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四回合 吸引

第三十四回合 吸引

  是一个物理法则错乱、空间扭曲颠倒的世界。wWw.QΒ⑤。C0M没有也不存在通常的上和下的概念,惟有无数灰暗沉重的石块像是积木般堆砌镶嵌在一起,组成曲折迷离的庞杂结构。或封闭或开放的甬道向各个方向延伸,转变,交叉,似乎了所有的界域,无止无休的探进永恒的荒芜虚空之中。

  而且这些冰冷的石头并不是固定的。它们静悄悄的移动重组,总在观察者不经意的忽略中或精力所不及之处进行改动,不似旋转的万花筒一样瞬息万变扑朔迷离,却会用时光流逝般寂然的威力让人惊愕不已:转眼的工夫,世界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不可能的迷宫间耸立着数不清的传送门——无论怎样看去,都是与其正面相对。它们各不相同:雾蒙蒙朦胧不清的、漩涡般不停旋转的、镜子一样反射影像的、只是个光秃秃框架一览无余的、炽烈如火变换各种色彩流光闪烁的…与灰石迷宫主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传送门片刻不停的交替变化,开启、关闭、消失、出现,它们发出的光在石壁上映出阴影,跳跃着融合分离,好像又组成重重隐秘未知的网络,永远困死迷失在内的可怜虫。

  一团熔岩似的火球尖叫着划破空间,迷宫,扎进黑黝黝的巨大缝隙,飞速远去,直至湮灭无踪。接踵而来的是更大的滔天火海——火舌肆虐,舔舐着所有接触到的东西。烈焰甚至吞噬融化了传送门,经过空间转移后连极远处也亮起熊熊火光,一时间仿佛真地是整个世界都在燃烧。

  疾掠的妖娆身影如蜻蜓点水,在一片横飞乱舞的火浪烟云中几个起落便来到制造这一切的巨大身影面前。她纵身跳上大炮一样的枪管稳稳站住,而喷火枪还在拥有者的操纵下肆意喷洒着沸腾的毁灭。

  “你这样做是没用的。”钢铁女子现在是常人身材,跟四十七比起来就像一个芭比娃娃:“这座迷宫并不是物质实体,而且至今无法探明边界,我们不可能毁掉它。”

  四十七把手一挥,还在发火的热熔大枪回缩进手臂变化成提供能量地动力炼炉。连起码的缓冲程序都不需要。他一拳扫断了旁边的石柱,连带引起了相当大规模的坍塌。四十七在大量燃烧地落石中蹦到一边,脚踏实地后再看塌方处已是旁边的一小块空洞——这种空间上的不稳定性不仅足以使任何一个身处其内的人迷惑直至发疯,连用魔法和仪器都无法对迷宫做出一个准确地判断。

  女士的惩罚公正无私。一视同仁——想出去,便只能碰运气。而运气这种事,则是一条路途茫茫终点未知的苦旅,不逊于任何酷刑的痛苦折磨。

  又是一连串火山爆发般地炮火。四十七像完全没听见似的。身上的武器再度向四面八方倾泻大量弹葯,其中“自然”有不少波及到了钢铁女子。

  “停止!”璀璨地刀锋之翼层层展开,钢铁女子不得不化成六翼大天使地形态来抵挡,只有足够大地堤坝或船舶才能与洪水抗衡:“我们在此得不到补充!而且这能有什么意义?我们还要打上一整年么?”

  “火炮提供一种尊严的手段。可以用来代替粗俗地怒骂。”四十七声音隆隆,如同某种古老强大的机器在轰鸣:“你现在觉得我们之间的战斗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钢铁女子眼中闪过蓝色的雷霆。这是她每一次从四十七那里感受到汹涌澎湃的混乱时都会产生的敌意,不过困在痛苦女士连时间概念都会慢慢失去的迷宫里。他们好歹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勉强维持着脆弱的和平。她自认能够保持足够的冷静来判断并最终从迷宫中找到一条出路。却比较担心四十七的状态——比疯子更难以预测的就是机器疯子。

  “我讨厌迷宫,因为迷宫是给老鼠住的地方。”四十七接着说道。“所以别指望我和你一样傻乎乎的窜来窜去。凯丽。要我说你的主观能动性也太低了一些,是不是每天都要上一次发条?”

  “如果你能有一个正常的状态,我相信我们迟早会找出离开迷宫的方法。摒弃杂质吧,你完全做得到。”不知为什么,钢铁女子一直未对“凯丽”这个称呼提出异议,看来她已经默认了?

  “正常。呆在这么个地方,你居然还相信世界上还有‘正常’两个字。”四十七活动着巨大的机械手臂,各种武器随他无常的心意而变化:“很遗憾,燃料和数据是我绝不会往外吐的两样东西。别再唠叨了,傻丫头,当心我揍扁你。你愿意继续逛就随你好了,我可要按照我的方法办事。”

  喷射引擎开始发动,他一边变形一边随便挑了个方向飞去:“离开迷宫最简单的法子就是打碎头上的玻璃板——炸掉每一扇传送门,情况就会简单很多!”

  “你不能这样做!”凯丽追着他:“它们太多了,而且或许某个门就是离开的途径!”

  “或许不是。或许根本就没有离开这里的路!不管怎么样,起码我不会无聊!”

  四十七不再回答凯丽,冒烟的钢铁大嘴里不断喷射致命的能量——火焰波,等离子爆炸,以及能穿透一切的白炽光柱。

  构装巨龙一路呼啸而去,空间迷宫似乎也不堪承受,受破坏的区域越来越大。只不过这仍只是沧海一粟,随着毁坏规模的扩大,迷宫弥合的速度将慢慢赶上来——他能坚持多久?

  相当久。至少是一段能让普通人感到漫长而不堪忍受的时间过后,四十七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疲累的意思。而且烈焰火海中偶尔也闪起一道星爆似地电光,凯丽居然也帮他清理了几处漏掉的地方。虽然象征意义更大一些。射中了一扇传送门,并同时引发三场爆炸之后,四十七舒展双翼,紊乱的热风托着他盘旋飞翔,准备挑个新的巡航路线。

  他突然一翻身,迅速变成人形悬浮着。身后凯丽手中的光芒之矛耀眼夺目,显然已经达到功率全满蓄势待发的状态。

  两人没有再度打起来,因为他们同时发现,可能又有一个家伙需要他们共同对付。

  一些极为细小、琐碎的声

  四十七的听觉单元。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地。瞬,它们便放大了无数倍,几乎像是整整一个交响乐团在耳膜上表演。这声音是如此的忽大忽小变幻不定,在低沉与尖亢的各自极端间摇摆。好一会儿才稳定下来,变成可以接受并分辨的音符。

  “居然是两个…”那怪异地声音活似诸界妖魔在同时窃笑:“难道至高无上的女士也有失手的时候吗?”

  女法师她们和伯爵正在共进早餐。

  饭桌上摆的满满当当,麦酒、菌汤、奶)斯兽肉还有不知何种生物地蛋,面对这些。伯爵还没有摩利尔来得有食欲。今天的绞刑取消了,估计罪犯没能熬过昨天晚上。所以希瑞克不负责任的溜之乎也,把身体控制权重新交还给真正的欧沙利文。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是谋杀王子表明态度地一种方式——既然他能做到保存伯爵的灵魂不被自己的神力毁灭。那么他用在凯罗身上抑制迷雾女神地手段自然也会万无一失。

  “英俊迷人地贵族先生,可否告知,您有什么打算呢?”魅魔倚坐在窗台上。一双修长美腿无疑对任何男人地意志都有绝对的杀伤力。不过她似乎无意将她最强大地武器用在欧沙利文身上。反而有点避犹不及的味道。屋内几个人之间关系相当微妙:女法师与她的昔日大敌相处的不错,魅魔却像凯罗一样不大喜欢伯爵。反而离冷眼旁观的菲尔加斯更近一些,钢铁精灵与其他人之间永远隔着冷漠的鸿沟,也许在帮过她的魅魔那边稍窄,跟摩利尔大概就算得上隔海相望了。加上眼珠滴溜溜乱转不知道琢磨什么鬼主意的夸赛魔皮皮,倒是形成了颇为有趣的一幅画面。

  “凡人既然为了自身向神明祈求,就不能不忍受没有回应的等待,更不能期望得到十全十美的结果。”欧沙利文放下刀叉——酒太淡汤太咸面包太硬烤肉太焦,至于那种颜色古怪的煎蛋,他碰都没碰。“恩赐可以降临,但我们必须学会谦卑,保持服从,顺应自然。只有坚定不移的信念才能驱散眼前的阴霾,直到那时,命运之路方会出现,指引出我们真正的目的所在。摩利尔小姐,你准备好了吗?”

  “你以前不这样啊,伯爵阁下。”摩利尔抬起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记得阿古斯帝国的贵族大多都是无神论者。饭菜味道很好,谢谢款待。如果没有餐后甜点的话,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最高评议会那种庞然大物的阴影下,又哪有信仰的生存空间呢。怎么做完全取决于你,我只是个跑腿的。”欧沙利文自嘲的说:“你可以回到故乡的世界等待,也可以留在外域或者去其它外层位面。我们的钢铁朋友一旦逃脱女士的迷宫,肯定就会闹出很大动静——到时候想找他将非常容易。”

  “没这么简单吧。”女法师说道。“难道我要做的就是离开印记城找个地方傻等?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摩利尔脸上突然闪过一个明悟的表情。她的褐眼睛闪耀着,嘴角翘起来。她本该想到的,外层界有着严谨的运作规律,而且牢靠程度远远超过主物质界。位面以“万物归环”的形式存在,同时遵循“万事皆三”的法理。各种世界千差万别,混乱不堪,秩序则像引力一样把它们维系成整体,形成一个中立稳定的奇妙宇宙,印记城就是它的缩影。正如在完美的理想状态下,一名游荡于外层界的圣武士总是会趋向善良守序的顶点,七重天堂山——这法则也是多元宇宙能从原始混沌中演变到今天的基础。

  照此理论,四十七最有可能顺流去向什么地方?到奔放原野和盖丁天族厮混么?其实不难得出答案——

  “无底深渊。”摩利尔轻轻吐出这个词,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她。

  “正是。吾主认为,当四十七找到迷宫的出口之后,印记城必会将他拒之门外,那么影响他的就是位面的本质。本质就像山崖上倾泻的瀑布,虽然不可能判断出飞溅水滴精确的运动轨迹,但是它们必定会向下,直至最低点。”

  “为什么是无底深渊?你认为他很邪恶?”沉默的菲尔加斯冷不防的提问。

  “不为什么。世界上的事情往往都是这样,命中注定,一天是,一辈子都是…而且我们都清楚邪恶绝非一个简单的定义。”欧沙利文好像有点怅然,随即话锋一转:“不过无底深渊毕竟太过危险了些,而且还不知道需要等多长时间。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更倾向于返回主物质界,在我们的世界,力量更易发挥,境况也会更好。他能找回来的,以前不是有过先例吗?”

  女法师站起身。“不,伯爵阁下。王子让你来说这件事也是不想太过影响我的判断,免得我日后反悔埋怨他吧?请放心,我有我自己的决定。寻找可能最终走向绝望,等待却只会使人心灵枯竭。”

  “你一点儿都没变。”欧沙利文笑了。“执着的像块钢铁——跟他真是般配。”

  在下层区找一个去无底深渊的传送门没有任何难度,只要有路子。地下室黑洞洞的入口敞开着,从里面飘出陈年发霉的气息和**食物的味道。一间恶心的储藏室,可能角落里还埋着某个商人或小偷的尸体。但是只要有正确的钥匙——可能是千方百计寻之不得的珍宝,也可能是随身携带毫不起眼的零碎,或者是其它什么意想不到的东西、行为、甚至思想,它就会开启,变成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隧道。

  魅魔抽了抽鼻子,像是嗅到了家园的气味。

  “吾主还是花了不少心思的。”欧沙利文说:“不停车,不转程,直达断域镇。那里大概是无底深渊中最适合非恶魔生物逗留的地点了,我们可以得到休息,补给,打探消息,以它为中转站慢慢进行探索。两位塔纳厘主人一定会热情招待我们吧?”“当然…热情胜火。”魅魔一语双关的说。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