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三回合 摊牌

第二十三回合 摊牌

  雪人”蒸汽浴馆的偏僻一角。/Www。QВ5。c0М

  一条条粗细各异的引水管线几乎像蜘蛛网一样铺满整个空间,穿墙过壁引来折去,构筑起一个外人很难理解其工作原理的循环系统。隆隆的机器轰鸣在看不见的砖石深处响起,蒸汽和水压驱动的装置虽在水汽腐蚀下早已锈迹斑斑,但仍能以强大的动力从地底抽取出富含矿物质的温泉水于铁管中汹涌奔流。要是被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四十七看见,说不定又会将其改造成什么莫名其妙的玩意儿。

  大多数地方,斑驳墙壁和管道间只有绝不宽敞的空隙。而且一直有热腾腾湿乎乎的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吹来,给正艰难穿行于此地的道格拉斯平添了几分麻烦,并不因为他是这一切事物的主人便有所有待。一只硕大的老鼠“嗖”的一下子沿着他头上的水管跑过,在前方转角的架上停了一瞬,扬起有些畸形的头部嗅嗅,正欲钻进天花板,突然像是被某个东西一口咬住,连叫一声都没来的及就被拖入黑暗中。

  道格拉斯紧走几步,也拐过弯角。他刚好看见格尔正仰头吞下老鼠的后半截——嘴巴都撑得有些变形了。可怜的耗子尾巴还在来回甩,格尔的喉头皮下也能明显看到其肢爪的蠕动,像是蛇口里的猎物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

  “我说,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道格拉斯沉着脸,粗壮的身体几乎把整个通路都堵了起来。并没有被眼前地诡异情形吓住:“交待给你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格尔抬手将老鼠尾巴塞进嘴里。一缕污血顺着唇角流下,他随手抹了抹,用一种满不在乎的神情看着面前的澡堂老板,说起话来满口猩红:“我可不是你的手下,道格拉斯。而且你们不是请我藏好,别给那几个人发现,惹起他们的疑心么?”

  “可我并没有让你躲在这里吃这些恶心的颅鼠!”道格拉斯语气不善,脸色愈发青惨:“我说格尔,你***除了像个屁股上地火子一样让人整天不舒服之外能不能有点积极作用?别***跟我瞪眼睛。你那点逃命本事还不放在我的眼里。我之所以能站在这里教训你,是因为我比你聪明、比你能干、比你更得普瑞克斯的赏识。既然如此,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最好别继续挑战我的耐心——交待给你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泰夫林人挠着自己削瘦地下巴,额头隐约的角状凸起渐渐开始鼓胀。几秒钟后,他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好吧,火气别这么大,道格拉斯先生。普瑞克斯大人派来的士兵已经全部就位。听候您的命令…虽说我看不出这群家伙除了碍事之外还能干什么。您呢?您又有什么锦囊妙计,能让我们的客人乖乖走进‘红塔’?”

  “嗯,现在跟你说也无妨。”道格拉斯摸着肚皮:“你也好有个准备。直接带他们去‘红塔’肯定是不行的,那名女法师可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呆瓜。我和达古拉丝小姐早已准备好另外一个传送门,看上去它会通向印记城,就算最高明地位面旅行者也别想看出破绽。但实际上,它只是‘红塔’,通往巴托异界的诅咒之门的投影罢了。进入它也就等于搭上了去地狱地直通车…就这么简单。”

  “这么说我们只要等着雅各布的消息就成了?”格尔额上的尖角已经伸张如锥:“我劝你最好盯住他。雅各布这家伙胆子太小。禁不起吓唬…可别让他把咱们卖了。”

  “我可听说雅各布曾经救过你的命。”道格拉斯轻蔑的哼了一声:“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我地办法。他更没胆子和普瑞克斯作对的,肯定也看得出达古拉丝小姐来头很大。真是活见鬼了,这女人究竟什么背景?普瑞克斯对她的态度比对一位奇鲁魔还要尊敬!”

  “我可不关心她是个什么来路。”格尔摸了摸自己地角。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双眼发红,一股子淡淡的硫磺味也从身上散发出来:“我只是想知道,当那副讨厌的铁皮嘴脸看到诅咒之门另一面成群结队的巴特祖恶魔,还有其它‘好东西’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扭曲表情呢?”

  四十七的脸上毫无表情。事实上,此刻他连脸都没有——光可鉴人的合金弧面严丝合缝,反映着已经在昏红中混了一大团乌黑的天空。还有位面商人被拉伸不少的面目,一如另外一个略显狰狞的雅各布在反盯着商人自己。

  面对此等情景,雅各布似乎被触动了某根紧绷着的神经,连手上一直在做的小把戏都停了下来。摩利尔在一旁阴沉着脸,比肋骨笼城的天色还要差上几分,似乎仍然对铁皮人蒸桑拿找小姐喝花酒耿耿于怀,连位面商人刚刚告诉她的好消息也没表露出什么反应,既不赞成,亦无询问。

  这可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就雅各布的经验来说,商人做买卖时最忌讳的一点就是揣摩不出买家的心思——尤其当这个买家的决定能左右卖者身家性命的时候。他可不相信事已至此

  什么退路可言。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无论事态肯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接下来的麻烦,肯定不是他这种正经买卖人应付的起的。

  “哦,久等了,诸位尊贵的客人!”

  “噔噔噔”从角门走上露台的道格拉斯换了一身新行头,钉了铁掌的皮鞋与理石地面发出响亮的撞击声,如果他老穿着这一身的话,怕是很快就要考虑重新装修地板的费用了:“刚刚有点私事…”

  他也被四十七的怪模样吓了一跳。毕竟在别人脸上看到自己地脸,实在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四十七显然也注意到了他。脸上的道格拉斯分裂错位。镜子一样光滑的脸孔飞速碎成许许多多不规则的小块,这种程度的碎裂已经超过了将其重新弥补成一个整体所需要的最低标准——但是在某种不可思议力量的作用下,那些小碎块像是受到磁石控制的铁屑般多而不乱,顷刻间便来了次乾坤大挪移般地排列组合,重新把自己的脸拼凑出来,一点裂缝也没有。

  似乎四十七现在找到了新的摆弄脑袋的方式,当然其震撼程度比把头像陀螺一样来来回回的转个几百度要多的多了。

  “你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我们赶紧离开这儿,还有什么私事值得你去优先处理呢?”四十七的嘴一边说话一边蠕动,依稀还能看到无数高速运作地铁齿在里面叽叽喳喳的跑来跑去好像举办一次运动会:“或者你这件私事才是赶走我们的关键所在?”

  “哦?怎么会。怎么会?”道格拉斯被问的一愣,马上矢口否认:“唉,不过是鄙人的那些供水设备出了点故障…您看,我这里的位置可比不了‘蒸汽健身馆’那样的大地方,地下的温泉水脉不足,只能依靠抽水机昼夜不停地工作才能勉强维持生意…”

  说到这里,道格拉斯还做出一副苦相,以示自己实在是被折腾的筋疲力竭了。

  “我愿为此尽微薄之力。道格拉斯先生。”雅各布说话了,不知道是打定主意还是想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他的态度突然从容了不少:“您这次帮了我们地大忙…说起来,我们还没好好感谢您呢。”

  没等道格拉斯再说什么,他便变魔术般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装满钱的口袋——牛皮口袋,递到泰夫林人手中。

  “请务必收下。”位面商人的语气不容置疑:“说老实话,在肋骨笼城这样的地方,您能给予只有片面之缘的我如此无私地帮助实在是令人惊叹。不要推辞。一点谢意…请务必收下。”

  道格拉斯拿着钱,只犹豫了一瞬间便收下了。要论手上的功夫他拍马也赶不上雅各布,过多的谦让也容易引起怀疑:“您太慷慨了。雅各布先生。遇到您这样地客户,就连尤格罗斯魔也会无可挑剔的!”

  摩利尔瞟了雅各布一眼,没说什么。那个牛皮袋子就是四十七之前送给雅各布的那个——那是他们的钱,但是商人没有提到这一点。

  “哦,现在我们出发吧!”道格拉斯拍了拍手:“时间已经不早了。也不好让传送门那边的人等太久。就是这样,掌握资源的家伙们总是高人一等。”

  他们从“雪人”浴馆的屋顶走向另一个屋顶,脚下是吱呀作响的铁皮悬廊和夜色中***通明的肋骨笼城。晚上的城市似乎比白昼还要更加富有活力。大街小巷行人更多,顶盔贯甲的家族巡逻队反而少了些,好像骨笼城施行的不是宵禁而是昼禁似的。各色人等虽然从未放松警惕和放下武器,但也进入休息和找乐子的时间,在虽然算不上熙熙攘攘但也有些拥挤的人群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带有明显炼狱血统的泰夫林人。虽然他们大多数都看上去不可一世,百无禁忌,或成群结队流连为数不多的一些夜摊,或拉帮结伙聚在一起阔论高谈,但在黯红天幕覆盖的峻谷高墙中,这些居民过客更像是一群囚徒,困在这座阴冷而又森然的城市里挣扎求存,只有处于其间才能切身体味到它的宏伟和隐藏在这种宏伟背后的威严秩序,坚实、严密,不可抗拒。

  “你就不能不摆弄你的脑袋么?”摩利尔说话时目不斜视,并没有看旁边的四十七,她的脸大部分都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下,只能看到一个尖尖的清秀下巴露在外面。凯罗则紧随其后,身上同样罩着一件连身斗篷,只是兜帽边缘的蕾丝花边使她看上去更像某个大家族出来郊游的闺秀,而不是一名行走于诸位面之间的旅行者。

  “这叫做震撼教育,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的。”四十七揉了揉下巴,左一下,右一下。

  “屁。”摩利尔低声说了一个她平时难得用到的词。凯罗“噗哧”一笑,雅各布紧走几步拉开一些距离。四十七肯定是听见了,他地耳朵就算比不上声波也决不会比一般人差——只不过这一次,他也很难得的装了个没听见。

  逐渐的,一行人已经离开繁华的浴室街区域。木架和比道格拉斯腰围还

  管横贯一座座破败的房屋,与浴馆区那种外表惨淡内况不同,这些房子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股子霉味,门窗紧闭,肮脏陈旧,悄无声息。除了管道泄漏处“嘶嘶”的喷水声和偶尔跑过的大老鼠之外,实在让人怀疑这些房子里有没有人,或者说活人存在。

  最后他们从房顶上下来,不得不小心穿过一片晾满了破烂衣物地弄堂。粗布衣服和打着补丁的床单滴着水,根本没办法分清楚这些东西上的水和小巷地沟里的水哪个更干净一些。道格拉斯领路,而雅各布也始终走在四十七前边,已经有好几次不那么明显的令铁皮人放缓脚步,也许他忘了。四十七一脚能把他踢到肋骨笼城外面去。

  将出小巷,雅各布又把铁皮人挡住了。四十七从商人肩头望过去——为此他的腿生生拔高了一节,却没有选择将其一把推开。

  巷子上空横着一道悬廊,使得两面墙壁与它共同构成了一个像门的形状。

  “这儿?”摩利尔弹了下手指,遮蔽她视线的脏衣服沿着晾衣绳向两旁滑开,露出悬廊上阴沉地人影。

  “我…我不确定。”雅各布的声音有点低沉。

  道格拉斯看了商人一眼:“哦,不,当然不是。我的朋友。这里可不是印记城。我猜你们一定不想等官方的审查和批准,所以我联络了其他人。嗨!下来吧,帕里斯兄弟!”

  悬廊上的帕里斯俯视着他们。天幕的微光衬托着他,剪出头和肩甲的轮廓。随后他纵身一跃——落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也是个泰夫林人,一望便知。他的裤子只到膝盖,结构明显不同于人类地小腿上长满了深棕色的毛,双脚没穿鞋。也穿不进去,因为那是一对类似羊脚的蹄子。

  “跟我来。”帕里斯地目光依次从几人脸上扫过,然后转身自顾自钻进墙上一个被垃圾半掩着、黑洞洞的入口。态度可不比道格拉斯那么热情。

  “哦,哦,好的,朋友们,我们来吧!”

  屋内到处都是残梁碎瓦,有一角甚至已经坍塌了,几近废墟。一道门就竖在房间正中,非常明显——因为几点明火就在那个直径五六尺的大铁环边缘燃烧,使得它看上去活像马戏团里的火圈。

  “快点儿,我可不想被普瑞克斯知道城里还有不受他控制地传送门。”帕里斯催促道。

  “等等。”摩利尔审视着这个显然是临时搭起来的铁圈儿。看上去它还没有开始运作,透过它可以看到对面墙上的青苔:“我怎么能知道这个传送门是通向印记城地?我听说有些家伙会随便拿一个门来哄骗客人。”

  “你不知道,所以运作这道传送门的人是我。”帕里斯的回答很切合他这路人的身份:“我说你们还想不想去印记城?难道我要站在这里回答你的蠢问题一直到天亮么?道格拉斯,你到底有没有和这帮人讲清楚?”

  “哦,帕里斯兄弟,别这样。”道格拉斯赶忙缓解局面:“不过摩利尔小姐,我可以向您保证,帕里斯非常可靠。既然已经达成交易,就一定会执行。这是肋骨笼城的优良传统,您大可以放心…对吧,雅各布?”

  出乎道格拉斯预料,商人并没有立即附和他,反而出神的望着传送门,沉吟了片刻后问道:“帕里斯先生…您能给我们看看开启这扇门的钥匙么?”

  “钥匙?”帕里斯瞪着蓝皮肤的位面商人:“钥匙当然在我这里。哈,你要看?想都别想。如果我得跟每一个使用我的传送门的人展示它是如何运作的,那么它从我手上被抢走的速度会比一个巴佬完蛋的速度还要快!你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钻过火圈,去那该死的印记城碰运气,然后你们就再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就可以早点回家睡觉!”

  道格拉斯脸色有点难看了:“哦,雅各布。你…”

  “哦,哦。”四十七突然出言打断道格拉斯的话:“你到底在哦哦什么?你是该死的猫头鹰么?”

  “哦?”道格拉斯下意识的又哦了一声。

  “你们到底走不——”帕里斯摊着手,努力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他身后的火圈突然“轰”的一下子倒在地上。也不知道地面上有什么东西,火苗非但没有熄灭,反而好像游鱼般四处流窜,同时一股非烟非雾的气体忽隐忽现,开始悄然弥漫。

  与此同时,不知何处传来一个很甜、很得意的女声:“我早就知道这种小把戏骗不过你,我亲爱的摩利尔!不过没关系——其实这间屋子本身就是一个传送门!现在你要怎么做?我可是为此忙了很久哦!”

  面对似乎非常不利的情势,摩利尔并无惊慌之色,连凯罗也没有。

  “达古拉丝!”她朗声说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不改改你的性子,你就永远别想玩什么阴谋诡计!”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