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七回合 冥河缭乱

第三十七回合 冥河缭乱

  混乱,秩序。/wWW.qΒ5。cOМ//

  在维克多赠与的位面地图上,多元宇宙以一种近似轮子或果盘的结构存在着。外层界——包括地狱、深渊、天堂山、奔放原野在内的一系列位面共同组成它的外环,轮轴一样富含魔力的线条将不同的界域分开。地图内圈则是连接着所有外层位面的外域,标注了门城和其它一些在主物质界多少为人所知的地点,不过只要亲身旅行过一趟,自然就明白它们的位置没有一个是正确的——除了最中心的那座城之外。

  整张地图微微闪烁着奇妙的法术灵光,绝大多数区域都可以幻化放大,进一步显示出各个层界的特性,幸运的话甚至可以放大很多次,直到某处嘎然而止。终点可能会是一个传送门的标记,可信度同样值得怀疑。

  这或许就是前人一次位面旅行所途经的路线。考虑到这样的路线在崇尚善良的上层界域还要更多一些,巫妖一定是用了不少非常手段才将地图完善到如此程度。

  但这仍远远不及巨轮万一。

  摩利尔做了个简单的手势,悬浮在面前的位面地图便徐徐卷拢,最后悄然滑进女法师小小的袖口,仿佛那里面存在着另一个空间。

  她的旅途能在地图上添上值得纪念的一笔么?污沼之狱,流放深渊卡瑟利的第一层面上方厚重的乌云流动着,下面腐烂的沼泽也流动着,同样笼罩着一片压抑昏暗的微红,大概最有经验的旅者也无法指出这两者之间哪一个才算是真正的天空。直径从几百尺到几百里大小不等的星体在卡瑟利世界中移动,旋转,混乱从深邃的黑暗中涌出,浸泡着卡瑟利,造成它令人难以想象的荒诞怪异,同时又在不可思议伟力的作用下保持平衡,以免星星们撞到一起或是远离崩解。

  任何。任何地方。无论囚牢般窒息的巴托地狱还是疯人院一样狂躁地混沌海,秩序与混乱都如两个无时无刻不在角力地巨人。谁也不可能取得彻底的胜利。它们碰撞、排斥、中和,形成驱动整个多元宇宙地宏大潮汐——就像一条承载着世界之舟汹涌向前的滔滔大河。

  没错,就像冥河。

  随着摩利尔所处星体的自旋。冥河看起来仿佛在慢慢倾斜上升——冰冷黑暗地湍流浸泡冲刷着土地和空间,即使相距还很远,即使冥河的魔力已经被卡瑟利减弱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女法师仍然能感觉到它带来的绝望和压抑。它能轻易调动人的思绪甚至灵魂,让心灵的浪潮也随着河水一起涨落,转瞬便迷失其中,成为溶化万物的冥河中小小的一分子。

  “看来我们的决斗事业陷入僵局了,对么?”

  魅魔来到女法师身后,翅膀轻轻拍打着驱赶身边一群群的蚊虫,轻快语气一如既往。“要当心哟。冥河可是很危险地。”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摩利尔的回答令魅魔一怔,显然就算有“通晓语言”的奇能,她也根本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摩利尔嘴角泛起细微隐秘的笑意,但并没有放松丝毫警惕。她的心灵之眼正随着冥河的波澜发散,大海捞针一般探寻这条无垠水道中隐藏的机遇。

  达古拉丝、阿莱和格尔在一开始就选择了撤退——就算这样,凌厉如电的菲尔加斯仍然把泰夫林人的一只尖角削了下来。从此他们就再也未曾露面,连摩利尔也侦测不到他们地踪迹,好像这伙人已经仓皇远逃,弃神魔之间的游戏于不顾一样。

  如果真能这样就好了。反正女法师正想这么做。但摩利尔深信,达古拉丝一定在某处窥视着她。在卡瑟利,一个人的恨意会以惊人的速度膨胀,渗进每一寸腐烂的土地,每一口阴冷地呼吸。憎恨背叛地洪流环绕着被迫来此的流放者们。迷失感官,只剩下恶毒地怨念和绝望的本性分外鲜明。

  通往卡瑟利的位面传送门相当多。一路走来摩利尔就找到了好几个——但没有一扇门允许离开。所以她只能在冥河上打主意,它卡瑟利全境,并且不受任何界域的束缚。

  “跟我来。”摩利尔又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拉着凯罗飞了起来,去向远方另一个几乎能擦到冥河的肮脏球体。钢铁精灵跟在后面,纵身一跃便超过她们,大概用不了半分钟就能进入那颗星星的重力范围,比过马路还要简单。

  “唉,我真担心这么跳来飞去的,迟早会掉进冥河。”魅魔摊开手,跟小恶魔抱怨。

  “翅膀!翅膀!你应该练习多多使用它!”皮皮叽叽尖笑。

  几经周折,摩利尔终于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也许。

  一艘瘦骨嶙峋的渡船顺着冥河缓缓飘来。白骨似的船舷划开油浊的黑水,浓雾中隐约闪现着狰狞的身影,完全是一幅在噩梦中也难得一见的景象。

  “让我来吧。冥河船夫非常狡猾,而且热衷于折磨乘客取乐,跟他们打交道可要打起精神来才行。”魅魔轻声警告。

  “瞧瞧,我看到了什么?一个流动妓院?”独自蹲踞在船头的生物咧开嘴,发出一阵下流的大笑声。它能在船上拥有较大的空间并非因为它是最强有力的,而只是因为除了嗡嗡乱飞的蚊蝇之外,再没有什么东西愿意去闻它浑身腐烂的恶臭。

  “我很敬佩其他人的礼貌修养。那些先生居然还在忍受你,没把你踢下船,让你好好洗个澡再爬上来。”魅魔眼波流转,说出的话却像刀子一样刺人:“混种,如果你继续以你身体内那令人作呕的喀斯魔血缘为傲的话,恐怕你就只能去找一只腐粪怪当女朋友了。”

  船上发出一阵恶意的嘲笑,像是一记重拳打中了半恶魔的后脑勺。它腿上的肌肉绷紧了,混杂着苍蝇特征的脸孔抽搐起来,鼻子上的尖角抖动着,下颚不自主的张开,一条涎水顺着乌黑地牙齿滴落到船上。

  摩利尔迅速准备了一个咒语,保证这东西只要一跳上岸就能把它远远打飞出去。她现在真是不得不佩服魅魔玩弄人心地手段了。空气中弥漫着魅惑性的暗示。就算她们真地和苍蝇人动起手来,旁人肯定也不会干涉。保不准还要为那双有鳞片的美腿拼命鼓掌。

  “够了,我说过别让你的口水弄脏我地船。”船夫的话像一阵阴风吹过,有效的冻住了船上鼓噪的乘客们。他用手里不知什么材料的杆子一撑。木船便轻松的滑了老长一段距离,来到摩利尔等人近前。

  “你们也想上船?”船夫全身都裹在灰暗的袍子里,简直就是另一根杆子。脏污兜帽下的阴影中跳跃着两点橘黄色的火焰:“真是抱歉,满员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等我把这一班送到地方后就会尽快回来接你们…当然,这需要一些合理的报酬。”

  “一定令您满意,船长先生。”魅魔娇笑:“只不过我们时间有限…也许我们地报酬能够更合理些,可以让您现在就为我们找几个空位出来?”

  船夫缓慢的摇了摇头。“我说过,满员了。你的诱惑手段对我没有用,魅魔。也不要打这些家伙的主意。我已经收了钱,有责任带他们到目的地。我得走了,要不然,恐怕很快就会在我的船上看到一场争风吃醋的战争。”

  “菲尔加斯。”摩利尔轻轻叫了一声。闪耀的电火同时跳出指尖,锁链一般缠上船头的半恶魔,闪电殛碎围绕它的飞虫群,使它因为灼伤地剧痛而跳了起来——女法师像运使鞭子似的将电链一甩,这只人形大苍蝇便带着一身焦臭跌进冥河,马上被涌动的黑水吞没。

  钢铁精灵也伴随着电光的残影出现在船上。她的工作可以用收割麦子地镰刀来形容,拿着它地无疑还是个勤奋强壮的农夫。刚吃了一顿有烤火鸡地美餐。一切结束后渡船的甲板甚至没来得及沾上多少血,考虑到这一点实在是让人为她的效率而胆寒。

  直到菲尔加斯反身跳回岸上,船夫才谨慎的放下爪子,解除防御姿势。摩利尔上前几步,扬了扬手算是正式打招呼。“我想您对他们的责任已经解除了。船长。现在可以载上我们了吧?”

  船夫笑了。露出满口发黄的尖牙。他踢开脚边一只黄绿色指甲的断手,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然。女士们。只要比别人更强大,就可以离开卡瑟利…这是位面的真理。”

  一处长满了纠结灌木和苔藓的浅滩上,阿莱扭回头,嗓子眼里发出只有在红热煤炭上跳舞的疯兽才能发出的咆哮。“她们,走了!达古拉丝,你,还打算等到什么时候?”

  达古拉丝不以为然的瞥了他一眼。

  “冷静点,阿莱。赛斯已经完蛋了,我们现在不是她们的对手。复仇是一杯越久越醇的甘酿,只有足够耐心的人才有资格品尝。你没看到一切正在按我的计划进行吗?”

  “去你的,计划。她们离开,我们等?你喜欢,狗一样跟在后面是,你的事情,我可要-

  “够了!”达古拉丝瞳孔收缩,似乎开始充血:“随你那高烧不退的蠢脑子里怎么想。该做什么我说了算,不满意的话可以去告发我。看看会不会有人理你?说不定能有个烧红的烙铁烫你的屁股,你一定会爽得哇哇大叫。”

  她走近阿莱,恶狠狠的盯着他,毫不在意火焰正在他的袍子上炸裂:“认清你的价值,白痴。当年她还是个红袍学徒的时候就能让你丢了眼珠和舌头,而现在她已经是个步入传奇领域的**师,受到神明的关注!你觉得你成功报仇和她把你嚼碎再吐进冥河这两种可能性之间的比率有多大?”

  “对付她的机会很快就会来的。但你得学习抓住机会,而不是每一次都把它搞砸。”稍停片刻,达古拉丝的语气缓和了一点:“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也永远不会有一个超级构装体为我们出头。所以听我的——同舟共济,好么?格尔,船来了没有?”

  泰夫林人捂着额头,恨恨凝望黑潮滚滚的冥河。

  “就快了,达古拉丝小姐。”

  冥河逐渐变得宽阔。卡瑟利的星星们悬在头上,像是一连串垂死的月亮。潮湿的冷风从身后吹来,河面上不时因为暗流而泛起一波黑纱上装饰的小花似的白浪,聚成一堆的泡沫又很快破裂,这一切都给旅程蒙上了挥之不去的悲哀。渡船异乎寻常的平稳,摩利尔仿佛能听到波浪在船体摩擦下发出微弱的哭喊——似乎承载着她们前进的不是水流,而是无数哀鸣的灵魂。

  “能遇到您这样的专业人士真是幸运。我的上一次冥河之旅糟糕透顶,简直不堪回首。”

  船夫没有理会魅魔的恭维,事实上他对她根本熟视无睹。枯萎的双手操纵长篙如臂使指,撑一下就能前进老远——摩利尔虽然看不穿冥河,但也敢确定水深绝非一根杆子的长度那么简单。

  我猜这家伙一开始就打定主意看着我们干掉他上一批主顾。给他施加点压力如何?省得他在那里琢磨怎么算计我们…他领我们闲逛的时间似乎有点太长了。

  收到魅魔心灵讯息后几分钟,摩利尔继续远望。

  “这扇门通向哪里?”木船绕过冥河上一大片在风中不断变化却始终没有消散的云雾时,女法师突然问道。

  “嗯?”船夫拿他的黄眼睛一扫。“那无关紧要,女士。另外我得提醒你…仅仅出于消除误解:作为一名河滨人,我谨守我的职业道德,信誉至少要比塔纳厘好得多。”

  魅魔背对船夫皱起鼻子,做了个不屑的鬼脸。

  “如果引起你的不快,那么我预先道歉。可是我必须指出——喜欢刨根问底,希望看到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是绝大多数法师的坏习惯。”船夫接着说道:“每个人都在多元宇宙中有其自己的位置,按照多元宇宙本身的规律行事。有些规律可以认识,但所有的规律都需要遵守。如此一来才能在可控制的风险范围内获得最大的利益,河水才会指引我们,而不是将我们吞下去。把专业工作交给专业人士处理就好…为什么要关心驾车的马先迈出哪一只蹄子呢?”

  看来只要是下层界生物——不管守序、混乱还是中立的,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雄辩滔滔。

  “你一定是个管理者,对吧?”魅魔放弃讨好船夫的企图,托着下巴嘲讽了一句。

  谈话能够有效驱除沉闷和促进时间流逝,即使在冥河上也一样。船夫好像加快了点速度,不知是因为能看穿传送门的女法师,还是钢铁精灵——她一动不动,一言不发,两只妖异美丽的红眼睛始终盯着船夫,如同一个裹在刀锋里的维纳斯。

  据说河滨人是唯一一种真正了解冥河无数支流秘密的生物,看来有些道理。摩利尔几乎没有察觉,木船便突然在一颗小行星投下的红影中跨越了位面的疆界。

  烟波浩淼,灰蒙蒙的水面接着灰沉沉的天幕。没有风,没有太阳,连附魔戒指的法力也在这种苍茫的冷漠灰暗中变得凝滞起来。

  摩利尔皱起眉头,向空虚压抑的远方看去。虽然视野里尽是毫无生机的灰色…但是那边的确也飘着一艘船。

  1.渣。

  2.原来我一直在跟随无比尊贵的先生、艺术家和绅士布特林.卡文迪许的脚步。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