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二回合 苏醒
  罗起先还躲在魔法冰盾后面伺机发射锋锐如剑的冰弹拥而至的幽影怪物群制造一些麻烦,但是很快她就放弃了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因为那不比向一条大河里扔火把来企图把河水烧干的行为有效多少——反而会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给摩利尔和自己带来更多的威胁。\\WWW.qВ⑤、c0M\

  于是女孩干脆把全部精力用来凝造更多冰盾进行防御。反正自打她从迷雾女士的控制下苏醒后,便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力量一日比一日沛然充盈。她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也曾就此事问过摩利尔,但是女法师对此也说不清楚,只能为了保险起见,让凯罗注意不要过多的使用这种后遗症似的能量…不过眼下也顾不了许多了。

  几条长满尖刺的触手好像鞭子一样抽过来,卷住半透明的冰之屏障用力撕扯,并且摸索着想找到一个入口,就跟人类要掰开蚌壳似的,急欲品尝里面鲜嫩的**。

  呼啸尖嚎的钢铁一划而落,切开了幽影怪物和似乎章鱼屁股很有些血缘关系的脑袋,彻底粉碎了它的不良企图。怪物嘶嘶的尖叫个不停,黑乎乎的血从断掉的触须里一股一股的挤出,洒得到处都是,冰盾上也喷到了许多,不由得使凯罗一阵恶寒。

  长相恶心猥琐的东西并不甘心自己的挫折,它四肢着地稳住身体,头部翻开的触手丛中露出滴着粘液的大嘴,或者说它只是把更多原本塞在嘴巴里地触角吐了出来。一排排的利齿密布在圆筒形的口器中。当幽影怪物把嘴张到极限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到那些尖牙一直深入到它黝黑的体腔深处,说不定连门也长着牙——如果它有门的话。

  有功能很强大的消化系统不代表就不害怕很暴力的枪炮了,四十七没等这家伙做完深呼吸长吐气的准备动作便一枪把它彻底打垮。它有肢蛆虫一样地身体在火焰和硝烟中崩溃,背上两只镰刀般的大爪子也耷拉下来,被另一只冲过来的幽影怪的蹄子踩中后啪嚓一声裂掉,几秒前还坚如精钢的巨爪正在飞快腐朽,速度比掠过天空的箭鹰还快。

  四十七反身又挥了一剑,这记横扫一下子就把三个顶盔贯甲的黑色人形切成六段,干净利落的好像只是在割苇杆儿。有蹄子地怪物从后面扑上来按住他。巨大的体重让四十七也晃了一晃,但是它啃咬四十七后颈的意图只能是徒劳了,因为刀锋般又长又尖的角刺瞬间从钢铁武士的后背和肩甲缝里纷纷伸出,把幽影怪牢牢地钉在自己的身体上。

  现在来自后方的攻击就有挡箭牌来承受了,虽然没多大屁用。四十七以春天大早晨吃饱了之后在林荫道上散步的轻松走来走去,挥舞散发着噪音和热地动力剑剁掉所有敢伸向花苞样寒冰保护罩内摩利尔的黑爪子,手臂上的双筒炮一次齐射就能将面前地一块区域撕得粉碎,甚至还有空朝冰罩里面的呆呆看着的凯罗做个鬼脸。

  嗯。考虑到这小丫头看见把红宝石聚焦的激光枪都会以为是神器,她那傻兮兮的样子也没什么奇怪地。不过她的帮忙总算还有点效果,虽然在四十七掀起的腥风血雨中,没脑子地幽影怪物们把大部分攻击都拼命向他倾泻,但是如果没有凯罗的百万冻气拳…这是卡妙的招式吗?算了,不管那么多,自己要想保护突然开始直勾勾发愣的摩利尔周全,还是颇为麻烦的。

  尽管四**手大脚的每一枪。每一剑之后都会干掉一个或者更多奇形怪状的幽影生物,但他还是被包围了——因为那些东西冲过来的样子简直就像一座坍塌的煤山,整个凹地都被它们挤得满满当当。还有更多模糊不成形的黑影翻过石峰岩壁加入到这场让人发疯的黑色洪潮中来,转变成源源不绝的真实噩梦向前挤,完全不知道思想似的誓要吞噬中间不肯妥协的最后孤岛。

  海浪的确能把礁石刷成沙子然后卷走什么也不剩,但是那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长得一般人看不到那一天。所以如果怪物们只是这么一会儿就想把刚刚开始热身的铁皮脸耗死。还要再加把劲儿才行。

  一个高度宽度厚度都差不多,似乎是黑色小兵加强版的黑甲猛男冒着被煮沸的黑血碎片粥杀近,扛着齐身高的塔盾居然硬生生顶住了疯狂转动的锯齿轮刃。尽管链锯剑已经镶进它半个身子——黑甲怪的脸作了一个相当有难度的表情,形容一下便是它本来就没有长在正确位置上的五官好像漩涡般旋转扭曲起来,然后举起双刃斧猛的往下砍。

  四十七抬手挡住这一斧,臂炮枪管上炸起的火星蹿起半天高。他加大链锯剑功率,使劲一抹将对手放倒在地,然后就被七八个飞来的紫黑色熔岩球完全淹没。黑暗的火焰一瞬间包围了整个冰罩,吓得凯罗失声惊叫,忙不迭的再加了一层屏障。

  火云还在扩张,怪物们就争先恐后的扑了进来,好像在抢头奖彩票。

  一个爆炸的巨大火球腾空而起,跳到接近一百尺的高度,将最前面几排进攻者吹飞的老远。燃烧着的四十七用他自身的高温烧掉幽影火焰,身形变得比普通人高了近一倍,像个守卫宝藏的恶魔。他浑身装饰着尖刺和鬼怪般的面孔,它们的眼睛和嘴里都在闪烁喷火,映亮正在

  獠牙来衬托那双深渊一样的红眼睛。

  幽影生物们很快重新充斥了他周围的各个方向。尽管它们不像四十七那样防火防弹终身质保,但是同样不在乎烈火正在把它们的身体烧得滋啦作响,柔韧有力的黑色肌肉变成一块块烧焦的炭渣掉下来,反而更加疯狂地朝高大的钢铁武士又戳又砍。分不清用的是刀剑一样的爪子还是爪子一样的刀剑。

  链锯剑砍在一个满是棱角的脑袋上,把半张脸连同十几只眼睛一同切掉。它挥舞了两下前肢后无力的向前瘫倒,淹没在后来者此起彼伏的腿爪中。像是便进攻便互相吞吃融合似的,更大更凶猛地怪物开始从黑暗中冲出来,骨甲包裹的关节和躯干黑亮黑亮的,又粗又长的肢体上长着宗教裁判所刑具一样扭曲的杀人凶器。

  于是连四十七也难免遇到了一些阻碍,毕竟对手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一个的宰掉也是需要时间的。它们从四面八方不知疲倦的涌来,唯一地目的就是用自己的牙齿或者爪子给四十七来上那么一下两下。为此不惜把挡在自己面前的同类也扎个透心凉。颇有些不可思议,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进攻方式竟然不仅没有令它们的队列崩溃,反而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厚,压力越来越大。

  满是爪牙的黑潮中扑出足有周围其它生物三倍高的可怕身形。它圆盘状地大口张到极限却只发出蛇一样的嘶嘶吐气声,看上去完全就是脖子上一个长满尖牙的空洞。黑色巨怪穿过仍然茁壮地烟雾和火墙,用背上舞动的触角抓起一只挡在前进路线上的幽影野兽扔出去,触角尖端的倒钩刺破了那野兽的肚子,让它一边飞一边把乌黑地内脏器官洒得到处都是。这只大怪物用一对弯刀般锋利的半月形大角对准四十七。上面仍然残留着火焰。它腋下两只较细的人形手臂开始做出一些粗糙地动作,黑色的闪电从双手之间流窜而出,浑身上下的尖刺都连带着闪烁起来。然后怪物伸开另外那些粗壮形的前肢——锯齿形的角质层从胸骨一直蔓延到指尖,像是巨噬鲨的大嘴。两条后肢上强大的肌肉紧绷着发力,短暂蓄势过后便进入狂暴的冲锋状态,踩得坚硬的岩石地面泛起如浪的飞沫涟漪,即便是四十七当头给了它一枪也没能阻止其势不可挡的野蛮冲撞。

  它一头撞在四十七身上,同时用爪子箍紧了他。一团爆炸从怪物的腿胯间欢快的诞生。一直延伸到后背的触手群中间,大量骨骼和甲壳的碎片遮不住嘶鸣的链锯剑,如果幽影怪物本来也有类人的生殖能力的话。这一下必然让它永远断子绝孙。

  但失去行动能力片刻的代价就是被这股活生生的黑色潮水淹没。蜂拥而至的爪子、手臂和身体编成了一张窒息的大网,把钢铁武士迅速裹在里面。

  四十七一时间不得不仰身压在身后的冰罩上——冰壁发出不堪重负的破裂声,尖锐刺耳。无论多么强大的战士在失去平衡的情况下也无力回天了,不过四十七并不是单纯的战士。他的腰腿关节马上就此作出回应,固化成再也无法撼动的铁疙瘩。同时无数活化金属纤维飞速滋生蔓延全身,每一根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和坚韧,或伸长或收缩。或分裂或接,缓慢但是再也无法压制的直起身子。

  一连串暴风般的钢铁爆炸重新在结成一体涌动的幽影怪物群中杀出血路。链锯剑变化而成的“阿特拉斯改进版”重型爆弹枪一口气打空了所有弹葯,在一条条撕碎阴影的光亮和火团轰击下,碳化肉渣混杂了黑血好像流星雨一样到处乱喷,完全变了样子的四十七浑身散发着热风和融化冰雪产生的蒸汽,铠甲上的狞恶面孔口里还咬噬着幽影怪物的肢体皮肉,大把扭曲纠结的管线从体内伸出来四处盘踞钻营,有的还接到巨大的枪身上,重新灌注能量。

  战场上出现短暂的停顿,损失惨重的怪物们重新集结列阵,隔着铺满尸体碎块的缓冲区与四十七对峙。

  “它们…怎么没完没了啊?”凯罗透过冰罩上的缝隙小心的往外看,然后马上就被四十七吓人的背影挡住了。

  “别乱瞅,堵上。”四十七转了转头,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钢铁摩擦声。

  射击武器还需要冷却时间,包围圈又开始逐渐缩小。成百上千毫无生气的黑色眼睛冷冰冰的盯过来,在通红的火光照耀下反射出点点光芒,毫无感情。没有一点儿属于自己的东西。

  四十七倒不是不可以变得更大,使用更强劲地火力进行反击——不过那样一来就很难说是幽影怪物群还是他自己对摩利尔和凯罗的威胁更多一些。双拳难敌四手有时候也确实不是说笑,即使开着无敌也是如此。有那么一瞬间,四十七很现实的想到从前菲尔加斯那帮魔化精灵跑腿还是颇有些用处的…随后他将这个无聊的念头抛诸脑后,开始将手臂上的重装机枪再度转变回杀气腾腾的链锯剑。

  夜色中,整座塞尔城硝烟处处。

  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建筑在战争中受到损坏,一些地方甚至被夷为平地,例如红袍法师会宏伟壮丽的哥特风格议事厅。

  敌人已经龟缩进最后地堡垒——巫妖黑暗冰冷的要塞。但这也只不过是

  扎而已,没有主子的领导。看似强大的不死兵团只?们的倾力进攻之下节节败退。

  而他们至高无上的主人,统治红袍法师会千百年之久的死灵系首席导师维克多,已经在不久前议事厅中发生的激烈法术决战中被摧毁。实在是一场惨胜,摩利尔虚弱地坐在要塞对面作为临时指挥部的一座法师塔露台上想到。

  因为事情没过去太久,所以预言导师还能回忆起不少细节。在那场围杀中,她带去的高级红袍巫师几乎尽数阵亡,其中还包括附魔系的塞斯和变化系的贾力两位首席导师。巫妖每一次冰冷的触碰就能夺走一条生命,更别说他那些诡异惊人、威力无比的魔法了。

  但是笑到最后的仍然是摩利尔。冥冥中地预言已经注定了这一点。命运之河流淌的方向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强如维克多也是一样——命运的奴隶。

  当然,战斗还没有结束。摩利尔可以确定,在维克多坚固地要塞某处,藏有巫妖不死不朽的黑暗之源,他的命匣。如果不能把这个容纳维克多灵魂本质的神秘容器找出来毁掉,那么只要三两天,或者更短的时间。巫妖就会重新用负能量塑造出新身体,率领忠于他地军队展开反扑。

  虽然这改变不了最后的结局,但麻烦还是少一些的好。

  工兵操纵投石机将大桶地猛火油扔进高墙或者干脆就在城头上摔碎。骑乘战斗狮鹫的空骑兵则在天空盘旋,向下不停的投掷燃烧弹,把整座要塞变成一片火海;没几件像样武器的地精群与装备精良的强兽人兵团一同挤进由锻铁轴承做轮子的攻城塔,通过已经绷紧的滑轮和绳子由奴隶们推拉就位,等待巫妖的武装骷髅部队在大火中完蛋后发起猛攻;红袍法师则充当督战队和指挥官的角色。并且刚刚以数个阳炎爆耀眼欲盲的打退一队死灵骑士意图冲向摩利尔所在高塔的自杀性攻击行为。

  “要塞的防守力量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很多。”大胖子阿布德尔面色苍白,脸颊上的皮肤松弛的耷拉着,精神状态非常不好——他在议事厅的战斗中被巫妖以一道强大的死灵系法术抹掉了相当一部分力量。还没有找到有效的破解办法。

  “并没有超出我的预计,阿布德尔。”摩利尔有些嘶哑的说,都懒得使用敬语,更别说费心去假惺惺的安慰这个她曾经需要仰视的人物。

  “可是这样做,我们的损失太大了。既然迪先生已经暗中加入我方的阵营,那么完全可以从长计议…当然我尊重您的决定,强大睿智的摩利尔导师。”阿布德尔不服气的反驳,但是当他看到女法师那双没有丝毫温度的褐色眼睛时,马上补上了示弱的言辞。

  女法师冷冰冰的瞥了一眼旁边垂手肃立的吸血鬼。

  “从长计议?很遗憾,我一向习惯速战速决。”摩利尔抬手指向笼罩在火焰和浓烟中的黑石要塞:“迪,带领你的人加入战斗,并且命令军队全面进攻。我希望能在天亮之前安安静静的派出搜索队去寻找维克多的命匣,如果做不到…那么当太阳升起之后,你们也别想回到你们黑暗的地窖中去。”

  迪一言不发,转身离去——或许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

  摩利尔站起身走到并无护栏的阳台边缘,毫不在意的把整个后方留给阿布德尔。塑能首席绝没有胆子偷袭她,虽然他现在肯定已经对自己选择与她合作感到后悔了。摩利尔不屑去深思他的感受,一种压抑不住的疯狂正在女法师心中燃烧,而她并不想压抑这种疯狂,反而带着一丝欣喜去审视它,纵容它,像是对几十年来命中注定的红袍法师生活第一次进行发自内心的本能反抗。

  足有双足飞龙那么大的凶暴蝙蝠掠过头顶扑向要塞,高耸笨重的攻城塔也开始缓缓向还在燃烧的城墙移动。这是毫无头脑的进攻,成片的奴隶和士兵被要塞中射出的负能量波纹击倒就足以证明这一点。守军最后的王牌,十几尺高的骸骨魔像也出现了,它们力大无比,动作敏捷,而且完全由尸骸组成的身躯几乎不惧怕任何魔法攻击,只能依靠血肉之躯的士兵用人海战术将其埋葬。但是对这一切摩利尔都不在乎,她冰冷狂热的目光扫过每一个正在厮杀的人和生物,任由心中的疯狂与战场产生共鸣,发出越来越猛烈的激荡。

  “阿布德尔。”长久的凝视后,摩利尔突然转头:“作为红袍法师会塑能系的首席**师,你是不是也应该尽一分力呢?别坐在这里了,去参加战斗。”

  “什么?”阿布德尔球一样的身躯跳了起来:“摩利尔导师,我现在很虚弱!您到底要做什么?根本没必要这样!”

  “参加战斗,”摩利尔抬手指着他,指尖幽黑的能量不停闪烁聚集:“别让我重复。”

  “摩利尔!你***疯了!”阿布德尔再也无法忍耐。

  “疯了?没错。”

  “不疯怎么会醒呢?”

  随着这句话出口,一切都凝固了,火焰,硝烟,交错的刀剑——整个世界开始褪色。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