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二回合 摩利尔的三种心情
  焰。\\WWw。QΒ5、CoМ\\

  虚无、漆黑的火焰在小小斗室间摇曳,给四壁和家具蒙上众多光影的同时反而使自己成了屋内最黯淡的一点。

  “多么的…美丽。”

  幽幽叹息声响起,一只纤长的手伸了过来。白皙的手腕与大红色法师袍形成鲜明的对比,恍若从一团血雾中探出——轻轻盖在火焰上。

  黑色的火苗舔舐着掌心,很快发出烧灼皮肉的轻微咝咝声,但是达古拉丝俏脸上却没有一分一毫痛苦之色。

  “火是生命。”达古拉丝有些痴迷的看着从指缝间漏出的黑炎,看似稀薄如雾的火苗伸缩吞吐,竟然令她手上的秘银戒指开始软化:“创造多元宇宙的生命…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没人回答。达古拉丝似乎也没指望有人应她的话茬,接着自顾自说下去:“据说,在多元宇宙形成的初期,连全知全能的诸神都没有诞生的时代…无穷世界只是无限小的一点,是一个拥有极高温度和极大密度的‘原始火球’。”

  “想象一下。”她停顿瞬间,沉浸在自己营造的雄奇幻境中:“开天辟地的一点!无穷无尽的火膨胀、喷发,我们现在所闻所见所得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这颗火球大爆炸后残留能量冷却的渣滓而已…”

  达古拉丝脸上显出轻微的轻蔑神情:“有什么能与这等力量相提并论?如今的火焚界不过只得其万一…更何况,神也好。恶魔也罢,又有谁不会借助火来昭彰自己地威势呢?”

  “不要,在这里抒情了。”

  火焰的双瞳在达古拉丝身后再次出现,乍看上去还真有些像四十七:“你的,任性已经令,计划出现了很大的纰漏。”

  “哦,哦,哦。得了吧,阿莱。”达古拉丝攥住火焰——黑火像是被大象吸进鼻子里的溪水一样缩入指缝点滴无遗。自然的黑暗这才回到被同皮不同馅的黑色兄弟霸占了许久的黑暗空间:“有什么问题?一切都很好,都在按照我们的计划…”

  “半人羊部落地事情也是?”阿莱自从借助脖子上的古怪装置说话以来,发出的声音还不如他用火焰在空中写字来得有情绪化:“毫无逻辑,的愚行!摩利尔,是个非常优秀的预言法师,一旦打草惊蛇,”

  达古拉丝转过身面对着阿莱,似笑非笑:“负责烧烤那些四条腿小可爱营地的人可是你哟。阿莱先生。既然是同伴,就应该支持彼此的决定,相信彼此的能力。为什么我在你眼里总是个胸大无脑地笨女人呢?据伊莎贝拉老师说,你和摩利尔在一起的时候可是…”

  阿莱的脸孔陡然间变得清晰——火焰勾勒出他的容貌,爆发的能量涌动层叠着向达古拉丝逼近,最终在她眼前做出一个沸腾的无声咆哮。

  “好了好了…”达古拉丝侧头退步,但看得出来她并不是真的畏惧迫在眉睫的烈火:“过去地事情就让它过去,大家都不要再提了吧。我们还是精诚合作。把那个女人欠我们的账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如何?”

  阿莱地两张脸很是瞪了达古拉丝一会儿,方才重新合并成一个。

  “你确定。能够成功?”他的目光有意无意掠过达古拉丝方才放在黑火上烤的右手,那只手涂着豆蔻,白嫩水润,可以给任何一家润肤霜产品去作代言:“这些位面居民,不可靠。我更不信任,那个商人。”

  “所以我们才要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力量,让他们知道我们和我们身后的人是他们惹不起地呀…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守规矩,照章办事。为什么要信任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可靠的,”达古拉丝虽然还在笑,但是说出来的话中却一瞬间冷气森森:“没有人。”

  无处不在,隐约开阖地水汽使得“豪华套间”的偏厅里看上去云雾缭绕,空气也依然潮湿,但没有微光荡漾的水池,没有光可鉴人的大理石躺台,没有东拉西扯的轻纱幔帐,也没有造型怪异喷涌热水的石雕,这间偏厅总算稍微正常了那么一点儿。

  “摩利尔姐姐,你真的放心让铁皮叔叔到处乱跑啊?”室内并排摆放着两张木藤躺椅,在温暖湿润的环境中躺上去有种酥酥痒痒的感觉,跟在草地上一样。

  “铁皮叔叔?”摩利尔失笑,别看几年不见,凯罗也长大了不少,但是不知是因为受到迷雾女士寄生的影响还是女孩儿天生如此,凯罗外表虽然已经由青涩的花骨朵蜕变成含苞待放的鲜花,开始体现出成年女性的魅力,但是她的思想似乎还停留在雨城那些相对来说无忧无虑的日子里。

  “我相信他不会喜欢这个称呼。或许他更喜欢你叫他…嗯,惊什么天?”女法师对躺椅的适应度没有凯罗那么好,她往上挪了挪身子半倚着,拿起一个摆在旁边茶几上的水果看了看又放下:“我不让他到处乱跑又能怎么办呢?你什么时候看见人家听我的?”

  “

  的意思是说,”凯罗歪着头:“摩利尔姐姐,你从前样子的。你从前最讨厌的就是身边的人不听指挥瞎胡闹,给你添麻烦…你知道吗?那时候我跟着你,可是生怕不小心做出些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来,挨你的骂呢!”

  女孩儿吐了吐舌头,半是玩笑的说。

  “你把我说的好像个在修女学校里管风纪的老处女。”摩利尔轻轻摇着赤脚,因为被房间中的潮湿弄得实在不舒服,她已经脱掉了皮靴:“只可惜就算是最凶恶的老处女要想对付全金属土匪也未免有些心余力绌吧。好了,不说这个。这阵子从星界到外域东奔西跑。你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先在这里睡一觉,等那个位面商人有消息再说——我想,他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虽然环境并不十分适合安睡,但凯罗还是很快进入了甜甜地梦乡。她平卧在根据使用者姿势自动放低的藤椅上,面色红润,双手叠放在腹间,已经“初具规模”的胸脯轻柔且有节律的微微起伏,呼吸也变得绵软深长起来。看女孩儿熟睡的样子,一如既往的安静乖巧。甚至连姿势都不会改变一下,与其说是在睡觉,倒更像是一名进入冥思状态的法师。

  摩利尔看着凯罗。她是不是更应该像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享受生活?有家小小的店铺,有些小小地幻想…尽管从现实的角度来讲,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可享受的——不过像现在这样,无论星界的冒险还是外域的旅途,都有些过于激烈和富有刺激性了吧?

  但凯罗毕竟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女孩子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凯罗仍然和已经深深陷入溃败神域中的迷雾女士之间藕断丝连?又是因为什么。油尽灯枯地迷雾女士没有彻底完蛋,变成在星界飘浮的残渣?超乎凯罗天赋而且有越来越强趋势的冰之力量,竟然不受连自己都着了道的迷境攻击影响,再加上能一口叫出梦这种远古存在的名字——别说摩利尔好歹也是个窥得九环魔法奥秘的**师,就算稍微了解些神灵知识的学者也能察觉出凯罗在神尸岛屿上探险时不寻常的表现。这些零碎地线索很容易便能串联起来指向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会不会导致最后出现什么事情摩利尔也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会非常麻烦。

  思忖至此。女法师突然觉得房间里朦胧的水汽都有些冰冷。仿佛又变成层层叠叠,浓得如墨如血,化不开地雾。摩利尔的视线垂到膝头用龙皮作封面的大书上——阿古斯最高评议会议长辛格**师留下来的法术书中光是力场盾法术的变体就不下五种。但是在对有关神祇与凡人之间错综复杂关系地研究上面,它实际上并不比报道某位神祇曾化身公牛、天鹅,乃至一场金雨去和凡间众多美貌少女幽会的野史更有帮助些。

  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摩利尔悚然抬头,凯罗仍然睡地香甜。但是方才女法师低头沉思的时候,脑中明明出现一个正看见凯罗睁开双眼。森然凝视自己的奇异情景,如梦似幻。

  近乎疯狂的想法突然钻进她的思想:与神同行?凯罗现在掌控着迷雾女士及其力量?这还真算得上是一张隐藏王牌呢。

  如果是雨城的摩利尔,不。哪怕是几天前的摩利尔,都会对这种荒谬愚蠢且自私的想法感到愤怒和自责,但是现在——典型的红袍法师逻辑只是脑海中一阵无故乱翻书的清风罢了。

  按照自己的本心去行动。无论行动的手段如何,无论这种手段、甚至产生手段的想法基于何种常识或习惯,与本心相比,都不是重要的事情。

  正如四十七总是身体力行的一句酒馆俗话:老子乐意!在阿古斯帝国的生活经验帮助她几乎登上红袍法师会的顶点,但是能抽身而退,则不能不说是受了铁皮脸的影响。否则,当一切终局,谁又能说梦境不会真的变成永恒的孤寒死寂?

  摩利尔静静的看着凯罗额前垂下来的一缕金发。有什么关系呢?她的目光变得温暖起来。凯罗信任她,她信任四十七,而四十七则信任所有人,因为辜负他信任的人都已经死了——人与人之间能保持亲情、友谊等种种美好的关系,究根结底不就是由“信任”这两个字维系起来的么?摩利尔曾经将这两个字弃如敝履,但现在她已经重新捡起来了。最起码…摩利尔对自己说:最起码我和伊莎贝拉是绝对不同的!

  “你在想什么,摩利尔姐姐?”这次凯罗是真的从睡眠,抑或不自觉的冥想中苏醒过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完全没有普通人刚刚睡醒后干涩惺忪的感觉,她嘴角一翘,两颊出现一对不那么明显的酒涡。

  “哦?我在想…”摩利尔正欲措辞,突然侧耳倾听。接着也抿嘴笑了一下:“我在想,那个实心脑袋又给我们招惹什么麻烦?”

  “法师小姐,您的随从快要把我地

  部变成蒸笼里的包子了!”看到摩利尔和凯罗出来,老板道格拉斯撇下身边似乎还想跟他说什么的雅各布,匆忙向女法师诉苦。

  “请您阻止他,这种无礼的行为会被其他客人视为挑衅的!如果惊动城里的警卫部队,大家面子上就都不好看了!”道格拉斯披了一件浴袍,说话间露在唇外的几颗獠牙随着嘴部的动作更加明显,也不知道他是想微笑。还是在威胁。

  听他一说,摩利尔还真觉得空气似乎有点热:“冷静些,道格拉斯先生。威胁只能激化矛盾,解决不了问题。雅各布,他做了什么?在无烟区吸烟么?…雅各布?”

  “道格——噢,摩利尔小姐。”雅各布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站在一边搓着手,章鱼触角般曲长柔韧地手指相互纠结着。不停做出各种繁复又没什么意义的手势,等摩利尔第二遍叫他名字的时候才赶忙搭腔:“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总之您还是去看看吧,除了您,谁还能在那位钢铁武士面前说上话呢?”

  “没错,法师小姐,您尽快制止他为好,”道格拉斯赶忙插嘴:“方才我与雅各布先生已经差不多商量好想个法子帮助你们前往印记城。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我就很难帮到各位了!”

  “哦?这么快?”摩利尔似乎不经意的扫了雅各布一眼:“那可真是要谢谢你了。走,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

  由幕帐和镂空屏风围绕着的中心大浴池确实不大正常。理石地砖下传来的异常热度即使隔着靴底也能清晰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腾腾热汽还真有几分身处一个大笼屉的感觉,更别说从浴池里引出来地温泉水道中全“咕嘟咕嘟”的沸反盈天了。这哪里还是浴池,分明是一大锅新鲜出炉的铁水。

  休息厅内站满了人或非人,看样子都是被热流赶出来的。他们大多赤身**或只围了个浴巾什么的,大约一半人拿着武器。不过全都穿了鞋。一见到道格拉斯等人过来,大家便乱糟糟的开始叫嚷抱怨——不乏污言秽语和逞雄斗狠之辞,但是说归说。敢真刀真枪杀进热浪源头找罪魁祸首算账的,目前还一个都没有。

  “看上去你需要多兑点冷水了,道格拉斯先生。”摩利尔就当周围的裸男不存在,泰然自若地向公共浴室内看去,可被蒸汽、障碍物和人群一挡,一时间她还真完全发现不了四十七的半点踪迹。

  “你们不是第一批在肋骨笼城闹事的巴佬,也不是第一批被送到广场砍掉脑袋地——跪下来哀求的话或许我能发发慈悲,婊子?”

  一个粗鲁的声音传来。摩利尔有些厌恶的转头看去,看到一名胸前好像种植了整整一坪黑色曼德拉草的男人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此人衣着算是比较齐整的了,因为他除了鞋子之外还穿了长裤,腰间还围了一条很宽的腰带,黑黝黝地,材质非革非铁,但摩利尔一眼便能看出那上面蕴含着的巨大力量——绝非凡品。摩利尔拉着凯罗退了一步,胸毛男人不依不饶的逼近,周围一些家伙也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跟上,围着他们隐隐形成一个圈儿,很明显不仅仅只是凑过来看热闹而已。

  “里面那个铁皮佬是你的同伴?你最好解释一下他把整个浴池都煮开了是想干什么,否则我将以普瑞克斯大人第三守卫队第一副队长的身份把你送进娼妓营——”

  “闭嘴。”女法师声音不大,冲他喷吐沫星子的胸毛男人却像挨了一记愤怒的矮人头槌,趔趄着向后退去,如果不是后面的人扶住,他一定会结结实实的用后背感受一下现在地面究竟有多热。

  “要想活得长久点,除了巨力腰带之外你或许还需要个智力头环。”术的效果下头晕目眩,摩利尔的注意力则被突然从浴室蒸汽中出现的人影吸引了。

  “见鬼,真见鬼!我都要被烫熟了!为什么那个金眼婊子反而没事?”眼珠像爬行动物一样的半裸泰夫林女人喃喃抱怨着,目光一扫看见旁边探头探脑的凯罗:“嗨,小丫头,新来的?再去拿瓶果子酒!对了,还要拿一盆,不,一桶冰——你想象的到么,那铁皮王八蛋煮在一锅开水里,居然还要喝加冰的酒!”

  凯罗没去拿酒,泰夫林女人也没去。她扭着如蛇的腰身,撩起幕帘朝浴池的角落里一指,还回头对摩利尔笑笑:“哦,他可真是个热情如火的男人。”

  摩利尔没理她的话茬,沉着脸向霭霭蒸汽中在阿斯莫女人服侍下怡然小酌的钢铁武士走去。凯罗识趣的跟在后面将高温水汽凝成晶莹的碎冰甲,使得女法师的眼神愈发冰冷。“啊哈,我以前还真不知道,你居然会喝酒。”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