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六回合 答案
  某种不知道应该属于什么性质的东西在两个超级构装体面前凝聚显形。\\Www、qВ5、cOM/空间变得黯淡,好像是它忽然改变了形态,从中硬生生捏出一个抽搐扭动的活物,如同一条破卵而出的厄运之蛇。慢慢的,包裹在外围的幽影逐渐稳定下来,勾勒着一片含糊不清的虚空。几点宝石一样闪烁的墨绿色光芒在幽影结界里面若隐若现,给这个妖魔般的鬼魂增添了几分狡诈的气息。

  “这真是吃力。”那团黑云似的薄雾发出咝咝的尖笑声,好像火炭上一壶滚开的水:“你们都不知道,能在女士的无尽迷宫中扫描到你们的能量波动有多么奇妙。你们就像游弋在大海里的鲨鱼,牙缝里的血腥味顺着掀起的浪花飘散到…”

  辉煌夺目的光柱穿透幽影形体。能量反复折射聚焦,将它撕得千丝万缕,在高温和闪光中灰飞烟灭。

  “你都干了什么?”

  四十七扭头瞪着她。“一直口口声声说要找出离开这里的办法,现在却想也不想就把一个可能对我们有所帮助的家伙轰成渣。”

  钢铁女子轻蹙眉头,她的金属面庞做起这种细微表情来竟然惟妙惟肖:“它不会如此轻易的被消灭。而且我不是…”

  “就算它跑了,又有什么分别?你这笨蛋,别想当家族成员了。只知道开枪却不懂得说好话的人算不得黑手党,不过是暴徒而已…”

  四十七的胡言乱语被第二道光柱打断。激光束准确击中他的头颅,造出一个翻滚扩散的巨大火球。凯丽地长矛辉光闪耀——但这一下却难得地不是她的杰作。庄严优雅的钢铁大天使从残破的迷宫间展翼飞来,恍若是乌云散去,沉沉海面上突然出现了皎洁的月光倒影一样。

  “嗯?”凯丽从发现她到与其正面交锋只在电光石火之间。大天使举矛直刺。在凯丽收翼幻化出的盾牌上划出绚丽的电光。随即她已合身扑入。数十尺高的金属巨像竟然能以高级武僧都很难做到的柔韧迅捷闪转攻击,一转眼两个相差无几地身影已经在交错中爆出巨大的光影声浪,以高高扬起后猛抽在凯丽颈背上的鞭腿结束第一回合——钢铁天使稍蓄攻势,与凯丽一般无二的蓝眸中光如星闪。

  “混乱必须铲除。”

  “凯丽二号”以毫无感情的冰冷声调吐出这句宣言,蓝白色霹雳雷光裂空斩落。她紧随其后俯冲而下,几乎与之融为一体。

  “真有趣。”脑袋犹自冒烟地四十七像帝国大厦上的金刚一样攀附着石柱打眼观望,看向电火中恶战中的双方一脸的幸灾乐祸:“伟大的克隆战争开始了…什么?”

  他一跃而起,身下一道长长火焰从嘁哩喀喳变化的部件中掠过。

  “哪个王八蛋敢打老子的黑枪…”叫嚣声未落,那东西便划了个半圆反转一百八十度折回来狠狠揍在四十七身上——呼啸的烟云火浪还没完全绽开。又有四五道这样地火线接踵而至,将他吞进连成一片的巨大爆炸中,宛如凭空诞生了一个沸腾的地狱。

  四十七翻着跟头一路摔飞出去,似乎也不过是崩溃的迷宫中稍大一些地碎片而已,显得狼狈不堪。半成型的超级飞龙在硝烟中拆解重组。最后他以一种半人半兽的样子蹲踞在一块广场大小的平台上,重炮抬伸,炮口中隐现代表毁灭的红光——但在咆哮着开火之前,他突然也和凯丽一样发出一声轻轻地惊叹。

  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这种命题对四十七来说一直有些过于艰深:第一,他从不做梦;第二,他也从不认为自己能代表所有地机器人。眼下出现的这哥们不仅继续在坚定不移地证实第二点,而且严重挑战了第一点。

  它的模样并不陌生。平嵌在两肩之间、相对来说小得可怜的倒棱锥形脑袋,安装了众多动力和伺服装置、足以支撑其沉重躯体大步如飞的怪异双腿。杀气腾腾、完全是用各种枪炮构成的巨大手臂…进攻敌方的战舰、空间站或者登陆作战的时候,它可以收起四肢,用几乎坚不可摧的外装甲保护自己,打开推进器。像个自行驱动的破城槌一样朝目标直撞过去,一旦落地,它就会伸展,站立,行走。露出那些致命的武器狂轰乱炸。扫平触目所及的一切。

  事实上,这就是四十七上辈子日常工作的标准流程——它也近似于四十七上辈子的标准配备。如果不是胸前那个怪诞的狂派标志。以及躯壳缝隙里流泻翻滚的炽热火焰,四十七可能还真要以为他已经陷入两世交织的荒谬幻梦中了。

  “干。”没有太多时间触景伤情和辨认故人,因为更猛烈的打击已经迎头而至。火神炮旋转着宣泄出毁灭在石台上打出一道蜿蜒火线,随即平台便在可怕的轰击中断裂成两截各自飘开。四十七纵身跳起回敬了一炮,与呼啸的飞弹群撞在一起来了场盛大的焰火秀,以此为正式开场,双方接连不断的对轰,接近,好像两辆相距二十步的坦克。于是,迷宫里愈发热闹了——相貌迥异的孪生兄弟和一般无二的孪生姐妹将一切都搅了个稀烂,捉对儿厮杀。

  两个凯丽正在斗剑。缠绕着闪电的剑刃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斩击交错,锐利无匹的能量撕裂一切,连空间都留下扭曲的光影,令她们如同一对踏在无数刀锋上的舞者。每个凯丽身上的伤口都越来越多,战斗激烈得根本不容她们有恢复愈合的时间,之前的对射,格斗,追逐,现在以伤换伤。都完全是消耗战。直到有一方先支持不住为止。

  一个凯丽格开对手的突刺,错步重整攻势,却被敌人以诡异的反手上撩从下颚一直切到前额。对这沉重地一击她像是毫无所感,反而猛地扭头咬住剑锋。这种反应第一次出乎对手机械般精准的预料,难道想以此阻碍她抽剑回防?那就干脆发力将整个头颅顺势切下来——但这毕竟不是刚刚开战,她也遍体鳞伤,消耗严重,被切断的筋络关节没能第一时间将她的意志化为实质的死亡,慢了那么一点点。

  凯丽在剑刃刚刚摩擦牙齿的时候抢先斩落了对方的手。她紧随一剑卸下她另一条臂膀。同时左手接过咬在嘴里的长剑,双锋齐下,运转如飞,短短数秒内也不知朝敌手砍了多少剑,半截手指算是最大块的残骸——效率高过自动绞肉机。

  被粉身碎骨地凯丽在闪耀不断的瑰丽光芒中爆散。化成点点滴滴的无数星光余辉。胜利者伫立着,虽然残破不堪,仅剩一只蓝眸闪亮,但仍然仪态万方,仿佛一位胜利女神。随后,她收剑化作常人大小,双眼再度熠熠生华。这一战不知在迷宫里打了多远,视野范围内没有四十七那怪胎的踪迹。他也遭受了同样的攻击…凯丽略作犹豫。自己是不是该去找他?

  但她马上打消了这个犹豫——那团让她莫名其妙擦枪走火地虚无幽影又一次出现了。

  “嘿嘿,与自己镜像作战的滋味怎么样…冷静点!你已经杀过我一次了!”幽影的边缘不犊歙荡,像是溶在水里的墨一样污染着周围空间:“而我并没有恶意!”

  “你是谁?”凯丽冷冰冰的问。

  “我?我只是一个对你们很感兴趣的学者和旅行者。”幽影窃笑道:“我目睹过多元宇宙的诞生,也将目睹它的灭亡。我研究多元宇宙中地万事万物。寻找支配这一切的终极奥秘…我相信你们对我的研究大有裨益。因为你们是主宰者最杰出的作品,而那个种族在对物质与能量地掌控上是无以伦比的,所以你们才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甚至足以和古神…以及我们这些憎恶对抗。”

  它“呼”的一下消散,在远一些的地方重新凝聚。似乎要避开凯丽因听到它自曝身份时所迸发出来地杀气。

  “别紧张。别紧张。冲动是魔鬼…仔细观察,认真思考。你应该知道我和宙克斯克尔那种低能傻大个儿有着本质地不同。为什么不等一等你的同伴?他大概很快就能搞定他地逝时镜像了…话说回来,他那个镜像真奇怪,有点儿…我不知道,好像法术什么地方出了错儿似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雷鸣般的轰响由远及近,战斗机器人从天而降砸在他们附近,溅起的烟尘好像一波黑色的巨浪。它展开装甲直起身躯,巨大的发动机喷口还没有完全从蒸汽和热风中冷却,肩炮臂炮突击炮火箭炮离子炮等武器已经全部就绪,瞄着幽影和凯丽——还有那个似乎永远在冷笑的狂派标志。

  “难道他被干掉了?真倒霉…”幽影有些不大相信的说:“还是被打跑了?不管怎么说,镜像副本应该消失才对。我想我可以…”

  机器人先是横空乱扫一梭子,在凯丽差点就要拔剑还击的时候打开了脑袋。机括松开,面甲扬起,四十七就呆在里面,洋洋得意。

  “这不可能!”幽影的反应异常激烈,它如烟柱般盘旋上升,嘶嘶叫着左右端详稳坐中军帐的铁皮人:“它不过是我从时间乱流中召唤的虚假镜像!你怎么可能控制它?还能将它实质化?”

  “闭上你的嘴。”四十七操纵机器人扬起手臂像赶苍蝇一样把幽影撵到一边:“你以前见过这么帅的机器人么?你要么认真解释一下你的身份和来意,要么就得把一到四十六都叫出来陪我玩玩。”

  “哪有那么容易?召唤你们这种强大存在的时空镜像…啊哈,真了不起!我就知道!不出我的预料!”幽影突然非常兴奋,收缩聚拢,墨绿色的眼睛毫无规律的明灭不定:“主宰者可以约束转化无所不在的混乱之力,创造出神之武装,秩序地极致。他们以为这样就能证明秩序凌驾于混乱之上。从无序到有序是多元宇宙发展地必然趋势…但终究,混乱是不可能被完全泯灭的!你是错误,主宰者的错误!错误中诞生的存在!混乱击败秩序的明证!这就足以证明,混乱才是一切,根本的根本!不管怎么掩饰,多元宇宙始于混乱,也必将终于混乱!”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幽影转了两圈,变得有点像一个穿着燕尾服的黑色人形,还装腔作势鞠了一躬:“我的名字叫做费阿尼。从血缘上论起。我是憎恶,也就是神孽中的一员…再次提请两位冷静,我可从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地勾当,也从未意图与远古的主宰者种族为敌。仔细想想,你们是不是根本没有关于我的印象?这就对了。如前所述,我是个学者,唯一的愿望就是探究多元宇宙的终极奥秘。时间和空间对我来说是完全没有意义地,已然消逝的过去,此刻存身的现在,即将来临的未来,在我眼中都不过是同一张画布上的风景而已。”

  “按说我不应该有什么疑惑了,你们看。就连印记城里那位至高无上的陛下的迷宫也困不住我,因为我能在一瞬间走遍你们耗费一生也无法穷尽的异次元迷宫,只要我去看,就一定能发现伟大女士出于仁慈所留下地唯一道路。因为在超越时间的生命面前答案是唯一的,绝不存在选择题。”

  “可是我终究不能无所不知。在发现你们之前,我正在研究女士。但我所看到的,这位印记城中地主宰居然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她。她便存在。唯一切实的证据居然是这种悖论!这算什么?过去,现在。未来,完全是一片漆黑,所以我故意进入她的迷宫,看看能不能寻找一些线索。还有,我坚信自己已经看到了多元宇宙灭亡的时刻,但我怎么才能知道这一点呢?当我去到那个时刻,我便随着世界一起灭亡,因为我死了,死了的我不能告诉活地我,所以活地我根本无法得知灭亡的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明白这种痛苦么?对了,关于你——”

  费阿尼盯着高高在上地四十七:“你这个镜像是从哪里来的?我能召唤它,却完全没有头绪。如果我现在可以再召唤一次,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去做,但实在是心余力绌。如果我调用别的时间,你又不会真实存在,因为你们困在时间里,只有现在才是明确的…但为什么你现在还能坐在它里面!你们明明分属于不同的时间!可是那个时间在哪里?我为什么找不到?真让人疯狂!看看,我掌控着多元宇宙最强大的力量,我应该通晓一切才对!它却只能给我带来更多找不到答案的谜题!”

  什么屁学者?既然你认为混乱是宇宙的本质,那么就应该明白混乱最显著的特征——它本来就是不可知的。所以说思而不学就是你这种下场,四十七看着一边疯叫一边不断闪现的费阿尼,撇了撇嘴。

  “但学者不会被难倒。我的生命是无限的,多元宇宙是否无限还是个未知数。我坚信总有一天我能够洞察所有的秘密,找到最终极的答案。”费阿尼终于冷静下来:“从现在起,你们是我的研究课题之一…别发火,作为回报,我会为你们指点离开女士迷宫的道路。另外,你们是否也想知道主宰者种族的境况和下落呢?我也可以提供线索。主宰者的力量甚至可以屏蔽时空…幸好,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凯丽的蓝眼睛亮了起来。可能干掉一个更偏执的自己使她终于学会好好说话了:“为什么?你是一个憎恶,我们是敌对的。”

  “再说一次,我是个学者。”费阿尼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不和任何人为敌。帮助是因为价值,跟你直说了也无妨。这是一个混乱的产物——

  他指着四十七对凯丽说。“你也知道,只是还不承认罢了。所以毫无疑问,你体内也存在着混乱的因子。想想看,你们回家后会带去什么?显而易见:一个反例,而反例代表什么?自然是可悲的、小小秩序的崩溃!”

  “我们终将拨乱反正。”凯丽马上反驳道。

  “快点结束这无聊的哲学讨论吧,我都困了。”四十七打了个哈欠。

  他如果是人的确会困的——费阿尼接下来的讲述既冗长又语无伦次,中间夹杂着大量似是而非的理论,好在这些话没有像它一样超越时间的能力,最后终于结束了。

  “前路已经为你们敞开!去吧,看看位面本身的力量会带你们去哪里!如果你们仍然是主宰者的使徒,你们就应该回家!嘿嘿,我看你们一点儿希望也没有…真奇怪,你是怎么把它变成这个样子的?这种力量很特别!我会把它作为我的研究课题!”你的研究课题太多了。”四十七坐在八个轱辘的敞篷跑车里——超现实的外形加上那个他自以为闻名遐迩的标志。

  “坐稳了!”他准备踩油门:“如果你想知道宇宙终极的奥秘,有关一切的一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

  “你?你知道?”费阿尼显然不相信:“你怎么可能知道?可我能感觉出你不是在骗我。为什么?…太不可思议了!说吧,是什么?”

  “我当然没骗你。”轮子疯转,排气管开始喷火,半秒钟后便一溜烟儿绝尘而去,留下了那个伟大问题的答案,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一切。

  一件很悲惨的事情:起早贪黑一个月,毫无意义,一无所获。

  一件更悲惨的事情:还要像这样起早贪黑一个月。

  所以,渣就渣吧,认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