着后面庞大的舰队,现在站起身来。

  “请坐下。法师小姐。你要做什么…嗨!快住手!”

  这一次没人听他的。女法师仰面张开双臂,身上法袍无风自动,望向天空的双眸开始绽射辉光。

  巴特祖舰队深处的一艘中型帆船船头,达古拉丝停止摆弄手上的奇怪法器,愕然抬头。

  “不是说别轻举妄动吗?我就差一点了…该死!是巅峰法术!”

  每一个参加血战的士兵都必须有一个最基本地认识:血战无处不在。理解了这个,自然也就明白实际上根本没有“参加血战的士兵”这种说法,而是每一个人都是血战的士兵:无论身份、无论种族、无论地点、无论时间——活着就是一场血战。

  所以因为面对的只是一艘木船几个女人而心存懈怠的家伙们,被轰成渣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灰暗的天幕发生一丝扰动。好像一潭死水下蛰伏地某种生物想要浮上来活动活动一样。顷刻间,灰色废墟绝难一见的天象便出现在船队上空:云气四集,聚散滔滔,盘卷如龙——随后茫茫灰云扭转凝结在一起,天空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揪住,硬生生扯下一大块来,灰霭云雾翻滚着向下伸展。几乎擦着船桅——

  雷霆一闪,霹雳竟然无声。电光瞬间将超自然的云气中映了个通透,展露出这个惊天动地法术的真容。一个面目模糊的巨大女性形体,完全由灰云包裹的滚滚能量风暴形成,依稀与摩利尔有几分神似——她高举双手,十指张扬着一直延伸进雷电地云层中。与其融为一体,向下扑击的时候无数灵蛇般的电火也跟着陨落。

  天谴似的一击当场将一艘大船打成了碎片,船上的魔鬼也被捎带着殛成焦炭。风暴女神在***的冥河间再度现身,又平伸两臂向周边地战舰发起进攻。包含毁灭性能量地水雾弥漫散开,闪电织成的光网象袍子一样笼住大大小小地船只,本来就易于受到电系能量伤害的魔鬼更是无处逃身。活像一窝着了火的马蜂。

  “阿莱!阿莱!”达古拉丝眼看着附近一艘小船倾覆在雷电冲击之下。流窜的能量束几乎跳到她的船上:“我现在抽不开身,你去拖住她一会儿!真是个疯女人!居然敢和一支魔鬼军队开战!”

  “这就是你所谓的。一切顺利?”阿莱出现了,周身火光缭乱:“什么等待时机,什么,这一带没有传送门——”

  “住嘴!这片区域本来就没有可以让她们轻易溜掉的传送门!”达古拉丝怒喊:“她们居然选了这么一条路线,还不是好时机?别再和我扯皮了,赶紧去前面组织反击!摩利尔不可能将她的风暴化身维持多久的!”

  “真是走运的丫头。居然连雅图的看家本领也…”

  看着阿莱像个被发射出去的火球一样冒着烟向前窜去,达古拉丝捏紧手上的东西,低声诅咒了一句。

  阿莱纵掠如飞,围绕着他的烈火与雷电碰撞反应,噼啪炸响之声不绝于耳,所过之处一触即燃,颇有几分掌控火焰的魔神一般忿怒暴烈的汹汹气势。

  他落到最前面一艘船上,船长是一只有着妖异橘红色条纹的虎蜂魔,不仅身材比她可怖的同类小一些,面目也呈现更多的类人特征:“咝——尊敬的阁下,我船人员伤亡轻微,船体完好,随时可以投入战斗——咝咝——您的命令是?”

  “通知,两翼,全速前进,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追上,包围她们!”阿莱的机械目镜似乎也因为高温而发红:“命令所有会飞的,士兵出击!”

  见你的鬼去吧,达古拉丝!你那些荒谬可笑的计划根本不可能成功!我已经忍耐你太久了…如果不是你还有点用,能帮我牵制一下摩利尔…去他的狗屁任务!我不在乎!我的目标只有一个…摩利尔…摩利尔!

  旁边传来巨响,一艘满载辎重的货船终于不耐肆虐的元素风暴撕扯,拦腰断成两截,船头船尾同时高扬,几乎撞在一起,打着旋儿沉进冥河。

  指挥官的意志被迅速传达,长翅膀的魔鬼纷纷展翼腾空,向着逐渐逃远的猎物扑去。想在地狱混下去的至高准则之一就是迅速执行上级命令,况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可以不用和一个传奇法术创造出来的风暴巨人对抗,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连串火球在飞兵群中盛放,像是死神的项链。血肉残肢冰雹似的掉落,一下子将魔鬼们的阵形扯得七零八碎。第二排轰击接踵而至,至少二十根利矢怒射飞来,不管刺穿什么东西都马上爆炸,碗口粗的桅杆像枯枝一样折断,燃烧的船帆倾下去覆在冥河水面上,激起一阵烫热的灰雾,转瞬即熄。

  阿莱怒吼一声,抬手放出一道火柱——炽烈焦炎在空中稍作盘旋,昂首一顿,像一条活生生的恶蟒一样扑噬而下,正撞中战船前方一柄突然从水中耸起的巨大冰刀。高热与酷寒相激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恐怖气浪,大量带着火焰的冰晶四处飞溅,将威力范围内的一切都割得伤痕累累,又在速融急冻的两种极端作用下碎成齑粉。

  阿莱不得不更换一艘指挥船。侥幸逃得一命的高等虎蜂魔仍然咝咝叫着传达命令,但是鉴于对手强大的攻击力,巴特祖船队就像一群愤怒的公牛在衔尾穷追一个弹葯充足的骑士,前途实在堪忧。

  “啪啪”两声,阿莱的目镜炸了。一对空洞的眼睛怒睁着,眼眶里挤着两团岩浆般黑红的火焰。像泪又像脓的东西顺着眼角缓缓流淌,烧得皮肉滋滋作响,他却恍无任何感觉。

  某种闷热焦灼的气息在灰色废墟无味的空气中蒸发,一时虽然看不见,却知道它正在迅速蔓延——呼的一下子,最先燃起的是那些或破碎或完整的船帆。

  有所感应,达古拉丝一跺脚,惊怒交集:“蠢货!蠢货!你在干什么?混蛋!怎么就派了这么一个神经病偏执狂跟我合作?”

  以燃烧的阿莱为中心,烟火盈天。冲霄的烈火黑烟一边贪婪的吞噬掉每一块燃料和每一个受害者,一边卷拢绞合,围上雷电塑成的人形女子。相持片刻之后,能量消耗殆尽的风暴化身崩溃消散,火焰龙卷更加炽烈疯狂,重新铺展开来在船队上空舞动扶摇——透过扭曲的空气看去,简直就是一对庞然无比,来自地狱的大翅膀。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