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六回合 殃及池鱼

第十六回合 殃及池鱼

  经在星界虚空中沉睡了近乎无尽岁月的磐石岛屿开始的力量。\www。qb5.cOM/

  对于一位神来说,身为从前统治过多元宇宙的存在,最终却落得个堕入星界,变成飘荡在真空中的渣滓,所有信徒和仆人都死掉或者逃散的下场,无疑是最糟的结局。但是这并不代表它真的就会像一块石头那样什么也不是了——何况就算是普普通通的石头,大到一定程度而又被人撬松滚落下来的话,也必将带着雷霆万钧、势不可挡的滚滚威势。

  眼下吉斯人面对的就是落石、不,是山崩般的神力震荡。岛屿上由残存神能营造出来,类似物质位面的自然环境正在迅速发生巨变——重力效果急剧紊乱,折断的岩柱、石块和黑紫浊臭的“神之血”肆意流窜,不时还会有些东西像是被猛踢了一脚似的,以惊人的速度向随便哪个方向飞射出去。空气争相逃逸,炽热的烟尘呼啸着刮起暴风,让一条条烟柱如游走觅食的巨蛇盘卷扭动,使得天空也和地面一样颤抖起来,从旋涡状乌云中抛出五颜六色的爆炸,把所有敢于冒犯、践踏它高贵身躯的卑微爬虫们都裹入混乱不堪的惶恐中。

  飞扬灰烬中的风声逐渐变得低沉。并不是因为风暴减弱了,而是它们被岩石滑动摩擦产生的隆隆声遮掩同化,共鸣成另外一种沙哑嘈杂的喧嚣,很快便引发了席卷全岛的剧烈地震。铺天盖地地焦热灰尘打着旋儿上升,下降。数以百万、千万、甚至亿计的追随者曾经奉献给神的信仰化作奔腾不息的原始能量,从每一块石砾、每一滴污水、每一阵疾风中涌出,令空茫的星界也为之震颤。

  尤拉德满怀恨意的看着这一切,无计可施。他知道,这具巨大的神尸正在进入前所未有的活跃状态,而它的无意识行为已经带来了即使是吉斯人也无法应付地大灾难。自从发现神尸开始,他们便开始小心翼翼的探索它,分析它,利用它。他们明白,一座由神化成的星界岛屿便意味着难以想象的财富和危险——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在尝试萃取提炼从神尸中散发出来能量的同时,还要驱使哄骗那些寄人篱下的蠢蛋巴佬一起来到岛上混淆视听的原因。

  但是现在那个在天上耀武扬威的劣等混蛋把一切都搞砸了。他们决定“收留”女法师和她地随从时也曾考虑过一名强大的施法者和“一条龙”可能带来的麻烦,不过最后仍然决定把他们也加入到探险的炮灰队伍中来,因为吉斯人的大规模开采行动要得到尽可能多的利益而又要尽可能少的牵连自身。他们已经有足够的力量来避免在采集能量时发生无法控制地连锁反应,但是对于一些旷古以来就寄居在神尸上的“守护者”——虽然实际上它们干的也是和吉斯人一样偷坟掘墓地勾当,但是话说回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想从虎嘴里抢食,挡箭牌就得结实点才行。

  只不过这次他们找来的挡箭牌有点太大、也太重了,重到了他们扛不起的地步。尤拉德根本没想到“那条龙”会如此超乎寻常,胆大妄为,以至于他们根本无力做出及时有效的应对措施。现实崩溃,神尸凝固的思维溶解、蒸发,化作心灵能量地惊涛骇浪向他和其他吉斯人一波又一波的袭来。飞石扑面,劈头盖脸的让人如果不采取些防御措施地话就根本无法睁开眼睛。而在神力风暴中无论魔法还是灵能都脆弱非常,似乎连魔网都摇摇欲坠,成了暴风雨中的蛛网。

  脚下摇晃不休。连吉斯人硕大强健的脚蹼都无法抓牢地面。远处的烟尘中有些黑鸦鸦的东西起伏着逼近,好像岛屿又一次震动时抛起的阴靈,但是尤拉德知道,那是某些更黑暗危险的东西。

  “弃岛!撤退!”他不甘心的怒吼,带着灵能的命令穿透狂风的尖嚎。打进部下脑中。

  在天上观赏这场盛况的四十七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我还真就不相信,这群鞋拔子脸能坚持的比我还久。”以他的角度望去,从虚空中吐出来的幽影怪物群几乎是摩肩接踵的挤在一起向前冲。依然是千奇百怪什么形状都有,一张嘴的两张嘴的三张嘴的,两条腿的四条腿的八条腿的,唯一不变的就是森森然如刀似剑的利齿和尖爪,它们发出跟风声一样不成调的嘶鸣,像一张活起来的地毯,裹起无数利刃卷向吉斯人,围拢着缩小包围圈,势要将他们搅碎。

  “讨厌,又是那两只梦蛹在搞鬼。”凯罗抓着四十七的肩甲向远处看,尽管源源不绝的幽影如涨上来的海潮般铺遍全岛,但是在她眼中,这正是因为黑色的潮水中隐约有两条似蟒非蟒的怪影在兴风作浪:“我知道了!它们就跟寄生虫似的生活在这座岛中,吸取岛屿的能量生存成长,如果发现外人上岛就会制造幻境或者用别的方法杀死他们,维持自己在岛上的垄断地位——对不对,摩利尔姐姐?”

  么对不对的,你又不是在投稿国家地理杂志…”四着余烟未尽的重炮左右端详,看看不是什么地方值得他再来上一炮,摩利尔却已经先他一步,举手冲身后蒸腾涌来的黑云发射了一颗火球。短促而又激烈的爆炸声过后,一只长了三个翅膀的黑暗生物从火光中跌出来,燃烧的残躯打着旋儿翻滚下落,一路上抛撒出许多烟花般沸沸扬扬的羽毛。

  女法师施施然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别管这些事情了,让吉斯人头疼去吧。我说你能不能换成会飞的形态…现在这样子很危险哪。”

  吉斯人抛弃了所有机械和设备,仓皇逃离。不过他们在这期间表现出来的军事素质确实令人叹为观止。能在星界站稳脚跟。没有几手过硬地本事是不行的。不需要长官分派,离怪物黑潮最近的吉斯人外围战士自动承担起断后的任务——仅仅是极短一段时间的混乱过后,他们便分成几个互相掩护的战斗小组与幽影怪物们厮杀起来,而且剑刃翻飞中,短时间内竟然不落下风,吉斯人中的箭手、法师和术士也在逃离之前尽可能的攻击几次或施放一两个法术帮助同伴延缓一下怪物群的攻势。

  但是这些努力终究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尤其是当某种沛然无形地力量隐藏在风沙和爪牙中掠过满目疮痍的岛屿之时,吉斯人的防线开始崩溃。

  一名战士本来正绷着土灰色的长脸奋力砍杀,一对黄眼瞪得溜圆,手中银刃跟活了一样朝面前蜂拥而上的黑暗怪物猛砍。运动中还在不停的变幻形状,划出苍白缥缈的流光,差不多每一击都能从对手身上削点什么东西下来,仿佛这把银色双手剑拥有自己的意志,而它总是对可以使猎物一刀两断地行为情有独衷。

  一阵微风吹过。货真价实的微风——跟仍在四周盘旋呼号的风暴比起来,它简直太不寻常了,不寻常的就像狮子群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咬着胡箩卜的小白兔一般。但就是这阵微风,让刚才还无惧身上伤口生龙活虎的吉斯人一下子萎靡不振。腰杆弯了下去。一身精壮的肌肉似乎也开始萎缩软弱,仿佛风中隐藏着一个看不见的恶魔,瞬间吸干了他地全部精力,使他转眼间便被怪物吞没。

  时间。时间的力量。星界中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时间,因此长久以来一直生活在这里地吉斯人中,有不少家伙其实并不是像他们外表看上去那样正值壮年的。而这些人往往又是吉斯人军队的中坚力量,他们通常在生命中最巅峰的时候结束位面旅行和多元宇宙中的冒险生涯回到位于星界地城堡中继续磨炼自己的技艺,又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失去敏捷地反应和充沛的体力。从而拥有受到同类尊敬的力量,开拓出一条在他们严酷无情的军国主义社会中立足并向上爬的道路。

  可惜有一点:星界是精神的领域,但不是能让人长生不老美梦成真的幻想世界。你可以暂且逃避。或许“永远”逃避,只要别像现在一样真正面对。时间已经找上他们了。神尸的能量不可思议的保持了一个时间正常流动的区域,疯狂的混乱中它也变成了飘忽不定的涡流。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这个,吉斯人只能继续逃避。

  付出不菲的代价之后,吉斯人余下幸存者终于陆续撤出岛屿影响的范围。跃入虚空。他们像一尾尾跳进大海的银鱼,很快游出四十七的视野范围之外。

  “或许你们应该在这里等着,我下去打扫一下战场。捡点战利品回来。”变身为龙的四十七盘旋于笼罩全岛的风暴云上空,还在对吉斯人的银刃念念不忘。

  “学什么不好,学吉斯人发死人财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摩利尔照例抢白了他一句,还要说点什么,突然朝仍然隐约,而且边缘已经有些模糊的岛心尖峰看去,随后低头观察了片刻岛屿的漂移趋势。

  “我们得回吉斯人的浮空城堡,把那个位面商人雅各布接出来。”她说:“我们已经答应会和他结伴而行,也确实需要他穿梭位面的经验…这座岛没有善罢甘休,它正在跟踪吉斯人——这下他们的麻烦可大了。”

  四十七掉头飞远,身上又开始迸发出太阳般辉煌灼烈的光芒。他身后的岛屿看似缓慢笨拙的跟着,但是实际上速度并不比四十七慢多少,而且在飘荡中持续不断的向外抛洒着气流、体液和碎片,它们扩散一定范围后又被引力笼聚着大体上保持成团,一边移动一边自旋,逐渐形成一个星云般越来越大的黑暗漩涡。

  等到它几乎是跟在四十七屁股后面来到吉斯人星界根据地的时候,这个庞然大物已经变成了一个充满震荡、风暴、尖叫和各种不可思议怪诞的超级噩梦。梦操纵引导着神尸和它的能量冲向吉斯人要塞,它们必须为这股因为四十七地毁灭性攻击而陷入狂躁的巨大神力寻找一个宣泄的途径。

  就会发生大爆炸,彻底迸散成无法容任何东西生存的或许要等到几千几万年之后,才能重新冷却下来。

  “这不可能!”惊魂未定的尤拉德站在城墙的观察哨上大叫,看着上下左右散发微光的银色虚空都被逐渐在水中扩散的墨汁般的黑色占据,四面八方传来撕裂耳膜刺穿脑髓地恐怖哀鸣,第一波下落怪物形成的流星雨已经从深黯的云层中降临到城堡上,开始与城堡守军展开激战——而且看起来它们的增援源源不绝。

  “关闭通往主城的一切通路,打开所有灵能护盾!”理智夺回思维控制权。认识到不可能正在成为事实的尤拉德迅速发布命令:“把这些见鬼的幽影怪物引到附庸城去,同时马上派工人去切断附庸城和要塞主体的连接,应该可以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

  附庸城内也处处狼烟。它和主城地差别就好像贫民区跟皇宫之间的差别那么大——唯一在坚固性上还算过得去的设施,城墙,面对来自天上的死神起不到任何作用,城内粗陋杂乱的建筑群则根本不能拿来作掩护,由于那些幽影怪物实际上是因为神尸本能的梦境而具象化形成的,除了代表这个死去的神黑暗恐怖地本质之外并没有真正稳定的形态。所以无论多么狭窄曲折的地方它们都能渗透钻过,然后再重新塑形发起攻击,复杂地障碍物反而会成为遇袭者反抗或者逃跑的麻烦。

  “那帮吉斯人杂种毁掉通路,封闭了大门!”摩利尔刚刚落下来站稳,便听到周围人们狼奔豕突怒骂的声音。的确,女法师可以看到,远处和要塞相连的部位冉冉升起浓烟,仿佛山体滑坡一般。一块块巨大厚重地石板正在移动位置,把吉斯人城堡更严密的保护起来,同时隔开外围栈道、平台和附庸城这些附属建筑。将它们弃如敝履。

  在这种天上下刀子人人都自顾不暇的时候,巨龙四十七也不是那么地显眼了。

  “在上面!”摩利尔抬头看向位面商人住所的方向。因为那里地势较高,逐渐压下的黑云已经接近到快要触到房顶的地步,一个接一个的幽影怪物从盘旋怒号的云层中掉出来,在狂风中喷跑跳跃。去攻击所有它们碰得到的东西。

  四十七环顾四周——看起来吉斯人再次把这些依附他们在星界生存的人们毫不留情的当成了炮灰。无可非议,但这不是四十七喜欢的风格,至少不喜欢除他之外的其他人这么干。

  “你能应付的了吗?我有点事情要办。”他低头对摩利尔说。钢铁双翼已经开始伸展。

  “什么?”摩利尔愣了一下,向周围扫了一眼后大致猜到他的意图:“别太过份,也别耽搁太久。”

  巨龙振翼而起,帮她们在前面硬开出一条可以进行跑马比赛的康庄大道之后转弯朝另一个方向飞去,摩利尔则带着凯罗飞向雅各布的家。

  石屋完全封闭了,几只四条腿,有点像剥了皮、嘴角裂开到肋部的大狗一样的生物正围着屋子抓挠撕咬,每下都能扯下不少石屑,砍出很深的划痕。摩利尔一个连锁闪电便结束了它们愚公移山的劲头,随之而来的冰针之雨则彻底把抽搐翻滚的恶心躯体钉在地上。

  无暇关注凯罗越来越强的术士能力,摩利尔一边提防四周有没有怪物注意到她们,一边走向石屋。雅各布该不是已经逃跑或者死了吧?

  一个不停变幻各种颜色光芒的魔法门突然出现在她身旁。位面商人雅各布低头从传送门里钻出来,蓝色的脸上混杂着又惊又喜的神情,蜘蛛腿一样的长手指不停的来回搓动着:“真是太感谢了,尊敬的法师小姐。您果然来救我了,并没有忘记我这个手无寸铁的商人…咦?您那位强大的钢铁武士呢?”

  “用不着担心那家伙。不过看样子,你并不需要我们的协助么。”摩利尔看着雅各布身后仍然闪耀着五彩微光的传送门说道:“你随时都能利用‘任意门’离开这里。怎么,留下来是想试探一下我的诚意么?”

  “怎么会呢…”雅各布挂上所有优秀商人都具有的招牌般的微笑:“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协定了么?我需要您的帮助,也能为您尽一点微薄之力…作为商人,就要尽可能遵守协定才行。长话短说,我们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三人应声扭头,正好看到一大片咆哮四散的火云在吉斯人要塞的城头升起。碎石乱飞,黑色的神力风暴也像是找到了一个泄洪口似的向那边涌去,侵入主城,不再全都堆在外面乱转,起码给附庸城里的居民提供了那么一点点喘息逃生的机会。

  “还行吧,不算太过分…”凯罗看着摩利尔的脸色,不那么有用的安慰她道。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