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五回合 过河卒
  走的路总会被布上雷。全\本\小\说\网

  界域转换所导致的震颤感还没有完全褪去,摩利尔便感到一丝难言的危险悄然袭上心头。她甚至来不及多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位面的力量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拥抱了她――就像是一个人突然掉进水里,全身上下每一分每一寸都被陌生又充满敌意的介质浸透,饱含外层界力量的分子钻进皮肤,带着一股几乎能触到灵魂的冷冽。

  “这里…不是万渊平原。”魅魔比女法师更先一步意识到位面传送出了问题,而且可能是很大的问题。

  乍看之下或许会以为天边黑乌乌笼罩的是浓密的云层。但等它慢慢移动,角度恰好到露出荒诞惊骇的全貌,才让人知道把它错认为云是多么离谱的一件事。

  山岳似的小行星旋转着压过天空,风、或者是包裹着它的气团形成涡流,上面的灌木和苔藓随之摇摆起伏,为它蒙上一层满是瘢痕溃疮的皮肤。超自然的光芒从行星表面散发出来,将一大片空间都沐浴在不祥的微红之中。摩利尔很快发现她们的处身之所也是与之类似的球状星体,因为周围也是同样的烂泥和沼泽植物,同样的红光从纠结的枝蔓深处渗出,而且她同样感到脚下的地面在动。向远处望去,隐约有更多此类球体,因为距离不同,眼中所见的大小代表不了它们的真正体积――这些小星球在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作用下相连成列,没入浩渺地阴`。或许其中还掩藏着真正的、世界一样庞大的黑暗国度。

  “我从来没把‘防护善良’和‘重伤术’搞混过,结果得到的回报就是这么点小事也会出岔子。我还能指望什么?”当别人还沉浸在瑰丽奇异的景观中看得出神时,伯爵已经气哼哼的走来走去,双手插在头发里揉搓,眼中的黑色火焰从无到有,直至扩散成黑洞一般的深黯虚无――发现事情节外生枝,谋杀之神马上又开始使用欧沙利文这个终端了。

  “别走开,马上回来。”转了几圈儿,希瑞克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音刚落。他以及他周围的阴影便疯狂闪动起来――灌木下地、草丛中的、水沟里的、乃至红光映在众人身上形成的阴影全都争先恐后地鼓荡跳跃,连衣物皮肤也有一种几欲被扯破的感觉。

  翻涌的暗影随着谋杀王子的无端消失一同离去,仿佛整个星体都被剥掉一层实质。摩利尔摸了摸面颊,脸上犹然残留着阴冷地的麻痒感。很是不舒服。

  “怎么跑到卡瑟利来了…希瑞克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才对。”凯罗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摩利尔知道这实际上又是迷雾女士在暗中作祟,失去绝大部分力量的女神没有了完全控制女孩的可能,但是她地一偻神火却牢牢的融进凯罗的灵魂。对此希瑞克也没有任何办法,糖化进水中,再想彻底把糖拿出来怕是只有彻底将水蒸干一途了。

  摩利尔之所以没有再为谎言女神鸠占鹊巢赖着不走地事大动干戈,其实不是因为谋杀之神信誓旦旦地保证。

  而是因为项坠是四十七交给凯罗地。不得不承认,他即暴躁又鲁莽,摩利尔却已经慢慢开始习惯于相信他。

  女法师闭上眼睛。不徐不疾的呼吸着异界又冷又腻地潮湿空气。防护法术使她免于卡瑟利自然环境的特异影响。虽然她不会因此就认为一切尽在掌握。但起码有助于凝神静气,等待局势的进一步发展。

  不速之客从在地平线上露头到走近没花多少时间。她也不在乎别人的反应。一边捶着肩膀一边唉声叹气的抱怨:“路真是难走…摩利尔,你说我们俩究竟是何苦呢?弄到现在连个坐着说话的地方都没有。”

  “那就站着吧,我想我们不会聊很久。”摩利尔语气平和,却一点也没给老相识留面子。

  “你还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啊,亲爱的。”达古拉丝也不在乎,纤纤玉指抚过绽开的酒窝,脚下顺便碾死一只泥水里打滚的昆虫:“为什么总要拒绝别人的关怀呢?我们共同的朋友现在又陷入了绝境…你是不是很彷徨、很恐惧?这时候有个人来帮你,和你一起承担,难道不应该很感动么?”

  “为什么要说‘又’?既然是‘又’,我为什么还要‘又’一次做无谓的担心呢?”摩利尔睁开眼睛看着她:“应该担心的人是你才对。他不喜欢你,你就别想让他乖乖顺你的意,你背后的主子就不会对你满意…生活真是艰难哪,达古拉丝。”

  “是啊,伊莎贝拉老师告诉过我,跟懂得奇货可居的人做生意是最麻烦的。”达古拉丝歪着头,似乎要从摩利尔脸上看出什么秘密来:“你果然对那个铁家伙信心十足…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既然你能这么相信他,为什么却从来不能对我抱以同样的信任呢?到了现在,你总该不会还认为他只是一个强力一些的构装体吧?”

  “我承认,过去在很多事情上都是我对不起你在先。”摩利尔微微摇头:“但是想生存就需要牺牲…算了,再说这些是是非非也没什么意义。别耍花枪了,我们不可能冰释前嫌。单说眼下这个局面,你我还有后退的可能么?”

  “她,最擅长的,就是自以为,无辜。”

  一阵涌浪似的空间波动扫过,达古拉丝身边又多了几个人。

  摩利尔对他们的出现毫不惊讶,现在没有谋杀王子那种通天彻地之能是很难不被她发觉的,唯一使她稍感意外的是除了一面之缘的泰夫林人格尔,出言嘲讽,对她恨之入骨的红袍法师阿莱,第三个人居然是一直在八大首席中颇为异类。喷香水镶鼻钉地塞斯导师。

  “摩利尔,你就是一只,靠吞噬同类为生的母蜘蛛。每个在你身边的人,早晚都,会被你出卖抛弃。”阿莱一字一板的恶毒咒骂,却没有抛过一团大火来靠拳头说话,看来驱策他们到此的幕后主使显然是另有打算了。

  “要冷静一点啊,阿莱。”附魔系首席皮笑肉不笑,“摩利尔。本来我还以为你们惹了痛苦女士之后大势已去…真没想到你还

  一手。”

  “如果几位红袍导师齐心协力的话,对付我不过是举手之劳。”摩利尔淡然说道:“我也没想到您会选择和达古拉丝在一起。怎么样?现在有什么收获?”

  绵里藏针的回应让塞斯眼神一阴。的确,他本以为利用达古拉丝跟她的幕后主宰者搭上线之后完全可以将达古拉丝和阿莱一脚踢开,成为那个存在地唯一代理人。再借助他的力量对付摩利尔…不,摩利尔只是次要的,压服其他首席,尤其是斗垮维克多控制整个红袍法师会才是第一目标。可是现在这个局面他完全没有预想到――尤其是摩利尔居然能得到希瑞克的眷顾。谋杀之神压倒性地威权使得事情一下子就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首席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糟糕透顶的现实,准备完成强加给他的任务。

  “我们还是停止这毫无意义地相互诋毁吧。”达古拉丝望向天空,卡瑟利的红色辉光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没错。摩利尔,现在我们都只不过是命运棋盘上的小小棋子罢了。我们只能在这里傻等着,等悬在头上的大手作出决定。阿莱。动点脑子。别让仇恨烧得你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你再把事情搞砸地话。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阿莱机械目镜中火光爆炸似的闪烁,强忍着没有发作。没人再说话。空气中只有彼此的目光来回碰撞,气氛一时陷入近乎凝固地沉默之中。

  “真他妈地!”天色一暗,无数阴影随着一句脏话降下,凝成谋杀王子地化身:“真***不爽!”

  不加掩饰地神威将所有人都逼得向后倒退,整个小星体上到处皆是浓墨一样的影子肆意流窜,希瑞克的再度现身杀气腾腾,一直装出来的那点贵族味儿无影无踪:“不好意思,摩利尔。看来你得自己去断域镇了。”

  “我明白。”这个结果并不出乎女法师的预料:“究竟是谁在作梗?”

  “墨菲斯托费利斯。”

  “哇哦。”魅魔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叹。

  位面商人雅各布的警告是正确的,而且几乎是一个最糟糕的结果。摩利尔也不禁朝达古拉丝看去,她并没有多少得意之色――表情复杂得很。

  “我、必须、向、那个王八蛋、妥协!”希瑞克继续说道,火焰一样的阴影和他的表情一起扭曲:“我讨厌妥协。”

  他抬起双手抽风似的朝众人乱指,像一个蹩脚的指挥家:“妥协的结果就是…由你们自己来解决。”

  “我和他都对同一样东西感兴趣,又不可能精诚合作。我找了摩利尔,墨菲斯托费利斯通过地狱火找了达古拉丝。你们两个之间又素有积怨,正好,从现在开始――我,墨菲斯托费利斯不再直接插手,无论帮助还是阻挠都不会。以此为,流放者的深渊,憎恨的囚牢卡瑟利…妈的,趁我在印记城里什么事都不能做的时候玩花样!…好吧,请原谅我的比喻可能不怎么恰当:这就是一场斗兽,失败者就此完蛋,押错了注的人也将一无所获。”

  希瑞克朝摩利尔打了个响指:“我相信我的眼光。只好走了,守信是男人的美德。咦,等一等。”

  他眯缝着眼睛数人数:“赌博就要公平。好像多了一个…”

  摩利尔、凯罗、菲尔加斯、瓦达莉亚、皮皮,确实比那边多了一个。

  “不行,不行!不关皮皮事!”夸塞魔尖叫着展开翅膀拼命逃离。别看它脑袋小,转得比谁都快:多一个,除了最没用的自己,还能多谁?它早就习惯被当成消耗品随时抛弃了,但是这不意味着它会低头认命束手就擒,哪怕面对的是神也一样――恶魔的词典里,压根就没有“放弃”这种说法。

  但谋杀之神的目标却不是它。希瑞克这时正看向达古拉丝一方,视线最后落到塞斯身上。

  “伟大的王子陛下…”附魔系首席被那双黑洞似的眼睛盯着,浑身上下都感到不自在,不由得想说点什么来缓解压力,但还没等他继续,希瑞克突然朝他一指。

  彩虹一般的魔法灵光猛的从红袍导师身上迸发出来。一系列防御法术被瞬间触发,他身上那些价值连城的魔法饰品可不是仅仅用来装门面的――但这些手段完全没有用。

  苍白修长的手指像路标一样指着塞斯,仿佛为他指明了通向幽冥的道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少见多怪的呆瓜,他们全都清清楚楚的看见,在那一片围绕着五颜六色光芒的**躯壳中,导师的灵魂之火已然从他眼中熄灭。

  瞬杀凡物。如果使用一些人所宣言的标准,神与凡人的差距只在于拥有力量的多寡,那么仅仅这一手便足以证明两者之间确实判若云泥。无从防备也无法抵挡,从一位声名赫赫的**师到一堆走向腐烂的碳水化合物,只在希瑞克疯狂的一念之间。

  收割一条性命之后,希瑞克像个毒瘾得到缓解的瘾君子一样长吁一口气,暂时压抑住他的狂躁症状。

  “啊哈,现在多了两个。我认为这才是一个恰当的比例。”

  没人傻到去反驳他,所以直到谋杀之神闪人,达古拉丝才发出幽幽一叹。

  “塞斯**师以为他能取代我,直接和魔鬼之主作交易。很了不起的决断…可是谁能想到呢?我们所有的计算、梦想、意志…在凌驾众生之上的超凡存在眼里都只是随手一抹就能消灭的微尘。我是墨菲斯托费利斯陛下的小卒,你呢,摩利尔?你就那么信任谋杀之神?仅仅因为他很面熟么?”

  “你对任何概念的理解都有异常人,达古拉丝。”摩利尔说。“仅就目前的局面而言,我们都是想升后的卒子。准备好了吗?”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