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八回合 命中注定的相逢
  收尸人?收尸人是一群躲在印记城阴沟里的臭老鼠!跟踪你,巴不得看到你倒霉,一有机会就会像秃鹫一样一拥而上,拿光你最后一个绿角子,连你肮脏发臭的内裤也不放过!哈哈哈哈!”

  浮在空中的话匣子头骨发出一阵令人寒毛倒竖的怪笑,一对充当眼球的水晶珠子骨碌碌在眼眶里来回乱转,“喀啦喀啦”口齿不住的开合,把自己储存的信息一股脑的倒出来,连输入者的语气都模仿的惟妙惟肖。/WWW、qΒ5。Com\

  “唔…别摆弄这种蒙骗外地人的蠢玩意儿啦,先生!”自称爱波妮的妓女努力咽下嘴里的硕鼠尾巴,手中木棍上还有焦糊糊的三四根:“收尸人才不是像它说的那样呢,肯定是哪个有偏见的混蛋把自己的胡说八道输进去了!”

  她突然停下来拉了拉松垮的胸衣,回头盯着四十七说:“先生,您一定不会介意让我也来教这个‘话匣子头骨’几句印记城常识吧?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印记城人呢,从一生下来就呆在这座大笼子里了!”

  “…他们收拾印记城的垃圾,给成千上万来笼城‘到此一游’的巴佬擦屁股…”

  摩利尔走在后面。她沉默不语,任由那姑娘旁若无人的摆弄漂浮头骨,跟它说些稀奇古怪的疯话,带着他们走过印记城迷宫般曲折阴暗的街巷,朝更深处的世界走去。

  “漂亮小妞,您是位预言法师。对吧?”妓女又转过身跟她搭话,她从自荐为四十七等人引路开始似乎就放开怀抱,也不管摩利尔愿不愿意搭理她,一路上常常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说,得不到回应便自言自语——

  “您知道吗?我也曾经学习过一些法术技巧!”她一下子变得兴高彩烈,那种神情展现在倍受艰难时世摧残、青春不断被衰老毁灭地脸上,好像幽巷地洞中一朵得不到阳光而即将凋谢的残花:“小时候我看过我母亲的魔法书,还记得她教给我的…”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姑娘停住脚步,一只手叉着腰。环顾周围残破乌黯的建筑群。天上的***太远了,光芒之下一片漆黑,墙上那些或许是窗户的窟窿里没有任何光亮,连负责一到晚上就点亮街边路灯的童工们也不来这一带。

  “后来她找到一个离开印记城回家地门…咒语葯水这些东西可没帮上忙,还是要靠女人的方法。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因为我也参加了。可是那扇破门只能让她自己回去——于是呢,就这样。”爱波妮撩了撩蓬乱的鬓发,忽然开始咯咯的笑:“我才不稀罕那女人嘴里说的什么家乡呢。大地和太阳,又有什么了不起?我的家是印记城。是这座大笼子。”

  她哼着歌儿继续走。

  在黑暗的世界里,人类的其它感官会先于眼睛发现问题。拐进一条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地小巷后不久,前方出现了凝涩的轮轴转动声——和淡淡的血腥气一同慢慢飘过来。爱波妮睁大眼睛,很快闪到一旁。

  “让路啦,小姐们!”她皱了皱鼻子:“如果你们不想被蹭到的话!”

  那是一辆又破又旧的手推车,在摩利尔的黑暗视觉中,它呈现出由大量灰度不一的斑驳色块所组成的奇怪形状。这使得连推车人散发地热量也几乎难以察觉,或者说那个人根本就和这辆笨重的推车以及车上的东西差不多。根本只是另一个会动地物件儿而已。

  这一车一人也试图尽可能避开对面的来者。经过他们的时候,车轮不小心歪进一个能把人脚踝“喀嚓”一下扭断的坑里。在同样原理的力学作用下,推车地不知什么地方也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断响。大概是某根铁钉什么的终于被那身锈壳外衣闷死了。整辆车眼看就要歪倒散架——如果不是四十七一把将它拽住地话。

  推车上胡乱盖着的毡布滑落下来。大概是因为几个人眼中的微光起了照明作用,毡布下的半张脸格外清晰。苍白、浮肿、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半张,另外一半不知道是被刀子削掉的还是生生咬掉的。一些扭曲的肢体点缀在脸周围,隐约中居然有点像某种后现代艺术品。

  同样裹在毡布里的推车人微微向施以援手的四十七点了点头,动作轻的几乎没法察觉。他弓着身用力把车校正。没一会功夫,这座微缩墓场便湮没在无边无际的阴影中。一切都似真似幻,恍如阴曹地府和阳世人间错身而过的时候偶然互相擦到一点。让依附于彼此羽翼下的生物窥得些许黑暗另一半中的东西。

  “看样子,他今天晚上收成不错,大概遇上了整整一队脑门上刻着‘来吧,快杀了我’的巴佬白痴。”爱波妮评论道:“死亡者会为此给他不少绿角子的。最近这路货色越来越多,弄得我有时候也想改行干这营生了。不过我没有力气,怕是抢不过那些老手…虽然他们通常只是捡死人,可也难保恰当的时候不会自己制造一个。收尸人成了收尸人的货,说出来是不是很好玩儿?我可以编成笑话,说给我的客人听。”

  他们在黑暗中前进,一座座乌黑的房子沉默死寂——像是行走在墓群中。但身处其境的并不仅仅只是他们

  还有一些东西在不同的道路上、不同的墙壁后面踟蹰大多数都并非孤身,生者带着死者,却皆为鬼魅一般的形状。

  “快到啦…巢穴里大部分收尸人都拿这里当老巢。”爱波妮停在一座桥下,河道里没有水,堵的全是各式各样的垃圾,经年累月过后居然变得比水泥路还要坚实,连四十七站上去跺跺脚都毫发未损。

  “不过我可先说好啊。”妓女站在桥洞边上:“你们是要找那危险玩意的来处?我认为很难达到目地。收尸人的货全是从死人那里搞来的。而死人可不会跟你讲他的上家是谁。十有**都是白费力气啦,再者说,说不定它已经被转手三四次了,或者更多。无数个世界里的无数人来了又走,只有印记城永存不朽。”

  “曼哈顿计划的唯一成果就是让我们知道,世界上没有永存不朽的东西。”四十七眼中两点针刺样的红芒暗了又亮:“但是打仗的可不仅仅是核武器…而机动步兵地准则是:不能抛弃任何一个同伴。”

  “我才没兴趣了解你这秤砣脑袋想找什么。”摩利尔冷冷的说,她的脸色有点发白,额头上似乎也有些汗:“但是想找什么就得快点,我可以告诉你现在还是有机会的。但是一个小时之后就很难说。”

  “好吧,好吧,小姐们。”爱波妮猫腰钻进桥洞:“跟我来——嘿嘿,颅鼠会不会也需要女朋友呢?”

  几十分钟之后,他们站在一个有好几处出口、光线昏暗的大洞里。地面、墙壁乃至天棚全是由大大小小层叠压摞在一起的垃圾废物构成的,自桥洞的暗道往下,整个地下世界就是这无数垃圾中地通道和空洞,印记城居民丢弃的是如此之多。以致于量变产生质变,造成足以包容支撑一座小镇的牢固基础。

  “我说,你什么意思?”破木板钉起来的柜台后面,一个消瘦阴沉的秃头瞪着爱波妮。他穿着一块油布做成的围裙,上面的污垢让它简直硬的像一件盔甲。他把两只瘦骨嶙峋地胳膊摆在柜台上,旁边放着一把很大的切肉刀。

  “告诉你的朋友,把他们地傻脑瓜转一圈儿。”秃头恶声恶气:“看到这里摆着什么,他们可以付钱拿走。但是别想跟我打听东西是从哪来的。我这儿可不会招待***蠢货失主——在收尸人的集市里,儿子可能买到父亲的肺,而他之所以会高高兴兴地拿走的原因就是没人问问题!”

  “看。女人就是很难把事情说清楚。”四十七走上前来:“那么我再解释一次。”

  “我查到有人从你这里买了一个炸弹。谁给你的?或者说你从哪弄来地?某具尸体上?没关系,身为士兵,我接受这个结果。但是我不能接受拒绝…不能接受有人藏着我想知道的秘密不说,拿我当白痴。”

  说话的时候,四十七手也没闲着。他不断的从触手可及的垃圾堆中抠些东西下来。一段铁条,半截铜管,扭曲的螺帽等等。

  “滚蛋吧。***不知天高地厚的的巴佬杂碎!”秃头的手已经握住了刀把:“我后面还有很多烂肉等着处理,也许你的胳膊能卸下来供我去凑成完整的一具卖给死亡者——”

  铁皮人把他装好的东西放上柜台,又是一枚疑惑炸弹。除了斑斑锈迹之外,几乎跟阿古斯帝国的流水线产品一模一样。

  “买炸弹的那小子把自己炸上了天。他太不小心了,对吗?”光芒开始从疑惑炸弹的外壳缝隙内射出——血红的光芒。

  “你***想干什么?”秃头发现三个女人不约而同的全向后退去,从她们的表情能看出这绝对不是演戏。于是他马上伸手去抓炸弹,但是那闪着光滴滴作响的铁疙瘩顽强的赖在柜台上不肯离开,而且反过来锁住他的手指,小小的铁爪子保靠极了。

  “事故时有发生,尽管不幸。”四十七冷酷的声音像是在读秒:“没人问问题…你认为这省了你不少麻烦?很好,马上就再也不会有人向你问问题了。”

  “干!你疯了!这里是印记城!那位女士不会允许——等等,等等!我说!那个炸弹是一个小恶魔拿过来的,生面孔,估计前阵子才到笼城!但是我不知道去哪找它,真的,这帮深渊来的塔纳厘杂种全都又坏又滑…嗨!我看见它了,那边!它刚刚飞过去!快放开我,把这玩意关掉!”

  秃头绝望的抬起自由的那只手挡在眼前,学鸵鸟的做法让自己看不到那充盈满室,代表着死亡地红光…猩红过后没有爆炸。炸弹熄灭了。喀嚓一声收回附肢,像个普普通通的球体一样滚落地面。

  四**步离开:“送你了。别乱摆弄,早点脱手。”

  大洞小洞连环相套,晦暗阴森,大活人拐个弯都会无影无踪,更别说什么会飞的小恶魔——不过摩利尔再次给出了方向。

  “这边走。”

  果然没错。从一个躲在垃圾里睡觉的可怜虫身上跨过去之后,他们看见了那个正飞来飞去、吵吵嚷嚷的墨绿色小生物。

  “我的!我的!”它挥舞又细又长的四肢,跟酒馆里的小精怪路克一样在半空中来回窜,围着

  尸人尖叫:“是皮皮发现地!至少要分一半!”

  但没人在乎它。即使那是一个塔纳厘夸赛魔——因为这里是印记城。

  “滚、滚开,他***塔、塔纳厘杂种。”

  “没错,快滚!别在我们面前像苍蝇似的飞来飞去!”

  “是啊,少烦我们,不然死亡者明天就会多出一个长尾巴的僵尸小丑!”

  “虎落平阳”的小恶魔尽管非常恼怒,但仍然眼观六路。它注意到一队人马正向它走来,衣衫褴褛的丫头八成是临时招揽的向导,年轻的女人身上魔法灵光隐现。肯定是名非同一般地法师,旁边跟着的女孩说不定就是她的学徒,还有那个高大阴森、从头到脚都裹在铠甲里的家伙,铁皮脸上一对深渊恶魔一样的红眼睛正盯着它,有点熟悉。

  又是活见鬼的巴佬旅行团。说出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胆子比犀牛还大,脑子比蜗牛还小,连无敌深渊都有他们的踪迹,两眼一抹黑什么地方都敢去。什么事情都敢干,拖累所有跟他们混在一起的人…小恶魔有过教训。

  “等着瞧!等着瞧!不会就这么算了地!”

  小恶魔虚言恐吓了一句,随后便启动天赋的隐形能力。向垃圾墙上一个跟人头差不多大小的洞飞去。这条路很适合它,更大地生物却甭想跟着追赶。

  但是它刚钻进去就被揪了出来。明明已经隐身,而且还有不短一段距离,但是铁皮脸一伸手就抓住了它,手臂伸缩变化的过程匪夷所思。没人看得清楚。

  小恶魔起初还试图挣扎一下,但它马上发现这徒劳无功,铁皮脸捏住它的翅膀。好像抓着个蜻蜓的小孩般毫不费力,一念之间即可决定猎物生死——这境况似曾相识。

  “松手!松手!”它用不同的语言吱吱尖叫:“皮皮不是流浪者,皮皮有强大地主人!你们惹不起!”

  “很不幸,小骗子。我想你认识的家伙我也认识,就算把他们捆在一块做成‘要你命3000’我也惹得起。”四十七拎着小恶魔:“说吧看在老朋友的份上。你从哪里弄来地疑惑炸弹?”

  “咦?”它瞪着黄眼睛上下端详铁皮脸:“你认识皮皮…钢铁恶魔大人!”

  正如霸天虎帅哥们无论怎么变形也不会把标志藏起来一样,四十七红热的双眸就是他的招牌。夸赛魔曾经一度很熟悉它——钢铁恶魔开怀大笑的时候它不笑,怒发冲冠的时候它也不怒,程序化的冷漠中唯一近似情感的东西就是些许孩子式的天真——天真的会在蚁穴旁边花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慢条斯理、毫无怜悯之心的把里面爬出来的蚂蚁一个个碾死的孩子。

  四十七松开手。小恶魔皮皮往下一沉,马上扑扇着翅膀稳住身形。被捏过的翼膜火辣辣的疼,但这不算什么,钢铁恶魔在问它话呢,这可是个麻烦事…无底深渊中因为带去坏消息而被主子生吞活剥的夸赛魔大概比死在血战里的还多。

  “…炸弹?皮皮想想,想想…”

  当小恶魔把铁皮人带到它栖身的临时巢穴,看到垃圾堆中的“那东西”的时候,皮皮觉得自己大概真要跟美好的多元宇宙说永别了。倘若它还有从幼虫重头再来的好运气,是不是应该记住要离构装生物远一点?

  不过四十七并没有给它一枪来昭彰邪恶,好信使和好部下同样难得。

  这里是巨大的地下垃圾山地最底端,连收尸人也不愿意涉足。随机形成的陷阱和时有发生的塌方已经算是比较温和的威胁了。成群结队的颅鼠拥有远超过一般人想象的力量与智慧,当一百只闪着凶光的小眼睛同时盯着一个猎物的时候,能迅速死亡便是一种莫大的恩赐。

  现在四周就散布着大约十几只颅鼠。三角形脑袋上恶心地螺纹状瘤体还在幽暗中反射出些微光泽,灰质相加的结果就是相乘的邪恶——如果它们还活着的话。而且颅鼠们并不仅仅只是倒毙而已。它们丑陋朊脏的小身体发生了某种骇人的化学反应,以半融化的状态与周围物质粘在了一起,填在此处的垃圾污物更是混同一体,蜕变成如死水潭底积年淤泥一般地乌黑色腐烂物质。

  即使是作为印记城最污秽角落的垃圾场,自身也有它恶化癌变的地方。阵阵腥浓无比的剧毒气息有如活物般涌裹而出,甚至让四十七全身也蒙上一层淡淡的锈色。但铁皮人似乎对此毫无所觉。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脚下,半掩在**之地中心的东西:毫无反应,像熟睡婴儿一样安静的蜷缩着,依稀能辨认出这具女性身形曾经拥有地优美与矫健,但现在遍布其修长肢体上的囊肿和溃创完全占据统治地位,破裂、流脓、凝结、形成新的肿块,几乎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在生。

  一个容器,一个通路——巨大澎湃的炼狱之气正在慢慢煮沸她的身体。从她千疮百孔的躯壳中漏出,而且还在不断增压,直到什么时候将她彻底炸烂。届时将造成一场印记城的生态灾难,还是形成一扇连接无底深渊地传送门?没人知道。

  “又严重了,皮皮没有办法!”

  小恶魔紧张的摇着尾巴,塔纳厘体质

  能暂时呆在这里:“深渊、深渊的力量!捡到她地时个样子了!她会被一点点腐蚀掉,最后变成无底深渊的一部分,没有任何办法!”

  四十七摸着下巴。咧嘴一笑。

  “皮皮…你还真是会捡东西。”

  他回头招唤摩利尔,她们都在“防护毒素”的屏蔽下躲得比较远:“嗨,把骨头爷爷送你的东西给我。”

  然后铁皮人便蹲在那自己鼓捣起来——所有人都被赶开。

  “你们两个似乎很熟。”女法师的脸庞不时被洞窟深处迸发的闪光映亮。能量乱流在身边穿梭不息。她甚至有种预言法师不应该出现的错觉,里面的四十七就像一只大蜘蛛,整个魔网都在围绕着他而编织。

  “血战!血战!”危机过后,小恶魔开始很是得意的炫耀:“皮皮是钢铁恶魔的血战参谋!你见过血战么?皮皮参加过!”

  摩利尔冷冷的瞥它一眼。身为组织严密重视秩序的前红袍法师会成员,她向来比较厌恶天性混乱、连作恶也毫无逻辑可言的塔纳厘生物:“你最好理智一点。认真回答我的问题。那里面的人是谁?你们的血战同伴?”

  狂妄自大的主物质界法师。皮皮暗自腹诽,但它明白面对这路人就算强如巴洛炎魔也得谨慎应对:“不,皮皮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搞的!她逃命、皮皮遇到。她付钱、皮皮就带她来印记城!”

  “你是想让我相信…一个塔纳厘恶魔会像巴特祖族那样行事?”女法师讽刺它,拉着凯罗找了处还算坚实的地方。垃圾坑微微震动着,似乎在有节律的收缩扩张,而妓女爱波妮竟然在一旁坐下哼着歌看风景,一副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

  “我看起来像傻瓜么?还是你们全都疯到连谎话都不会说?”

  “荒谬!荒谬!”小恶魔拼命拍打着翅膀,很是气恼:“杀人、放火、搞破坏,皮皮才没兴趣做!皮皮是有远大理想的!”

  远大理想?怪不得会跟四十七那号货混在一起。本来思虑重重的摩利尔差点没被气乐了:“你想改换门庭投到九层地狱去?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交待为好,我有很多办法可以从你嘴里…”

  大垃圾坑突然猛然搏动了一下。就在女法师和小恶魔谈话的功夫,一张实体大网已经悄然成型。条条钢铁脉络沿着坑洞蔓延交错,将这片区域彻底连成一体。而在它们的操纵下,垃圾坑的整体结构也在发生变化,橡皮泥似的拉伸扭曲,碎屑残渣如雨落下,洞窟隧道蠕动着合并起来,逐渐形成一个蛋形的巨室。致密的金属网络中有无数电火脉冲流动,那是从虚空中萃取的无尽能量,正源源不绝的向着中心汇聚——四十七站在四处飞溅的火花中,背手欣赏自己的杰作:一个比他还要高的银色巨卵。

  这枚卵明显是金属制品,但是却好似一个般心脏跳动着,频率越来越快。每一下振颤都在近似水银的表面上引发涟漪,同时引起整个洞穴的震动,乌黑黯淡的炼狱毒气尽数褪去,或者说被流向银卵的能量过滤吸收…随着一次次“心跳”,光芒从内透出,模模糊糊可以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蜷缩着,像个婴儿。

  “你又干了些什么?”摩利尔冲他喊道。

  “不用紧张。”四十七回身说:“就算强大如行星吞噬者,有时候也需要找个部下…不过短笛大魔王的方法还真是有点奇怪。”

  “胡说八道——小心!”

  高强度的收缩扩张终于崩断了金属张力,一根长长的尖刺穿破银卵的外壳指向洞顶,所有电火光芒都同时一敛。紧接着又有几根刺刃透出,上下左右那么一斩,卵形壳体便像纸一样被撕得四分五裂,火焰自内汹涌而出。

  铁皮人身子完全违背人体结构常理的一扭一转,躲开后面鞭子似的刀锋,至于火,他有没有感觉到都是两说。

  一个高挑的身影在燃烧的碎壳中站起。短暂停顿过后,以可怕的敏捷跳起落在四十七和摩利尔之间——速度之快好像只是瞬间的闪现。

  “是否需要我介绍一下?”四十七的语气像个主人在炫耀他的宠物。

  她比他还要足足高出一个头。没有声音,低头环顾…血色目光掠过,每个人都在这种像似千百只甲虫爬上皮肤的扫视中不寒而栗,没皮肤的除外。唯一能证明她曾经身份的大概只有半张柔美清丽的黑玉色精灵脸庞了,另外一半覆盖着结构诡异的银色面具,全身上下也是如此。扭曲如咒的暗红纹记是她的梳妆,钩爪、链条、锯齿和刀锋是她的首饰,闪动着黯淡光泽、隐约有某种幽灵魔魅游走其中的构装铠甲是她的礼服。

  “没有必要…吾主。”

  四十七小小惊奇了一下。她居然转了性子,开口说话?

  “我认识您…”她看着摩利尔,一只眼眸还是精灵般的脱俗清澈,另一只眼中蕴藏的红火则与铁皮人一脉相承:“阿古斯帝国北方战区指挥官,摩利尔女士。”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