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六回合 言多必失

第二十六回合 言多必失

  高峰前三小时。/Www。qb5。com/

  雨停了,正如它开始下时一样突然。雨水涤去了空气中飘浮的污垢,在一些地方积起褐色的水洼,凉快的微风带来难得的爽利感觉——虽然这种体面境况很快就会被成百上千根烟里喷出的废气重新搞成呛人的一团糟。

  摩利尔弯腰用木盆里的水洗了洗脸和脖子,直起身时小心不让自己的头碰上矮梁。她没去拿毛巾擦,因为她没有把这块破布也像水一样用法术净化干净。尽管住进这间阁楼的时候她勒令服务员把所有用品都换成新的,但“焕然一新”的现实仍然是简洁明了的残酷:脏。

  真不知道雅各布是觉得终于用不着和她打交道了所以敷衍了事,还是他理解中的“稍微好一点”与女法师存在过大差异。墙壁凹凸不平,抹了一层颜色难看的灰泥,跟那些木制的架子一起支撑着屋顶。床边放着一张桌子,对面就是她刚刚洗脸的地方,脸盆放在一个已经熄灭的炉子上面。唯一看得过眼的东西是床角箱,包着铁皮,用几根大粗钉子固定住,锁扣似乎也很牢靠,但是只有傻瓜才会把家当放在里面,自己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地板踩上去会“嘎吱嘎吱”的乱响,如果光看它的面积会觉得房间也蛮宽敞,但是必须指出有一面墙根本就是向内倾斜的——所以能抬起头走动的地方其实也就一半多一点而已。斜墙上装着两扇窗户,因为密封不严的关系。顺墙漏进来一大片水渍,窗根下地地板早就因此而彻底完蛋了。不过灰扑扑满是尘埃的窗玻璃倒是因为雨的缘故清亮了许多,透过窗户,摩利尔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中繁星般点点光火摇曳。

  她知道,那些不是星光。印记城的另一半就悬在那里,同样是街道、楼阁,以及生活其中的居民和过客。只要她愿意,一个简单的飞行术,或者花几个金币雇辆鹫马车。甚至仅靠两条腿一步一步就能走过去——前提是你得是个熟悉路的人,或者跟着一个熟悉路的人。

  女法师不愿意往手指上沾唾液去捻灭油灯,所以她只是简单地隔绝了***周围的空气。房间很快陷入一片黑暗中,对大圆环彼端的人来说,想必不会注意到天空中的亮光少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

  楼梯狭窄、昏黑,而且同样吱呀作响。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醉汉”与摩利尔在楼梯拐角处相遇。他在看到女法师眸子里骤然燃起的银色火焰后讪笑着退缩了,放弃借酒装疯从她身边挤过去占点便宜的企图。毕竟这里是印记城,毕竟他不是傻瓜。真正地醉鬼很快就会晃荡到死亡者的大停尸间去。

  看着那家伙顺走廊溜掉,摩利尔驻足辨认了一下方向,因为她实在是没法凭记忆找到旅店服务员带她上来时走的路了。在她看来,这座所谓的旅馆结构混乱的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尽头被封死、那也去不了的楼梯,高低不平犬牙交错的楼层,更别说相邻几个房间推开房间甲的窗户会看见街道推开房间乙地窗户会看见厨房推开房间丙的窗户则会看到房间甲…

  也正因如此,她才会选择那间漏雨的破阁楼。找出正确路线后,女法师加快了脚步。一路上至少有不下十双眼睛居心叵测地从各种缝隙中窥视她。不过全都无须理会。这种人大多是宵小鼠辈,得势时凶残勇猛,毫不留情。但他们更擅长的是谨慎的挑选猎物,如果意识到对手拥有超过甚至仅仅是能给其造成麻烦的力量,便会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此地虽然有些乱,也存在不少危险,但确实是个不错的黑市和探听消息地好地方。而且我相信。以你们的力量在印记城也不会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除了一个…”

  雅各布就是这样对她说地。

  危险?伸手推上角门前摩利尔不由得摇头叹气。危险绝不仅仅只是摸得着看得见的事物,“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所带来的也绝不仅仅只是刺激。

  门开了。影像、声音、气味,所有这些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此类场所独有的氛围,潮水般扑面而来。

  比摩利尔想象中要大得多也高的多,椭圆形的房间内到处是人。同样是毫无美感和规划的样子,随便摆放的桌椅,随便架设的吧台,随便安置的吊灯,随便搭建的越层,随便竖起来作支撑的、或粗或细的柱子,还有衣着随便、模样也有些“随便”,在屋子里随便乱走的生物们…女法师现在不用法术就能看到墙上的窗户了,只是不知道那边的住户对这种免费风景是否满意。

  找到四十七并不太难。他就大马金刀的坐在地势最低的正门附近,旁边围了一圈儿人。摩利尔快步在人群中穿行,侧身从一个**着上半身,胸前背后满是鱼鳞状皮癣的大胖子旁边挤过,尽管附近桌子上有个香炉正散发出浓郁的奇怪香气,肥佬身上的体味仍然差点没让摩利尔晕过去。

  围着四十七的人并非是他惹来的麻烦。他们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无论女人还是小孩目光都只集中在一样东西上:闪亮的、美丽的、纯净的、高贵的、令人心醉神迷的东西——钱。

  凯罗将一枚银币放在一只伸到女孩儿面前的手上。印记城的居民通常管银币叫做“毒”,因为人们发现银这种物质居然能很奇妙的令接触它的恶魔类生物感到疼痛。但是眼前满是褶皱脏污裂口、干枯瘦弱的皮包骨头、好似猴爪与鸡爪混合体的手绝不会有此顾忌。银币甫落,手掌便像被触动的捕兽夹一样紧紧合拢,身上只穿了一件大号破衬衫的赤脚小孩马上头也不回地窜入外面夜色深沉的街巷。连声“谢谢”都不说。

  留下来的空位马上被另一双既纯真又贪婪的眼睛占据了。惨淡的街灯从背后照来,店内的烛火映在脸上,两种光明本应该交融在一起,在印记城时间般精确降临的夜幕中划出属于文明的一方土壤,但是被夹在其中的人们一隔,却仿佛转而变成了一种可笑地衬托,衬托着于黑暗异界中游荡出现的一群鬼魂,他们毫不在意现世的光芒,眼中只有钱币的反光。因为只有它能把长久以来压在他们身上名为痛苦、悲惨、折磨的巨大磐石撬松一点儿,在他们深窟死水般绝望的生活中投进一丝心灵上的微澜。

  凯罗找不到银币了。钱袋里只

  金币,混着几枚更加昂贵的白金币,所有地银币和铜她泛滥的好心下从口袋里转移到乞讨者的手中。

  “如果你要给这些人金子,还不如让我给他们子弹来得痛快。”四十七将杯子里的饮料一饮而尽——辛辣的气味似乎证明了那是酒,不过辛辣的程度却实在有点超乎寻常。

  “子弹是什么?路克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好东西!”一个尖利的声音突然在桌子上方响起,说话者随即显出身形。这是一个长着翅膀的小型生物。手脚纤细,双眼不成比例地大,神经质的抽动着它的尖鼻子,过长地耳朵和半透明的翅膜使得它看上去颇像昆虫:“你同伴说的对,傻姑娘!里面,外面,哪里都不缺肯为了一个金币动刀子的家伙!”

  它挥舞双臂绕桌子飞了一圈儿,吓得孩子大人纷纷后退:“走不出五十步。他们的肠子就会被掏出来绕在脖子上!嗨,同情心过剩地小菜鸟!这里是印记城,这里是巢穴。活下去靠的是本事,不是施舍!把你的钱给路克,路克就会给你好东西!消遣,取乐,应有尽有!铁皮大个子。还想再来点么?”

  “我认为他已经喝得够多地了。”来到近前的摩利尔挖苦道:“而且你以前见过会喝酒的构装生物么?我告诉你,他出毛病了,而一个出毛病的构装生物随时会把你吞掉嚼碎。然后吐在盘子里,这样你就可以被送到那边克诺根恶魔的桌子上当开胃小菜,你明白了?”

  那个生物被吓了一跳,飞高一点转过来看着女法师。“呀!一个法师!路克不喜欢法师,但是路克尊敬法师。”它迅速的眨眼,抽鼻子:“唏,印记城里见到什么都不值得惊讶。请不要生气,路克能为您做什么?”

  “不掺水的葡萄酒。”摩利尔在桌旁坐下,扔给它一个金币:“或许你还能帮我换些零钱,把这些人打发走。”

  “没问题,没问题!”路克非常灵巧的接住钱抱在怀中:“马上就来,随时为您服务。想要钱的可怜虫就跟我来,只要你们跟的上我!不许再打搅我的客人,否则我就叫卫兵踢你们的屁股!”

  它举着金币炫耀似的晃了两下,像出现时一样突然,刷的一下消失在空气中——根本没人能跟上它。

  “可是…他们好可怜。”看着年龄不同相貌各异却又同样憔悴麻木的脸孔散去,凯罗低声说道。

  “凯罗,你无法真的帮助到他们。就像以前在雨城…”

  “贫穷使男人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四十七打断了摩利尔的话,用手指轻轻敲着桌子:“文明鼎盛,世间却逐渐变成地狱;人类生而幸运,灾祸却不可避免的降临。你看。”

  他扬了扬下巴,指的是与他们隔着一个吧台正与几名生物调笑的年轻女人。她扎着一个蓬乱的马尾,半倚在吧台上,单薄的身体似乎还没有脸上的廉价脂粉厚,一杯接一杯不停的向嘴里灌下劣酒,仿佛只有将心浸泡在酒里才能麻木堕落带来的伤痛,虽然不时跟着旁边的人发出一阵沙哑的大笑,但是无神的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

  “你猜她有多大?十五岁时像是只有十二岁,刚到十六岁又像已经过了二十岁。今天还是小女孩,明天就成了妇人,急着超越时间,以便早日结束生命。无一处不脆弱而又令人畏惧,叫人见了不伤心便要心寒,无所谓姓名,无所谓年龄,无所谓性别,不能再辨别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走出童年便失去了世上的一切,不再有自由,不再有贞操,不再有责任。昨天才吐放今日就枯萎的灵魂,好像那些落在街心的花朵,溅满了污泥,只等一个车轮来碾烂。”

  这番话把凯罗吓住了。

  摩利尔也像是面对刺来的锋刃般畏缩了一下,语言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比刀剑要锐利得多。

  “我以前可从没发现,你还能说出这么…这么震撼人心的言论。”她垂下目光看着自己的手,又抬眼注视四十七棱角分明的侧脸。

  四十七很是不以为然的瞥了她一眼。“多读些书吧,女士。这话不是我说的。”

  “多读些书?”摩利尔竖起眉毛,突然被这个说法惹恼:“拜托,我好歹也是个法师!你知道要当一个法师得付出什么样的努力吗?我生命中前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书房和实验室度过的,我抄写过的卷轴摞起来比你还要高!你了解过我为了我现在所达到的程度所做的努力么?都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还是一天到晚像个低等生物一样靠本能过日子?我又不是在你面前卖笑求欢的妓女,你有什么理由如此肆意贬低我呢?”

  “…摩利尔姐姐?”现在凯罗是真的被吓住了。

  “我没有贬低你。”铁皮人转过头正视她。“你看你,如果我身上那些精密设备还在,就会发现你的血压…”

  “够了!我实在是听腻了你这种荒谬不经的陈词滥调。”摩利尔厉声打断他:“让你所谓的什么‘精密设备’见鬼去,魔杖和卷轴永远代替不了真正的咒语,我已经放弃用正常人的标准要求你了,但是,你偶尔,只是偶尔,也稍微动一动脑子好不好?我们现在两眼一摸黑的坐在全多元宇宙最不可思议城市的酒馆里,唯一的向导溜之大吉,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听你说一些不知所谓的废话!如果你要我忍受这些,没问题,只是现在你是否可以用你的‘精密仪器’指引我们,告诉我们有点实质内容的话题,告诉我们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四十七罕见的沉默了一会儿。最后他滴溜溜转了转眼珠,似乎想到了托辞:“好吧,让我想想。我以前的工作是解决问题,发现问题可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凭我的直觉,眼下的局面很快就会有所改观…”

  “什么?”摩利尔出离愤怒。“凭你的直觉?我告诉你,你就这样等到生锈——”

  局面的改观比四十七预想中还要快得多——不得不说,来自于外部的重大突发事件往往是解决或暂时缓解内部矛盾的灵丹妙葯。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