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七回合 过期军火

第二十七回合 过期军火

  们没看到事发经过。\\wwW.qВ5、com\

  当然凭摩利尔现在的本事,赶走闲杂人等平心静气再施展合适的魔法她完全可以做到回放此前几分钟内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现在做不到平心静气,再说,管***前几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此前几分钟内,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四十七更令她生气了,也没有什么事情比她没头没脑的训斥责骂四十七更重要。

  所以当她将注意力集中到事发点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群张牙舞爪如豺狗的男人和夹在他们中间尖叫咆哮如母狮的女人,濒临激化。

  “放开我!你这个畸形、下流、恶心、浑身臭脓、嘴长在鼻子上的原始生物!”外人很难想象,那样一具矮小瘦弱的身躯内居然会迸发出如此惊人的声响和力量。她拼命甩着自己的胳膊,肩膀上松松垮垮的吊带蛇一样扭动,只是因为突出肩胛骨的阻挡才没有滑到胳膊肘上去。拼命挣扎的结果就是旁边比她高一个头还多的“原始生物”几乎抓不住她的手腕——直到他伸出长在肋部的另一只手臂打在她的脸上。

  施暴者喘着粗气,声音活像个肺里堵满了痰水的绝症患者,即便在一片喧哗谈笑声中也听得见。坦白讲,忽略挨打妓女话语中侮辱性的含义后,凭此描述就能给他画个不错的肖像。这家伙赤条条的一丝不挂,背驼得很厉害,使得他的脑袋看上去似乎长在胸上。两只手臂(或者说前爪)地下面还长着一对附肢,而且同样细长有力。肢体末端长着四根手指,分成钳子似的两对。另外,除了那张确实竖着长在脸部中间位置的嘴巴,他浑身上下都覆盖着一层闪闪发光的粘液,滑不溜手。

  与他争吵的年轻妓女的口鼻里涌出的血一直流下脖子,居然没有晕倒也没有摔倒,只不过很难再破口大骂了,他仍然抓着她的手腕并举手将她提起来,像是片挂在肉铺门口的肋排般招摇。

  “嘿!你现在知道我们地厉害了吧。臭婊子?”另一个人端着酒杯靠在吧台上,身穿无袖皮甲,斗篷撩在身后,毫不掩饰双臂上的骨刺,脸上的笑容证明他很满足于看到弱者受到凌虐时的变态快感:“你是端正态度,老老实实提供令我们满意的服务,还是让马杜克继续‘教导’你,让你明白你这样不值一提的贱种究竟该如何在印记城内栖身呢?”

  “请不要这样!请不要这样!”自称路克的小精怪又一次“唰”得一下子出现。看来这一块儿是他的服务区域:“休息、交易、娱乐,都欢迎,但是暴力不欢迎!血、騒乱,都会让路克很麻烦地!”

  他绕着圈儿在他们头上飞来飞去:“不要给路克造成麻烦!否则我要叫警卫了

  “得了吧!小跳蚤!”有人高喊着。“你只关心落进你口袋里的小费!”

  那人听到这话,再次得意的笑了,样子跟一只野狗得到一群野狗承认后摇尾巴表示兴奋毫无二致。“不关你的事,小东西。马杜克请这女人喝酒——而且她已经收了钱。但是她竟敢欺负马杜克不会说通用的位面语,抵赖反悔不提供服务!”

  女人又开始挣扎。发出含混的叫喊,但是马上被四臂生物另一记瞄准腹部的重击打得呕吐起来。

  “用你蚕豆大的脑瓜想一想,我们会容忍这种欺诈行为么?这种行为难道不会影响这里地声誉么?现在。你是不是还想阻止我们维护自身权利的正当举措?”

  “当然不!但是先生们…”

  四臂生物好像不耐烦了,呼哧呼哧的对男人说了些什么,听起来跟他恶心地呼吸差不多。

  “好吧,”穿斗篷的男人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我们带她去客房解决这件事。你应该感到荣幸,记住这次恩惠。你以后大可以跟别人吹嘘。走吧,马杜克。”

  “放开她,杂碎。”

  摩利尔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会是一名扶危济困见义勇为的人。但是她眼下就站在吧台的另一边。明确对这种暴行表示义愤填膺的反对,脸色相当可怕——大概就连四十七也怕,所以他还坐在那儿没起来。

  斗篷男一眼就看出摩利尔是个不好惹地法师。但不幸的是,他并没看出连四十七都怕的脸色代表了什么。

  他把酒杯放下,以位面生物面对主物质佬时常见地优越语气开口:“这是私事,美丽的法师小姐。我注意到你同伴刚才在那边犯傻的勾当…我认为你还是回去管管你们自己的问题比较重要。照她这个样子,能不能活着走出印记城都是两说。你或许还不了解曾经有过多少巴佬被这座城市吞掉吧?比颅鼠还多。我忘记‘杂碎’这个词,你也回座位,说不定一会儿出来我会请你喝杯酒,好么?”

  “放开她,杂碎。我不会重复第三次。”

  “嗨!‘血手’,你被娘们吓住了!”喊叫声再次响起——斗篷男脸上的假笑一瞬间转为凶狠的铁青,社会舆论有时候还真是害人不浅。

  “出去解决!出去解决!”小精怪又开始尖叫。

  “你不许走。”四十七也抓住妓女的胳膊。她是四臂生物出门前甩开的,扑倒在地上摸索着想要在桌子腿和人腿中间找条路离开,结果被铁皮人一把拽起来坐到凳子上:“匹夫无不报之仇,你不想看到他们像你一样满地桃花开吗?”

  妓女又挣了两下,发现这铁爪子结实的简直就像直接焊在印记城上:“我没求你们帮忙…呸!算不得什么——姑奶奶以前还跟一条大搞过呢!”

  她仰着脸,血痂凝在下巴上。仍然有新的生力军从鼻子里出发加入,用什么也不怕、什么也不在乎地挑衅目光打量四十七:“你不想去帮忙?血手那王八蛋可是个‘残暴者’。你的小妞好像太轻敌了,在印记城,轻敌会让你死的比早泄还快。”

  “等着瞧吧。”四十七没心没肺的笑:“如果让我给世界上最残暴的鳄鱼命名,我会叫它‘摩利尔小姐’。”

  对手不是两个。除了斗篷男和四臂生物,还有三名装备不错的恶棍也走到街上。五

  边围住双手抱在胸前的女法师,慢慢向她靠近——

  围攻行动很快开始,很快结束。

  或许每个人都明白法师不好惹,也不能说他们不小心。策略不对。但是转眼之间五个中只剩下一个站着的事实只能再一次证明:正视自己比正视对手更重要。

  摩利尔放任他们逼近,抢先进攻。四臂生物速度比谁都快,他隔着十几步远距离冲锋的样子简直就是个大蚂蚱,但也是第一个飞出去地——骨折声接二连三响起,活像撞上了一群狂奔的公牛。而这之后摩利尔才算放开双手真正施为,她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准确点在另一人捅过来的匕首刀尖上,他便身不由己的跟着手指踉跄而行,随后女法师轻轻侧身避开来自身后的偷袭。左手虚抓隔空一引,那人就直直的跟一号傀儡来了个亲密接触,两个脑袋撞的“嘣”一声巨响,这一对儿晕过去的蠢蛋紧接着压向仍然保持计划内行动轨迹,还完全没意识到状况变化地第三人,狠撞在一起同做了滚地葫芦。

  ‘血手’压根儿就没来得及动手。他目光惊恐,表情僵硬,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做不出任何比动动脖筋更复杂的动作,完全不知道女法师是怎么办到这一点的。从拔到一半的腰刀上淡淡流动的荧光看,他倒有把不可小瞧的魔法武器。

  “你就在这儿站到天亮吧。”摩利尔径直走回座位:“或许更久——你最好祈祷这期间没有别人找你的麻烦。你。铁皮脸,刚才在说什么?”

  “我在教导凯罗如何做一个淑女。”四十七想也不想,满嘴跑火车。

  “你简直比…”摩利尔话没说完。被定身地‘血手’斗篷突然扬了起来,还有他的手。

  “都给我去死吧!”一个拳头大小、周身不停有光点闪烁的球状物体穿廊过柱,被他狠狠扔向摩利尔这张桌子。同时转身就跑——摩利尔绝对能轻易麻痹他第二次,他却没信心能凭自己地体质第二次挣脱。

  他只差一步就能逃进黑暗的小巷,但正是小巷里的黑暗拦住了他。巨大深黯的魔犬从中显出身形。一口就咬断了他的膝盖。

  “你以为我应付不了这玩意?”摩利尔还是没有认真看惨号地斗篷男一眼。四十七刚刚伸手抓住了那个抛来的东西,光点在他手中闪烁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周围地闲杂人等现在忙不迭的惊呼躲避,年轻的妓女也恨不得钻到桌子下面去——闪光最后熄灭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你该不会对它很陌生吧?”四十七把铁疙瘩在两手间抛来抛去:“阿古斯帝国荣誉出品,一百八十天全面质保,有效杀伤半径十五尺…疑惑炸弹,而且经过本人深加工处理。”

  铁皮人站起身:“他从哪儿搞来的这东西?看来对恐怖分子的武器禁运工作还要切实做好才行。”

  “收尸人?收尸人是谁?我去哪儿找这个收尸人?”

  从一条腿被咬得粉碎,另一条腿也随时可能不保的人嘴里问话并不难,难的是理解他说的究竟是什么。

  四十七俯视着斗篷男那张因为剧痛和恐惧而扭曲的脸,疑惑炸弹在他手中跟个活物一样滴溜溜不停乱转:“你就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么?”

  “收尸人就是收尸人!他们也不是哪一个人…***…”

  “血手”真成血手了,他死死捂住腿上的伤口,希望能稍微阻止一下体液流失:“我说了我不记得到底是谁卖给我这东西了…印记城,尤其是巢穴的黑市里什么人都有,什么东西都有,就是没有熟面孔!更别说那帮收尸人,他们全都一个德行…你能分清两堆垃圾之间的分别吗?…我已经全说了!”

  “你想找收尸人?”

  四十七回头一看,年轻的妓女站在那里,腰板挺得笔直,虽然若隐若现、只有一张染血巨口清晰骇人的影犬就在旁边低声咆哮,纯粹因为摩利尔的控制才没扑上去撕碎她,但妓女仍然保持着一种既卑微又辛辣的骄傲姿态,那是别人看来一钱不值但却是一无所有的人唯一能凭以自持的财富,是人之所以称为“人”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精神力量。

  铁皮人出人意料的把手放在身前一摆,冲她鞠躬行了个颇正式的礼节:“愿闻其详,女士。”

  “收尸人是印记城中最卑微黑暗的一群…习性使然,他们可不怎么喜欢跟外来的家伙接触。”妓女抹了抹鼻子,朝地上吐了一口血痰:“不过我或许能帮你们联系一下…当然,不是免费的。”

  “我们还等什么?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四十七走了两步,又转回头来,弯腰将那枚疑惑炸弹放在斗篷男身边:“既然你说这东西是你买来的,我也不好夺人之爱。但是有件事你可得千万记住:下次再朝旁人买军火的时候,最好记得朝他要正规发票。”

  球形炸弹“喀哒喀哒”滚了几圈儿,停在一块碎石板的凹坑里。斗篷男还未回过神来铁皮人为什么要把它还给自己,一阵轻微的机械运转声让他脸色更加苍白。

  疑惑炸弹又开始闪烁,越来越急。

  他顾不上捂住伤口了,一把抓起它举手就扔,随便撇到什么地方去都行——炸弹没有出手。几条细小的钢铁肢足从炸弹中探出,牢牢的抓住了他的手掌,刺进皮肉,锁住骨头。

  “妈的!杂种!”斗篷男拼命甩手,情急之下竟然靠一条腿站了起来,断肢洒下的血随着他一蹦一跳的动作在街道上画出不成样子的曲线:“救命!谁来帮帮我——”、

  疑惑炸弹爆炸了。

  小精怪路克被冲击波一直掀飞到酒馆另一头,正门处火光冲天,塌了半边,一片狼藉。

  “可恶!可恶!他说过杀伤半径只有十五尺的!”在克诺根恶魔险恶的笑声中,路克愤怒的尖叫。

  四十七感受着身后扑来的热风,意得志满。“…还有使用说明书。”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