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三回合 神骸
  法师像是被猛击了一拳似的向后一仰,后脑“咚”的罩内壁上。\\wWW。qΒ5。com/

  “摩利尔姐姐!”凯罗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她和摩利尔之间的私人情谊姑且不论,单说要是正在肆意制造杀戮毁灭的四十七知道他的保护对象居然莫名其妙的在凯罗的避难所里自己磕晕了头,很难讲他会不会因此而发飚——从透明度很低的冰壳外透射进来的庞大森然的阴影和猝然而起的火光轰鸣来看,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大。

  摩利尔确实有点头昏脑胀,双耳嗡嗡作响,大概主要还是因为精神与**脱节的缘故。女法师一手抚着头,一手扶着身后的冷冰,丝丝清凉的寒气从掌心透进体内,逐渐洗掉漫长梦境给她带来的错乱和荒谬感。

  这个梦做得也未免太长了一些。半圆形冰罩内的风景是一片灰蒙蒙的阴暗朦胧,各种光怪陆离的影像走马灯似的在眼前流转,什么都看不清楚。鼻粘膜接触到刺鼻的硝烟味道,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差不点又让摩利尔恍惚中觉得自己仍然身处赛尔城巫妖要塞攻城战的现场。凯罗急切的呼唤把她从迷乱的幻境中唤醒,努力摇了摇头,才发现那些还在微微发烫的烟雾是从冰壁上的裂缝飘入的。

  “没…没事。”摩利尔急促的呼吸了两口还带着焦味的空气,虽然身处星界应该是不需要呼吸的:“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地梦…这是怎么了?”

  凯罗的小脸上绽开笑容:“你醒了,摩利尔姐姐!哎呀呀。刚才…”

  里面开始闹腾,外面却不知怎么的安静了下来。没多久,几下沉闷的敲击让冰罩内簌簌落下雪晶,也打断了两人就各自遭遇继续进行深入交流的念头。凯罗小心的通过缝隙往外看了一眼,然后解除了冰之屏障。一片片花瓣样的冰盾相继张开,残破却依然美丽的飘浮在她周围,缓缓旋转着。

  在钢铁轰鸣中疯狂进攻的幽影怪物群已经不见了。它们就像来时一样悄然消失,如同在朝阳中消退地黑暗,没有一个生物、一条肢体、一块骨肉、一滴血液留存——只剩下满目的疮痍。当然。除了地面和岩石上那些深浅不一的抓痕之外,大部分碎片、焦土、燃烧的陨石坑都是四十七制造的。

  他火红的眼睛左右扫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残存下来的东西可以杀一杀。随后他转向摩利尔与凯罗,整个动作过程中浑身都在喷吐着黑色的浓烟和火焰,各种稀奇古怪用途不明地钢铁机械像外露的内脏一样铆合在他身上,深渊般的血红色电火在金属管线管间闪烁明灭,看上去让他从高度拟人化的未来战士退变成了气缸活塞驱动的内燃机怪物。

  摩利尔仰头看着他,就像在欣赏一堵可怕的铁墙——现在这家伙的肩宽都快赶上身高了。

  “这么说。你们也遭到了袭击?”女法师闻着四十七身体传来的烟火味,头脑清醒了许多,心灵也渐渐安定下来。

  “一场局部冲突。”钢铁武士手臂上地毁灭机器转动变形,粒子火焰喷射器的余热还在枪口燃烧,灼的精金枪管像炉中火炭一般发红:“为什么这样问?你刚才怎么了?”

  摩利尔努力回想了一下。她梦境中地一生现在只余下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而且大多和战斗与谋杀有关,其中包括伊莎贝拉因惊骇而变形的美丽面孔,巫妖的深黯眼窝中迸溅的苍白火焰…

  “在和自己地幻觉交战。”女法师有些庆幸。如果她在梦里最终选择击溃维克多并夺取他的位子,坐上红袍法师会冰冷的至高王座,那么在这一切之后。她会不会就将因为再也没有什么值得追求地目标而永远沉沦在梦境中?之前召唤出来的解密者提醒她要恪守本心,现在看起来并不是无的放矢,不过它显然也故意忽略了很多。以后再和它算账吧。至于目标…真别说,四十七这家伙的理论有时候似乎还是蛮实用的。

  想到这里,摩利尔的嘴唇不禁勾出一道好看的弧线。

  “嗨!”四十七再次将手放到她面前摇了两下。回过神来的摩利尔虽然明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也不由得退了一步——看着一只比火巨人手还大的铁爪子在自己头上晃来晃去,任何人都会感到紧张的。

  “够了,我没事。”女法师迅速恢复常态:“让我们离开这儿。”

  “好主意。我对游击战其实并不是那么感兴趣的…”尽管四十七在习惯性说废话的同时就开始变形。但是这一次,周围的景观变得比他还快。

  灰黑色岩石迅速改变形状,好像橡皮泥一样被重塑。地面或上升或下陷,平滑的巨大砖块凭空切割出来,砌起一面又一面高耸的石墙,并且向上延展出高拱的穹顶,组成迷宫般的幽暗厅廊。

  “这***又是什么?变幻胶囊么?”巨龙四十七昂起比骏马还大的头颅,钢铁双翼向上展开,几乎擦到天花板,激烈的静电在他的鳞片和角刺间嗡鸣爆裂,凯罗的金发都因此而飘荡起来。

  摩利尔也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从来到这座岛上开始,所有的事情都诡异且毫无道理。荒唐的幻梦,离奇的攻击,现在又是一座宏伟神秘的宫殿!

  仿佛有什么人一声令下,壁柱间相继亮起***。那不是由自然火焰形成的光亮,也

  一般的魔法。绿幽幽的光芒冷冽逼人,一个个小圆>际上并不是依附于墙壁的,而是静静悬浮在距离线条抽象的壁画几寸远的虚空中悄然自转…这么一会儿功夫,石头上居然都刻出壁画来了!

  光点周围笼罩着诡异的晕圈。奇怪地是。就算被石壁和拐角阻隔,她仍然能清晰的看到它们星罗棋布的闪烁着,绵延进黑暗的远方,如同一张大网上的无数节点,又像成千上万静静等待的,鬼魂的眼睛。

  摩利尔突然感到极度的痛苦。就像是有一百只老鼠钻进头颅深处乱抓乱咬,同时发出疯狂混乱的尖叫。潮水般地记忆涌进脑海,虽然纷杂不堪却清晰生动,意念。情感,每一道思绪的洪流都如从山峰上滚落的磐石一样凛然不可抗拒,君王、英雄、赞颂、祈祷、战争、哀悼、牺牲…她知道了。伴随着难以忍受的剧痛,一种明悟油然而生,解密者没有回答的第三个问题现在已经有了答案。这座岛屿并不是偶然从物质界流落而来的普通岩石,哪怕几乎所有的主物质旅者和大部分位面生物都会这么认为。实际上,它曾经是一个神——或者说的更具体明确一点,它是一个已经在多元宇宙中消逝地神灵残留下来的东西。思维、信仰、感情和能量构成一个神的本质。那么当他因为某种原因再也无法把这些维持在一个强有力的意志之下的时候,按照通常人的理解就是“死亡”,虽然这并不完全正确,神的领域就会枯萎衰败,神祇本身也在漫长痛苦的睡眠中沦落,沉入星界无尽地银色虚空,被多元宇宙遗忘,在这里永远的漂移。而女法师之前和现在所经历的。都是驻留在神尸岛屿上地神力制造出来的心灵能量效果。说它是幻乡梦境也并不正确,因为神的思维是如此的深邃强大,以至于塑造出来的景观都是真正地实物。凡人根本无法分辨。

  凯罗注意到摩利尔的异状,急忙上前扶住了她:“你怎么了,摩利尔姐姐?”

  四十七上前一步,精金利爪深深陷入地面,视岩石如腐土。一双巨大的铁翼垂下来。帷幕般遮住她们地身影。凯罗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感觉到翅膀上传来的热度和身边女法师虚弱急促的喘息。

  “不…”摩利尔低声说道。

  深幽的黑暗中,摩利尔只能通过听觉来推断四十七在做什么。刹那寂静过后。她听到暴风般的吸气声——汹涌的气流像海浪一样从身下掠过,周遭的空气仿佛在一瞬间被抽个干净,全都汇聚到他那张狰狞的血盆大口中。

  随之响起的是石头崩裂沸腾的声音。剧烈无比的光和热轰然爆发,甚至透过钢铁巨翼,驱散了其内的黑暗。不过这丝毫无助于摩利尔观察外面的情况,因为滚滚热流让她根本就睁不开眼睛,如果不是正藏身在巨龙翅膀遮成的屏障里,恐怕她和凯罗现在都已经被烤熟了。

  四十七的喷吐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不过等他重新张开双翼后,两个女人都被自己看到的东西吓了一跳。展现在她们面前的是一大片惊怖骇人的毁灭地带,甚至堪称奇迹。那些在直接沐浴了龙息的墙壁都被焚化成灰,坚硬的岩石地面也已经在高温下熔解,火红的岩浆与掉落天花板形成的碳黑色石渣混合成半固体的炽热河流,燃烧的圆柱在河面上半倾着缓缓沉没,如同一截截泡在水里的面包。

  吐息波及区域内的幽绿色光点都已经消失了,但天空却没有在废墟上展露出来。远方,残存的墙柱依然以一种诡异的面貌搭砌生长——凹凸扭曲,盖满阴影,一直向上延展,伸进连熔岩的火光都无法到达的黑暗穹苍中。

  “不,停止…”摩利尔攥拳用力敲了两下四十七的钢铁前肢,制止他蓄力施展下一次喷吐的行为:“没有用的。我们被困在一名死去的神祗身上,任何暴力的破坏行为都只会惊动更多沉眠于此的神能,造成更大的麻烦。”

  “那就上来,女孩们。”巨龙低下身体让摩利尔和凯罗爬上来:“人也好,神也罢,甭管怎么说,我可没兴趣在死尸肚子里玩捉迷藏。”

  四十七从自己制造的焦土上一掠而过——在他身后,黑红色的岩浆流淌着,吞没了建筑的阴影,如同从伤口中涌溅而出的污血。

  “看样子,这具神尸正处于最糟糕的活跃期。”一旦对目前地状况有大致的了解。女法师就能使用“通晓传奇”这类的法术得到更多信息:“真想不到,它的记忆所形成的梦境居然是这样的真实巨大…拥有如此超凡力量的存在也会沦落成星界的空壳?”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在通风管里乱爬的老鼠。”四十七在爬升中猛然一个变向,飞进另一条蜿蜒曲折地幽深隧道:“我们走了多久?就是巴比伦通天塔也该爬到头了吧?”

  “有点耐心好不好?”进入通道的时候龙翼拍击了一下,回旋激荡的气流在嶙峋乱石间呼啸穿行,发出呜呜的声音,好似千万厉鬼号哭,使得摩利尔不得不提高音量:“已经消亡的神是不会做出有针对性的行为的!只要我们不再受它的幻梦蒙蔽,离开它制造出来地迷宫只是时间问题!”

  “哼,说起什么迷宫。”四十七气恼的哼了一声:“我还记得你曾经把我扔进一个活见鬼的鸟地方—!”

  他突然翻身滑翔,让一颗从角落里射来的流星火珠击在腹侧炸开。猛烈的火焰像跌落渊底的瀑布一样迸溅飞扬,扩散的范围还要超过他的翼展,顷刻间把这一大截隧道变得几乎和失火地烤炉一般。

  “这种问候的方式真愚蠢。”四十七折返回来,巨大的双翼轻易驱散火焰:“来而不往非礼也…嗯?”

  暗处地攻击者似乎有什么吸引他之处。巨龙俯冲进攻,生长着成排尖刺的翅膀扫过洞壁,切进岩石不费吹灰之力,折断的石笋噼里啪啦的往下砸。尘烟弥漫中一个狼狈不堪的身影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躲避着下雨般掉落的碎石。

  “魔鬼!魔鬼!别想靠近我!”他诅咒着向后退去,不小心绊到石头摔了个屁股墩儿,却还在一边嘟囓一边比划,想要重新施放一个新的法术:“你们不是我地对手!”

  摩利尔辨识出这个人的意图,不紧不慢的念出相应的反制咒文。

  “该死!该死!为什么魔法女神竟然也允许狡诈的魔鬼使用法术?”他又伸手向怀里摸去:“幸好我对此有所准备…”

  “够了!你最好清醒一点!”四十七低头从鼻孔里喷出一团热气,烫得他放弃寻找道具还击的打算,捂着脸哇哇大叫:“如果我失去耐心的话。一会儿你就会恳求能有个魔鬼来带你走!其他人呢?”

  摩利尔现在也认出这家伙了。他也是吉斯人组织的冒险队中的一员——而且是个水平不赖的法师。

  但是现在他看起来就像是得了癫一样浑身乱抖,语无伦次。

  “魔鬼,魔——”法师完全没有和他们沟通的打算。伸手在地上抓起一把灰尘,又开始紧张兮兮的念诵咒语,似乎根本意识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四十七只要一巴掌就能把他撕成肉块,也根本看不到四十七已经准备这么做了。

  “等一等!”摩利尔射出一发魔法飞弹再次打断他施法:“别让他乱动!”

  恐怖的黑爪盖住法师。四十七将他和石块泥土抓在一起,裹成一团脆弱的肉馅——暂时还算完整。法师尖叫起来。并且不住的咳嗽。

  摩利尔先是默念了一段咒语。等她再次开口时,声音中带着一种洞彻人心的威力钻进法师的耳朵,让他冷静了一点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

  “其他人?我不知道!”虽然处于魔法效果的作用下,法师的回答仍然慌乱且神经质:“我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我不知道!”

  “安静。”摩利尔加强了法术的力量,她感觉到这个法师传达过来的思维波纷杂无章,喧嚣混乱,差不多跟个疯子没什么区别,必须加以重重过滤才能探查到一些有用的东西:“那么吉斯人士兵呢?你是什么时候与他们失散的?”

  “吉斯人?吉斯人!”法师高声叫嚷起来,声调中带着明显的怒恨,如果不是被四十七的铁爪压制着,他一定会手舞足蹈:“他们是骗子!欺骗了我们!骗我们来这座岛上给他们做挡箭牌!”

  “挡箭牌?”摩利尔追问:“什么挡箭牌?说清楚些!”

  “就是挡箭牌!替他们去死的挡箭牌!”法师嚎叫着,吐沫乱喷:“岛上有他们对付不了的敌人,就让我们吸引它们的注意力!然后他们就可以干他们的事!我们去死!”

  “敌人又是些什么人?你见过它们?”摩利尔还要深入挖掘下去的时候,法师却再也不配合她了,连侦测思想的法术都失去了作用。

  “敌人!敌人!”法师两眼发直,好似陷入一场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魔鬼!魔鬼!你们奈何不了我,我是伟大的魔法师布里恩特——”

  他的脑袋突然爆开。

  爆炸的力量很大,就像一块被施展了“石爆术”的石头,碎骨和肉块混杂在一片红白相间的浆体中喷得到处都是,连四十七身上也沾了不少。一颗完整的眼珠居然跳起老高,好像还滴溜溜转了几圈儿盯着摩利尔看了那么片刻,然后才掉到满是血浆,污秽不堪的地上,发出“扑哧”的轻微一声。

  凯罗吓得惊呼一声,急忙扭过头去。

  “不是我做的,你看,他的身子骨儿还很健康。”四十七用爪子提起法师的无头尸身以示清白,一股一股的血还在从断裂的颈动脉中挤出来,一截挂着肉片儿的颈椎耷拉着,嘀哩当啷。

  “好了,别恶心人了。”摩利尔不禁也蹙眉移开目光:“要是我从这个法师思想里看到的东西是真的,我们恐怕就会有麻烦…”

  “恐怕不是恐怕。”四十七随手扔掉法师残躯,伸头看向隧道深处,目光灼灼:“无所谓,你说过,麻烦与麻烦之间总是相互吸引的。”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