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五回合 万门之城

第二十五回合 万门之城

  间宽旷、通明、却通体充塞着某种不可名状阴森之气或者应该说是工作间。WWW.Qb⑤、com

  坚固高大的炼炉蹲踞在大厅四处,发出如巨兽喘息一般低沉粗重的燃烧声。这些高炉之间人影憧憧,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颇为怪异…动作迟缓僵硬,在炉火和各种设施形成的交错光影中踯躅而行。偶尔两人行动路线相叠也不知道闪避,撞到一起后倒也不会抱怨,只是摇摇晃晃的分开,继续自己机械简单的工作。

  而另外有那么几个伫立不动的家伙,全身都裹在黑灰色的粗布长袍里,就算离炉口中跳跃的火焰近在咫尺也绝不掀下兜帽透透气。他们就那么默默站着,用冷漠木然的眼光审视周围的劳动者们。人、设备与光亮不仅没有增加这个地方的活力,反而更平添几分鬼气,活像一群被无形之手操控的扯线木偶,了无生机。

  这种墓室般的平静突然被打破了。毫无征兆的,角落里一个高炉传出连串爆炸巨响,通红的炉火从上面每一个开口喷出,几个正在附近的苦力也被气浪掀倒——惊变让黑袍监工们总算有了些正常人的样子,纷纷跑向出事地点,大声呼喊着驱策那些仍然木讷迟钝的工人作出应急反应。

  火浪流溢,热浪袭人,但是却没有进一步向不可收拾的局面发展。地板上的流火被随之一同涌出炼炉的某种力量制约了火焰地继续肆虐,热气蒸腾中。火焰上方的空气开始因为温差效应而扭曲,同时染上一层微微的红色光晕,看起来好像…好像一道拱门的形状。

  凯罗、摩利尔、最后是位面商人雅各布,相继从门内的红晕中被抛出来。

  “我们到了哪里?”凯罗抚着头说。

  “不管在哪儿,都够热的。”摩利尔低头整理了一下袍子:“咦?四十七呢?”

  四十七是从燃烧的炼炉中走出来的。烈焰像披风一样包裹着他,身后变形的炉体如同炸膛地枪管,一双红瞳在烟火弥漫中炯炯有神:“这次旅行还算说的过去。…什么东西?这里在拍《丧尸出笼》么?”

  他这么想一点儿也不奇怪。四周麻木迟钝的连身上火苗也不知道扑灭的“人”并不是人——至少肯定不是活人。

  他们眼神空洞,面颊塌陷,身上胡乱缠着一些衣物和绷带。基本上都缺点诸如眼珠、耳朵和手指这样的小部件,从头到脚散发着一股子难闻的防腐液味道。其中一个离的近了些,四十七顺手抓住他身上的皮带将其扔了出去,结果他在半空中就散了架,七零八碎儿夹着火苗稀里哗啦地从裹着他的破衣烂衫中掉落,跟一团没裹好的垃圾没什么两样。

  “你们在干什么?马上停止攻击行为,入侵者!”黑袍子们呼喝着,摩利尔能看到他们兜帽下削瘦的脸颊和稀稀拉拉的胡茬。以及眼里勃发的怒气,好像在自己家的厨房里发现了一大群蟑螂。

  “是死亡者!看样子我们跑到万亡会的大停尸房里来了!”雅各布叫道:“没必要和他们纠缠不清!跟我来,我知道有条路可以从这里出去!”

  四十七等人跟着雅各布朝大厅另一头地一个出口跑去。在黑袍死亡者的呵斥命令下,在大厅里干活儿的僵尸们全都改变目标,朝他们围拢过来——可惜,跟电影里演地一样,这帮活死人既没速度也没脑子,除了靠一张皱巴巴刻着数字的烂脸和从缝起来的嘴巴里往外渗的脓液吓人之外完全不能构成威胁。

  他们离开一团乱的大厅进入走廊。四十七跟在最后,顺手把大铁门“咣”地一声带上。一条马上就要抓到他肩膀的僵尸手臂像剪刀里的薄布一样被夹断,落到地上后还在微微地抽搐。门上的链“喀啦喀啦”转了几圈后自动锁死,而僵尸那对混浊的乳白色眼睛也只能隔着铁丝窗怒视铁皮人的背影,用身体徒劳的撞门,嘴里发出“咝咝”的尖叫声。

  雅各布沿着昏暗的走廊小步快跑,长长的走道两边有很多紧闭的门。天花板上满布着阴森的装饰花纹。仿佛跟几个人刚才出来的焚化室分属不同时空似的,除了他们脚步声激发的回音之外,完全没有别的东西存在。活像呆在一个大棺材里面。

  “这边,”雅各布拐进一条楼梯,帽子都擦在横梁上碰歪了:“我们得快点,最好能在惊动更多死亡者之前离开这儿。”

  “如果他们真的叫什么‘死亡者’,我倒是很乐意让他们名副其实。”四十七一边走一边说。

  “别自找麻烦,我在资料上看到过这个印记城派系。”摩利尔一如既往的泼他冷水:“不管你怎么想,我可没兴趣招惹一个能跟不死生物签定和平协议的势力。”

  楼梯拐来拐去,倾斜向下,通向一个摆满了金属台床和各种古怪装置的房间。一些尸体被放在铁床上,管子从旁边的机器上伸出来接进它们的身体,有的已经剖开了,肌和韧带被铁钩子挂住,像是为了证明**张力极限似的拉起伸长,露出里面白森森的肋骨断茬。

  这里也有几个僵尸工人徘徊,应该还没有接到死亡者们的新命令,所以对突然闯进来的四十七一行人视而不见——倒是有一名正在解剖台旁处理尸体的死亡者闻声抬头,惊愕的看着这帮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进门后,雅各布迅速扫视了一圈儿。

  “找到了!请大家跟紧一点!”他一把推倒一个挡路的僵尸,从他身上跨了过去,冲向房间另一头——可是那里除了几排立在墙边的铁架子之外,光秃秃地什么也没有。

  雅各布挤进铁架子中间。手里拿着一截干枯的人骨,也不知道是从哪具尸体上顺手摘下来的。回过神来的死亡者开始叫嚷,咒骂他们弄乱了房间里的东西以及不尊重死亡等莫名其妙的言论。

  “给你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非常抱歉!”雅各布打手势让其他人都过来,又从怀里掏出一小包钱扔向那个死亡者:“这是对你们的一点补偿,希望…”

  商人手上的破骨头开始扭动,好像它还长在活人身体上似地。作为呼应,两边的铁架子也像抽了羊角风一样颤抖起来——而且摇晃的越来越厉害,把上头摆着的一些瓶瓶罐罐噼里啪啦抖落得到处都是。

  这个过程很快。最多只有几秒钟。“咣当”的一声巨响,让人怀疑铁架子是不是倒掉撞在了一起——其实没有。一道闪电状的光芒突然在空气中亮

  到一边的架子顶上再沿地面流到另一边,最后回到起个封闭的四边形。

  传送门开了。

  四十七、摩利尔、凯罗、雅各布,大量灰尘以及一块本来浸泡在溶液里地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什么器官,一起掉到好几寸深的泥水里。气温有点低,带着烟味的寒冷空气包围着他们。歪歪扭扭的建筑从上面投下奇形怪状的模糊阴影。污浊粘稠的烟雾像帽子一样压在头上,似乎只比脏兮兮房顶上的烟稍微高那么一点儿。

  摩利尔不得不站在垃圾堆上以避开脚下地泥浆。腐烂的蔬菜踩上去又湿又腻,隔着鞋底也能感觉到,让女法师下决心一定要将每天都尽可能准备一两个清洁小法术的这种好习惯保持下去。凯罗地反应也很快,溅向她的泥点在半路上就成了碎冰,立足之处更是结结实实冻成了一片。于是忍受铁皮脸“吧唧吧唧”跺脚和泥玩的只有雅各布一个而已。

  不过位面商人眼下的反应倒是有些奇怪。他没在第一时间招呼旁人,反而跟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儿有点发呆。他地目光慢慢从那些实在有些对不起“房屋”这个名称的破败建筑上面扫过去。它们全都稀奇古怪,摇摇欲坠。杂乱无章,尽是些用木料、石头或者别的什么材料拼凑起来地,一看便知道其产地天南海北哪儿都有。相互支撑着靠在一起,让人觉得随时会有倒塌的危险。很多地方都爬满了黑色的藤蔓,枝叶间密密麻麻的全是尖刃倒刺,好像也有点儿连接加固的作用。雅各布就这样看着,连墙上鬼画符般的涂鸦。街道旁成堆的垃圾、堵塞了的下水沟都不放过,最后久久凝视着巷子深处,那边模糊不清。雾气游窜遮蔽了视线,向上一直连进同样雾蒙蒙的天空里。

  “你到底在寻摸什么?”既然没人理,四十七也就停止了他的恶作剧。

  雅各布开口了,声音也异于平常“印记城…万门之城。”他的声音低沉缓慢,似乎不是从嘴里吐出而是从某个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个了充满各种野兽的深坑,一个囚禁所有种族的笼子,一个真正中立的港湾,一个无极尖峰顶点的花环,一个恢宏壮丽的奇迹之地…危险的、惊奇的、不可思议的…印记城。”

  这番近似咏叹调的感慨说完,商人才回过神来。他迎上摩利尔诧异的目光,有些自失的一笑:“对不起,在下失礼了…不过说起来,不管走过多少地方,见过多少世面,印记城总是如此令我惊叹,令我怀念…就算它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一处再糟糕不过的臭泥潭也一样。”

  四十七也看向雅各布看过的地方。他并非关心那些与贫民窟无异的破房子,始终浮着一层油腻的雾气也难以遮蔽他的视线,所以金属人显然看到了远处,看到了一些足够引起他兴趣的东西。

  “有趣的结构…确实让人怀念。”四十七仰着脸,脑袋慢条斯理的转了一圈儿,自言自语的说道。

  女法师确信铁皮脸与自己一样,以前从没有到过印记城——不过她更知道铁皮脸嘴上没有把门的,说出什么来都不奇怪。

  位面商人走开几步,离开泥浆的范围,没忘了扔掉手里的骨头,否则他很有可能被身后黑乎乎只剩下半边摇摇欲坠门板的破门洞重新吸回死亡者那个死气多过活气的鬼地方去。

  “虽然出了一些波折…”雅各布冲他们微微鞠了一躬:“不过在下总算是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带各位平安来到印记城。”

  “那么,鄙人的工作也就此告一段落。虽然我很愿意继续为诸位尽力,但是…”他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截了当:“但是不怕笑话,在下还是颇有自知之明的。以我的能力,独善其身尚有几分把握,火中取栗的事情就太过惊心动魄了。和你们作对的那些人…没错,我认识其中的几个。摩利尔小姐,我猜您与在肋骨笼城设圈套伏击您和铁武士的两个法师一定相识吧?有件事我必须对您说。根据我对那个传送门陷阱的分析,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它最初的目的地很可能是弗莱格索斯。”

  “弗莱格索斯?”摩利尔跨步跳到干燥的地方。陋巷内昏暗寂静,除了他们之外渺无人迹,而这个发音绕口的词语更仿佛独行于此的旅者背后突然感觉到的莫名战栗,致使汗毛都竖起来了一样。

  “没错,弗莱格索斯,巴托异界的第四层,焦热地狱,烈焰深渊。”商人跟着摩利尔:“首先,它毫无疑问联结着普瑞克斯宅院里的诅咒之门…但据我所知,那里默认的出口是巴托异界第一层面的青铜要塞,一般人无法承受弗莱格索斯的恶劣环境,巴特祖魔鬼们也通常并不愿意让别人进入巴托异界这么深的地方。”

  雅各布停了一下,女法师也停止在地上蹭靴底的动作而抬起头:“你的意思是?”

  “要想改变诅咒之门的出口,那两名法师做不到,普瑞克斯也做不到,甚至可能连地狱第一层领主拜尔阁下都不容易做到。”他又开始搓手指,迎上摩利尔的目光:“其实就连那个传送门我都怀疑是不是他们两个建立的,毕竟他们只是主物质人,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对异界旅行非常有经验的位面生物,是根本不可想象的。而且它似乎以某种激烈的能量为钥匙…如果钢铁武士在那里直接动手的话,我们现在十有**会在弗莱格索斯,而不是从死亡者的焚化炉里到达印记城。”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四十七,如果有纸笔的话,“也不看看我是谁?”这几个字一定能从铁皮人脸上拓下来。

  “这么说…”摩利尔轻轻叹口气:“达古拉丝背后有比第一层领主拜尔还要更麻烦的角色?”

  雅各布低头。

  “那好吧。”女法师点了点头:“也难怪,光是提到地狱九领主的名讳就足以让人从灵魂深处感到不安了。我理解你。不过…”

  她也抬头看看有雾的天色:“帮我们最后一个忙。不可否认,任何一个第一次来到印记城的主物质人都是货真价实的乡巴佬。在我们告别之前,可否请你推荐个稍微好一点的,没那么么多苍蝇和小偷的落脚处呢?”

  雅各布毫无犹豫,很纯熟的回答。“如您所愿,摩利尔小姐!”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