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三回合 神,人,魔

第三十三回合 神,人,魔

  利尔站在街心,第一次完全解除了防护法术,让雨水上、脸上、唇上。wwW、qВ⑤、Com她尝到一种酸苦的涩味,随风飘来生活垃圾和工业废料双重混合而生的污浊臭气,乍闻起来很是刺鼻。女法师低头看了看,一双漂亮的小牛皮靴子正踩在水里。何必管它?她试着学某人一样“吧嗒吧嗒”的走,不在乎脏水和泥点会溅满袍子下摆——别说,还真的有一丝如释重负的快意。

  凯罗与菲尔加斯就在前面,探知法术令摩利尔隔着房屋也能“看到”她们体内各自迥异的能量反应。咦?似乎还有别人…女法师目光一闪,稍微加快了脚步。

  “为什么?我才离开了一小会儿,你就搞出这么大的乱子。就不能等我回来吗?”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发音有点像一炉灼热的煤炭在爆裂燃烧。摩利尔听得出来,这是一种深渊生物常用的语言。而且更引人注意的是,这种语言一经那女声说出来,所有嘈杂刺耳的音节全都转成一种诱人的抑扬顿挫启转呈合,即便听上去她明显有些愠怒,也里外里透着一股子撒娇慵懒的味道。

  摩利尔皱了下眉。女法师几步转过拐角,果不其然。

  一只魅魔。她只是随意站在那里,便有着倾倒众生的风姿——修长圆润的大腿,丰满挺拔的胸脯,光洁无暇的皮肤,曲线完美的腰臀,连背后蝙蝠般的双翼、覆盖在臂肘等一些部位的鳞片以及黑发间遮掩不住的尖角都体现了混乱与邪恶所能制造的最阴柔、最诱惑的极致魅力。

  “皮皮能怎么做?皮皮能做什么?”小恶魔扑扇着翅膀吱吱辩解:“何况你根本就不是离开一小会儿…”

  “摩利尔姐姐!”凯罗一偏头看到了她。

  魅魔也投来目光。“摩利尔?久闻其名…您这样悄悄接近一个恶魔可不好。”

  “你认识我?”她的声音钻进耳朵里撩拨,连女法师也需要稳一下心神:“如此说来,你也是四十七在深渊时认识的了?”

  “没错,但我们可不仅仅是认识。”魅魔的双眼中跃动着危险的**:“啊,我是他血战地助手,知心的朋友。如果要换个不那么虚伪的说法——我们亲密无间。您就是他在主物质界时的同伴吧?恕我直言,您对他的照顾似乎不像我那么完美周到。”

  “哦?那真是幸会了。”摩利尔并没有像和菲尔加斯吵架那样针锋相对,反而大大方方的施礼问候:“还没请教?抱歉,我和四十七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但他从来没有提起过你。”

  魅魔嫣然一笑。

  “或许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真是无巧不成书,没想到菲尔加斯小姐居然也是你们的伙伴。”她朝阴影中半隐形状态的钢铁精灵看了一眼:“很高兴和您见面,我叫瓦达莉亚。”

  “我本来一直在城里打听,看看没有能帮到菲尔加斯小姐地办法。”魅魔收敛双翼款款而行,尽管她已经使用“变换外形”的天赋能力遮掩了一下惹火的体貌,但那身段依然不折不扣的摇曳生姿:“可真没想到四十七阁下也会来印记城,而且和女士起了那么大地冲突。唉,皮皮总是把事情搞砸。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还在忍耐它。”

  “藏起来,别惹麻烦,皮皮都做到了!而且皮皮做的很好!”夸塞魔并不服气:“这不是我的错!”

  “好啦,你做的究竟怎么样我们可以稍后再讨论。”魅魔埋怨道:“当务之急是我们不能继续在街上游荡了。得先找个地方落脚。旅店?还是…”

  “瓦达莉亚。”

  “嗯?有什么事吗,摩利尔小姐?”

  “我没有别地意思,也不想使你有什么误会。”女法师赶前两步跟她并行:“但我想你也能够理解我要说的。你是一个来自无底深渊的魅魔——你为什么会帮助菲尔加斯呢?她当时在无底深渊逃亡,而且样子看起来像是招惹了非常强大的恶魔。”

  “我明白。”魅魔地表情在无所谓和受伤害之间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我是一个魅魔——所以我命中注定了要去诱惑凡人的灵魂。吸干他们地骨髓,看着万千生灵痛苦绝望地惨象才能达到**。如果我说我是喜欢她,不忍心看着这么一个漂亮人儿受苦才帮她,您一定会嗤之以鼻吧?”

  她转身背手倒退着走:“是地。恶魔当然没这么好。菲尔加斯得付出很大的代价收买我,不,不行。因为我只会打倒她。抢走她地钱。顺便还要挖出她的心。…你们这些主物质界来的人哪。我承认,你们中有一些人非常了解诸位面。了解无底深渊,了解各种恶魔,而且总是能在面对我们时占据优势。”

  “但你们不爱我们。你们才不在乎一个恶魔的心思呢,压根不关心她想什么。你们只相信把恶魔像驴一样戴上嚼子、系紧缰绳、脑袋前挂一根胡萝卜才会让她乖乖听话干活儿。但我们不一样。我们爱无底深渊,爱精灵,爱人类,甚至爱多元宇宙中的一切生物——当然,除了巴特祖族那帮顽固不化的杂碎。您说说看,您为什么不能像四十七阁下一样不带偏见的欣赏我,爱我呢?”

  爱一只恶魔?我的老天。魅魔夹枪带棒说了一大套,却没有一句实在的。如果遇到一只真心实意帮你的魔鬼,那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个阴谋;可如果遇到一只真心实意帮你的恶魔…多元宇宙里存在“真心实意帮人的恶魔”这种生物么?

  “你们在背后议论人的时候,最好提高注意力。”上方传来菲尔加斯的声音,一直在房梁上行走的钢铁精灵冷冰冰的开口。

  爱波妮?经她提醒,摩利尔发现了对面走来的瘦削身影。

  有点奇怪…她可不像能回心转意的人。等妓女接近后,凯罗轻轻“呀”了一声,女法师也看出她的异常之处。

  爱波妮还是那副倔强消沉的模样,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但她的眼睛

  如墨。

  “跟我来,有个人想见你。”

  魅魔看着那双黑洞似地眼睛,不易察觉的畏缩了一下。“当心。我觉得她不大对劲。”

  “这阵子不对劲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摩利尔摇摇头,跟上妓女。

  自以为是,刚愎自用…所以我也讨厌法师。她迟早会倒霉的,你信不信?魅魔使用心灵感应能力对小恶魔传讯。

  不信,不信!她和我们上次遇到的那个笨蛋可不一样!皮皮转着眼珠讥笑。

  爱波妮领着她们来到一个小广场边上的一座房子前面。大屋很气派,有大落地窗、明亮的灯光、带尖的拱顶、装饰了花纹地墙砖…与周围低矮破败的棚屋格格不入。

  “摩利尔姐姐,我…我就不进去了吧?”凯罗低声说。

  “勇敢些,凯罗。”摩利尔劝慰的声音中似乎蕴藏着某种魔力。使女孩舒展开紧张的眉头:“应该害怕地人不是你。”

  让其他人都在客厅里等着,爱波妮将女法师带上二楼。

  果不其然,等着她的是一套崭新闪亮的衣服和皮鞋,一张贵族公子特有的白皙脸孔。一头披到肩上稍微有点卷儿地黑发——裹着一个欧沙利文。

  “我们又见面了,亲爱的摩利尔。”欧沙利文脸上浮起优雅的微笑:“有劳了,这位美丽的小姐。”

  随着他地话语,黑色从爱波妮眼中褪去转而在前伯爵眼里燃烧。

  “我…你们这些混蛋!”

  脱离心灵控制的爱波妮只是恍惚刹那便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受到冒犯的她马上做了一件让摩利尔吃惊不已地事情——妓女扬手就给了伯爵一记耳光。

  “遇到你们真是倒霉透顶!”她又恶狠狠地盯了女法师一眼。转身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挨了一巴掌的欧沙利文笑容稍有些僵硬,不过很快调整成像是刚被情人吻别一样:“微笑收买人心,这是交朋友地秘诀。”

  “…伟大的王子,您的宽宏真是令我钦佩。”摩利尔是由衷的。眼前的欧沙利文可不真的只是欧沙利文,她非常清楚。她在从破碎冰川返回的归程中见过他,还记得那种冰冷、沉重、窒息一切、杀戮万物的超凡威严——可眼下他简直成了个嫖完不付钱的小混混。脸上都被打出红印来了

  “无所谓。反正也不疼。”附在伯爵身上的谋杀之神转回到桌子后面坐下。抬起手理了理发鬓,仿佛真是一个浪荡浮夸的纨绔子弟:“摩利尔小姐。你一定不喜欢一见面先寒暄半晌今天天气如何的繁文缛节…那我们就书归正传。看样子在万门之城里遇到的麻烦事令你很困扰吧?”

  “伟大的王子,您一直在暗中注意我?”这地方显然不是希瑞克的办公室,印记城里也没有暗日教会兴风作浪的空间,那么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别说的那么难听嘛,摩利尔。”谋杀王子薄薄的嘴唇笑意更浓:“我又不是偷窥狂。但你还记得吗?我们之间是有交易的。现在我的交易人出了大问题,她的合作伙伴又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呢?”

  “哦?这么说,您能让四十七…”

  “这我可做不到。”欧沙利文模样的希瑞克打断女法师的话,不无遗憾的说:“很抱歉,这一次我能给予你的帮助非常有限,最多只是一些建议而已。”

  “我不想多谈那位女士的事情。”他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配上眼中黑火更显得诡异非凡:“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多…毕竟我只是个新鲜出炉的谋杀之神,而不是创世神。”

  “有人说女士是个神,有人说她是个恶魔,还有人说她只不过是一个幻影。谁知道呢?反正我是搞不明白。她的刀锋能在一刹那间将人大卸八块,这还只是小意思。女士的真正可怕之处在于,她能随心所欲的将印记城一部分时空撕下来变成迷宫。忤逆她的家伙会被关到里面去,毫无反抗之力,就算是神也一样。厉害吧?我在这里也得夹着尾巴做人,甚至不敢到处乱走。虽然女士出不了印记城,但是在这座城里她就是天字第一号老大。”

  “迷宫?真不可思议。它在什么地方?”

  “请用复数。每个人住的都是单间,既然是无期徒刑,你觉得女士会好心让他们凑在一起聊天解闷?可能在以太界吧,我不确定。你找不到的。多元宇宙大着呢。何况印记城比我知道的任何神灵历史还久,天知道这么些年她究竟关了多少人。当然也不全是坏消息,我可以肯定的说,每一座迷宫都有一个出口。只不过难找的要死,这么一点点希望反而无限放大了囚徒地痛苦——女士的惩罚是漫长的折磨。”

  “既然有出来的路,那么曾有人从迷宫逃出来吗?”

  “至少有一个。”希瑞克摸着下巴仰头沉吟,似乎突然陷入对悠久过往的回忆之中:“有史以来最强的凡人…我当神以后才知道他,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我看你那位铁皮大侠也有这样的潜质。放心吧。别皱着个眉头。看,一位神祗在此向你保证,你们很快就会重逢。我有强烈地预感,真的。”

  摩利尔哑然失笑。魅魔说爱。希瑞克讲预感,为什么她一天到晚尽遇到这些完全不靠谱儿的事?

  “相信我,我在为你出谋划策。我会帮你离开印记城,这我还做得到。此地不宜久留。”谋杀之神强调说:“你们已经惹女士一次了,再有点什么小事她可能就会出手抓人。那我可就真的无能为力了,而且女士掌控着城里所有地传送门——你一定不希望门的那一边是巴洛炎魔的卧室吧?”

  “等你和他重逢后,我想请你让他帮我一个小忙。本来不用这么急的。可说实话,你们这次着实也让我吓了一跳。就当是礼尚往来好了,正好我也需要试验一下效果。”

  希瑞克变戏法似地拿出一件东西。女法师瞥一眼就知道。它跟

  脱不了干系。一条三尺来长。巴掌宽的金属带子。幽,有着难以置信的精致和复杂——细看之下甚至能发现组成这条金属带的无数齿轮在缓缓运作。她几乎可以确定。铁皮佬看到这玩意地第一反应必然是动手抢。

  “我相信也只有你才能叫他帮我的忙,而不是为了这个和我打起来。”希瑞克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大部分工序我都完成了,只需注入少少地能量进行激活…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相信凭我付出地友谊,对此完全不在话下吧?”

  “这是什么?请您原谅,王子陛下。但我必须问个清楚。”摩利尔谨慎地回答:“否则我恐怕无法说服他。这似乎是…”

  “没错,我用古代构装体的残骸做地。至于我想用它干什么嘛,告诉你一些其实也无妨。反正算不得天大的秘密,至少比莎儿女神的三围廉价的多。”

  谋杀之神脸上再度露出风暴来临之前的异常平静:“我有一个计划…对付众神的计划。摩利尔,你认为神是什么东西?”

  “神不是东西。你的反应还是不够快,摩利尔。换了他一定会这么说。”希瑞克突然爆发出一阵假笑:“可他说的对!我跟你朋友之间其实有很多共同语言。问个问题,摩利尔。你信仰密斯特拉,魔法女神么?你会向她祈祷,参加她的教会,举行赞美她称颂她的仪式么?在你知道的法师中,有人这样做么?”

  “当然不。魔法是需要付出全部身心去探寻的奥秘,而不是恩赐。”女法师这一次回答的很快。

  “这就是了。谁会去信仰一个臭丫头?魔法帝国的大奥术师驾驭着浮空城遨游天涯海角的时候,她还只是个放羊的村姑而已。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我们世界最有力量的神祇之一,因为研究魔法、使用魔法的同时,也就证明了魔法的存在,证明了魔法在世界上的代表——密斯特拉的存在。”

  “你一定听说过这样一种说法,神即信仰。没错,但信仰又是什么呢?以我的例子来说,暗日教会里的那帮蠢猪,有一头算一头,哪个是真心实意信仰我的?他们崇拜我,敬仰我,无非是因为我能给他们力量,能在深更半夜钻进他们的脑子把他们搞疯!他们相信什么?一目了然。谋杀,谎言,阴谋,欺诈,纷争,他们信仰的是用这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去攫取,满足自己的**!暗中的闷棍,背后的刀子,杯里的毒酒…这才是我,一个谋杀之神的真正根基。众神不给的东西,你可以自己拿。我对此身体力行,所以在动荡之年过后坐到了这个位子上。”

  “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我在追求力量的道路上舍弃了一切,我自认在我的时代,绝没有人可以做得比我更好。我就是最高的!我是谋杀之王!我相信,我是唯一的选择!可是等到真的立地成神,我才明白,原来这***是个只要随随便便挑个街上小混混就能胜任的破烂活儿!”

  说着说着,希瑞克又像上一次见面时那样无端暴怒起来:“狗屁!神域,神威,神恩,一切都是狗屁!妻子谋杀丈夫,大臣陷害同僚,冒险者让伙伴孤零零留在绝境等死,难道这需要我的指引么?这是本能!所谓生存,就是把身边的同类撕成碎片!难道神的存在意义就是整天蹲在一个鸡不飞狗不跳兔子不撒尿的地方回应祈祷,当个仓库保管员?别的家伙或许不在乎,可是我不甘心!我不要安于现状!如果***还有一个凌驾在众神之上的存在,我要让他知道,既然使我升神,就不该还让我保留人性!”

  “我来告诉你一些秘密,关于众神的秘密。一帮杂碎,活的比谁都要堕落。风暴之神塔洛斯以欺负女人为乐,海洋女神安博里和冰霜少女欧吕尔都是受害者,当然她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密斯特拉和死神凯兰沃本来是一对凡人情侣,可是成神后他们反目了,因为密斯特拉总是下凡勾引那些强大的法师,光是私生女就有七八个;阿蒙拉根本就是个性无能的老流氓!否则为什么有那么多心地善良,为正义不惜献身的人,最受他宠爱的却是一群漂漂亮亮从不嫁人的同性恋少女?精灵与自然诸神?我都不稀罕提!自打罗丝离开后他们就再没了像样的女人——让那群德鲁伊都操树去吧!”

  “真是太***恶心了。一看他们我就烦,所以我要把他们的舞会砸个稀巴烂!”谋杀之神目光灼灼:“这就是我要干的事,这东西能帮我达成心愿。我要向整个多元宇宙证明,我才不是一个只会发光的头骨符号!我是希瑞克!我独一无二,开天辟地!”

  摩利尔不由自主的咳嗽了一声。她倒是很想问谋杀王子是不是因为别人不邀请他参加舞会才这么发狂——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你再考虑考虑吧。”希瑞克终于平静下来,还掏出个白手绢擦了擦脸:“洗个澡,换身衣服,休息一下。你们也折腾了半夜吧?看你身边小女孩的样子,迷雾女士是不是又苏醒了?她还是挺有本事的嘛。不过再次完全占据那女孩身心的事,她想都别想。说不定用了什么花言巧语…这个她最拿手,我可以帮你对付她。对了,听说每天早晨外面广场上都有绞刑。当人就是好啊,连吃早餐的时候也可以看娱乐节目。”

  “多谢,伟大的王子。”摩利尔微微欠了欠身:“我会试着帮您的忙。其实…我觉得您用不着在我身上费这么大力气。您只要告诉他您想与众神为敌,他可能就会很高兴为您效力的。”

  “为什么?神祇之间的争斗可不是小打小闹。”

  “谁知道呢?他确实和您很像。”女法师轻轻一笑。“有的人爱财,有的人重义,有的人就是喜欢看着世界燃烧。”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