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回合 梦境 中
  着旅人们向岛屿中心地带前进,地势渐高。\\WwW。QΒ⑤。cOm深灰色拥着形成一道道崎岖的山棱,好像巨人的台阶,一直通向最后的王座。

  金属飞龙越过丘陵和石峰,在龙翼发动机造成的热风中翱翔。从天空俯瞰下去,摩利尔仍然没有发现其他冒险者的行迹,吉斯人更是不见踪影。人烟绝迹,鸟兽难覓,似乎整座广大的岛屿上只有他们几个。

  她看向前方的山峰,它的上半部分依然隐在星界的银色虚无之中,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高。但是女法师能看到山峰根部的一处圆形岩坳,就像是摩天大楼脚下的停车场一般。参差的石峰彼此相连,高墙一样拔地而起,围出一块占地面积相当广大的盆状凹地。

  星界是心灵之地…恪守本心。解密者如此对她说。摩利尔并不确定它是在纯粹的敷衍还是意中另有所指,不过作为预防,她接连施展了几个防御法术,保护她和凯罗不会受到大多数心智攻击效果的影响。

  飞行的时候并不如何觉得,等三人降落到凹地中之后才觉察出它的雄伟壮观——正面的嵯峨高峰像是随时会倒下来一般凛然压迫着他们,光滑的峭壁上几乎没有任何可供攀缘的突起或岩架,而周围环绕盆地的山壁上则是一排排怪石叠挤,重重岩层彼此拉扯扭曲,一直从地面延伸生长上去,像是被某种无边的伟力生生捏出来似地。

  “咕…”凯罗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你没吃东西么?”四十七摸了摸肚子:“我也没有。”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呀!”女孩不服气的反驳道。

  摩利尔也突然感到一阵鲜明的饥饿感。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而空空如也的胃抽搐着将神经信号传给脑,重新唤醒了被星界屏蔽的生理反应。

  “…这里的空间和时间居然与物质界相似。处于正常流动的状态。”摩利尔深吸了一口气——空气地味道还算清新:“怪不得吉斯人会征召我们这些外来户帮忙。这种小心翼翼倒没错,我想,他们中的许多人大概都已经习惯了虚假的长生不老吧。”

  说到这里,女法师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

  “好了,我们在这个岛上发现了一处时间流动区域。”她环顾群峰,它们也在沉默的看着她。有些岩石和裂缝偶然的组合在一起,成为有点类似人的形态,如同高坐在斗兽场看台上的观众,等着场上地三人用智慧、力量乃至生命给他们演一出好戏。

  无端联想到这一点。使得摩利尔不怎么高兴。

  “应该足以向那帮吉斯人交差了。这地方使我心情压抑,总觉得自己跟脸盆里的:.:的山峰:“接下来我们可以飞到山顶上去看看,然后就返程——但愿能在浮空城里找到些吃的。”

  没人回答她,身后的四十七和凯罗连吭也没吭。摩利尔有些奇怪的回头看去。

  他们不见了。她身后是一片平整的岩地,只有微风轻吹着石头因天长日久而风化崩解所产生地些许尘土,却没有一丝一毫有人曾经在那里存在过的痕迹。目力所及之处,山壁上的人形清晰起来,冰冷漠然地凝视着孤独的女法师。发出寂静无声的嘲笑。

  摩利尔感到突如其来的片刻眩晕。她心中一阵发慌,几乎立足不稳。她勉力凝神静气,闭上眼睛然后立即睁开,试图重新审视一下眼下的局势。

  情况没有任何改变。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仿佛整个多元宇宙中也只有她一个人。众神在上,她刚才离他们最多只有十尺!

  女法师迅速施放了一个法术来解析目前地状况,这一次摩利尔甚至很少见的使用了法术材料。她将由极稀有的蘑菇粉、藏红花和特殊油脂精制而成地眼葯膏涂在眼睛上,伴随着刺痛效果而来的是灵光闪动的双目,她希望能借此勘破蒙蔽心灵的迷雾。但是同之前一样。“真知术”仍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或者…或者法术只是忠实的履行了它的职责,呈现的就是事物的真实样貌。

  她接着使用另一个法术来试图找出四十七和凯罗的位置。但是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四十七?”摩利尔最后用了最原始的方法。她脆弱的喊声黯然无力的传播出去,被灰暗冰冷的岩石反射、阻挡,最终只返回来一个几乎听不见的颤音。

  所有的道路都走不通,就像这见鬼的岛屿盆地一样,没有出口。摩利尔能感觉到自己额头上冷汗津津。手心也又湿又凉。有点反常,按理说自己不应该这样——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孤身一人,前途渺茫的时刻。

  如果是敌人的攻击把她和另两人隔开了…没关系。四十七那家伙足可以应付任何糟糕的局面。女法师稳定情绪,平息心中的慌乱,从斗篷中抽出一根能以彩虹般能量射线致人于死地的魔杖,慢慢走向凹地边缘的石壁。

  就算无法攀登的话也可以使用浮空术试试看。她的胃部又传来一阵空荡荡的苦涩,摩利尔不由得低声暗骂。那个该死的解密者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它要么啥也不知道要么在撒谎,不仅没有帮助还带来麻烦——

  “你看起来好像很无助,我亲爱的学生。”

  背后传来的熟悉声音让摩利尔遍体生寒。她猛的回转身,紧张的举着魔杖,指关节也因为过于用力而发白。

  那声音不是幻觉。

  伊莎贝拉就站在离她不远处。高贵端庄的脸庞带着若有若无地笑意,精致的大红法袍上纹绣着繁复的图案和符号。额前的血色艾欧石幽光闪烁,如同第三只眼睛。

  “伊…伊莎贝拉老师?”摩利尔禁不住退了一步,声音也因为惊讶而听起来像是一声失落的哀鸣。

  “当然是我,可怜的克劳斯蒂娜。难道你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吗?”

  听到自己从前的名字,摩利尔马上条件反射似的挺直了身体——连一直笼罩着她的莫名恐惧也减轻了许多。她绝不允许自己在伊莎贝拉面前表露出软弱无能。

  “你怎么会在这儿?这一切是你搞得鬼喽?”摩利尔垂下魔杖,但是一个强有力地攻击法术已经到了唇边,无须花费时间刻意准备,只需要动动念头即可施展。

  伊莎贝拉浅笑着看向她从前最得意的学生:“为什么我就不能在这儿?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可以永远逃避我吧?”

  “逃避你?”摩利尔以嘲弄的语气说:“别忘了,我几天前刚刚回到赛尔城一次!我们还打了个照面呢。你也没说什么呀?伊莎贝拉老师,你把我的朋友弄到哪儿去了?或者说,你把我弄到哪来了?能不声不响做到这一点,还真是挺让我吃惊的

  记得您的禁制学派也是幻术吧?”

  “伶牙俐齿,看我一会儿怎么教训你。”伊莎贝拉收敛笑容,缓步向她走来:“这是我们两师徒之间的事情,与旁人有什么相关呢?克劳斯蒂娜,为什么不让我看看离开我的这些年里。你究竟长进了多少?”

  “远比你想象地要多。伊莎贝拉老师!”伴随着清亮的叱喝,摩利尔毫不犹豫的发动攻击,面对伊莎贝拉,她永远相信先下手为强:“还有,我叫摩利尔!”

  一大片锥形的吹息成扇形冲向伊莎贝拉,所过之处连岩石都在咝咝作响——伊莎贝拉不会允许自己的美貌受到任何伤害的,尤其是她最不喜欢的酸性攻击。摩利尔希望转为酸属性的冰锥术能让她采取防御措施,然后她才好争取时间准备下一步地策略。

  墨绿色的保护灵光在酸液喷到伊莎贝拉身上的瞬间点燃。映照得她地脸色都有些阴森可怖。酸雾能量被抵消了,红袍导师轻蔑的笑了起来:“没有出乎我的预料,你还是固执的喜欢塑能法术。这种术士的把戏!”

  摩利尔呼唤出手上法术戒指地力量让自己好像风中的羽毛一样飘浮起来,同时举起魔杖向伊莎贝拉射出虹光射线。运气不错,随机效果是一道蔚蓝色的光束,具有能将人变成冰冷石头地力量,迫使对此缺乏准备的伊莎贝拉不得不后退躲避。

  女法师趁机完成了下一个法术。一面椭圆形的小银镜出现在她手中。平时是她用来梳妆用的——镜面上猛然爆发出耀目的光辉,围着法师转了一圈之后将她全身都镀上淡淡的皎洁银光,完成法术媒介使命的小镜子则粉碎成灰。这个强大的防御魔法至少能抵抗并反弹敌人一次针对她施放的任何等级的法术攻击。继续保持针对红袍导师的主动优势。

  伊莎贝拉的反击来的比摩利尔预想中快得多。她只是抬手虚按,一只半透明的幽灵之手便从她的纤掌上脱离,以极快的速度向女法师飞去。

  摩利尔只来得及抬手一挡,阻止冰冷的幽灵手掌扼中咽喉,改为抓住她的手臂。鬼手上蕴含的黑暗能量沿着摩利尔的胳膊一直冲进身体,虽然并没有造成太多伤害却使她非常痛苦,好比千针攒刺心头,只是出于长期的刻苦训练才维持住头脑的清醒,没有因此打乱正在酝酿的奥术咒语。

  “亲爱的克劳斯蒂娜,你的确进步了不少嘛,只是考虑还不够周全…”伊莎贝拉指挥幽灵手升到比摩利尔还高的位置,并开始准备下一次攻击。

  反转护罩抵挡不了接触类法术,摩利尔恨恨想到。

  “那么这个呢?”她一边防备着幽灵手,一边努力完成咒语。先是一团小小的火球在她脚下的地面上炸开,变出一只拇指大小、燃烧着明亮橙色火焰的蜘蛛。紧接着,这样的火团接二连三的生成炸裂,火焰蜘蛛也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几何级数在女法师周围滋长——最后女法师的手臂划了一个半弧,指向伊莎贝拉。

  宛如一体,数以百计的火焰蜘蛛们彼此簇拥着,发出滋滋的烧灼声向伊莎贝拉飞快爬去,好像一张着了火的地毯。

  伊莎贝拉面对冲过来的蜘蛛大军镇定自若。

  “看来我得认真点儿才行了。”她也飞了起来,蜘蛛群徒劳的跟着她的身形移动,相互撞击出烛花般的火星,却因为无法飞翔而只能在下面鼓噪聚集,供起火丘般的一堆。

  “光说可不行!你总是教育我,嘴巴是用来施放咒语的!”

  摩利尔已经在空中虚划出一个看似一团乱麻般的形状,法术完成的时候,她面前的空气都膨胀震动起来——足有她身高那么大的半透明力场手掌凝聚成形,一下子就击散了在她身边蠢蠢欲动的魔法幽灵手,然后在女法师的心灵操纵下握成拳头,像头愤怒的猛犸象,朝红袍导师猛击过去。

  虚体巨拳被出现在伊莎贝拉面前的力场墙挡住,两者相撞的冲击力让她们的耳朵都嗡嗡作响,无形的护壁也被力量骇人的魔法拳砸出肉眼可见的损毁,看上去就像空间都破裂了一样。

  摩利尔抓住时机使用魔杖,准确的将另一道虹光能量从力能墙壁的裂缝穿过并射中伊莎贝拉。这一次她的法袍只是闪烁了一下便失去效力,因为它储存的缓冲能量效果已经被之前的冰锥术消耗殆尽——灼热的火焰光束击伤了红袍导师,并且让她不得不终止了一个针对魔法拳的法术。

  女法师操纵巨大的力能拳头改变方位待命,趁着伊莎贝拉展开下一步行动的间隙再度为自己增加了一层强大的防护。魔法光芒闪烁了一下,然后围着她旋转扩散。几乎是瞬间,一个红色的球体便将她从头到脚包裹起来,在成形几秒钟之后转为黄色,然后是绿色。这是虹光法球,摩利尔所知道的最强大的防护法术。只要她呆在这个不断变换彩虹般颜色的辉光球体内,几乎就没有任何远程武器和法术能够伤害她,而且假若敌人想攻击或进入法球,也必须承受多种魔法效果,每一种都足以致命。

  在如此可靠的保护下,摩利尔可以安心的操纵魔法拳给伊莎贝拉制造麻烦。就算红袍导师能够解除法球的效果,她也不大可能有这个时间和余力——只要稍一疏忽而被粉碎掌抓住或者打中,战斗就结束了。

  摩利尔透过法球看着伊莎贝拉,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她从前的老师正在准备一个新的咒语,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女法师摒除杂念,命令魔法拳抓向伊莎贝拉。摩利尔并不寄希望于能一次成功,她推断伊莎贝拉施展的也是某种防御法术,毕竟她面对的是坚盾利矛的组合。如果魔法拳不能打断对手施法的话,那么接下来她或许应该暂时离开法球躲到后面,否则自己的攻击法术也无法奏效…

  伊莎贝拉出现在她面前,几乎近在咫尺。

  摩利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力能手掌还在伊莎贝拉之前所处的位置上,刚刚完成了一个已经毫无意义的抓握动作。而保护自己的虹光法球和法术反转护罩都已经消失了,看样子已经被伊莎贝拉解除——但她是什么时候做到的?

  “我固执的小克劳斯蒂娜…”伊莎贝拉显然对她惊骇的神色非常满意:“无知的小克劳斯蒂娜。”

  一个冰凉的东西正静静的待在摩利尔手中。触电般的魔法波动传来,让她的汗毛都在倒竖战栗。女法师不由得转移目光——看到的是掌心一枚光华闪耀,完美无瑕,价值连城的五彩宝石。

  那是她最后的印象。然后便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